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了张自永问道:“先生,请问您们几位?”

  张自永没有抬头说道:“两位。”

  于是,女服务员回去,端来两杯竹叶青茶。放在张自永和穆林面前。

  张自永便开始点菜。他点完凉菜、烧菜和二瓶半斤装的老白干白酒。又能看到菜单中有蛇羹便问穆林道:“蛇羹你吃吗?”

  “吃蛇羹?”穆林问道。

  “是啊,你吃过蛇吗?”张自永反问道。

  “我小时候贪玩,什么都敢吃。什么油炸知了、烧蟥虫了。还就是没吃过蛇肉。再说我们这是北方,连蛇都很难看到,更别说吃蛇肉了。”穆林回答道。

  “是南蛇,是从南方运过来的。个个都是活的。”张自永道。

  “那价格一定不菲吧?”穆林问道。

  “呵呵,这个你就别管这什么多了。你想吃吗?”张自永接着问道。

  “那就尝尝吧。我听说味道很鲜美的。”穆林道。

  “那是自然了。那可是广东名菜。”张自永回答完。便向站在饭店门里面的女服务员招招手。

  女服务员看到后,连忙跑了过来,彬彬有礼地问道:“先生,有什么要服务的吗?”

  “上一盘蛇羹汤。”张自永对女服务员道。

  “好的,您要在这里杀蛇,还是在后厨里杀蛇?”女服务员问道。

  “怎么还要问,在这里杀蛇,还是在厨房里杀蛇?”穆林不解问道。

  “噢,是这样的。为演示我们厨师高超杀蛇的技艺。也可以证明我们的蛇都是活的。我们可以根据客人的须要。在客人面前杀蛇。当然您要是感到害怕也可以在后厨里杀蛇。”饭馆女服务员解释道。

  “是这样,我看过我是猫那本书里说过怎么烧蛇。”穆林道。

  “我是猫我听过这本书,是日本人写的。那书里怎么说的?”张自永好奇得问道。

  “书里是这样说的:‘把锅放在炉膛上,倒些大米,煮一会儿。可奇怪的,别人一看锅盖上有大小十来个窟窿。’”穆林说道。

  “锅盖上有窟窿?那锅还能烧开吗?”张自永不解地问道。

  “你听我说吗?你心怎么这样急?我刚说个开头。”穆林道。接下来又继续讲他的故事:“厨师把竹篓里的蛇一个个扔进锅里。立刻盖上锅盖。不到一分钟,突然从锅盖的窟窿里钻出一个蛇头来。厨师一把抓住一个蛇头,用力一拔。这一来,蛇肉都留在锅里,只有蛇骨全都拔出,再一拉蛇骨架越来越长,最后如同样的方法剔完锅里所有的蛇骨。然后揭开锅盖,用杓子将米饭和蛇肉伴匀,再等烧开锅,就能吃了。”

  “噢,……这小日本也太残忍了吧?”张自永感慨道。

  “小日本吃蛇肉,还比不上潮州人吃东西残忍呢。俺一位药商说潮州人什么都敢吃。还有生吃活老鼠,你听说过吗?”穆林问道。

  “我只听说过吃老鼠肉的。可没听说过生吃活老鼠的。”张自永道。

  “那位药商说:‘潮州人叫生吃活老鼠叫四叽菜。就是叽叽叫那个叽。’你知道为什么叫四叽菜吗?”穆林又问张自永道。

  张自永道:“我可从来没听说过。”

  “那四叽菜由来是这样的:潮州人把刚出窝的小老鼠,眼睛还没睁开,一身绒毛,从肚上能清楚地看到小老鼠的内脏。潮州人就把这窝小老鼠放在一个大盘子中,端到客人的面前。把这窝小老鼠放在桌子上,这时小老鼠叽叽叫。然后又浇上汤汁。小老鼠又叽叽叫一遍。等客人用筷子把小老鼠夹起来时,小老鼠再叽叽叫一遍。最后,客人把小老鼠放在嘴里一咬,小老鼠又叽叫。这就是四叽菜。比小日本吃蛇肉更残忍吧?”穆林问道。

  穆林在这里说着,把身旁的女服务员说得目瞪口呆。张着大嘴愣在那里。

  “啊,好恶心。快别说了。再说下去,我们什么也说不去了。”张自永忙说道。

  “那好我不说了。服务员上菜。”穆林对身边女服务员叫道。

  “那蛇羹,你们还要吗?”女服务问道。

  “要啊,怎么这就被吓倒了。我们当医生的什么没看到过。对了,那蛇你们还是在厨房里杀吧。”穆林回答道。

  于是,女服务员带着惊恐样子回去了。

  不多会儿菜都端上来了。两盘凉菜,两盘炒菜。最后,上的是蛇羹,满满一大沙窝,还冒着热气。也算是四菜一汤吧。穆林用大瓷勺舀了一勺,拿到面胶一看,勺里东西可不少。有什么火腿啦,香茹啦。而蛇肉则显得又细又短。

