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离婚的事?老弟我劝你想开一点。天下女人多得是,不要为那个破鞋烦恼。说真得她这样的女人,不配让你烦恼。”

  穆林这时喝了差不多了。又唉了一声“唉!”继续说道:“要是你说得那样就好了。我也不一定非她不娶。可是那阎大院长视我为情敌,处处给我小鞋穿。我已经把姜玲让给他了。他还是不肯放过我。这不上次刚停过我半年处方权。这又把我处方权停了。我一个人心里发闷这才独自出逛街,不想遇到你了。”

  纪守强听了气氛地说道:“没想到这位阎院长做人这样不地到。把人家恋人夺了,还不放过人家。我听说上次他反贪双规了。不过只是关了一个星期就把放回去了。要是碰到我不让他把牢底做穿,能让他回来。”

  穆林一听,心想对啊。我面前就是法院的法官吗?说不定他能扳倒阎院长。不知这位纪法官现在在法院鬼得怎么样?我来问问。于是穆林问道:“纪法官你现在在法院主要是负责哪块的?”

  纪守强回答道:“我现在在市法院,干副院长。不瞒老弟说,我正想着怎么磨正,可是就没有立功的机会。几次上级都已这个理由把我回次了。”

  穆林听到这里,那是高兴啊!心想这真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费功夫。坐在自己对面不就想着立功吗?在这市里还有几位比阎院长贪得更多的了。纪守强能扳掉阎院长其不是大功一件。也消了我心头之恨。穆林想到这里,便双手抱拳对纪院长说道:“纪院长,真是恭喜恭喜你了。”

  纪守强笑道:“先别恭喜我。等那天我磨正了。你再恭喜我。我也是正为如何磨正烦恼,和你一样独自一人在大街上走走,这才碰到你。”

  奉承过纪守强,穆林继续说必道:“纪守强难到没听说过阎院长不就是我市最大的贪官吗?这摆在你面前的大功你不去立?”为了让纪守强相信阎院长确实是一位大贪官,穆林继续说道:“纪院长你想想,我们医院怎么也是全市最大一所医院。阎院长在医院里掌了这么多年权。我们医院你也是知道的,郭医院是一位外行出身,业务上的事他从来不过问。所以在这医院里阎院长说得话往往要比郭院长管用。你想我们医院一年要买多少大型医疗设备,要买多少药品,要建多少房子等?你算这么多年下来阎院长从中要捞多少油水?我听一位药商就是一种药品进院就给他三十多万。你要拿下他,你功可就立大了。”

  纪守强听了穆林这样说愣了在那里半天。最后,如梦初醒一般,用一只握住穆林的手说道:“老弟你说得太对了。其实我早就听说阎院长这个贪官了。可想到他能贪这样多。”然后,纪守强又拍了拍穆林的手说道:“谢谢你了。谢谢你的提醒。我这次一定要扳到这位大贪官。也好为你出一口窝囊气。”

  纪守强刚说到这里,穆林立即站了起来,走纪守强面前,毕恭毕敬地向纪守强鞠了一躬说道:“纪院长你要能为我们医院除去这个大毒瘤,我代表全院职工谢谢你了。”

  纪守强忙扶起穆林说道:“不用谢我。上次反贪局没能扳倒阎院长。就是因为反贪局胃口太大,一下子关了三四个。这样你们医院主要领导都被抓了,那你们医院还怎么干下去?这常言说对‘法不责众’,就是这道理。这回我只抓阎院长一个,不扳倒他誓不罢休。你就放心在家请我的消息吧。对了,这事在这事只有我们俩知道,你出去谁也不能告诉。要是事先被阎院长知道了,他就会提前有所准备。再想拿到他的罪证就不好拿了。”

  穆林点了点头。纪守强看穆林表情已然严肃便笑道:“坐坐,别在这里愣着了。来来,做下来我们兄弟继续聊。”

  既然如此,穆林便坐下来继续和纪守强边喝着酒边闲聊起来。这一聊穆林才知道,纪守强并不象他想象“大草包”一个。而是眼前这位纪院长什么都懂。而且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穆林听了纪守强要为自己除掉阎院长,心里自然高兴。心里一高兴这聊起天来话也就投机多了。他们俩在这家小酒里,那可真是天南海北,上到国家政策,下至教学。真是无所不聊。最后,纪守强自然要聊到自己的本行。聊到贪污腐败分子。纪守强对此自己也是深恶痛绝,可是这个问题须要全社会人共同努力下才能清除那些贪污犯。凭一个两个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讲到这里纪守强不免可深深地叹了一声道:“唉,回想起我们老一辈革命者,哪个个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闹革命的。吃了多少苦,牺牲了多少热血青年。说是为天下老百姓牟福利。可是到最后都肥了谁?还不都是那些贪官污吏。想起这事,怎么能不让人痛心。”

