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穆林了:“穆林可是我们村最聪明的。我们村同辈弟兄,只有他一个人考上大学。现在听说是你们市医院里的股干。这样年青,可真另人羡慕啊!”

  穆林瞅了穆长春一眼道:“算了吧,我还你羡慕你呢。跑温州大客,我一个月收入还比上你零头。哦,要不人们常说:研究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杀猪刀的。俺那里能比上你啊!”

  穆长春听到这话心里美滋滋得,嘴上却说:“我啊,赚的那点钱,可都是辛苦钱。比不上你们医生一天到晚坐在办公室时在,风不打头,雨不打脸。我们开的大客车里面坐着都是一群打工仔。最不讲卫生的。你要开那个车,那臭气就能把你熏死。整天开着车都要小心再小心情。稍不留神就出事。还有那些打工仔,最斤斤计较,一分钱能和你讲半天价。唉,真是干那行愿那行。”

  接下来穆林和穆长春又互相吹捧几个来回。姜玲和于筱蝶此时也只有在一旁听的份上了。

  穆林和穆长春俩人聊着聊着又聊到他们小时候的事。

  穆长春说:他们在上中学时,中学离家有七八里。有一年夏天第一个星期六下午,他们放学回家。穆长春先回的家。路过一片西瓜地,穆长春这时口喝难忍。刚好看到离路边不远处有一个圆圆西瓜。穆长春弯下腰来,偷偷地择了下来。蹲在路边打开一看还没有熟。吃了一口,还带着苦味。他刚想扔掉。这时就感到后脑勺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穆长春:“哎哟”一声回头一看,是一只破布鞋。在他的身后不远处有一位四十多岁的瓜农。拖着另外一只破布鞋追了上来。嘴里还不停地骂着:“这是谁家王八羔子?偷到本大爷头上了。”

  穆长春见状撒腿就跑,一口气跑回了家。那位瓜农还在追着,穆长春忙躲了起来。那位瓜农找不到穆长春便站在村口骂了几句回去了。

  过了好大一会儿穆长春刚出来。刚好碰到穆林他娘。穆林他娘问了穆长春一句:“刚才是谁偷地人家没熟的瓜?”

  穆长春顺口回答道:“是穆林偷的。”说完就跑开了。

  那只穆长春刚路开。穆林就背着书包回来了。穆林他娘也没有说话找来一根木棒,照着穆林就是一棒。边打边教训道:“让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偷人家瓜。”

  穆林被打得丈二和尚——摸不到头。哎哟直叫:“我没偷人家的瓜,我没偷人家的瓜。”

  穆林越是这样说,穆林他娘越是打他。穆林他娘边打嘴里还不停地念叨:“你还说你偷。”穆林被打地一蹦一跳跑开了。

  穆长春说到这里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听的姜玲也笑了起来。她边笑对穆林说:“穆医生你那时怎么这样傻?”

  穆林想到这事就来气,对穆长春说:“你还说呢,我那次你害苦了。痛得我几天都觉得痛。”

  姜玲和于筱蝶听到这里又开心得笑了起来。姜玲感到自从到市人民医院里来,从来也没有比今天这样开心过。

  穆长春说完自己出去把饭钱结了。回来对穆林说:“哥,我已经把饭钱结了。你们慢吃我有点小事我先走了。”然后合掌对姜玲和于筱蝶道:“二位慢吃。”

  穆林忙站起来问道:“长春,怎么能让你请客呢?”

  “哥,你就外气了。小弟这点钱还是能花得起的。今天,能陪两位小妹妹喝酒,小弟心里高兴。好了好了。我我先走了。”穆长春说完转仍出了门。

  姜玲刚想站起来向穆长春道声谢。可已经看不到穆长春人了。只好又坐下来喝几汤,然后把汤碗放好,用餐巾纸擦了擦嘴道:“今天,谢谢穆医生了。还有那位长春大哥。俺吃好了。”

  于筱蝶听到姜玲说吃好了。也忙喝了两口汤擦了擦嘴对穆林说:“谢谢了。”

  穆林看她们吃好了,便站了起来说:“那好俺们走吧。”

  第九章夜遇假济公

  当他们三个人走出小酒店,这时街道上已经是华灯高照。现在已经是四月份了。迎面微风拂煦,他们此时慢步在大街上,感到十分惬意。不觉地就快到市人民医院大门口。穆林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脸对姜玲和于筱蝶说:“我看这天还早,不如我们到街上转转。”

  姜玲没说话只是点点头。于筱蝶却高兴道:“好啊,我好久没出来逛夜市了。”

  “那我们去哪里玩呢?”穆林问道。

  “去市人民广场吧,那儿人多。”姜玲回答道。

  于是,他们三位绕过市人民医院大门,直奔市人民广场。去市人民广场首先要路过市里最繁华的街道中城街。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大街上的人还是川流不息。各个店铺都灯火辉煌。穆林也好像好常时间没出来逛夜市了。眼睛不停转动,看看这里看看那里,还不时惊讶道:“咦,这里什么时候又新开一家店?”

