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2)(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

          过完了年,冷锋再次南下,温度骤降,但寒意跨不进热闹滚滚的皇甫家庭院。

          今日,为了庆祝白夜艳完全康复,于是大伙在庭院里架起烤炉,冷风阵阵,吹送着令人垂涎的香味。

          休杰的案子确定已经完结,危险解除,至于雷震的档案为何搞得如此复杂,乃是因为另一个档案里头,是他写给他老婆的情书,可以想像当时的状况有多危急,让他只能把关于休杰的档案和情书放在一块,以密码区分,上头显示选错档案会自动毁坏,不过是唬人的玩意儿罢了。

          挂在天际的初生新月,月弯如眉,娇羞而惹人怜爱,细致地抖落风情,但是比月光还闪亮的两人,却让其他三人一顿晚餐吃得很闷。

          “老公,啊——”

          “宝贝,谢谢你。”

          “不客气~”

          皇甫令和白夜艳两人在烤炉旁表演着如胶似漆、形影不离的戏码,如往常一般,皇甫令负责烤,白夜艳负责喂,可更可怕的是,气氛太好,竟让白夜艳一时兴起,忘了自己五音不全的嗓子,唱出情歌。

          “oh~只有为你,我愿变成影子跟随着你,寸步不离~”

          “oh~只有为你,我的心变成了一座城堡,一生一世都专属于你。”皇甫令立即唱出下一句,完全的妇唱夫随。

          “够了!”其他三个人不约而同地吼出声。

          现在是怎么样?炫耀他们感情很好,他们这些没情人的人都应该去死一死是不是?!

          “他们吃醋了。”白夜艳好甜蜜地偎进丈夫怀里,突地发现只穿着棉质贴身背心的男人,好像泛着鸡皮疙瘩。“老公,你冷啊?”

          “不冷。”硬汉,是不怕冷的。

          “哇,老公好厉害!”她用力夸赞。

          “当然。”咬着牙,皇甫令忍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鸡皮疙瘩。为了老婆一声夸赞,他没有什么是不能忍的。

          “真强啊,八度耶,穿背心。”孙幼翎裹着羽绒大衣喝汤配烤肉,还看了下风势,偷偷往于修司身边挪了下,利用他挡风。

          “想当年在西伯利亚时可是零下二十度,我和雷震为了要进美国驻俄大使馆,穿着背心短裤……”

          “哇,老公,你去过西伯利亚喔?”

          看着老婆潋滟的眸光满是崇拜,皇甫令好虚荣也好骄傲,从没想过她会爱上他以往的历史。

          “听你在放屁!你零下二十度穿背心配短裤,我告诉你,你只会冻到截肢!”安洁很不客气地唾弃昔日战友。竟为了得到老婆欢心,连这种鬼话都说得出口,不过说真的,会相信的人也真是太好骗了点。

          “那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也是零下二十度潜到冰河里头去啊!”于修司喝着热汤,加油添醋地美化自己的英勇,只为了博得身旁孙幼翎的欣赏,可惜,美人如冰……他要是能够融化她,才是真正的英勇吧,唉。

          “真的吗?”白夜艳很狐疑地看着他,摆明不信。

          “喂,差这么多?他说的你就信,我说的你就怀疑?”一样都很唬烂,为什么她却可以相信皇甫,相信得那么义无反顾?

          “因为他是我老公嘛~”蹭进丈夫怀里娇笑着,那银铃似的笑声成串,随风荡漾,感染着众人。

          “宝贝,我爱你。”这就对了,只要相信他就够了。

          “老公,我也爱你~”她害羞的回应,还送上一记香吻。

          就这样,两人就在烤炉边,月光下,由浅吻到深吻,吻到日月无光,风云变色,完全当一旁三人是空气。

          三人一致摇头,识相地转头看向挂在天空的那弯皎洁新月,宁赏月亮也不赏讨人套的闪光。

          只是——

          “喂,汤咧?”

          “肉都烤焦了啦!”

          “吵死了你们!”欲求不满的皇甫令火大地暴咆,“饿死鬼啊?我就活该倒霉负责喂你们?!”

          “天地良心啊,为了你,我们也是奔波得很,做人可不要过河拆桥,小心报应!”安洁哼哼笑得很坏心眼。

          “还敢说,新年的时候,你们在我这里赚了多少?!”

          “拜托!你老婆打麻将讨了不少回去好不好!”

          “说到这里,你们根本就没给钱!”那日事出突然,谁还有心情管钱怎么算?不过,今天有空,就好好算一算。

          “我突然想起我妈要我早点回家。”孙幼翎第一个站起身。

          “对啊,我家里养了一只猫,忘了喂,要先走一步。”于修司也立即跟进。

          安洁更绝,立刻掏出手机。“有任务?好的,我马上回去。”话落,一脸无奈,一副他非走不可的遗憾。

          “去你的!你跟我一样都是孤儿啦,哪里来的妈?”皇甫令的炮火首先对准孙幼翎,接着立刻再转向于修司和安洁。“你哪里来的猫?明明就对毛过敏!还有你!手机根本没开机好不好,当我瞎啦?给钱!”

          三个人笑成一团,各自分散,让欲追的皇甫令气得跳脚。

          “老公,有我就好了啦。”白夜艳笑吟吟地从背后环抱住他。

          皇甫令瞅着她,像上瘾似地将她搂进怀里。

          是啊、是啊,如果失去那么一点小钱就是换回她的代价,他甘愿、无悔,可是就是有人喜欢挑战他耐性的极限——

          “哇!”正感性浪漫之际,冷不防有人从他背后泼了桶冷水,也不想想今晚才八度,可怜的他为了得到老婆崇拜,才穿了件很薄很薄的夏季棉质背心——

          “你们真该死!”皇甫令真的抓狂了,暂且将老婆拉到一旁,抓人去。

          月光底下,三男一女跑着跳着,叫着笑着,让白夜艳也笑眯了清艳水眸,跟着加入战局。

          “我也要玩!”

          “宝贝,我不是在玩……”说归说,皇甫令还是牵起她的手,打算缉拿三个没心没肺的损友。

          今晚的皇甫家,好热闹,好热闹……

          【全书完】

          想知道月光奇迹还让哪些人终成眷属?请看——

          花园系列1116井上青的月光奇迹之同居迷糊妻

          花园系列1117罂粟的月光奇迹之隔墙有严妻

          花园系列1118七巧的月光奇迹之床上陌生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