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孩子他娘的声音。俺回过头一看,果真是小魁他娘在叫俺。俺便答应她了地一声。就在这时俺醒了。现在俺满脑子还是孩子他娘的影子。她她她一个人在那多可怜。”说完忍不住老泪横流。

  租房邻居老头,走上前来拉了拉鲁永年的手道:“老哥啊!那只是一个梦,你也别往心里去。吃饭了没?叫俺老婆子给你做一碗稀的。”

  鲁永年忙用手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泪水感激道:“太感谢你了,不用你们麻烦,我马上起来出来买点吃的。你们回去忙吧。”

  租房邻居老头便拍了拍鲁永年肩说道:“那好,俺们走了,你要何证。”说完和老伴走了。

  租房邻居老头和他老伴从鲁永年那旧房子里出来。租房邻居老头,不免叹了一口气道:“哎,这个老鲁啊!真是够可怜的。他怕是活不长了。”

  租房邻居老太太忙对老头说道:“你这个死老头子,怎么暗地里咒人家死啊?”

  “不是我咒他,你看他病得那样,儿女又不在身边。你听他说他做那个梦吗?”租房邻居老头说道。

  正文 第十九章急救假济公2

  “他那梦怎么了。有什么说法吗?”租房邻居老太太忙问道。

  “那不是个吉祥梦。我听人家说人到了快要死的时候,常常会梦到自己死去的亲人在叫他。如果这个人没答应死去人的话,这个人还能活上一段时间。如果这个人答应了死去的亲人的话,这个人则马上就要死去。俺娘在临死之前,也是梦到俺早就死去的爹在叫她。后俺娘便答应了。第二天,俺娘就病死了。”租房邻居老头回答道。

  “哦,那还有救吗?”租房老太太继续问道。

  租房邻居老头摇了摇了头回答道:“那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看他能不能挺过这一关。晚上睡觉机灵点,听到老鲁这边要有什么动静,咱就过来看看。好在这天不冷。”

  果真到了半夜就听鲁永年痛苦的大叫几声。租房邻居老头忙推醒老伴道:“他娘,他娘,快醒醒,快醒醒。”

  租房邻居老太太从睡梦中惊白醒。忙问:“怎么了,怎么了?”

  “我听那边,老鲁叫声有点不对头。”租房邻居老头说道。

  好心的租房老太太忙穿好衣服对老伴说:“走去那边看看。”

  租房邻居老头,也不了床披上了衣服。和老伴一起拿着手电筒来到老鲁家一敲门,没人回答。租房邻居老头便推了推门。门根本就没有插,他们俩便走进了房子。

  租房邻居老头打亮手电筒,找到电灯开关。一看鲁永年直挺挺地躺在床上,身上单子早就被鲁永年扔到一边。

  租房邻居老头忙走上前去仔细一看。鲁永年紧关双眼。租房邻居老头推了推鲁永年,叫他:“老鲁,老鲁。”

  可是鲁永年一动也不动。把租房邻居老头吓了一跳,疑为他死了。便伸出二个手指在鲁永年的鼻前感前一下有没有气。租房邻居老头感觉鲁永年还在呼吸。又用手摸了摸鲁永年胸口,感到鲁永年胸口还有余热,便拉了拉单子把鲁永年胸口盖好。

  租房邻居老太太也吓得战战兢兢地走上前来,又打开床头灯问道:“怎么样还活着?”

  租房邻居老头回过头回答道:“嗯,还有一口气。”

  “那,那快打120。”租房邻居老太太急忙叫道。

  “这大半夜的,我上那去找电话?”租房邻居老头道。

  “俺上学的孙子那,他爸不是给他买一个吗?”租房邻居老太太道。

  “对,我怎么没想到呢。”租房邻居老头拍着自己脑袋道。

  要说这租房邻居老俩口。老头说起来比鲁永年还大两岁。可是这位租房邻居老头,第一次见到鲁永年感觉到鲁永年比自己老多了。于是便起鲁永年老哥。从那以后也就没有改口,一直就叫鲁永年老哥,老哥的。一直叫到现在还不知道鲁永年其实自己还要少两岁。他们俩来市里租房都是为了,他们那大孙子上学。他那大孙子今年高二了。从孙子止高一时,他们老俩口便来市里租房住,专们照顾这位大孙子。

  大孙子可是这老俩口的命根子,平时一家痛得不得了。大孙子要什么家里人就是借钱也要给他买。正如他自己说:俺这个孙子,想要天上的星星,俺也得找梯子摘去。虽然这只是个笑话。但可见租房邻居一家人是多么宠爱这一个上高中的孙子。这才才上高中便嚷着要买手机。他父亲那敢怠慢用身上仅有的钱给他买了一部名牌手机。买完手机后便和母亲一起去南方干苦力,为他今后上大学攒学费钱。

