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正文 第一章新年院里来了新护士

  故事发生在新世纪初。华北地区某一个中等城市A市。说是内地中等城市,到不如说是座小城市。这座城市在当地人眼里看上去算是不小的城市。可是比起沿海城市来说还比不上他们一个县城大。我国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这座城市好象才刚刚有了变化。一眼看上去给人们的感觉这座城市里什么都是新的。新拓宽的马路,路边新栽的水杉树和水杉边的小黄杨树,路边新挂上的牌。马路两边建起的高楼大厦。

  这座城市这一切的变化,在有A市人民医院新年刚刚从各地招来的十来个小护士来说,更是感到新鲜。对她们大多数从民村过来的护士们来说这整座城市都是新的。

  然而,对于这座几百年老院来说这十来个小护士,就是医院新鲜的血液。她们个个青春靓丽,朝气蓬勃,天真可爱。

  为此A市人医院当天下年在医院新建的大礼堂里开了一场欢迎会。这天下午,大礼堂装典一新,灯光熠熠,座无虚席。坐在前排这十几位新来的小护士们身穿着上午医院里刚发的白色、粉红色崭新的北京产南丁格尔牌护士服。带上洁白得护士帽,个个都显得格外朝气靓丽。她们都坐在主席台下的第一排,个个挺直身子,面带微笑。

  主席台上方挂着“热烈欢迎我院新护士”的大红条幅。坐在主席台上最中间便A市人民医院业务副院长阍院长。他刚满四十岁,中等个子,看上去像是刚染过头,一头乌黑发亮的乌发。带着一幅幅金边小眼镜,在灯光照耀下显得格外斯文。

  坐在阎院长左边便是医内总护士长扬正清护士长。大概也有五十岁左右。带着一顶三道杠护士帽。相貌丑陋,国家脸,又浓又粗的眉毛,眼睛大得出奇。胖胖得脸庞,两腮胖得下垂。因为太胖已经看不到了颈部,只见双肩高高隆起。远远地看去就像一只大蛤蟆。

  在他们俩左右便是人秘股钱股长等等,这里就不一一介绍了。

  总之,这次欢迎新护士大会,院部还是比较重视的。毕竟这些年青,靓丽的小护士们是A市人民医院的新鲜血液。

  欢迎会开始的,首先是阎院长发言,阎院长着一口标准音,说他表示A市人民医院欢迎新来的护士。接着又介绍本院的发展史。最后,阎院长说你们来到这座百年老院,一定能发挥你们的聪明才智,个个都能干得出色。阎院长发言后,接下来便是扬总护士长发言。她首先强调院内工作纪律,足足说了半个多个小时。然后又讲起当护士的重要性。又是讲了半个多小时下去了。好像这会议都是为她一个人开的。杨总护士总算讲完后,大会也在阎院长宣读新来护士们的工作分配中结束。

  当天晚上,被分配到小儿科的四名小护士们,也同样分到一个宿舍里。这是一间只有三十多平方米的宿舍。而且已经破烂不堪。||乳|白色的木门已经变成立暗黄|色了。水泥地面上左右摆着四张生了锈的小铁床。后墙上挂着天蓝色带着暗花灯心蕊绒窗帘。窗帘后面便是发黄的小木窗。宿舍其它的也只有一个四层大柜子和一张长木桌。还有后门铁盘架,盘架上下的放满了脸盆。

  医院职工宿舍虽然简陋可是对于这四位从农村考上护理学校刚毕业的小护士们来说已然感到高兴。在她们四位护士中年龄最大的一个也是个子最高的一位叫她叫姜玲。身高有一米六七左右。一头乌黑的秀头。脸形稍稍有点宽,眼睛不算大但看上去很有神,高挺着鼻梁,厚厚的嘴唇,身材苗条。性格开朗。

  其二,就年龄大的就是孙淑娟了。孙淑娟是在她们四位女孩子中,算是最漂亮的一个了,身高一米六四左右。高盘着乌发。的皮肤、瓜子脸、弯弯的眉毛、大大的眼睛、一张朱红小嘴。“魔鬼”般的身材。真是天生地造的大美女。一般男士看上一眼就让他们心动。

  排第三的是卜小菊。矮墩的个子。扎着一对短粗的小辫子。圆圆的脸蛋带着一副大大眼镜。走起路来显得格外有力。

  在她们四位女孩子当中最年青的一位就于筱蝶了。她在她们中不仅年龄小,而且身材也显得小巧。不过脸蛋长得还是比较漂亮的。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白嫩的皮肤。憨厚的笑容,让人感到那样得天真可爱。

  她们四个开展完欢迎会,又在院里大食堂里刚吃完晚饭。回到宿舍里整理她们各自床铺。要说整理床铺,这对于护士们来说是强项。她们在学校实习便天天为病人整理床铺。所以,这时她们铺起自己的床铺手脚个个显得格外娴熟。

  姜玲很快得把自己的床铺整理得整整齐齐。这时天过已经过了六点半。宿舍里也没有有电视什么。无聊得的她坐在自己的床边,聊起今天下午的事。便道:“你们都看到那个杨总,像不像一个大蛤蟆?”

