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二章二十年后的回归(1/2)

加入书签

  两个儿子中,周远思比较听话,把父亲的训诫记在心中;霍家豪则不改初衷,全然不当一回事。

  他甚至因为挨了周峻亭的耳光,在心底里又把林翰痛恨上了三分。从小大大,心高气傲的霍大少很少在一个人面前吃亏,遭到父亲“扇耳光”这种事就更没有发生过。

  或者潜意识里,因为“飞马”公司的收购,因为那场奇耻大辱的“拳赛”,因为靓丽娇艳的容雨姿……霍家豪总觉得自己和林翰像是一对宿命里的冤家,不论何时何地因为什么再见面,他们也不可能“和谐相处”,两个人之间只能有“怨”,不会有“恩”。

  霍家豪也不知道究竟能有什么力量可以化解掉自己心中的愤恨,他总是想着要报复一下林翰,或者是看到林翰出乖露丑狼狈不堪,那心理才会好受,才会平衡一些。

  和武田敬夫(雪神)联手对付林翰,窥觑超级电池,就是霍家豪那种不服、扭曲的心理表现。即使他明知道自己有被利用之嫌,还是义无反顾的想要做点什么,以期假他人之手给林翰吃些苦头。

  足够幸运的是,虽然他和雪神的计划破产,林翰早就洞悉了一切并将计就计,不过换来的只是在圣水湖畔与雪神的激斗,最后将其击毙。霍家豪除了损失点钱财,没有招来林翰的强力报复。

  这也未必是林总裁大人有大量,实在是因为当时他“没时间”。

  赤逸盟的重兵压境;米帝的暗中窥觑;陶海升客死他乡,追剿萨仁花的任务迫在眉睫……林翰在重重繁杂的事件中喘不过气来,总要把烧起的火堆一个一个扑灭再说。

  也或者随着时间的推移,林翰即使真找上了霍家豪,也未必在心中把那股怨气保存的完整无缺。至少他还要想一想侯旑冰和周峻亭,这两个人都给了他莫大的帮助,不看僧面看佛面,难道真能对霍家豪用上什么极端的手段吗?

  与此同时,周峻亭常常和俞之敏联系,一面商讨怎样把真相对孩子们公布;一面紧锣密鼓的寻找证据,为洗脱自己当年莫须有的“罪名”,并且平安回归做最后的努力。

  天可怜见,周峻亭的努力得到了回报。几经辗转,他的手下在南方某省找到了当年那位“栽赃陷害”他的副校长!岁月无情,把太多的沧桑刻画在了这位关键“当事人”的脸上,当他的照片电传到大洋彼岸另外一端的时候,坐在电脑前的周峻亭几乎都认不出来这位昔日的“仇人”。

  周峻亭慨然长叹,感触是不是太多的仇恨长期以来不但堵塞了自己的心灵,也蒙蔽了自己的眼睛。他魂牵梦绕之中,只记得当年加害于他那位仇人的样貌,不想几十年后,和人家走到对面也已辨识不出。

  副校长很早以前就在阜环师范学院退休了,他的千金即使没能嫁给周峻亭,总也不能烂在家里,最后嫁给了一位南方的富商。这位副校长退休以后,就和老伴儿一起搬去了女儿女婿家,在那里定居下来。

  面对找上门来的周峻亭委托人,副校长老泪纵横,直承自己犯下的所有错误。他把电话打给万里之外的周峻亭,哭诉道:“峻亭啊,是我对不起你!是我猪狗不如!是我当年干下了伤天害理的勾当,害的你抛妻弃子远走他乡……这么多年来,我没有一天吃得香睡得下,心理无时无刻的不在受煎熬,良心上的谴责让我度日如年,同时也患上了严重的神经性失眠和重度抑郁症,我害的不单单是你跟之敏,也毁了自己的一生……”

  周峻亭难抑眼中热泪,却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无法形容自己心中的感受,究竟是收获到二十年后的忏悔与道歉来的太迟,还是自己的那份怨气与仇恨流失的太早……对着这样一个风烛残年又重病缠身的老人,他到底该说些什么才合适?

  事件也因此得到了最圆满的解决,副校长在众人陪同下亲自飞赴辽东阜环,找到了校方现任领导和当地公安部门,把一切真相和盘托出并且签字认证。

  阜环公安机关派出专人进入最后的调查核实,在当年周峻亭所坐囚车坠落深沟附近的村落里,寻到了两名年过花甲的老人,他们是那天大暴雨中看到囚车失控栽入深沟的目击者。

  周峻亭的“冤案”在二十多年后终于得以平反:他以科科优秀的成绩却不能顺利毕业;“偷窃盗取”学生会账目上300元钱等事件,完全都是那位副校长暗中策划、栽赃陷害的。现在人证物证确凿,就意味着当年把他关入监狱劳动教养的判决是错误的。

  村民的证词,刚好又证实了囚车是因为恶劣的天气原因栽入深沟的,并非是周峻亭蓄意“杀警越狱”。既然之前的罪名不成立,之后他的逃跑,也就再没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