  正文 第九章夜遇假济公1

  在穆林不停地观望夜市时,突然看到一家店,门前摆放一个无头塑料模特。只见这个无头塑料模特内部装着灯。灯光把整个塑料模特照通明。店老板把这个通明透亮的塑料模特,套上一件桃红色网状和一件桃色三角裤头,格外显眼。穆林看到吓了一跳,后退了几步。不由得说道:“我的娘来,怎么摆一个这个东西。也太不雅观吧?”

  于筱蝶在穆林的身后听穆林这样说,便向穆林撇了撇嘴道:“你啊!年青青的就落伍了。这算什么啊!这样的模特大街上早就有了。”

  “我的娘呀,这还不算什么?”穆林摇了摇头说道。说完继续向人民广场走去。

  可他们刚走不到100米,又看见一家把同样内部装有灯头的塑料模特摆在店门外面。而且这次是二个,门口左右两边各一个。也是一套红的,一套黑的。穆林指着透亮塑料模身上的问姜玲道:“你看这么透明,这么薄薄的卖给谁啊?”

  姜玲把嘴贴在穆林的耳边小声说道:“那都是卖给洗头房小姐们穿的。”

  穆林听了这才大悟,忙说道:“哦,那我们快走吧。我们还是离这店远点。”

  穆林说完加快脚步,不多时便来到了市人民广场。可能是因为今天天晴,夜色格外美丽的原因,来市人民广场上的人们特别多。一对对恋人,还有三之家,还有三五成群的。广场上华灯高照,把整个广场照得如白昼。广场上有打太极拳的,有跳交谊舞的,还有唱京剧的。还有十几位老太太穿着红红绿绿丝绸衣服,手里拿着彩色布扇子,在跳扇子舞。

  穆林他们三个来到广场的鹅卵石小路上,穆林抬看到一位中年男子带一顶维吾尔族人常带着那种小方帽。看着一个烤羊肉串摊子。手边摇着扇子,边大声叫卖着:“快来买,快来买,正宗新疆羊肉串。”

  一股强烈的烤肉串香味迎面而来。穆林忍不住回过头问问姜玲和于筱蝶:“你们是不是来几串?”

  姜玲忙回答道:“不要,不要刚吃过饭。吃得饱饱得,现在什么也不想吃了。你要吃还是你自己吃吧。”

  穆林看姜玲不吃又问于筱蝶:“于筱蝶,你是不是来几串?”

  于筱蝶忙摇头道:“我也吃地饱饱得。还是你自己吃吧。”

  穆林看她们不吃,自己一个吃起来也自在,便摇了摇头走开了。刚离开烤羊肉串小摊十几步。顶面走过来一个小伙子,个子不高,长得很壮实。带着黑色鸭嘴帽。穿着一件半旧黑色西服。走到穆林面前小声问道:“先生要vcd光盘?黄|色的。”

  这位小伙子说话也不抬头看穆林的脸。便掀开西服给穆林看。穆林一看西服内口袋里装满了黄|色vcd光盘。有几个黄发碧眼外国妞,的身体,低俗不堪。穆林心说:“不要,不要。”

  可是那位小伙子还是纠缠着穆林不放,继续推销他那黄|色vcd光盘道:“大哥,你看看这可都是外国顶级黄片,只卖你十块一盘。多买多便宜。我们那多得是任你挑。”

  穆林指着他叫道:“我说过了,我不要!你要再缠着我,我可要报警了!”

  “大哥,大哥,你不买就拉倒,这么大声干什么?”那位让开了道。穆林还想再说他几句,你这么年青就不学好。可是,那位抬头看到穆林身后还有几位像建筑工人样子的中年男子,忙跑了过去,向那几位建筑工人推销起他那些黄|色vcd光盘。穆林的本来是很高兴心情被他一下子全绞和了。只好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走。

  穆林被刚那位卖黄|色vcd光盘小伙子弄得好没趣。本来就此回去,又见姜玲和于筱蝶就跟在自己的身后。刚到市人民广场还没逛呢?又怎么好对她们说回去。无奈只好继续向前走。

