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可忙站了起来走出阎院长的办公室。

  再说阎院长忙了一整天,到了傍晚想这回我得姜玲了。于是阎院长拿起手机打通了姜玲的电话:“姜玲你在宿舍吗?”

  “我刚回来。阎院长你好长自时候,不给我打电话了。有什么事吗?”

  “都怪我这一年关太忙了没有过看你。这样吧今天我补上。走晚上我请你吃饭,你在办公室里等着我。”

  “呵呵。好的。”

  姜玲说完挂上手机。其实姜玲这段时间,心里也犯嘀咕:咦,阎院长这一段时间怎么没有往我这里跑了?会不会把老娘给忘了,还是玩过老娘想把老娘给甩了。姜玲再一想不会吧,我这才跟他有那层关系多长时间,他就把我玩腻了?会不会他又新目标了?我也没听说院里最近招什么新护士什么的。

  姜玲又一想,嗨!我在这里瞎琢磨什么呢?这大过年当领导的怎么能没有一点事。这不姜玲心里正嘀咕着,阎院长手机就打来了,说他等一会过来。阎院长要过来,而且是来得这样及时,这也让姜玲高兴起来。既然这样长时间没来,今天要来。自己也不能灰头灰脸对人家吧,赶快打扮一番。

  于是姜玲忙坐到镜子前梳洗打扮起来。说起来姜玲自从当这神精科护士长,事情就多了起来。这事情多天天也就忙个不停。这人一忙起来就顾不及自己的形象了,那些画妆品扔在什么地方姜玲也不知道了。好一顿寻找这才把那些唇膏啦、眼影啦、眉毛啦还有我说不出来的画妆品齐。然后静下心梳起妆来。

  就在姜玲刚梳洗打扮完,阎院长便推门进来。阎院长进来,姜玲便站起来迎了上去道:“阎院长您来了。外面冷不冷?”

  阎院长一把拉住姜玲的玉脂般的小手笑道:“还算可以,呦,让我瞧瞧你今天打扮得这样漂亮。可真是越来越年龄青了不是。”

  姜玲听了心里自然美滋滋的,那个女孩儿不爱人夸自己漂亮。小嘴一噘卖个乖道:“瞧您不也越来越会夸人吗?你这样长时间没有来,我说你把我忘了呢?”

  哪知阎院长猛得一下把姜玲抱在怀里,用只手捏了捏姜玲的红唇道:“我怎么会给你忘了呢,我的小乖乖。我这不是来了吗?走,我们好久没有走吃顿饭,那就快些走吧。”

  姜玲这时也情不自禁地趴在阎院长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说道:“那好,我们走吧。”

  这样,阎院长拉着姜玲走出她单人宿舍。这春寒料峭,姜玲刚出不免打了一个寒颤。阎院长见姜玲打了一个寒颤说道:“冷了吧。这春天早晚还是有点凉得。走我带去再去喝鲍鱼汤暖和,暖和。”

  姜玲忙说道:“阎院长鲍鱼汤挺贵的,我们还是不要喝鲍鱼汤吧。出去随便吃一口就行了。”

  “那,哪行。我知道你爱这一口。只要你喜爱的,我就尽量给你办到。这也算我对你的一片真心。走吧,我请客你怕什么?”阎院长笑着说道。

  这也真让姜玲感动一番,心想没想这阎院长对我还真是一片真。至少到现在为止,他对我还是真心的。可是姜玲不知,这跟阎院长出来吃饭,怎么会让阎院长亲自掏腰包。大不了,吃完饭后开一张发票拿医院报销。

  姜玲想到这里嘴上还忙谢道:“那就太谢谢阎院长了。”

  阎院长笑道:“呵呵,我们俩哪有那么多客套话。走吧,我开带你去。”阎院长院长说完便把姜玲领到他那轿车前,带着姜玲直奔市经济开发区。很快便来到,他们上次喝鲍鱼汤的那个小饭馆。

  阎院长把轿车停在饭馆门前带着姜玲下了车。老板娘看到有一辆高级轿车停在她的店前,慌忙从饭馆里跑了出来,满面堆笑道:“二位快里面请。”

  阎院长一手拉姜玲,一手指着老板娘问道:“今天店里有鲍鱼吗?”