  卜小菊听到后把食指放在嘴边,看姜玲示意小点声别让别人听到。

  姜玲看到了卜小菊向她示意,好象想起自己爱乱说的坏毛病,忙着握住自己的嘴巴。

  卜小菊又急忙跑到门前,关上木门。

  于筱蝶看到卜小菊关好了木门,也坐在了自己的木床边说道:“怕什么?这里就我们四个人。我看这位杨总不仅样子难看,还有她那凶吧吧的样子,更是难看!”

  孙淑娟这时也铺好床铺,坐在自己的床边撅着小嘴学着杨总开会时的声调道:“当一名护士一定要时时刻刻地把无菌观念记在心上。就跟人家护校里没学过似得。”

  “我在实习时也没遇见过这样严厉的护士长。我看阎院长到比他斯文多了。”姜玲这时正坐在床边摆弄自己的中指漫不经心地说道。

  于筱蝶瞟了姜玲一眼说道:“那可不一定,一个人不能只看外表,说不定这个阎院长一肚坏水。”

  接下来她四位刚毕业的护士在这破陋宿舍里你一言我一语聊起了今天下午开会时见到领导,对他们各自评价,时而传出顿顿笑声。

  第二天,一早他们四位护士各自吃完饭,穿上新发的护士服兴高采烈地去医院小儿科报到了。可是她们刚到小儿科,就感到事情不对。护士办公室里静得出奇。她们放慢了脚步轻手轻脚地走进了护士办公室。一看这科里所有今天在班的护士们都整整齐齐地站成了一排。

  第一章新年医院里来了新护士2

  姜玲抬头一看杨总护士长,一脸严肃的表情,站在护士们前面,面对护士们。她身边便是儿科护士长。姜玲她四位护士一看见这情景都连忙乖乖地护士们身后。

  杨总护士长看到她们都进来,便露出她那难得的微笑道:“好了,大家都到了。”然后她又看了看手表接着说:“嗯,今天大家上班都很准时没有一个迟到的。好,现在我们首先欢迎新分到你们的四位护士新同志。”

  于是大家份份转过头看着她们四位新来的小护士,她们四位被护士们看得有点不好意思。腼腆地笑了笑,站在杨总护士长的身边的儿科尤护士长,向她们四位招了招手示意她们站到前面来。

  她们四位也只好乖乖站到前面。杨总护士长接着对她们四位说:“嗯,你们把你的手伸出来,我检查一下。”

  她们四位听后赶紧伸出伸手她们小手。杨总护士长走上前去仔细地检查她们每个人的手。还不时让她们把小手翻过来,掉过去看。最后,问姜玲:“你叫什么?”

  姜玲听到杨总护士长问她,紧张得脑子顿一蒙,接着定了定了神忙回答道:“我我叫姜玲。”

  姜玲的回答声音很大。杨总护士长听了后,身子微微向后一撤接着说道:“你的指甲该剪剪了。你在上学时学没有学到,护士不能留指甲的。指甲是人身上最脏的地方。最容易藏细菌的。等一会开完会马上去修剪好,要不就不能上岗!”杨总护士长的声音同样很大得叫道。

  杨总护士长教训完姜玲后又看了看孙淑娟。对她说道:“你你的头发露出来了。去整理好!”

  孙淑娟忙慌整理好头发。

  就在这时杨总护士长又对着于筱蝶叫道:“你上班时不能抹口红。”

  于筱蝶忙申辩道:“我没有抹口红。”

  “没抹口红,我怎么看象是刚抹过。是抹唇油吧。抹唇油也不可以。”杨总护士长已然大声音道。

  于筱蝶还想申辩自己也没有抹唇油,可能是自己刚吃过早点。抹上点油物什么的。后来于筱蝶话到嘴边最终没敢说出来。只感到眼泪在眼里转了两圈。又忍着没让它流出来。

  杨总护士长也不看于筱蝶,直接对着卜小菊说道:“你怎么脸色这样难看。病人和病人家属看到你这们会怎么想。放自然点。”