  要说这位上高二孙子学习成绩还算不错。看来考上学没有问题,也就是因为他学习绩一直都很好。一家人才格外宠着他。

  租房邻居他们孙子学习还是比较用功的。这不快到零晨了,他孙子才上床睡没有多会。租房邻居老夫妇来到孙子的房间里。打开电灯,来到他们孙子的床头。租房邻居老太太用手轻轻推了她孙子。叫道:“大柱,大柱,醒醒。”

  大柱被奶奶推醒一下子坐了起来问:“奶奶怎么了?”

  这时大柱爷爷上前说道:“快把你那手机拿出打一下120。邻居家你鲁爷爷快不行了。”

  要说这时这位大柱可真听话,立刻从枕头底下拿出手机打通了120,说有位老人快不行了。又告诉120值班人员的详细地址。然后对租房邻居老俩口说:“爷爷、奶奶您们去门口等着。我还要睡觉困死了。”

  租房邻居老太太忙说:“你快睡吧。”说完和老头走出他们孙子的房间,关好了电灯。

  他们便站在门前等待120救护车。没多会儿120救护车开到他们家门口。今晚值班医师就穆林。护士也就是姜玲。租房邻居老夫妇便把穆林和姜玲带到了鲁永年的房间里。

  穆林上前仔细一看认得就是几个月前市人民广场高唱反腐之歌的假济公。虽然,脸已经发肿,便还是能认出。

  于是穆林和姜玲,还有租房邻居老夫妇一起把鲁永年小心翼翼地抬上单架。又抬上救护车后。穆林问租房邻居老夫妇:“你们俩是他什么人?和患者什么关系?”

  租房邻居夫妇回答道:只是邻居。

  穆林又问:“他家就他一个人了?没有别的亲人了?”

  租房邻居夫妇回答道:“俺们从到这里租房就看到是他一个人。没见到过他有什么亲人。”

  穆林又说道:“那得有一个人跟着,没有人跟着怎么行?”

  租房邻居老头想了想说:“那俺跟你去吧。”

  租房邻居老太太便说:“孩子他爹。他等一下我进屋给你拿一件厚一点衣服。”租房邻居老太太说完忙跑回房间,找来一件厚一点上衣。又在袋里装二百元钱。给她老伴把衣服披上。又对老伴说上衣口袋里装了二百元钱。

  租房邻居老头听了,便披好上衣,爬上救护车对老太太说:“你回去吧。”

  于是,救护车很快把鲁永年拉到市人民医院120急救中心。

  等鲁永年抬下车。鲁永年这时还处在昏迷状态。经一番紧张抢救,鲁永年病情这才稳定下来,暂时没生命危险。只是鲁永年还处在昏迷状态,不能说话。

  穆林医师这才松了一口气。把鲁永年租房邻居老头叫到身边问他:“你知道他叫什么吗?”

  租房邻居老头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俺只知道他姓鲁。”

  “哦。”穆林继续问道:“你知道他多大了吗?”

  “这个我不太清楚。”租房邻居老头回答道。

  “嗯,我知道了。真谢谢你半夜发现他。给我们打电话,要是等到天亮,他怕是命都没了。”穆林谢道。

  “老鲁,俺是他是个好人。在身体还好的时候。他天天一早,就起来主动把自家和我们家门前打扫干干净净。到了天干的时候他还洒上水。等扫完地这才骑着三轮车上街捡垃圾。哎,直是好人不长帮啊!医生看这个老鲁到底有了什么病?还有救吗?”好心的租房邻居老头关心地问道。

  正文 第二十章假济公之死1

  “目前,还不知道是什么病。现在主要是保命。”穆林回答道。

  “对,对,先把命保住。我看现在没什么事,俺回去了。”租房邻居老头说道。

  穆林听到是一愣,然后对租房邻居老头说道:“那好吧,那谢谢你了。你回去吧。”

  租房邻居老头听到后,便从口袋拿出那二百元钱,交到穆林手上道:“俺家农村的,来城里带孩子上学。也没外来收入。这两二百块钱,给老鲁交点药费吧。”

  穆林感激地站了起来双手紧握着租房邻居老头的手,一时什么话也说出来。租房邻居老头拍了拍穆林的肩说:“我走了。你们忙吧。”说完走了。

  租房老头回过头向穆林挥挥特手走了。

  穆林看租房邻居老头那步履蹒跚的背影,不觉得眼睛一热,眼泪流了下来。穆林忙擦了擦眼泪自言自语说:“我这是怎么了。我这还是头一次,为陌生病人掉眼泪。”

  第二十章假济公之死

  等鲁永年租房邻居老头走后。穆林回到医生办公室坐好。

  这时姜玲忙完后,走了过来问道:“穆医生,你看这位假济公怎么处理?”

