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fxcm书斋

  我爱保姆之母女花

  第01章

  春花是我家的保姆,今年三十三岁,她原本是要去汶州投奔亲戚的,结果坐错了火车,带着十四岁的女儿坐到了相隔千里的衡州,当她想要重新买票时,却发现仅剩的几百块钱还被偷了,彷徨无助之时,被刚好经过的我搭救了,我帮她们母女俩重新买了火车票,送上了去汶州的火车。

  原本这只是一件到此为止的善心事罢了,没曾想,半个月后,我接到了春花的电话,她吞吞吐吐的问我,是否能帮她在衡州找一份工作,在我追问之下,她哭哭啼啼的说起在汶州的生活,原来她那亲戚根本就不是好人,几天前的晚上,差点就把她给强jian了,她现在带着女儿漂泊在外,举目无亲,我便成了她最后的救命稻草。

  听了春花的哭诉,我不忍拒绝,便将她们母女接了家里,一番交谈后,便雇了春花做我家的保姆,我叫王兴元,今年二十八岁,创业公司的ceo,单身,曾经谈过一次恋爱,两年前女友出意外身亡,我一直没办法忘记,所以单身至今。

  春花为人很勤快,在熟悉了家里的环境后,很快便把我这个单身汉的生活整理的井井有条,让我很是满意,而且让我惊讶的是,洗去面上的担忧和恐惧之后,春花竟然是个很漂亮很有味道的女人,身材更是好到爆,尤其是那对ru房,臃肿的如同两枚大香瓜,沉甸甸的耸立在胸前,她个头不高,所以每次吃饭的时候,她的双||乳|都很自然的摊在餐桌上,不知谋杀了我多少的眼球。

  春花的女儿春娇也是个漂亮的小萝莉,可能是因为我两次施救的缘故,这个有些内向的小家伙对我特别的亲,娇憨可爱的她很快就获得了我的喜爱,给她买了各种好吃的,让她对我愈发的崇拜。

  春娇继承了母亲的美貌和身材,小小年龄便已经是爆||乳|凸起,我喜欢她抱着我的胳膊撒娇,因为这样我就可以完美的享受到青春美少女的32c胸部,妙不可言。

  转眼间,时间已经过去了快两个月,春花和春娇已经完全适应了在这个家的生活,母女俩把我照顾的无微不至,简直亲如一家人,而我对她们的感情,也从怜爱转为喜爱,只是这种喜爱有悖伦常,没法说出口。

  今天是春花的生日,我特意订了个大蛋糕,还有一束火红的玫瑰花,当春花看到那99朵鲜艳的玫瑰花时,整个人都傻掉了,激动的直掉眼泪,我大着胆子将她拥进怀里,把我的肩膀借给她哭泣,好一会儿,她才红着脸推开我,满脸都是欣喜。

  晚上的气氛热烈而又暧昧,随着天气的转暖,母女俩在家里穿的都不多,单薄的睡衣无法遮盖住她们傲人的身材,我贪婪而又火辣的目光,让春花感到心头如同小鹿乱撞,她从来也没想过自己会有如此浪漫的生日宴会,玫瑰花的芬芳,迷乱了她本就有些芳心暗许的心。

  这两个月来,我的表现在春花看来,称得上完美,高大英俊,待人体贴,幽默风趣,而且年少多金,我的创业史让春花钦佩不已,在得知我有千万身家之后,她更是被我迷得分不清东南西北。

  只是越崇拜我,春花自己越自卑,她只是个小学都没有读完的农村妇女,十七岁的时候以换亲的方式嫁给了一个半棍子都打不出个屁来的男人,那个老实巴交的男人一年前因病去世,几年的治病钱花光了家中仅有的一点积蓄,为了还钱,她才不得不带着女儿去投奔亲戚,想在城里找份工作,后来陆续发生了之后的事。

  在我这里做保姆,在春花看来简直是轻松的跟休假一样,可是一个月下来,我却支付给她4000块钱的工资,这些钱差不多算是地里忙碌一年的收获了,并且还把她在老家欠得两万块钱都给还了,让她激动的无加以复,当场就跪在地上磕了好几个头,而且除了这4000块钱,连春娇都得了2000块,说是给她的零花钱。

  因为我的种种做派,春花和春娇母女俩对我是感激涕零,心中的爱慕更是与日俱增,尤其是春花,报恩之心的作祟下,她想来想去,也唯有以身相许这一条报恩的方法,只是她又担心我会嫌弃她农村妇女的身份,到时候弄巧成拙,反而尴尬。