  穆林些时也喝得差不多了,穆林一手端着酒盅,一手拿着筷子似醉非醉地说道:“我看要想辙底清除那些贪官,还得发动广大群众。只要群众一发动起来,那些贪官没有一个不害怕的。个个都老实了。”

  纪守强笑道:“你说得轻巧,现在群众得能忍就忍了。谁想跟官斗?就连上访都要受人迫害,更别说集体起来‘闹事’了。我在大学的时候,还下决心铲除那些贪官污吏。而现如今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今天,你要是不说阎院长,我才不去动他呢。”

  这样纪守强和穆林在小酒店里聊了半天,眼看那瓶口子酒也喝光了。这才,吃点饭。纪守强和穆林下了楼,自然是纪守强负的饭钱。结完账这才走出酒店。

  纪守强本身就有点酒量,半斤白酒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所以纪守强一点也没感觉到醉间。来到街上和穆林握手言别。而半斤白酒对穆林来说已经是醉了八九分了。不过还好穆林此时脑袋还算清醒。虽然有点东倒西歪,不过还站得住。等纪守强走后,穆林这才拾的回宿舍。

  穆林独自一个人,回到宿舍里。洗过脸刷过牙等,便躺在床上。这时他只感到头昏目眩,睁开眼睛还好,只要一闭下眼睛,心里就想吐。于是,穆林在床上边大口呼吸着,边想着今天晚上的事来。我怎么这样巧,上次遇到赵建军说帮铲除阎院长。这次又遇到纪守强,同样也要帮我铲除阎院长。虽然上次阎院长只是被关了一个星期,到也让他吓得不清。不知道这次纪守强能不能彻底铲除阎院长。也好为社会除掉一个大毒瘤。为人们做一个大好事?穆林这样想着想着睡着了。25947

  小护士奇遇记txt下载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阎院长被捕1,2,3

  !!!!直到第二天,天都亮了穆林这才醒来。穆林醒来一看,快到上班的时间了。心想我怎么睡到现在才醒。可能是我昨晚喝得太多了。穆林一起身,便感到这头痛得厉害。帮爬起来,用热水敷一会头。这才感觉好一点。可是这时吃早点显然时间是来不急了。于是,穆林拿一包方便面。走出宿舍锁好门。骑上自行车直奔A市人民医院。

  来到人民医院自然是先开早会。穆林昨晚喝了这么多酒,早上又没有吃早点。站在那里直冒虚汗,面色蜡黄。好不容易开完会,开完会别的医生都去查房的时间。穆林忙跑到值班里,拿出方便面倒上开水泡上了。穆林刚坐下等着,就在这时值班室门外了。穆林抬头一看原来是魏云云走了进来。穆林忙站了起来迎上前去道:“原来是魏姐。你有事吗?”

  魏云云忙问穆林招手示意他快坐下,于是穆林坐回到椅子上。魏云云便走了过来,用手理了理穆林的乱蓬蓬的头发。关心地问道:“你早上没有吃饭?你看你现在自己作贱自己,早上不吃饭,头发也不梳一梳。以前你前上班的时间,我可从来没见到过你不梳头的。再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你看你一点精神也没有,脸也黄了。”

  穆林这时打开泡面,吃了一口。便对魏云云说道:“没有。魏姐姐你回去。我谢谢你来关心我。我也知道在这所医院里也只有你最痛爱我的。”

  魏云云撇了撇嘴说道:“唉,现在还说这些做什么?快吃吧。你想吃什么?我晚上去你那给你做去。”

  穆林忙道:“不用了魏姐,界你也挺忙的。我没事的。你也快回去吧。这刚上班,要是被别人看到,又在背后面说我们闲话了。”

  魏云云听到这里便说道:“那好,我走了。你自己要多保证,不自己作贱自己了。”魏云云说完扭着屁股走了。

  等魏云云走后,穆林还在想这魏云云说得那跟跟那。我明明是昨晚喝醉了,早上睡过头,这才没有来急梳头,吃早点。不过再一想想魏云云也是关心自己。现在也只有魏云云还能想到我。我现在这所医院里混成这样,看样子我确实要离开这了。穆林想到这里,连忙吃完碗中的方便面。吃完后,刚想走。又跑回来,来到镜子前一看,这头确实有点乱,脸色也不好看。于是,穆林忙连找出一个小梳子把乱头发梳好这才去上班。