  穆林问道:“这锅里的蛇肉怎么这样少?乱七八糟的东西到不少。”

  张自永忙解释道:“蛇羹里本身就是这些东西。一般都有:鸭脯肉、冬笋、香菇、火腿等。你就是走遍全国都是这种做法。”25947

  小护士奇遇记txt下载

  正文 第二十八章饭店里的奇谈怪论3

  !!!!“噢,原来是这样。算我孤陋寡闻了。”穆林说道。

  正在穆林谈话间,服务员拿上来两瓶半斤装的老白干白酒。这酒虽然不是什么名酒,但是喝起来味道到不错。入口绵甜又不上头。所以,市里人常喝这种酒。穆林向来不能喝酒,酒量只有三两多。四两头就以晕,半斤必醉。穆林一看到上来两瓶白酒店,忙说:“白酒,就不要喝了吧。我可是不能喝酒的。一喝就醉。再说这么热的天,喝白酒上火。”

  张自永根本也不听他的,拿过那两瓶老白干就开瓶盖。边打瓶盖嘴里还不停地说:“老同学难得一见,那有不喝酒的道理。喝点白酒发发汗对身体更好。”

  “呵呵,你是听那个专家说的?”穆林问道。

  “专家?你我不都是专家吗?有时那些所谓的专家的话。也能信也不能全信。比如我看过一篇报道。专家说去痛片不能治头痛病。可我每次喝醉酒后头痛,除了吃去痛片能止我的头痛。别的什么药也没有用。还有的医生说夏天,喝啤酒不能解暑。那不是瞎扯蛋吗?夏天喝一瓶马上就能感到身上凉快多了。你非要喝这么多啤酒,喝醉了。那身上不出火吗?

  还有一次,我在网上看到一大个小笑话。是这样说的:有一个人在网上问专家怎么睡觉。专家说不能平躺着睡,然后说出一套理由来。接着又说不能左侧着睡,同样说出一大堆理由来。又接着说不能右侧着睡,不能趴着睡,不能头冲南睡,不能冲北方睡……。都说出好多理由来。最后这位上咨询者实在被这网上‘专家’说烦了。说道:‘我怎么不能像马一样站着睡吧。’”

  “呵呵,精辟,太精辟了。”穆林大声叫好道。

  于是张自永倒了满满一小酒碗老白干白酒道:“所以吗?不能全听那些专家的。”然后同样给自己倒了满满的小酒碗老白干。端起酒碗对穆林说道:“‘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这人生吧。本来就没有几何,最多也就一何。不会出现什么来生的。所以说人活在世上,该吃得吃,该喝的喝的。只要活得舒服就行。别去想那些烦心的事。来喝酒,今日有酒,今日醉。”说着张自永先喝了一大口。

  穆林听到张自永这番“高论”,也端起小酒碗喝了一大口。然后举起筷子,对着这桌菜北方饭店里上菜,都喜欢用大盘子装菜。客气道:“你看你。就我们俩人,点这多菜干吗?”

  那知道张自永笑着说:“哪里,哪里。我一般请客只请一两位。也要上一桌菜,慢慢品。那才有情调。”

  “哦,就像一位小情人,俩人对坐,点上蜡烛那样有情调?”穆林问道。

  张自永这时自己端起小酒碗品了一口回味道:“要说小情人吗?我还真找一个,不过那孔雀能算上情人。顶多只能说是个女骗子。”

  听张自永说他自己真找一个小情人。穆林顿时感了兴趣。又听张自永说女骗子,穆林更感到好奇。对了情人啦,情妇啦,年青的男人几乎没有不对这个不感兴趣的。这也许是男人的本能吧。于是穆林放下手中筷子问道:“哦,你真得找过情人?说来听听。”

  张自永眯着小眼仿佛陶醉在美好的回忆中,他停了一会说道:“那是在上次我看到市二院程院长在洗浴中同裸女跳舞回来的时候。我不是常常装病在家不去上班吗?有时一个人在家里呆着,越呆越感到烦闷。越呆越感到有一种孤独感。这种烦闷和孤独象一张黑网,网住自己。使自己透不过气来。

  后来,我便给家里的电脑装了网线没事上网。上网先只是在网上玩游戏。后来玩着玩着也感到没意思。最后来是上网聊开吧。

  于是我又申请一个qq号,每天,有事没事便上网聊起天了。有一天,我加一位qq号网名叫爱上一个不想回家的人。”

  “爱上一个不想回家的人?好像那首歌里的歌词?”穆林在一旁问道。

  “对,我也感到这个网名有意思。当时我想这不就是我找的人吗?也怪我头脑一时发荤,后来才使我受骗。”张自永继续讲着他的故事。

  穆林边吃边在一旁插嘴问道:“那后来你和这位网友见面了吗?”

