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七十一双方融合一场婚中断大礼一声喝(1/2)

加入书签

  双方融合一场婚,中断大礼一声喝。

  临时住所很多,都是简易的篷房,颇为简单,却不简陋,与寻常房屋的差别在于墙壁的厚度以及整体的坚实程度上,这里数百间都是此类的,其中还有三个特殊的,一个高三米多,一个五米多,另有一个距离这片地方颇远,却是个只有顶篷的超级简易房,分别是为袁烈厄、间或和坦塔巨人准备的,这些房屋在几天之内完成,乃是殷国四大家中李家的手笔,他们本来与黄家不对付,但如今一点敌意都不敢表露,还要过来极力讨好。

  临时住处内,黄语挨床便睡着了,而那彦真娜也没有转身就走,因为黄语拉着她的手没有放开,即便是睡熟了也没有放开,那彦真娜心一软便陪她呆着了,他在床上呼呼大睡,那彦真娜在一旁断断续续地修炼着,等黄语醒来时已过去了一夜,睁开睡眼,惊见那彦真娜就在他身旁,心中一惊,连忙问道:“娜娜,你怎么在这里?难道我们进了洞房吗?”

  “没有……”那彦真娜被黄语问得害羞了。

  “那赶紧回去吧。”

  “你讨厌我了……”那彦真娜眼圈都红了。

  “怎么会?我们很快就要成亲了,可是毕竟还没有,我怕别人看到你我未婚同住说你闲话。”黄语觉得人多嘴杂,受伤害的一定会是那彦真娜。

  “你喜欢我吗?”

  “第一次见到你就很喜欢了,之后你说要跟我,我心里更是喜欢得要炸了的,到现在你快要嫁给我了,我的心更是雀跃无比。”黄语轻声说道,满含深情。

  “那就可以了。”那彦真娜说着直接就扑了上来,将黄语扑倒在床上,一时间满屋春光,晃得人睁不开眼睛。

  都是少年人,都是初尝禁果,都是修仙之人,体力、器官强大远超常人,两人如蜜里调油一般不知道时光过去了几何,如坠梦中一般不愿醒来。

  “这都要结婚了,新娘和新郎人呢!?”直到门外面传来一声轻喝,很明显极力压低了声音的轻喝,让黄语二人立即醒来,今日便是他们大婚之日了。

  两人牵手走出房间,彼此对视,那彦真娜害羞地笑着,而黄语则笑得很欢乐,两人眼中只有彼此,再无其他,但还是很快发现这里的环境变化很大,本是简陋的临时住处,虽然每个房间内都很舒适,但外表看来极其简单,而此时多了无数的装饰物,四周几乎是花的海洋,几颗奇特的树木几乎盖住了整个大厅,一个三米高的高台上铺着厚厚的红毯,有一个高高背墙,背墙上有着五颜六色的花,以红色的花为主,突出喜庆之意,背墙下是四张宽大的椅子……在场之人明显分成了两个阵营,一是黄语亲朋不包括间或那两个巨人,他们只能远远站着看,一是那彦部落众人包括袁烈厄,两个阵营有明显界线,数量上那彦部落二百余人,而黄语这边能进来的亲朋无一不是有身份的,如当今太后和太子等,也有二百余人,但进不了门的少说还有千人,几乎将这块临时搭建住处的外围全部填满。黄语的大婚不可谓不隆重。

  “这也太隆重了,我们结婚告诉他们一声就得了。”黄语笑着说道。

  “我很喜欢,这是最美的一天不是吗?”那彦真娜说道。

  “好,你喜欢就好,回头天天这样。”

  “不,就一天这样。”那彦真娜笑着说完就跑到了那彦部落队列中去了。

  见到黄语二人出现,那彦真娜去了自己部落之后,黄家才有人将黄语带到了一个房间内更衣,穿着一身新郎服饰的黄语出现在大家面前时自然赢得了一番赞扬,特别是被邀请来参加的黄家的亲朋,赞叹得有些谄媚,不过已经算很克制了。

  黄语要与那些亲朋见面,一一问候或认识,同时得到他们的祝福和夸赞,心中正自哭笑不得时,就问听咚咚鼓响,鼓声厚重且响亮,如战鼓般硬朗,却比战鼓多一些神圣味道,少了些杀伐意味,原来是那彦部落推出了八面大鼓,每一面都有双人床那么大,鼓面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竟能发出那种独特的声音,敲鼓的自然是那彦部落的壮汉,巴鲁便是其中领头的。

  八面大鼓敲了盏茶工夫,那彦部落内三十二人越众而出,三十二人中男女各占一半,穿着特有服装,开始在高台前跳起舞来,八面大鼓配合着舞蹈又开始响起来,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