  我若是知道春花对我已经情根深种,怕是早就按耐不住,与她行那苟且之事了,春花的担忧根本就是杞人忧天,这两个月下来,我每晚做春梦都会梦到她,梦到她那对波霸巨ru,我们在梦中变着法子zuo爱,什么老树盘根、老汉推车、周游列国等等等等,弄得我几乎每夜都要梦遗,每每看到春花搓洗我内裤的时候,我都在想,她知不知道那上面的脏东西都是为你而流的呢。

  今天的生日宴会,是一个契机,一个让我和春花关系发生转折的契机,因为高兴的缘故,我们喝了许多酒,连春娇也第一次破戒,不过小丫头不胜酒力,喝了三两不到,便已经醉得不省人事,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春花却很能喝,我们俩一个人喝了一斤多,看到女人双腮晕红,面若桃花,美不胜收。

  我醉意涌动之下,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冲动,一把拉住女人的手,深情告白。

  春花在惊愕之下,满脸欣喜,羞涩的点点头。

  我兴奋的将她搂进怀里,嘴唇如雨点般落在她的脸上,她羞涩而热切的回应着,亲启朱唇,主动献上了性感的红唇,我们的舌头的交织在一起,热情的拥吻着。

  吻了不只有多久,我们才恋恋不舍的分开,春花紧紧的抱着我的腰,喘息着说道:“大兄弟,我不是在做梦吧。”

  我闻言笑道:“这时候还叫大兄弟啊,叫我兴元吧,我早就想让你这么叫了。”

  春花羞涩的点点头,唤道:“兴元。”

  我嗯了一声,亲吻着女人的面颊,笑道:“春花,我爱你。”

  春花身躯微颤,娇声道:“兴元,我也爱你。”

  有了爱的保证,春花放下了心中一切的犹豫,欣喜的再次与我拥吻起来,而我的手这次也不再只是傻乎乎的搂着她,而是灵活的攀上了向往已久的||乳|峰,我身高一米八五,手掌很大,轻轻松松抓起篮球根本不成问题,但是却无法将女人的胸部一掌握住。

  察觉到我的手掌,春花的身体瞬间紧绷了下,旋即又缓缓的放松下来,我松开女人的唇,看着她羞涩的眼神说道:“如果你不想的话,我们可以再等等。”

  春花连连摇头,羞涩的伸出手,按在我放在她胸部上的手掌上,缓缓的揉了两下,低声说道:“大,兴元,从今晚起,我整个人都是你的,你若是喜欢的话,想怎么弄都行。”

  我兴奋的点点头,保证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珍惜你的,从今往后,你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

  春花欣喜的看着我,娇羞的说道:“只要你不嫌弃我,我一定乖乖的听话,做你的女人。”

  看着女人乖巧的模样,我开心的笑起来,揉着她的大ru房笑道:“春花,我实在是太喜欢你这对奶子了,几乎每晚做梦我都会梦到它们。”

  春花被我直白的挑逗弄得羞得说不出话来,脸上的红晕愈发的浓郁,让我看得愈发喜欢,忍不住出声问道:“春花,我可以伸进去摸吗?”

  春花羞涩的点点头,把头深深的低了下去。

  “抬起头来,我想看着你的脸。”我笑着命令道。

  春花不敢违逆,羞涩的仰起俏脸,红着脸说道:“兴元,你太坏了。”

  “我哪里坏啊,哈哈哈。”我得意的笑道,同时大手直接顺着衣服的门襟塞了进去,里面的空间是如此的拥挤,薄薄的蕾丝胸罩下面,藏着两团大波。

  春花的罩杯我是知道的,38h,过于臃肿的胸部曾经给她的生活带来了很多烦恼,但是今后,这对超级巨ru竟会成为她通往幸福之门的一把钥匙,为了她的这对胸部,我特意通过网上内衣店定制了一批,有清纯型的,有性感型的,豹纹、蕾丝、镂空等等各种类型不一而足,足足六十五件,没有一件重样的,当她收到这些胸罩的时候,表情相当的有意思,我骗她说成批买都是这样,她才不得不接受了这个礼物。

  薄薄的蕾丝的胸罩没有衬垫,根本没有办法遮盖住||乳|头的任何反应,林熠捏了捏女人硬挺的||乳|头,笑道:“春花,你是不是也兴奋了?”