  穆林说道:“向这样无名氏,每年都能遇到好多。一般都是在医院里做做简单治疗。生与死全靠他们本人命在不大。”

  “哦,可是这位假济公市里的人都知道啊。”姜玲说道。

  “嗯,我知道了。等明天开早会交班。我把这事告诉马主任。”穆林回答道。

  第二天,交班时穆林便把昨晚的事告诉马主任。又把老鲁租房邻居老头给的二百元钱,交给马主任。

  马主任听了,把钱交给姚护士长让她去办理一下。便亲自去到老鲁的病床前,这时老鲁还处于昏迷状态。马主任又为老鲁简单验查一下。便对穆林说:“我看这事,你和我一起去向阎院长请示一下再说。”

  穆林只好点了点头,跟着马主任来到阎院长办公室。还好阎院长在家没出去。马主任便穆林昨晚抢救假济公老鲁的事说了一遍。阎院长听了,表情严肃地问穆林:“穆医生,你说一下,那位老鲁病情吧。”

  于是穆林便详细介绍鲁永年的病情。

  阎院长听完点点头说:“你们先回去,等我向上级请示一下再说吧。”

  这样马主任和穆林,毫无收获赶回了120急救中心。

  等他们回到科室不到半小时。阎院长便打来电话叫马主任一个人单独过去一下。听苗市长的电话指示。马主任连忙交待一下工作,便去了院部。

  马主任一去有一个多小时这才回来。马主任一回来便把穆林医生叫了回来。一般医院医生如果头天晚上值夜班,第二天,一般都去回休息一天。所以,穆林交完班后,又跟马主任去过阎院长办公室回来后,便回宿舍休息了。

  穆林来到120急救中心。马主任便穆林做下来对他说:“这位姓鲁的无姓氏。找到了他的材料一般领导手都把那些爱捣乱坏份子的资料汇编成材料。他叫鲁永年,今年63岁。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现在都‘出逃’在外不知去向。介于,鲁永年这种情况。市里特别指示:该做的验查都给他做。查出什么病后,由我个人单独做治疗。你就把鲁永年交给我来治疗。你就别管这事了。”

  穆林听了很无奈,又不能说些什么。只好点头交接一下病人。

  等着穆林把鲁永年交接给马主任便回宿舍继续休息。

  马主任又从新给鲁永年仔细验查一边。又开了一张ct单。又让护士们推鲁永年去ct室做了一个完身ct。等ct报告单拿回来一看,全明白了。鲁永年患得是晚期胃癌,现在连胰腺上都有转移。手术是不能做了。就是全力救治也活不上多长时间了。

  便是,马主任便马上把这一验查结果告诉了阎院长。阎院长又马上请示了苗市长。最后马主任又被阎院长叫了过去,听了苗市长的半天指示。

  马主任回来,便仔细的下了医嘱。这才放心的回去休息。

  第二天上年。一上班穆林便一个人来到鲁永年的床前。想看看鲁永年怎么样了?穆林一看鲁永年已经半躺在床上。好像已经苏醒过来。睁着眼睛望着穆林。

  于是,穆林弯下腰来问道:“老鲁啊!你觉得怎么样了?”

  鲁永年努力张开嘴说什么?可是怎么也说不出来。一会儿便憋得满脸通红。吓得穆林忙说:“好了,好了。老鲁您休息,休息。说不出来,就别说了。我们会治好您病的。”

  穆林说完连忙离开了鲁永年的病床。

  再说姜玲第二天同样关心起鲁永年。便问身边的魏云云护士。魏云云便笑道:“你真穆医生心有灵犀。穆医生刚去看过,你又来问。”

  姜玲被魏云云说得一时感到脸发热,忙解释道:“那里吗。这个老头,几个月前天天在广场上高唱反腐歌。现在他病了,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院里怎么治他的病?”

  “哦。我听说这位也是市里头号上访大户。市里领导望他早点死呢。”魏云云小声说道。

  姜玲忙道:“那就见死不救了?”

