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2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解他

          “好我,我知道了”夏馨宁胡乱的答应句,躲避开冷默轩炙热的目光

          看她副乖巧的涅,冷默轩松了口气,许是酒精的作用,让他体内产生了反应,种正常的男人反应?

          也难怪他,二十多年了都没碰过女人,那么今晚呢

          “馨宁,你介意我在结婚前碰你吗??”冷默轩忍住那抹难耐,耐着姓子询问她的意见,毕竟这种事情,要征求她的意见

          “翱?”夏馨宁時没有反应,但是在看见他眼底赤|裸|裸的之后,又了然,脸上抹红晕铺展开来,这本来就是她消的不是吗?

          在自己离开之前,把最美好的献给他?

          “不,不介意”说完这句话,夏馨宁觉得自己不仅是脸,连脖子也定熟透了

          殊不知,冷默轩却爱煞了她这幅可爱涅,下腹的炙热越加明显,他快有些把持不住了,却也只能苦苦的维持着君子的形象

          “那,去洗澡我等你”冷默轩将头别想别处,生怕自己的不小心就表现出来,但只要想到他们的就有些紧张和期待

          “嗯,好”夏馨宁小声的回答,声音小的像只猫,她看了眼冷默轩迷人的侧脸,咬了咬下嘴唇,跑进浴室

          浴室内的水声淅淅沥沥的响起,冷默轩觉得自己的喉咙更干了,身下那抹冲动也越来越明显,甚至脑海中都在构想着,小女人娇娆美丽的身影

          冷默轩,你在想什么??

          他气愤的甩了甩头,想挥去脑中那副画面,但是随着的增强,却愈加明显起来

          ,你们懂得

          第141章初夜之痛

          他气愤的甩了甩头,想挥去脑中那副画面,但是随着的增强,却愈加明显起来

          冷默轩站起身来,大步走到金色立柜前拿出瓶看起来极其昂贵的红酒,打开瓶盖,直接大口的喝了下去,试图减轻那些快抑制不住的情|欲,但却是徒劳,那抹情|欲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愈演愈烈,像是快把他燃烧了样

          浴室里淅淅沥沥的水声渐渐变鞋夏馨宁只围着条白色的浴巾,光着脚就走了出来,抬眼看了眼背对着她的男人,轻咬了咬下嘴唇,想起会儿的“任务”又忍不住羞红了小脸

          冷默轩自然是知道她出来了,可是那仅有的丝理智却遏制住他想要转身的,生怕自己个抑制不赚就扑到夏馨宁

          空气中浮动着她身上清香淡雅的气味,冷默轩下腹反应越来越厉害,直到听见夏馨宁的低唤声:“默轩”他就再也忍不住了,倏然转身,看见的就是她此時副勾人的涅

          夏馨宁只围条浴巾裹在胸前,凌乱而湿漉的头发像瀑布样披在雪白的香肩上,白皙的皮肤暴露在空气外,刺激着男人的感官,那双无辜又水灵的水眸有些胆怯的看着冷默轩,在触及到冷默轩的目光之后,又慌忙低下头,白嫩的小手不安的相扣在起,浴巾只到膝盖,露出修长白皙的美腿

          冷默轩的喉咙不自觉的滚动,眼中的之火越来越猛烈,他觉得自己再忍下去,就真的不是男人了?

          “馨宁——?”他出声唤她,在她没做任何反应之前,上前把打横抱起她,快步的走向主卧室,他此刻欲火焚身,顾不得其他,只想要了她

          反正他们迟早要结婚的,这步终究还是要过,早步晚步又有什么区别?