  张自永道:“见面了。以前,我和网友聊天的时候。一谈到见面请客吃饭。网友们整是推三阻四。找不同的借嘴。不是说这段时间忙,就干脆不再理我。可是这位受上一个不回家的人。谈到见面吃饭,她非常爽快地答应下来了。随后,我们约好在一家新开的快餐厅见面。”

  “那后来你真去见面了?那女孩子得漂亮吗?”穆林好奇地问道。

  “嗯,她长得不仅是漂亮,而是相当漂亮。我至今还治理清楚地记得那天晚上。早在约的头一天我去了理发厅理了一个漂亮的小分头。在去约会的时候我还打扮一番。穿上崭新灰色西服,打上紫色领带。在走时还特意喷上古龙香水。后来我如期来到那家开的快餐店。没想到我约的那位网友好像早早地来到。当时我本来想女同志一般约会都不太准时。往往都迟到半小时实属正常。我见到她独自一人坐在靠茶色玻璃窗下那张桌子边。我不敢肯定她就是我约的那位网友。便走上前去非常有礼貌地了一声:‘请问,你就是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吗?’

  这位女孩子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嗯,你是独醉者?’我当时网名就叫独醉者。”张自永说道。

  “独醉者?你怎么想起来这个网名?穆林不解地问道。

  张自永回答道:“我那时不是一位孤独的醉者吗?”

  接下来张自永继续说着他的故事:“那位网友听了欠了欠身示意让我坐在她的对面。于是,我坐下来这才仔细看看了坐在我对面的网友。只见她也只有十七八岁上下。火旁加个局字我电脑上打不出这个字的酒红色的圈发,丹凤眼,又粗又长睫毛微微上翘。桃红色的樱桃小口。标准的瓜子脸。上身着一件灰色半绒坎肩。里面是背带短衫。下身穿花格短裙。长筒补袜,高跟凉鞋。一双手臂如白面捏成的。十指纤纤,美甲上印着美丽的花纹。真如同出水芙蓉。25947

  小护士奇遇记txt下载

  正文 第二十八章饭店里的奇谈怪论4

  !!!!我当时都看呆住了。这时餐厅女服员递上一个菜单。我怎么好意思点菜,还是让对面的女士点菜吧。于是我做了一个非常有绅士的动作示意女服员让对面的女士点菜吧。这样女服员把菜单递给了我对面的那位网友。她看了看菜单很快地点完了菜。

  接着,女服务员心领神会似的,拿来一支大红蜡烛在小桌子上的中间。又关掉我们头顶上电灯。这时上来两份快餐。拿来两个高脚杯倒上洋酒。哇!真象在电视里看到那样烛光晚宴。

  于是,我和她边聊着,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边聊边享受这美妙的烛光晚宴。就这样我们聊了大概有一个半小时。最后,相互送了对方的手机号码。正在我们要分手时,我问她:‘你真名叫什么?’

  那知道她淡淡一笑道:‘我叫什么有那么重要吗?’

  我想现在这些女孩子真开放,互相不知道姓名就在一起吃饭聊天。这样我说道:‘知道叫什么,下次见面好和你打招呼。’

  ‘噢,我网名叫爱上一个不脸回家的人。下次你就叫我爱妹好了。你的网名独醉者。下次我就叫你醉哥吧。’她说道。

  我当时听了咧了咧嘴道:‘那好下次,我就叫你爱妹,你就叫我醉哥。’

  说完我便去吧台接帐,一看差一点就四百元了。我当时吓了一跳。静下来一想也对不是连喝几杯洋酒吗?还算能接受,于是我接完帐。回答一头一看那位叫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的网友不见了。我想可能是先回家了。当时我也没有细想便高高兴兴地回家了。

  这次烛光晚宴让我美美地回忆几个晚上。这不正是我梦寐以求的梦中情人吗?于是,我天天找那些让人听了都肉麻的短信发给这个爱上一个不回家的网友。她也不生气,每次都能用同样肉麻的短信回复给我。

  没过多久我便想再约她见面。于是再次约她,她还是那样爽快地答应下来。

  第二次见面的地点,她还是把我约到那家新开业的快餐店见面。我到那一看同样是她,穿着也和上次一样。坐同样一张桌子。好像这张桌子就是为她一个人专门准备似的。

  这次我走到她面前叫了一声:‘爱妹你早到了?’她灿烂地一笑:‘嗯,醉哥,你坐吧。’