  “那!哪行。要是这样。早晚事情会败露出来的。连市长也不好收场。所以,越是这样的人。越得给他好好治疗。听说还好,这个老头,患得是晚期胃癌,活不了几天了。所以,现在院里只能按照病情对症治疗。”魏云云回答道。

  姜玲听了顿时目瞪口呆地愣在那里。

  魏云云看姜玲愣在那儿半天不说话。便用手在姜玲面前晃了晃问道:“嘿嘿,你怎么了?你认识鲁永年吗?”

  姜玲这才反应过来忙说:“不认识,不认识。我只是为他感到可惜。”

  “是啊,挺可怜的。一个老头到要死的时候,家人没一个在跟前的。”魏云云说道。说完便各自去忙工作了。

  就在这天中午。让人没有想到的事发生了。苗市长竟然亲自过来看望鲁永年。苗市长在郭院长、阎院长等人的陪同下。浩浩荡荡地来到了120急救中心。这下可忙坏了马主任和姚护士长。他们整理身上的工作服。把市、院领导带到鲁永年的病床前。

  苗市长站在鲁永年的病前。便语重心长地对鲁永年说道:“鲁永年同志,你多年来一直战斗革命工作一线。是岗位最优秀的革命工作者。为厂、为国家做出了杰出贡献。我代表党和人民感谢你。你在这里安心的治病,望你早日康复。”

  苗市长发表演讲完,鲁永年从看到苗市长便表现异常激动。他双手紧紧地握住床单想坐起来。嘴角在不停颤抖着想说些什么?鲁永年越是想说什么,越是越说不出来。最后只是喉咙里发出细细的:“喔,喔”的声音。而就是这样的声音鲁永年废尽全身力,人们也只有俯子才能听的到。

  而苗市长这时并没这样做。甚至根本没看鲁永年的脸。而是转过脸对身边的马主任说:“马主任啊!你要认真诊治。让老鲁同志能早日康复。”

  正文 第二十章假济公之死2

  马主任忙回答道:“是,是。我们一定全力救治老同志。请市领导放心。”

  这时阎院长走上来,对苗市长轻轻的说了一句:“苗市长,我看我们回去吧。”

  苗市长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在众人的陪同下走出了鲁永年的病房。

  苗市长和几位院长领导,走进主任办公室里关上门。又聊了一个多小时这才走出主任办公室回去。

  苗市长的这举动实在是让姜玲吃吃惊、诧异。姜玲想鲁永年这个人年年上访,是市里头号捣乱份子。苗市长竟然还亲自来医院里看望他。想不明白就不去想他了。还是忙自己手里的工作吧。

  对于鲁永年来说,苗市长走坚后。更是得马主任“特别关照”。首先把鲁永年按排到一个单独房间。马主任自己为他治疗,开处方、下医嘱。其他的医生就连鲁永年的病房门也不让进。真是照顾的无微不至。

  就这样鲁永年在市人民医院120急救中心里又平安地过一天。

  这天上早,开完早会姚护士今天是休息日,便按排姜玲为鲁永年做护士治疗。

  其实,姜玲对鲁永年本来就包有好奇、同情心。听说姚护士长让自己去为鲁永年做护理自然高兴。姜玲这时最想知道的是在众多领导关心下,马主任到底该怎么治疗,用什么好药?

  于是姜玲拿到鲁永年治疗单一看,除了生理盐水就是维特生命的能量合剂。还有用于止痛的杜冷丁注射液。其它什么也没有了。这可比普通的癌症晚期患者用药简单多了。这才使姜玲的明白,为什么让马主任独自一人为鲁永年至病的原因。

  这样至使姜玲更为鲁永年这个人可怜。于是姜玲报着这种心情来到鲁永年的病房内。一进鲁永年的病房便感到一种特有冷清。鲁永年独自一个半躺在病床上,双目微闭。脸好像比上天晚上来时消了许多。可还是显得那样苍白,甚至让人看的恐怖。

  姜玲轻轻得走到鲁永年的病床前,扒在鲁永年病床头,压低了嗓声叫了一声:“鲁大爷,起来掉盐水了。”

  鲁永年好像听到姜玲在叫他。微微地睁开眼睛。看到姜玲带着护士帽和雪白大口罩站在他面前。手里端着治疗方盘。知道是护士过来给他做治疗。想说什么,可是还是说不出来什么。只是他能从喉咙里发出细微的声音。右手随之微微动了一下。

  就是这微微颤动也被姜玲看得清清楚楚。姜玲心里明白这是老人同意让她为自己治疗。于是,姜玲非常熟练地为鲁永年掉上盐水。

  姜玲为鲁永年掉上了盐水一时并未走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