第101章 废太子(1/2)

加入书签

  太子服下药后发作期还需要一些日子,而在这期间就是太子需要部署的时候,当然养好身体也是非常重要的。~随~梦~小~说~~suing~la

  就在此时,皇上也做了一个决定,只是不知道他后来看到太子那般会不会后悔。

  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九月初四日,本应该是康熙帝在巡视塞外返回途中,在布尔哈苏台,召集诸王、大臣、侍卫、文武官员等至行宫前,垂泪宣布皇太子胤礽的罪状:

  第一,专擅威权,肆恶虐众,将诸王、贝勒、大臣、官员恣行捶挞;

  第二,穷奢极欲,吃穿所用,远过皇帝,犹不以为足,恣取国帑,遣使邀截外藩入贡之人,将进御马匹,任意攘取;

  第三,对亲兄弟,无情无义,有将诸皇子不遗噍类之势;

  第四,鸠聚党羽,窥伺朕躬,起居动作,无不探听,伊每夜逼近布城,裂缝向内窃视;

  第五,从前索额图助伊潜谋大事,朕悉知其情,罢黜索额图,今胤礽欲为索额图复仇,结成党羽。朕未卜今日被鸩,明日遇害,昼夜戒慎不宁

  罗列罪状之后,康熙帝说:不能让这不孝不仁的人为君。

  康熙帝“且谕且泣,至于仆地”。谕毕,命将胤礽即行拘执。

  九月十六日,康熙帝回到北京。命在皇帝养马的上驷院旁设毡帷,给胤礽居住。又命皇四子胤禛与皇长子胤禔共同看守。当天,康熙帝召集诸王、贝勒等副都统以上大臣、九卿、詹事、科道官员等于午门内,宣谕拘执皇太子胤礽之事。康熙帝亲撰告祭文,于十八日告祭天地、太庙、社稷。将废皇太子幽禁咸安宫,准备在二十四日,颁诏天下。

  也许皇上不会颁布,也有可能悔颁布,只是谁有知道。

  巡赛返回时宫里的平贵妃对于此事却是不知道的,日日还在祈祷着,不到万不得已,平贵妃还是不希望太子走到这一步,因为此事实在是重大,若是被人发现后果不堪设想,所以平贵妃早已经传令下去,不在打探任何事情,也叮嘱了太子无论他做什么选择,莫要在这紧要关头出事,也是不用传消息,所以此时宫中仍是一片祥和。

  皇上突然回宫的消息传到宫中,午时片刻便都回来,只是再没了欢声笑语,本来听说皇上回来了开心不已的嫔妃们一时间也面面相躇,福晋也未等到自己的夫君,皇上回来的第一件事就上将幽禁的阿哥们都换了个地方看管起来,几个年纪小的阿哥都送回了各自的额娘手中。

  后来皇上便只幽禁太子一人,其余阿哥皆放回各自府中闭门思过,只是是否思过恐怕只有自己知道了。

  “哼”皇上扔下手中密信,自己的这些儿子们,李德全在一旁擦了擦汗,皇上这些日子也越发过得不好了。

  “李德全,你说朕这是不是做错了”。

  李德全暗叫苦陪笑道:“皇上这般也是为了皇子们好”,说着便离去了,只是隐隐的听到皇上叹息:“希望宝成能理解朕的一片苦心吧”,顿时李德全脚底生凉,这都是皇上的计策啊。

  太子昏迷的时辰越来越长,约摸着也差不多了。

  小刘公公瞧见太子今日的情况,也有了打算,就在这一天太子彻底昏迷了过去,躺在床上,小刘公公装作慌乱的样子便往胸口刺了一刀,并大声喊道有刺客,胸前的疼痛让自己挣扎了一番,打碎了桌子上上好的玉器。

  太子遇刺的消息传到皇上耳中,令他心惊不已连忙赶了过去,此时早有太医问诊,房内中仍保持着案发现场,地上碎裂的玉器和流了一地的血迹让人触目惊心。

  “太子哪里受了伤”?

  “回皇上的话,这血迹是不是太子的,乃是太子身边的小刘公公在追赶刺客时刺伤的”随后顿了了顿又道:“太子似乎是被下了药”。

  “可有解”皇上语气不容置疑的问道。

  太医们纷纷跪下请罪,皇上的挥了挥手道:“不惜一切代价救治太子,若太子不好了,你们科室知道后果的”。

  太医们慢慢的走出门,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这天怕是要变了。

  眼看着太子一天一天的瘦下去,这几日的气氛让人战战兢兢,下人们小心翼翼生怕触了主子的霉头,惹来杀身之祸。

  此时的太子已经昏迷多日,平贵妃看到消瘦的太子时,有些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