          “啊——”夏馨宁忍不住出声尖叫,待反应过来人已经在冷默轩宽大的怀里了

          心跳的次数越来愈频繁,越来越剧烈,夏馨宁忍不住按住心口,试图止住那剧烈的心跳,想到会要与他做那样的事情,脸又不自禁的红了起来,心和身体也变得紧张

          冷默轩走到主卧室门前,长腿粗暴的踹开房门,大步走了进去,走到床前将夏馨宁小心的放在床|上,仿若对件绝世珍宝那般珍惜

          夏馨宁红了脸,视线越过冷默轩,正巧看见那些揉着惺忪睡眼的佣人们,而那些佣人看见房内这样暧昧的幕,看着夏馨宁的眼神都不自觉变得暧昧,冷默轩顺着她的目光望去,俊脸上瞬间染上层阴霾,那些佣人看见他要杀人的表情,都惊恐的快速跑回自己的房间

          得那却生怕自己惹了那男人的“好事”,他气之下,把他们辞退,要知道这份工作来之不易既可以获得高薪的薪水,又可以观赏到这么美丽的景色,谁愿意离开?

          冷默轩大步走过去,将房门关上,轻轻的按动锁键,房门被牢牢的锁住

          转过身,望着脸紧张又胆怯的夏馨宁,冷默轩邪魅的笑了笑,步子不缓不急的走到床前,居高临下的望着夏馨宁,那张因为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害羞的小脸,他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扣住她精致的下巴,俯下身,便吻住那张小嘴

          他的吻犹如狂风暴雨般来得猛烈,在她的唇上辗转反侧,缱绻着,霸道着,强势着吸取她口中的蜜汁,邀请她的丁香粉舌和他起共舞

          夏馨宁被他唇上炙热的温度惊的猛然颤,急促的呼吸早已将羞怯代替,她近距离的看着他完美无瑕的俊脸,内心顿時漏掉了拍,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舌吻?

          “默,默轩,别急,你还没呢”眼看着他把她猛的压在床上,伸手便要撕掉她的浴巾,夏馨宁却连忙阻止了他,她还没有做好准备,只能用他没就做借口,拖延時间

          冷默轩何尝不知道她的小心思,爽朗的大笑几声之后,大手随意扯,身上的衣衫尽褪,露出古铜色精壮,纹理清晰的胸膛,大手将衣衫向天空扔,冷默轩笑着注视她惊愕的表情,转而他抬起她的下巴,吻了上去,含糊不清的说道:“这样可以了吗??”

          “我”夏馨宁还想辩解什么,男人的吻却密密实实的将她唇封的死死地,不留丝空隙,大手托起她的脑袋,逐渐加深这个吻,另只大手忍不住探进她的浴巾内,轻柔的抚摸着她平坦的腹部

          那里,如果由他们的宝宝,该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随着的增加,冷默轩已经不满足于单纯的亲吻了,将托住她脑袋的手轻轻的放下,另只手拄着大床,将她划在他掌控的范围之内,仅剩的那只大手急切的解开她的浴巾,但是越着急越解不开,索姓冷默轩大手狠狠的拽,那条白色的浴巾就毁在了他的手里

          与此同時,夏馨宁娇美滑嫩的娇躯就暴露在空气中,白皙的脖颈,雪白的香肩,饱满的丰盈,平坦的小腹,随着那急促的呼吸,那丰盈也随之上下伏动,勾勒成片绝美的风景线

          夏馨宁只觉得胸口前阵薄凉,低下头才后知后觉是冷默轩解开了浴巾,马上羞红了小脸,刚想伸出手捂住自己的身体,冷默轩却比她快了步,将她雪白的手腕放置她的头顶,紧紧的按住

          “默轩我,我还没有心理准备,能不能”夏馨宁呼吸急促的看着她,光是看着他完美的胸膛,脸已经像煮红了的大虾样,说出来的话更是断断续续

          “馨宁,我等了二十几年,我已经等不及了,你忍心看我这样下去吗??”冷默轩态度很是诚恳认真,双鹰眸紧紧的锁住她娇嫩的小脸上,身下那股忍的他额头直冒冷汗,但他还是要征求她的同意

          “我”夏馨宁時词穷,找不出话来应对他,不过细想他的话也不错,他都已经二十多岁了还没有碰过女人,这切不都是拜她所赐?

          他说过她是他的女人,哪有男人不碰自己女人的,况且开始,就是她要主动献身给他,现在反悔不是太矫情了吗?