  春花知道瞒不住,便点点头,羞涩的说道:“兴元,我是不是太那个了。”

  “哪个?”我奇怪的问道。

  “就是,那个,”春花支支吾吾了半天,才无奈的说道,“是不是太滛荡了啊。”

  我闻言失笑道:“怎么会,这是情趣好不好,如果你冷冰冰的半点反应都没有,那才让人失望呢。”说完,我玩味的笑了笑,问道,“告诉我,你下面潮了没。”

  “啊。”春花顿时惊叫了一声,可怜巴巴的看着我说道,“这个太羞人了,我说不出口。”

  我兴奋的笑道:“有什么说不出口的,这些都是情趣,有助于增进夫妻间的感情,你难道不想增进我们之间的感情吗?老婆。”

  这声老婆,显然让春花又激动的一塌糊涂,她喘着粗气,满脸欣喜的看着我,低声说道:“好像潮了,但是我也不确定。”

  “自己伸手去摸摸。”我命令道。

  这次春花没有再推却,乖乖的把手伸进了胯下,然后羞涩的点点头,大着胆子小声说道:“老公,潮了。”

  听到女人的话,我愈发的兴奋,鼓励道:“老婆,表现不错,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春花闻言高兴道:“老公,只要你喜欢,让我做什么都行。”

  “真的?”我怪怪的笑道。

  春花兴奋的连连点头,她此刻已经被兴奋与激动刺激的情欲勃发,当真是什么都顾不上了。

  “把上衣脱了,我要好好欣赏一下你的胸部,奶奶的,我还没见过实物呢。”

  我抽回手,低声命令道。

  春花羞涩的点点头,红着脸没有半点迟疑,解开了睡衣的纽扣,露出上身的白肉,因为常年的地里劳作,她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微微有些黑,但是身子却是非常的白嫩,黑色的蕾丝半透胸罩下面,裹挟着两枚沉甸甸的巨ru,大半的||乳|肉都裸露在外面,双||乳|之间的沟壑几乎都被挤压的看不见了。

  “真漂亮。”我痴痴的看着这对远比我想象中更完美的胸部,忍不住赞美道。

  春花闻言欢喜的笑起来,带动着双||乳|一阵乱颤,轻笑道:“我还担心你会不喜欢呢,太大了些,干农活都不方便。”

  我满意的点点头,笑道:“怎么会不喜欢,简直是太喜欢了,比我想象中的更完美,春花,从今往后,我每天都要摸你的奶子,行不行。”

  春花开心的点点头,妩媚的笑道:“当然行啦,老公,以后只要你想摸,随时都可以摸。”

  我贪婪的看着女人的ru房笑道:“要是有奶水就更完美了。”

  春花闻言,愈发的羞涩,她以为我是想要她帮我生孩子,便点点头,说道:“老公,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可以帮你生孩子,生几个都行。”

  我闻言一愣,脑海中不禁浮现出春花挺着圆圆的大肚子,双||乳|如同激光枪一般喷射着白色||乳|汁的诱人场面,顿时兴奋起来,连连点头,笑道:“好,我一定会尽快的让你的肚子大起来的,哈哈。”

  春花已经多年未生养过,想起年轻时怀着春娇时的感觉,顿时母性勃发,满脸期待,能给心爱的男人生下一个孩子,那种感觉让她感到心中暖暖的,幸福至极。

  “把胸罩脱了。”我笑道。

  春花按照我的指示,乖巧的解开背后的扣子,双||乳|登时弹了出来,失去了胸罩的束缚,双||乳|似乎又暴涨了三分,沉甸甸的有些下垂,红黑色的||乳|头高高耸立在雪白的||乳|峰上,浓重的深黑色||乳|晕让我看得忍不住狂咽口水,这才是真正的熟女巨ru啊,没有经过任何修饰的天然巨ru,就这样赤裸裸的坦陈在我的面前。

  我微微的喘着粗气,看着女人双手托起自己的ru房,惴惴不安的对我说道:“老公,我的奶子太大了,所以有点下垂,对不起。”

  我闻言笑道:“傻瓜,这么大不下垂就怪了,别说对不起,要说对不起的也应该是万有引力,嘿嘿,我喜欢,简直太喜欢了,春花,你就是上天送给我最好宝贝。”

  春花闻言激动的说道:“老公,你对我太好了,谢谢,谢谢。”说着说着,她哽咽的哭起来,脸上流着激动和喜悦的泪水。

  我连忙将她拥入怀中,舔去她面上略微苦涩的泪水,安慰道:“傻瓜,哭什么啊,应该笑才对啊,老婆,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我保证。”

  春花幸福的嗯了一声,痴痴的看着我,呢喃道:“我也会一辈子对你好的,什么都听你的,乖乖的做你的小女人,给你生一大堆的孩子,呜呜呜,我实在太高兴了,老公。”

  “我也是。”我一边安慰着对方,一边开始抚摸她的ru房。

  春花的双||乳|又大又软,肌肤虽然微微有些粗糙,但是却浑然不影响手感,反而别有一丝味道,她被我摸得渐渐有了反应,哭声在不知不觉间止住了,闭着双眼享受着我的爱抚,她死去的丈夫从来都只知道脱掉裤子猛操,这么多年了,她还是第一次享受到这种情人间的爱抚。

