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七十恨意可化滔天怒唯我能站众皆倒(1/2)

加入书签

  恨意可化滔天怒,唯我能站众皆倒。

  太后见黄语飞走,心中凄凉,转身进了寝宫,那毕竟是她孙子,实不愿见他死去,但她也明白,如今黄语的修为和能力放在那里,三皇子已无活路,而黄语也并非做得很绝,特意告知于她,已经表现出了善意,明白告诉她三皇子要死,但不愿与皇室结仇,而是想就此打住,这份善意皇室不得不接下,因为现在的黄语太强大了,黄语才是占据主动的那一方。

  漂浮在三皇子房屋上空,黄语的神识看着里面的三皇子,那三皇子身体本就不好,如今由奢入俭身体更是急转直下,看起来颇为凄凉,然而黄语看着他心中所想的是自己的爷爷,慢慢的双眼充血。伸手一招,手中出现的是那把宝器级别的巨剑,体内灵力慢慢运转起来,但他就是浮在空中高举手中巨剑,双目却并未盯着三皇子,反而有些失神。黄语脑海中出现的是爷爷的模样,从孩提时代到最后,一幅幅画面里都有他爷爷的脸庞,一幅幅画面出现得很慢,但很清晰,他沉浸在了其中,外界,海量的灵气聚集在了黄语身边,若灵气也有态度的话,那一定是恐惧着的,似乎在瑟瑟发抖一般,由无声到沙沙做响,由恐惧谄媚讨好到恐惧逃跑却无法逃离,灵气即将以黄语为中心爆炸了。

  “语儿,爷爷就这么看着你,你也能走出来,是吗?”黄语脑中的画面定格在了那一刻,本来无法看清楚的脸庞和神情如今却看得清清楚楚,那张熟悉的脸上、双眼内含着的是怎样一种期盼?他立即被那种感情占满了,猛然警醒。

  睁开双眼,黄语竟然看到一片血红,他很确定自己手中的巨剑还未完全落下,那片血红应该不是血液,弄清楚这件事之后,黄语才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灵力如同沸腾的岩浆一般,汹涌地冲入手中巨剑,似乎下一刻就要喷发了,而自己周围有大量的灵气,也到了爆发的边缘,手中巨剑不受控制地向下劈去。黄语清楚地感觉到自己所在的这方天地充满了愤怒,他在回忆自己爷爷的时候,并不是愤怒的而是恨,对三皇子的恨,恨他从自己身边夺走了爷爷,不知如何,闭眼回忆之时这恨意转化为了滔天愤怒,而且此时已经到了爆发边缘,黄语很清楚,若是真的爆发了,不说自己会不会死,周边无辜百姓却是要死去大片。

  “怒如火焰,却不焚烧,而是点燃身体内所有能够点燃的能量,那种能量直至发梢,因此有怒发冲冠也。”空中的老道稳稳盘坐于云上,轻声传递出这句话。

  修仙者身体内拥有多少能点燃的能量?没有人清楚,但黄语身上的能量绝对是同阶修士中数得着的,如今全都被调动了起来,一放出去少说毁掉整条街,甚至有可能毁掉整个南城。黄语清醒后第一个念头便是不能伤及无辜,立即开始收回灵力,可是沸腾的灵力此时已不受控制,他能回收的灵力少得可怜。怒火,黄语在那一瞬间福至心灵想到了这个词语,尝试调动体内水属性灵力去抵消暴走的灵力,只可惜水府之内灵力所剩无几,用丹田灵力转化也来不及,只得调动附着于骨骼之上的水属性灵力,不想这一调动竟无丝毫滞涩,瞬间压下了一大半暴走灵力,但此时却也无法接着控制暴走的灵力了,巨剑已经劈得到位,四周灵力也随之轰然爆发,一道凛冽剑光闪过,三皇子所在的房屋刹那间成为飞灰,地面上出现了一道漆黑的裂纹,深不可测,剧烈的震动随之而来,整个都城都被惊醒了。

  一击之后,黄语深感疲惫,这种感觉他已很久没有体验到了,体内依然有翻腾的灵力在冲撞不休,体力则差不多完全耗尽,只能凭借意志飞离当地,留下一片狼藉和许多惊慌失措的民众。

  晃晃悠悠飞回了黄府,黄语落地之处是黄府庭院之中,一群侍卫早已发觉,立即禀报了家主,黄语落地之后,周围都是家人,心中甚觉安乐,一放松晕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时,面前出现的是他的母亲,那种安乐踏实的感觉再次充盈。

  “语儿,来吃点东西,都是你喜欢的。”黄语母亲手中端着瓷碗,脸上神色甚为放松,看起来也没有太多担忧。

  “妈,我怎么感觉你年轻了?”黄语此时才有机会仔细看看他母亲,立即发现了不同。

  “呵呵,还不是你那好兄弟,当真是个神人,不仅我,连老太太都变成了二八佳人。”黄语母亲聪慧过人,听黄语醒来第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