  “有,有。我们店里刚从东海进来的新鲜鲍鱼。”老板娘忙回答道。

  “那就做一碗鲍鱼汤。”阎院长说道。

  “好的,您二个稍坐一会,我们马上给您做好。”老板娘说着,又对女服务员说道:“小华把二位带到春兰厅去。”

  于是女服务走了过来,把阎院长和姜玲带到一间小包间坐好。不多会儿,鲍鱼汤烧好便端了上来。姜玲品了一嘴,还是那个鲜啊。

  闲话少说,阎院长和姜玲很快吃完饭。阎院长起身付了款,开了发票。转身领着又来到一大宾馆里,开了一个豪华单间。到了房间里暖风拂面,这春心也荡漾起来。两人忙脱去遮羞衣物,扭抱在了一起。人常说小别胜新婚,他们有一个多月没在一起。这一来,双方又是尽情发卸着积攒了许久的情感。姜玲更是紧紧搂着阎院长拼命扭动着身躯,双手紧捏着阎院长的后背。甚至手指甲都陷到阎院长的肉里。

  这样,他们俩又在宾馆里鬼混一晚上。这晚上姜玲陶醉在阎院长的温暖的怀抱里。好象整个世界就剩下他们两个人。全然把一切都忘了,忘了阎院长早已经是结过婚的人。忘了穆林是怎么爱她的。还有她那乡下老父母,这时还在家里企盼她有出息。企盼早日找一个好人家。

  就这样,第二天一早,阎院长开着车把姜玲送回了宿舍。他人全然不知这些事。就在阎院长把姜玲悄无声息送回宿舍。刚回到医院便带上蒋主任来的急诊科。这时急诊科医护人员正在办公室里开早会。大家一看阎院长和蒋主任过来,一猜准没有什么好事。果然不出大家所料,阎院长等大家交过班后。便宣读院内对穆林的处罚决定。

  阎院长宣读完了,好象还有点不解气最后又被上两句:“穆医生啊穆医生,让我怎么说你是好,院里这才把处方还给你。你又犯这样错误,是不是想和医院领导对着干?好了,我也不多说了,你好自为之吧。等你什么时候想通了,再说吧。”

  这时,穆林站在那里面色都气紫了。恨不能上去照着阎院长脸打上两嘴巴子。可是现在不能这做。只是嘴角颤抖两下个,便感觉到这眼泪在眼圈直打转。穆林强忍着没让它落下来。

  穆林这样站在那里,阎院长也看到了。心说话怎么你上来打我吗?这可说不准,这人要是急了什么事没能做出来的。阎院长便忙转身道:“好了。文件宣读完了。我也该回去了。”阎院长说便和蒋主任急忙走开了。

  走在路上蒋主任还问阎院长:“阎院长走这么快干吗?”

  阎院长也没转过脸,低着头说道:“你没有看到穆林那眼神,就要滴出血来了。我们还不走,还在这里干什么?”

  “怎么?他还能上打你两下吗?”蒋主任接着问道。

  “我看那也难说。这人要是急了什么事做不出来。还是躲开点好。真得要在科室里打起来,穆林一位医生没有脸面不脸面的。可我这脸面往那放。”阎院长低着继续说道。25947

  小护士奇遇记txt下载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愤怒的穆林1

  !!!!“说得也是。我看这回也能让穆林老实一段时间。不然话什么人都想跟院里对着干可怎么得了。”蒋主任说道。

  “嗯,只要我们目的达到就行了。走吧。”阎院长说道。

  阎院长和蒋主任灰蒙蒙地跑了回去。再说穆林,穆林这回又被调销了处方权,而且这回是没有期限的。这让穆林怎么能接受这个现实。穆林愣在那里,等大家各自。便转回到自己办公桌前,把工作服一脱说:“我回去了。”说完头也不回动走开了。

  穆林脱掉工作服回宿舍这事,马上就有人报告到马主任那。马主任也正为这事挠头。穆林不管怎么说毕竟跟在自己手下干这么多年。这人整是有感情的,穆林这左一次,右一次受处分。马主任也为穆林报亏。马主任多少也听到些关于阎院长和姜玲那档子事。马主任也知道这里一定是阎院长在从中作梗。可是马主任这时想帮穆林也帮不过来。

  就在马主任正为穆林报亏的时候,一位医生跑过来对马主任说:“马主任你过,穆林可能是不想干了,把工作服一脱就走了。”

  “哦,穆林走了。我知道了好,你先回去工作吧。”马主任对那医生说道。

  等那位医生走后,马主任忙站了起来,掏出手机打通穆林的电话问道:“穆林你在那?”