  春花一边享受着我的爱抚,一边听着我对她奶子的赞美,虽然其中不乏有一些让她感到羞涩难当的话,但是她却非常喜欢听,当她听到我询问是否能扯她的||乳|头时,她想都没想便同意了。

  我兴奋的用两根指头夹住女人的||乳|头,一边轻轻的拉扯,一边询问着女人的反应,没想到误打误撞下,竟然发现她的||乳|头是她的敏感点之一,拉扯了十余下之后,她便羞涩的告诉我,下面已经潮透了。

  听到这话,我哪里还按耐得住,伸手便塞进了她的裤腰里,女人会意的张开大腿,让我方便的直捣黄龙,果然私|处已经是泛滥成灾,潮的一塌糊涂。

  我得意的嘿嘿笑着,用两根手指插进了女人的荫道内,指j了十余下,便弄得她浑身颤抖,娇喘连连。

  “解开我的裤子,快。”我急促的催促道,女人不敢延误,睁开眼睛,快速的解开我的长裤,脱下内裤,当看到我那根硬挺的阳物时,她顿时惊讶的合不拢嘴。

  自从丈夫患病后,春花已经很久没有行过房事了,对丈夫鸡芭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不清了,但是却可以肯定的是,远没有眼前这根粗长硕大。

  我得意的看着女人吃惊的眼神,心中也颇为自得,胯下丰厚的本钱一直让我颇为得意,比欧美A片中的男主角们也不逞多让,粗长如同儿臂,绝对是能让女人欲仙欲死是大杀器,当年我就是靠着强悍的性能力,牢牢的拴住了校花女友的心,只可惜,伊人已去,徘徊了两年的孤寂的心,终于在春花的身上重新得以扎根。

  “粗不粗?”

  春花连连点头。

  “长不长?”

  春花又连连点头。

  “想不想被干?”

  春花下意识的刚点了两下,旋即回过神来,羞涩的看了我一眼,眼神中满是妩媚的春情,轻启朱唇,大着胆子低声说了一字:“想。”

  我激动的快速指j着怀中的女人,喘息道:“我也想干你,用我的大鸡芭好好的把你干死。”

  春花快速的呻吟着,媚眼如丝的看着我,呻吟道:“啊啊啊……,老公,我也想被你干,啊……啊……,快点来干我吧,求求你,来干我。”

  “你可真马蚤啊。”我笑着说道。

  春花的脸红红的,像熟透的红苹果一般,娇羞可人,闻言笑道:“老公,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是马蚤货,我是老公的马蚤货,老公,快点来干我,我的身体都要烧起来了。”

  我哈哈笑道:“对,你就是我一个人的马蚤货,我喜欢你发马蚤的样子,我也好想干你,不过今天是你生日,又是我们第一次zuo爱,我想先好好玩玩你,行不行。”

  春花连连点头,笑道:“行,老公你想怎么玩都行。”

  我笑着将手指从女人的胯下拔出来,伸到春花的嘴边,说道:“好,帮我舔干净。”

  春花看着眼前湿漉漉的手指,上面满是自己胯下的黏液,虽然有些恶心,但是她还是毫不迟疑的张开嘴,听话的含住我的手指,把两根手指来来回回唆了干净,而且无师自通的伸出舌头,把我的整个手掌都舔了一遍。

  我满意的捏了捏她的脸蛋,笑道:“不错,你干的很棒。”

  刚刚除了第一口感到恶心之外,后面倒没有什么不适应,尤其是看到男人赞许的目光,春花更是欢喜非常,讨好的笑道:“我还是第一次这么弄呢,如果做到不好,你一定要告诉我,我下次会做得更好的。”

  我呵呵笑道:“老婆,你刚刚用舌头舔的时候,好像一条发情的母狗,以后没人的时候,你就做我的母狗好不好。”

  春花毫不介意的点点头,兴奋的说道:“好,我以后就做老公的母狗。”说完,她还汪汪的叫了两声。

  我欣喜的笑道:“做母狗的时候,要改个称呼,不能叫老公,要叫主人,记住了吗?”

  春花立刻乖巧的笑道:“知道了,主人。”

  “好,果然是一条聪明的母狗,母狗春花,母狗是不穿衣服的,所以你把裤子也脱掉吧。”我命令道。

  春花接到指令,立刻站起身来,顺从的脱掉剩下的衣服,她的腰不是很细,2尺1只能算是中等,但是屁股很大,白花花的两大坨,颇为诱人,趁着她脱裤子,我忍不住上手摸了两把,软硬适中,弹性十足,手感一流。

  “春花,你的屁股真不错,从后面cao一定很爽。”我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