  卜小菊只好勉强地笑了笑。

  “上班时不能笑,我只是让你放自然点。没让你笑。”杨总护士长说道。

  杨总护士长把新四来的小护士一个一个训斥一便。便开始谈论工作来。再听尤护士长向杨总护士长回报本科工作情况。

  对一这新来的四位小护士来说。她们高高兴兴来上第一天班。就被杨护士长泼了一盘冷水。那点高兴劲头全被杨总护士长吓没了。这时她们脑袋里嗡嗡直响。杨总护士长和尤护士长说些什么?她们全都没听到。只是到了最后,只听到杨总护士长大声嚷道:“我还是那句话。无菌观念这根弦,要时时刻刻绷紧了,总了我们要一切为了病了。为了病的一切。好了还有其他等着我们呢,散会。”杨总护士长完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儿科护士办公室。

  等杨总护士长走远了。尤护士长便把她们新来的护士叫到身边,然后从护士工作台下抽屉里拿出一个大大的指甲剪递给了姜玲。

  接着便给她们四人分配了工作。A市人民医院儿科,也是省正点学科。整个儿科病房用玻璃门分成四个大病区。普通儿科病房区,新生儿科病区。感染儿科病区,和紫外线光照病区。四个病区即成一体,又相互分开,排列有序。

  她们刚过来。自然只能先把她们安排到普通儿科病房。也只能做做铺床、量体重、量体温、量血压、换换吊水等,最基础的护理工作。

  尤护士长说了,现在儿童都比较姣贵。暂时还不能让她们四个新来的护士打小儿头皮静脉针。要多多跟着老护士们学习。

  要说这些干了多年的护士们,打起小儿头皮静脉针,手法真娴熟。不管小儿多么哭闹,她们打起头皮静脉都是一针见血。让她们四位新来护士眼都看直了。

  这些干了多年的护士们对新来的护士还是比较热情的。在她们有空时便向她们新来护士们传授她们护理心得。

  第一天,她们四位新上岗的护士们在忙碌中全忘掉了,今天早上被杨总护士长训斥的景了。

  直到傍晚下过班,都吃过晚饭,又到那个破旧的宿舍。这才回想起早上杨总护士长。如果训斥她们的事。这能是杨总护士长给她们一个下马威吧。杨总护士长可能出于职业习惯。对刚进院的护士们,都要给她们一个下马威。不然的话今后就很难再管好她们。特别是新世纪的孩子。个个在家里娇生惯养惯了。就更有必要管管她们。就这样几位刚从护校出来的孩子,也就吃了个当头炮。

  杨总护士长可能是这样想。可是对于这几位出学校门,小护士来说,怎么能理解杨总护士长的用意呢。

  这不姜玲边洗衣脸,边回想早上发生的事。她感想感生气。她想我上天剪过的指甲。她早上的指甲刚刚露出一点点。不是仔细看根本看不到。真是个法西斯!

  “真是个法西斯!”姜玲这时洗完脸,坐在床边。心里想着不由得嘴上说了出来。她说话的声音虽然小,但说得很重。这时其他三位都坐在床边都到听了。

  第一个反应的就是孙淑娟,她听到看一下站了起来叫道:“简直就是魔鬼!”她叫完后,感到自己的声音太大。便向其三位看了看。她看到她们三个睁大眼睛,张着嘴吃惊地望着她。本来想继续讲下去的她,也只好乖乖地坐回自己的小床边。

  这种尴尬情景持续了半分多钟后,道先卜小菊开始说话了。她先用她那纤细的小手顶了顶她的大眼镜说:“我说是不是,我们昨天说杨总护士长像太丑。被谁听到了,跑去告我们的状。”

  “切,世上那有这样巧的事。”孙淑娟不屑一顾说道。

  于筱蝶在旁边接着说道:“小菊,你也太胆了吧。我们刚到这里谁注意到我们,还去打报告?”

  要说杨总护士长的小报告还真没人去。可是,她们来到这一座医院。还是非常惹人注目得。在以前当上护士的,大都是评自己的本领考上的中专。以前的中专也特别难考,难度不亚于考大学本科。能上中专护理专业大都是感到自己像貌欠佳者,这才发奋努力学习。所以以前的老护士们中很难找到漂亮的。而随着中专越来越容易考,特别是最近几年。大多在中学学习不是太好的。便想起考护校,学到一定技能,能找个好工作。所以漂亮的护士也就随之越来越多了起来。

  第一章新年院里来了新护士3

  这次A市人医院招来的这十几位小护士更是个个年青貌美。她们一进到A市人民医院,便引起医院里男士们的注意。上至医院导,下至烧锅炉的工人。有的职工不停地望着她们。有的则私下不停地打听她们的来历。男士们在暗地里关注着她们,只是她们自己不知道而已。