  穆林和姜玲、于筱蝶一行三人,随着人流不觉地来到人民广场中心音乐喷泉边。只见这二三十宽的音乐喷泉,正随着音乐舞动着。加上彩灯照射更加得绚丽多彩。引来众多人们住脚观看。更是乐坏了小朋友们,他们在音乐喷泉边玩耍。穆林不由得感叹,现代科技发达:就连原来没有生命的水,现在也能随着音乐舞动。

  正在穆林面对着音乐喷泉赞叹不已时,于筱蝶高声叫道:“快看喷泉上面彩色的光环!太漂亮了!”于筱蝶边叫道,边高兴得跳了起来。

  姜玲也高兴指着那音乐喷泉顶上五彩光环对穆林叫道:“穆医生你看,真得出现彩色光环。今晚真得不枉此行。”

  穆林这时也高兴得叫:“嗯,真得,我看到了。”

  站在音乐喷泉的人们一片欢呼。

  音乐喷泉一曲歌吧。音乐喷泉暂时停了下来。这时穆林听到在音乐喷泉不远处,演艺台上传来一位老者沙哑的歌声。穆林仔细听了听,只能到一两字。穆林越是想听老者唱着什么?越是听不清楚。于是穆林走到音乐喷泉边对正在玩耍的姜玲和于筱蝶说:“姜玲、于筱蝶我们去看演艺台听老头子唱着什么?”

  于筱蝶回过头对穆林说:“听老头唱歌,不去。”

  姜玲转脸来看到穆林此时非常尴尬,觉得实是不好意思。忙拉了拉于筱蝶的衣袖小声道:“筱蝶好了别闹了。我们还是跟穆医生吧。”

  于筱蝶对姜玲做了一个鬼脸说道:“好吧,听人的。”

  于是,穆林和姜玲、于筱蝶三个人又来到演艺台边。市人民广场演艺台并不高只有十多分米左右。在演艺台上一有位老者大概有六十来岁。装扮成电视剧时原济公样子。头带一顶破僧帽。削瘦的脸颊,满脸花白胡须。身上穿着一件破旧袈裟,手里拿着一个破扇子。脚上穿着破布鞋。到真得有几分象电视剧中的济公。这位假济公此时刚唱罢一曲,此时正蹲在演艺台边唱水。在演艺台前可能是这位假济公用粉笔写的一行行粉笔字。看字体是隶书,笔法由如万岁古松苍劲有力。没有一二十年功力是写不出这样字来的。

  穆林正要仔细看看他写着什么?这时那位假济公喝完水,也不休息又接着唱了起来。

  “各位,各位,今天听老汉给大家唱一首新济公传主题曲:

  鞋而破,帽而破。身上衣衫破哦。

  你笑我,他笑我。

  笑我没钞票。

  为什么钞票?为什么没钞票?

  听我对你说:

  大工厂,十几万市长小舅子就买得。

  厂里工人全下岗,

  身背草席去。

  你不问,他不问,到处没人问,哎哎。”

  假济公唱完这段停了一下,对着台下观众大嚷道:“我唱得怎么样?”

  台下观众顿时大声回答道:“好,再来一个!”此时掌声雷动。

  假济公听到这雷鸣般的掌声,更兴奋大声嚷道:

  “好,下面我再唱一曲反腐之歌:

  起来,

  不愿被贪官奴役的人们,

  用我们奔涌的热血,

  筑成反腐倡廉新的长城。

  中国清明是我们共同的希冀。

  清明中国是我们不变的决心。

  我们要组成反腐铁军,我们要发出反腐吼声。

  敏锐双眼,振奋精神。

  携手并肩,斩棘披荆,

  人民幸福不让硕鼠之嘴吞噬。

  中国前途要用贪官之血炼成!

  明天,

  一定是政通人和,

  人和政通。

  明天,

  一定是风正日朗,

  风朗日正!”

  假济公唱到这里歌声,戛然而止。此时不仅假济公的歌声停止,就连台下观众也鸦雀无声。两三秒钟过后台下顿时掌声雷动。那假济公连连向台下观众鞠躬道:“谢谢,谢谢!”假济公济公鞠躬谢过台下观众。偷偷地擦着眼泪,蹲在台边休息。穆林这才低下头看假济公在水泥地上写着什么?穆林仔细一看原来写得都是假济公刚才唱的歌词。这时台下的观众还未都退去。好象假济公歌迷们还都站在台下等待假济公唱下一首。

  正文 第九章夜遇假济公2

  穆林感到不解一位老头,妆成济公唱歌,而且声音沙哑,甚至还有点跑调。有没有灯光,音响伴奏,怎么会有这么多歌迷。比一个大歌星还受欢迎。穆林只好摇了摇头对姜玲和于筱蝶她们说:“我们回去吧。”

  姜玲点头道:“嗯。”说完他们三个人挤出人群,来到场外。

  穆林刚走了几步便到A市人民医院骨科白敬文医师带着他的女儿,也象是刚听完假济公的歌,准备回家。白敬文大概有三十七八岁。身材不高一米六五左右,瘦瘦的身子,小眼睛,大方脸。那有点文质彬彬的样子。他的女孩也只十一二岁,长得除了脸形象她爸,其实一点也不像。白医生女儿而是长长得大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十分可爱。

  穆林忙上前打招呼道:“白医生,你也带孩子出来溜的?”