  第一百四十二章阎院长被捕

  说过穆林,再回过头来说说姜玲。姜玲在医部护理部已经干了半个多月。这半个多月来,姜玲在护理虽说是副总护士长。可是杨护总士长从来没把姜玲当护士长看,正经的事不让姜玲去干,有什么杂活就想到姜玲了。比如跑跑腿了,拿拿文件,打扫卫生。通知护士开会等。这些杂活全让姜玲去干。姜玲起先干得还很起劲,干着干着就想这杨总护士长,是不是找个清洁工?拿我当什么人看了?姜玲一肚子的委曲也只有看到阎院长对他说。阎院长听了只是微微一笑道:“这些零活要比你在科室里干那些活劲快多了。你怕她做什么?等两年她退二线了。这护理部还不都是你说得算。”

  姜玲一想也是,这位杨总护士再霸道。也就再干几年就退了,我怕什么?干什么活不是,总比在科室干得那些活劲快了。于是,姜玲不再去想这些了。

  姜玲在护理部期间,还突然接到孙淑娟的来电。这天早上,刚起来想去吃早点,就在这时手机突然响了,姜玲一看电话号码陌生,是用固定的电话打过来的。姜玲接通一听,电话里传来孙淑娟的声音:“姜玲姐你还好吗?”

  姜玲听着孙淑娟声音有点沙哑,而且口声也变了不少。姜玲不由自主地鼻子酸眼泪刷一下流下来。问道:“淑娟,这一年多来你跑那去了?也不给个回音?急死我了。”

  “这话说来话长,我在只是想你们。可是我一直在外飘泊不定,无法给你们回话。这才刚刚稳定下来。”

  “稳定下来就好。你在外头不好混,还是回来吧?”

  “姐,我可能是再也回不去了。我也不想回去。我打电话给你,一是想你们,二是想你有时间的话,来我这里一趟。我还有事要和你说。”

  “去你那,我怎么找到你?”

  “到时候你打这个电话就行了。”

  “好的。有空我一定去找你。”

  “姐,我想这时你也要去上班了。我就不打扰你了。下次再聊。”

  “嗯,淑娟你一个人在那里一定要保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别得话我就不多说了。”姜玲说完这才挂上电话。又把孙淑娟电话号码保存在自己的手机里,这才擦干眼泪去吃早点。

  姜玲在上班的时候还心神不定坐立不安。也不单纯是因为听到孙淑娟的声音不对。自己总觉得要出什么事?

  也就是在这天上午,A市人民医院里出大事了。市法人员过来直接把阎院长带走了。不仅带走了阎院长,还一下子把A市人民医院帐本都拿走了。其实法院领导早就听说医院里有两本账。所以,纪院长首先想把医院账本拿到手这事就好查了。阎院长这一被带走不要紧,可吓坏了全院主要领导。

  先说说人民医院一把手郭院长,其实郭院长并不怎么害怕。郭院长心中明白这次不向上次,是专门冲着阎院长来的。而且他在这药品、病疗器械上他很少插手。一般都是阎院长管的。所以也牵扯不到自己什么?所以,郭院长这时不但不害怕,心中暗喜。心说这位阎院长在我背后捣了这多年的鬼,这次终于进去了。多行不善,必自自毙。这也是早晚的事。

  可是这事吓坏了,财会、药品、器械有关领导。个个惶恐不安,托关系走后门,打听消息。可是过了一个星期法院那边没有动静。他们这才放心。

  再说阎院长这次被法院带到拘留所,这次可是动真地。法院法官们轮番审讯,阎院长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就是什么也不承认。这样法官来回折腾了几天也没有问来什么?后来,法官们便改变政策略。把阎院长单独关到一间小房子里,不让进出,也不让探视。大家可以想一下,这大热天,阎院长本身就是享受惯了的阎院长。这时怎么能受得了这牢狱之苦。这牢房里即没有空调,也没有电风扇,就连一把纸扇也没有。到了晚上房间里蚊子嗡嗡一直叫。阎院长全身被蚊子咬满了疙瘩。痛痒难忍,便在房间里大叫。看侍人员走了过来问他:“什么事?半夜时叫唤个啥?”

  阎院长苦苦唉求道:“求求你,给我点一盘蛀香。我都要被蚊子啃出来了。我给你们钱,我用钱买行不行?”