  穆林在手机里回答道:“哦,马主任,我正往宿舍里走。”

  “哦,你回宿舍了,你回宿舍干吗?我过你。”马主任说道。其实马主任这是想问问穆林是不是真得不想干了。

  穆林在电话里回答道:“没事,马主任我只想一个人回来静一下。谢谢你了马主任。不用你过来了,我下午就回去上班。”马主任一听穆林说他下午就回来上班这才放心挂上手机。

  再说穆林一个人,果真回到自己宿舍里。别说这穆林本来是不想在这所医院干了。这所医院让他伤心的地方太多了。只是现在他老同学还没给他回话,穆林只想把事情弄牢稳再走。所以这时穆林并不想马上离开。

  穆林独自一个坐在宿舍里,越想越生气。心想我这是怎么了,阎院长怎么还揪着我小辫子不放。我刚有了处方权又把我削掉了。你不就想得到姜玲才跟我过不去吗?如今姜玲你也得到手,还是不能放过我。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你,你这辈子来找我追债的?

  穆林又一想我怎么这样倒霉,这才跟姜玲分手,这又没了处方权。我一个人在外仅靠这点死工资怎么生活下去?我总要找姑娘结婚成个家吧,说到结婚个家,别得不说首先要有一套房子吧。没有房子哪个女孩子肯跟着你。魏云云不就是一个好例子吗?本来谈好好的,说走就走了。不就是因如我没有房子吗?眼下这市面上的房价是一天一个价,比做飞机还快。不抓点紧买房子,到时候还真买不起。第二,就是人家女孩子同意和你结婚。结过婚后,你拿什么养活人家?还有这结过婚总要有孩子吧,有孩子这开支可就大了。穆林想到这里真不敢再往下想。不由得在椅子上大骂起来:“阎院长你祖宗!”

  这也是穆林从来医院里第一次泼口骂人。穆林骂过后,还坐在那里喘着粗气。等穆林稍稍平静一下,想不能我不就这样任人宰割。这个大贪官,我得想个法子拿他给告倒。穆林又一想,听说阎院长有苗市长为他做后台不是这么轻易能告倒他的。我在这市里举目无亲,我找谁去呢?穆林沉思了半天,突然他想起,当时他招小偷报复时,黄发勇说过一句话:“我们蒋大哥在这市里,就是阎王也要让他三分。在这市有什么事我们蒋大哥摆不平的。”

  对就找那位蒋文明。他路子多说不定一下子就能把他告倒。我明天休息就去找他去。我不告倒你阎院长我就不姓穆了。穆林想到这里气也消了一半。中午,独自一人跑宿舍附近小饭馆要两盘小菜,自斟自饮喝了点白酒。喝过酒又宿舍里休息一会。这才回市人民医院上班。

  第一百三十六章愤怒的穆林

  穆林气冲冲走了,科室人还真认为他这一走不再回来了。可是让大家没想到的是,穆林下午跟没事人一样过来上班。只是好象中午喝点酒。穆林这一过来上班,马主任忙走了过对穆林说:“穆林没事,这院长也是抓一个典型,等风头过去行了。你既然回来上班,就安心工作吧。”

  穆林听了没有说话只点了点头,回去工作。说是回去工作,可是当医生的没有处方权可就没多少事了。不穆林现在也不在乎这事。满脑子都想怎么找到蒋文明,把阎院长搬倒。不用多说。

  第二天,一早穆林吃完早饭。便找出蒋文明留下来的电话号码,拨通了蒋文明的电话:“蒋大哥吗?我是市人民医院穆林。”

  蒋文明一听是穆林,非常客气道:“哦,原来是穆医生啊。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哦,这不是一句二句能说清楚的。你现在在哪?我去找你,我们见面再说吧。”

  “好的。好的。”于是蒋文明把他的公司地址告诉了穆林。

  穆林记下了蒋文明地址,然后便出门椅着他自行车直奔蒋文明的公司。其实蒋文明公司只是挂名,某某建筑公司。可是里面都是做“收保护费”的生意。所以,这家建筑公司门面并不大。穆林好不容易才找到。

  等穆林找到公司经理办公室,一敲门。蒋文明在办公室问道:“谁啊,请进。”

  穆林心想,没想到这位蒋文明还真讲礼貌。便回答道:“是我,穆林。”

  “哦,快请进。”蒋文明大声回答道。

  于是穆林推门进到蒋文明的办公室里,一看蒋文明这时正站在那里迎着他。蒋文明看到穆林过来,忙走上前去一把抓住穆林的手说道:“哎呀,穆医生,我的救命恩人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快请坐。”蒋文明说着把穆林拉到他那办公桌对面真皮长沙发,让穆林坐在沙发上。

  等穆林坐好后,蒋文明又亲自过去给他倒茶。这时穆林仔细看看了蒋文明办公室。别看蒋文明公司门面不算大,可是这办公室可是够气派。仿古式老板桌,桌上放着古玉马到成功。真皮古铜色转椅。在转椅的后面还有一个神龛。能看出来神龛里供奉着关公神像。神龛前的香炉里还冒着余烟。看来这位蒋文明每天早上每把这位关公关老爷上香,保佑他出入平安。