  在医院里的男士们,特别是未婚的男士,便是想着发子靠近她们。这不最先主动靠近她们的门卫牛保同今晚值夜班。牛保同今年也才二十三四岁。牛保同父亲是市里领导,也在市政府部门工作。牛保同上学时学习成绩不太好。高中毕业后便去当了两年兵。退武回来,他父母说他家里就他一个孩子,不让他走远。后来牛保同的父母就把他找A市人民医院里,当上一名保安。

  牛保同今晚值晚班,身穿崭新的保安服。手里拿着一保长长的手电筒。便溜达到职工宿舍楼当他走到姜玲她们宿舍前,抬眼看到姜玲她们的宿舍的门敞开着。姜玲她们四位小护士正坐在床边聊天。牛保同正想找个机会和她们靠近。这不就是个好时机吗?他转脸又想我进去怎么和她们说话呢?他想着便停下了脚步站在她们四位小护士的宿舍门口,有不到半分钟。

  牛保同又一想,我怕什么?我是医院保安保卫职工安全是我的职责。他想到这里便抬腿走进了,她们的宿舍。

  姜玲等四人,看到一个保安走了进来。便忙着都站了起来。牛保同看到她们紧张的样子。想肯定是看自己穿着保安服有所误会。便忙着笑呵呵地道:“你们,坐坐。”

  姜玲她们还是站在那里问道:“你来有什么事吗?”

  牛保同站在那里笑地道:“噢,你们是刚招的护士吧,我是院里的保安。过来看看你们有什么要帮忙的?”

  姜玲忙搬来一个凳子让牛保同坐下道:“谢谢你了。我们这里暂时还没有什么要你帮助的。”

  牛保同看到姜玲给他搬来一个凳子。胆子就更大了,忙边接过凳子边感激道:“谢谢。”说完便坐在凳子上继续自己介绍道:“我叫牛保同,下次叫我牛哥好了。你们如果有什么事就马上打保卫股电话。”接着他告诉了保卫股的电话号码。

  孙淑娟在一旁忍不住说了一句:“我们医院保安工作做得真不错啊!”

  牛保同听到这里便高兴起来,也不问孙淑娟是在夸他还是在赶他走。便自夸道:“那是,我们医院里的保安工作做得最好。去年还被市里评为市综合治理先进单位。就在上天我还抓到一个小偷。”

  卜小菊问道:“真得,你怎么捉到的?”

  “哦,那天我在医院门诊大楼下上过厕所,站在楼梯口,这时过来一位三十多岁男人。穿着灰色小袄。头发乱蓬蓬的。眯着小眼,走到门诊楼下厕所旁边也不上厕所。只是左右瞧瞧。我一看没个人来头不对。我立马躲在楼梯后面看他想干什么?我就看到这个人,看了几眼周围没人。便开始推自行车,推了一辆锁了。又推了一辆自行没锁。他头也不回地骑上这辆自己就想跑。我立马跑出来拦住他。他还低着头骑着车,这时感到有人在拦着他。他便抬头一看,我正拦着他。他忙一把把自行车扔在一边。压低了嗓声说:‘大哥,我不是人,救你放了小弟一马。’他一边嘴直念叨着这句话,一边用自己的手重重拍打着自己的脸。脸顿时时就打红了。我一把拉住他的袄领道:‘我这次放过你,你下还会去偷的。’他忙说:‘不会的。我像你保证。我我发誓。’我边拉着他向门卫办公室走去边说:‘鬼才信你的话呢。’就这样我把他抓到门卫办公室。经过一番审讯,才知道那个男子还是偷自行车的老手。”牛保同得意地说道。

  “嗯,厉害厉害!”姜玲夸口道。

  姜玲这一夸,到把牛保同夸得不好意思起来,忙说道:“那里,那里,这本原就是我们干保卫要做的。”牛保同说到这里停了一下。眼睛转了转想再找什么话题跟她们多聊一会。这时他看到桌子上的水杯,便问道:“你们来医院来,医院里的饭吃地习惯吗?”

  卜小菊笑着回答道:“吃地好,比我们学校里伙食好多了。”

  孙淑娟接下去说道:“那是,学校里做饭只给学生吃。医院里做饭要面向社会。做地难吃卖给谁去?”

  牛保同点头笑道:“是的,是的。”说完看自己实在找不出话题了。再坐在女同志宿舍里赖着不走就有点不像话了。于是他站了起来对她们说:“好了,我还要去别处看看。你们也早休息吧!”牛保同说完便向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