  白医生回头一看是穆林忙停下了脚步回答道:“哦,是穆医生啊。今天,她刚写完家庭作业,我带她出来活动活动。”

  穆林便带着姜玲和于筱蝶走学上前去。

  白医生不认姜玲和于筱蝶,又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她们。便问穆林:“穆医生,这二位?”

  穆林回答道:“哦。”便指着姜玲介绍道:“这位是我们科刚分来护士姜玲。”姜玲忙向白医生点点头。穆林又同样指着于筱蝶介绍道:“这位也是刚分到我们科的于筱蝶护士。”

  白医生听了这才说:“哦,我说在什么地方看见过。原来都是本院职工。”

  穆林又说:“那我们一起走走?”

  白医生一听高兴道:“那好,一起走吧。”

  穆林便和白医生并排走着。姜玲和于筱蝶忙上前去拉着白医生的女儿,问她叫什么?上几年级了?白医生女儿一一回答。

  于是他们几位一起往家走。刚走了几步穆林便问道:“白医生,你看刚才那位假济公,唱得那么难听,还是这样受大家欢迎。”

  白医生并未回答穆林的问题而是说:“这位假济公啊,我认识。”

  穆林一听白医生说认识假济公,越发对那位假济公感兴趣。忙问道:“哦,这个假济公你认识?他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白医生便边走边告诉穆林说这位假济公的来历。原来这位假济公是国有化肥厂老职工。因为字写得好,便在厂里宣传科当科长。后来啊,国有企业改革,这家老化肥厂就倒闭了。最后这么大一个化肥厂只拍买了几十万元。

  白医生讲到这里,穆林又问道:“这个化肥厂真得像那位假济公说的那样买给市长小舅子了?”

  白医生摇了摇回答道:“那到不是,只是听说是市长家什么亲戚。是真亲戚还是假亲戚那就不知道了。这年头有钱便是亲戚。没有钱再是亲戚也不认了。”

  接下来白医生又对穆林介绍道:“那厂里职工那肯这样罢休。他们联合起来去市委。他们都在市委大院里静坐了一个星期。最后市委书记出面协调,答应给职工买养老保险。职工们这才撤回去。可是那点养老保险,够干什么的。大多职工都看到没有什么用。便纷纷背井离乡,外出打工。最后只留下向刚才那位假济公那样的老弱、病残职工继续走的路子。可到了最后,就向他所唱得那样到处无人问。”

  穆林听了低头不语,当他们快走到医生院时。穆林突然又问道:“你说这位假济公天天唱这些歌词。也不怕政府拘留他?”

  “拘留他。拘留他现在已经没有用了。他不知道被拘留过多少回了。他又没有多大罪,只能拘留几天就把他放了。最后,公安都不问他了。由他唱去。”白医生说到这里,也到A市人民医院了,便各自回宿舍。

  第九章姜玲遇色狼

  自从那天穆林清姜玲和于筱蝶吃一次饭后。姜玲好象变了一个人似得。原先一天也不和穆林说上一句话。现在变得和穆林亲密多了。一有空便跑到医生办公室里和穆林聊天。甚至有些护理方面的知识也去请教穆林。穆林他本人也好象特别喜爱和姜玲聊天。姜玲这样变化早被科里的护士们看出来了。姜玲和穆林这样亲近,虽然算不上什么。也谈不他们俩有恋爱关系。可是还是招惹几位年青护士,特别是未婚的护士的妒忌。她们想法子分开他们俩。因为早来的护士觉得姜玲资格老一些。看到姜玲和穆林在一起,便指挥姜玲干这个干那个。反正科室里有永远干不完的活。

  转眼之间春去夏至。护士们纷纷脱下厚厚得毛衣,换上单衣。女孩子的身体轮廓便显透。特别是姜玲这样刚步入青春期更是。在众多护士中由为显得突出。每次从病房走过都会引来好多男士的目光。

  这一天下午,急救室里被120救护车拉来一位四十来岁的法院男法官。是心脏病突发被12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