  穆林坐在沙发正愣了,就在这时蒋文明泡好茶,亲自端了过来。穆林看到蒋文明亲自为自己泡茶,又亲自把泡好的茶端到自己面前。自己也不能向大爷像坐在那里不动,也忙站起来双手接过茶碗。满口谢道:“你看还让你亲自给我泡茶。让我怎么谢你。”

  蒋文明笑道:“该我多谢你才是。你就别客气了。有什么事尽管说就是了。”蒋文明边说边坐在穆林身边。25947

  小护士奇遇记txt下载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愤怒的穆林2

  !!!!穆林接过茶碗,品了一口,茉莉花茶挺香得。品过了香茶,穆林便开口把他在市人民医院里,怎么受到阎院长的种种刁难。想来找蒋文明出面找人把他搬倒。那知蒋文明听了直摇头说道:“不行,不行。我哪来这样大本领。你们医院阎院长我是早有耳闻,他身靠山可是苗市长。我这小小老百姓,怎么能搬倒他呢?我看你还是别请高人吧。”

  蒋文明这样说,说得穆林坐在那里愣了半天。蒋文明看到穆林愣在那里说道:“小兄弟你没什么事吧。大哥劝你一句,你别跟领导过不去。人家常说,民不和管斗。你还是回去安心工作吧。只要你安心工作我想他也不会抓你小辫子的。”

  穆林听到便站了起来,一把握住蒋文明的手说道:“嗯,谢谢蒋大哥的提醒我回去了。”

  蒋文明也站了起来,亲自把穆林送到了楼下。走的时候还对穆林说:“小兄弟,你安心回去吧。不会有事的。”

  穆林忙向蒋文明招手示意他你回去吧。蒋文明这才回去。

  穆林走出蒋文明的公司,这冲才回想过来,今天我真不该过来找他。这位“黑社会”老大,你要是让对付几个小偷流氓,那是绰绰有余。要是让他对付一位贪污犯他可是无能为力。他也就这大本领。这也不能怨蒋文明不为自己出力。可是,我又去找谁去呢?

  这样一来,穆林便独自牵着自行车在大街上无目的地瞎逛。就在穆林牵着自行车瞎逛的时候,真是天无绝之路。就在这时可巧遇到药商赵建军。

  要这赵建军怎么也在这大街上瞎逛?这还要从阎院长发现穆林开赵建军的药品吗?阎院长不仅处理了穆林,转过脸来又处理赵建军。这不赵建军早上刚接到阎院长的电话通知。通知他说:他的药品在市人民医院里停用了。

  赵建军听到这消息顿时惊呆了,自己的药品刚在市人民医院这才不到二年就被停用了。这就表明以前在市人民医院花的钱和功夫都算白费了。算起来连本也没有捞回来就被停用了。这无疑对赵建军一个不小的打击。这不在家呆着难受也跑出来逛逛,散散心。可巧遇到了穆林。两个同病并连的人碰到一块,不免话多了起来。

  这不穆林这呆若木鸡似的在大街上走着,抬头刚好看赵建军。没等赵建军说话,穆林便先赵建军打招呼道:“赵经理,好久不见了,你没事出逛街的?”

  赵建军这时心里正难受着呢,听穆林叫他。抬头一看果真是穆林,可算是遇能说上几句知心话的人,忙上前紧拉穆林的手,眼泪快流下来了。回答道:“啊,原来是穆医生,怎么你今天不当班?”

  穆林拉带赵建军的手说道:“唉,是的。”

  接着赵建军又问道:“这段时间你在单位还好吗?我听说那位阎院长老是跟你过不去。”赵建军故意把阎院长提出,让阎院长多一个敌人。

  穆林耷拉着脑袋说道:“别提了。阎院长何止是和我过不去。对我就象对待一个敌人。我就是阎院长的眼中钉,肉中刺。”

  “哦,怎么会这样?”赵建军故意问道。其实赵建军整天在A市人民医院转来转去,对阎院长勾姜玲的事也有耳闻。这样穆林和阎院长明显就是情敌,阎院长对穆林这样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所以赵建军这时故意问穆林。

  “唉,还不是为了开你的药品的吗。”穆林说道。

  赵建军停下来想了想对穆林说道:“我看我们也不能站在这里谈话了。你这也快到中午,我们俩今天反正没有什么事,走我们找个饭馆坐下来好好谈谈吧。”

  穆林摇了摇头说道:“不行,我不能再帮你开药了。这也不能老是让你请客了。”

  哪知赵建军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