  这样,我又坐在她对面。还是她点菜,还是那位服务员,拿来红蜡烛。关上头顶的电灯,倒上洋酒。我们又聊了起来。这次不一样的是,她竟然主动找借口,让我看看她的美甲漂亮不漂亮?把她那纤纤小手递到我的面前。据着她的双手,我顿感浑身有一种触电感觉。这种感觉比我第一次摸老婆手还强烈。接下来,她又有意无意地用她那双脚碰了碰我的腿。本来在家时暗自发狠,这次见面一定要摸手她的手。可是现在她的大胆地举动,把我一下子震住了。我坐在那感到额头直冒汗,头一个劲以蒙。我当时想不能这样下去。餐厅里有这么些从,不能太失态。于是,我便匆匆地聊了几句便分手了。我去了吧台接帐一看还是那么多钱。我也就没在意。便赶回了家。

  我回到家,回想起刚才那一幕。想我要还在那里多做一会儿还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来。

  后来,我们还在网上,和手机联系。同样互相发那些现在想起来是多肉麻的短信。就这又过去半个多月。我越来越想占有她。于是我又和又约好时间。我想这次我无论如何也一定把她约出来,开个房间……。

  可是,当我如约来到同一个快餐厅的时候。这时她身旁坐着一位和她同样大的女孩子。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今天还是穿那套服装。只是没穿那件羊绒坎肩。她身边那位也是一位大美女。大大得眼睛。高挺的鼻梁,瓜子脸,穿着淡黄|色露脐衫,牛仔短裙。

  那位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见我走进快餐厅,忙站来叫道:‘醉哥,你来了,快快坐吧。’

  就这样我坐那位爱上不一个不回家的人身边。另外那位妇女孩子坐我的对面。等我坐好这才感到这次餐桌比上次的餐桌要大一些。而且,餐厅女服务不再拿来大红蜡烛,也没有关上头顶的电灯。

  接下来,那位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主动向我介绍对面那位女孩,说她也是一位网友网名叫:‘狠你狠到骨头里’。今天,特意叫来介绍给我认识认识的。

  我便站起来和这位狠你狠到骨头里的女孩子握了握手。这位狠你狠到骨头里的女孩子,和我握完手。便冲我微微一笑,便什么话也不说,低着头吃着东西,喝着洋酒。

  那天,我非常尴尬地吃完饭,去吧台接帐,没想到这次还是吃这么多钱。我当时便感到有点不对劲。可是一时又想不起来那点不对劲。

  回去后,我还暗中发誓,下次一定要把那位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单独约出来‘开房间’。

  可是,没过几天。那天晚上我上夜班,再值班室里看电视。突然电视里报导这一个新闻:

  在我市一个快餐厅,餐厅老板专门聘请那些长得漂亮的小女孩子。在网上和人聊人,把人骗到快餐厅里吃饭。吃完饭后快餐厅,任意宰那些男网友。一次都一千元。我仔细看看电视上放出的快餐厅就是我去约会的餐厅。后来,警察带出两个女孩子,我一看惊呆了。这两位不就是和我约会的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和狠你狠到骨头里吗。

  我这才知道自己被骗了。后来,那位爱上一位不回家的人,便从我的qq号上消失了。”

  穆林边吃边喝地听完张自永讲完他艳遇。这时二瓶半斤装的老白干也已经喝下去一大半。酒少话多,这时穆林正拿着瓷勺品尝着蛇羹。他边品边说道:“今天,这蛇羹喝到现在喝出来味道来。你说那两位女骗子怎么不一次宰你一二千呢?”

  张自永这时也品一口蛇羹回答道:“今天,这蛇羹烧得确实比较鲜美。你刚才提到那个问题我回家也想过。后来我仔细想想可能是人家看我有一个稳定的工作。想温水煮青蛙慢慢来吧。”

  “嗯,有道理。那可是没吃到狐狸肉惹一身臊。”穆林道。

  张自永听了笑了笑道:“臊道没有惹着。好歹这事谁也不知道。只是破了点小财。不过回想起来心里还是美滋滋得。”

  第二十九章醉酒后的穆林

  穆林听了又笑了笑道:“嗯,不错,不错。就算是挨了温柔的一刀。自己感觉美好就行。”穆林说完又喝了一口酒。这时他的脸已经红似晚霞。他一时听张自永讲着艳遇,也忘记自己只有三两多酒量。一时也没感觉自己已经有点醉了。喝完酒放下小酒碗问道:“那我嫂子知道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