  没想到阎院长不说这话还吧,说这话看侍人员更加烦火。对着阎院长大叫道:“你认识这里还象大宾馆哦!还想点蚊香美着你,你就忍忍吧。谁不知道你有的是钱,你没有钱就不能到这里。现在知道不好过了吧,以前鱼肉于民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老百姓还过着苦日子。你在高级宾馆里享受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那宾馆须要多少劳动者汗水?我最厌恶你们这些贪官。你睁开眼睛看看好端端一个国家,被你们这些蛀虫,蛀得千疮百孔。你还来求我,我要求求你们才对,求求你们手下留情少贪一点。老百姓就能过得比现在好一点。”

  这时阎院长一下子跪在牢房门口失声哭道:“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求求你帮我买一盘蚊香。等我出去一定加倍补偿给你。”

  那位看侍笑道:“你别做梦吧,你就等把牢底做穿。你这一生还想出去。”看侍说完传身走了。

  阎院长已然跪在牢房门口,叫了半天也没有理会他。这才瘫软在地上,心里想我在位的时候,那可是要风得,要雨得雨。可是现如今。就连要一盘蚊香都这样难。我这是怎么了,一下子把天下人都得罪了。阎院长就这样瘫地苦想了半天这才,回到硬板床睡觉。可是这么能睡得着。只是闭一会眼,便爬起来打一会蚊子,打累了在睡。就这样一天一天又一天过去了。阎院长本来想只要我不说,他们就不能把我怎么样。过几天就会象上次那样把我放回去。可是阎院长这一天一天地过去。外头一点动静也没有。眼看自己实在是熬不下去了。再这样死熬着,自己非死在这看留所里不可。于其是死在这里,到不如我认了吧。然后再慢慢想办法出去。阎院长这样想,便主动承认了罪行。纪守法看阎院长案情,感慨道:“这回就是枪毙十次,也不冤枉他。”

  阎院长在看留所里,实在是领受不了这牢里的罪。主动承认了自己的罪行。外面他老婆可是慌了。从那天听说阎院长又被带走后,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天天出去找关系,打听消息。阎院长被带走的第二天,阎院长老婆陆彩云便跑苗市长那去。好象苗市长已经知道这事,让陆彩云坐在沙发上,直摇头说:“这事难办了。这事难办了。”

  陆彩云听苗市长这话,便失声哭道:“苗叔您这次一定要救我们的家老阎啊。没有您,他可能一辈子也出不来了。”说完在那里鼻子一把鼻子一把泪哭了起来。

  苗市长的老婆听到陆彩云的哭声从里屋走出来,为陆彩云倒上一杯茶,递到陆彩云的手中说道:“彩云啊,你别太着急。常言道:‘天无绝人之路。’办法总是有的。我们都想想怎么办吧。这时在这里哭也没用的。”

  苗市长老婆说完,又转过脸来对苗市长说:“老苗啊,你到是想想办法啊。你看让彩云急得。评你一个老市面子,他们怎么也能法外开恩。”

  苗市长这才说道:“唉,现如今也只能我亲自出面了。阎院长在医院里一定是得罪什么人了?不然得话,人家不这样照往死里整阎院长。”

  陆彩云擦了擦眼泪道:“老阎在医院里干了这么多年,怎么会没有一两个仇敌。老阎这次全靠你了。”

  苗市长又安慰陆彩云两句道:“彩云,你回去吧。等明天我亲去问问他们。能帮助的我一定帮助。”

  陆彩云听了阎院长这样说这才,起身谢过苗市长回去。

  等陆彩云回去后,苗市长的老婆便问苗市道:“老苗,我看你不大愿意帮阎院长,这是怎么回事?”

  苗市长摇了摇说道:“唉,现在不比以前了。我啊,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你让这时还怎么出头救他出来。我要是这时出头救他,不等于往枪口上撞吗?他这些年在医院里也是做了不少恶。这也是他自己作下的恶,这回要偿还了。”

  苗市长的老婆吃惊地问道:“小阎这孩子我看他是挺老实的吗?每次到我们这来都是客客气气地。大姨长大姨短叫的俺都好意思了。说起话来也文质彬彬的,不那些孩子油腔滑调的。怎么会一下子得罪这么多人?”

  苗市长唉了一气说道:“唉,那他是来我们当然要装装样子给我们看。也怪我当初看走了眼,当时我觉得小阎挺聪明的,这才提提他。我这一提拔,到把他本来善良面目全改变了。我听别人对我说,小阎在市人民医院是飞扬跋扈惯了的。就连他们的正院长郭院长的话有时也不听。我还听说小阎在医院里养了几个地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