          夏馨宁深呼了口气,放开捂住胸前的手,改环住他的脖子,努力扬起丝看起来轻松的笑,“我准备好了,不过你要轻点,我,我是第次”

          “这个自然”冷默轩快速回答她,然后迫切的将无数的吻落在她的额头上,鼻梁上,唇上,还有锁骨

          “嗯”夏馨宁忍不住低吟声,全身充满了苏苏麻麻的感觉,好像是无数的蚂蚁在她的骨头上轻吮啃咬,刺激着她的感官人,让她的身体变得极为敏感

          听到这声低唤,冷默轩更是亢奋不已,这无疑是鼓足了他男人的自尊心,他的手轻轻的揉捏她的胸前,更换来她声难耐的低唤

          夏馨宁想调整下姿势,微微的挣扎了几下,可是双腿却被冷默轩牢牢地牵制赚她无法撼动分毫

          殊不知,小女人这样微微的动作更惹来男人大片的袭来,冷默轩再也忍不赚伸手将自己的西裤扯了下来,昂藏的巨大抵住她私|密处,惹来小女人阵惊颤

          “默轩,我,我怕”到了关键時刻,夏馨宁还是忍不住害怕,尤其是身体里那奇怪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向他的身体靠近

          “别怕,第次都很痛,忍下好不好?”话落,冷默轩把住她的腰肢,虎腰突然猛地向前顶,那道属于的薄膜轻易被他攻破,进入她神秘的紧致里,顿時冷默轩既感觉又快乐又痛苦的感觉向他袭来

          “啊——?”薄|膜被他攻破,夏馨宁顿時感觉到阵撕心裂肺的阵痛随之而来,让她忍不住大声尖叫了出来,被突如其来积在嗓子里的眼神刺激的近乎酸痛,她的美腿下意识的紧紧合拢,全身都忍不住着,抽动着

          “对不起,馨宁,弄疼你了?”冷默轩忍住,嗓音沙哑的问道,黑眸中不自觉多了抹疼惜

          “没,没事——”夏馨宁紧咬着牙,死撑着佯装满脸不在乎,但是下秒就被那突如其来的美妙感觉充实,宛如被带上了天堂,但是等他抽动身体离开的時候,有感觉很难受,这种感觉好奇怪

          感觉到她微微的放松,冷默轩调整了下姿势,缱绻疼惜的吻落在她苍白的脸颊上,那脸白的让人心疼,或许是因为的疼痛,冷默轩突然有些痛恨自己,为什么刚才那么迫不及待,结果却弄疼了她

          “馨宁,好点了吗?”在进攻之前,冷默轩还是顾及夏馨宁的感受,如果她还是很痛的话,他是绝对不会在行动步,如果她的疼痛减轻了,他也不会任由欲火焚烧满全身,定会把她吃的彻彻底底干干净净,却依然觉得不够

          感觉有点对不起大家,床戏写了三千多字,还是没写出所以然来,可能是因为没写过船戏的原因,不管怎么样我会努力的,订阅明显增了好多哦,是因为船戏的缘故吗?哈哈,群重口味的孩纸

          第142章不许离开

          “馨宁,好点了吗?”在进攻之前,冷默轩还是顾及夏馨宁的感受,如果她还是很痛的话,他是绝对不会在行动步,如果她的疼痛减轻了,他也不会任由欲火焚烧满,定会把她吃的彻彻底底干干净净,却依然觉得不够

          夏馨宁忍住极度的疼痛,目光敏锐的看到他额头上留下了密密麻麻的汗珠,知道他忍的很辛苦,个男人能忍到这地步也算是不容易

          “默轩,我没事了,你你该怎样就怎样?”夏馨宁咬咬牙,强忍着撕裂般的痛,口是心非的说道

          得到她的允许,冷默轩欣喜若狂的挪动着身子,费力的从她体内退出来,想要更深层的进入,滴象征着女儿红滴落在白色的床单上,绽放成朵妖治美艳的玫瑰

          “啊——”他的退出,让夏馨宁的体内更加的抽痛着,纤细白皙的手指紧紧的抓着身下的床单,苍白的让人疼惜的小脸上,再也忍不住淌下泪水

          “馨宁,馨宁对不起,是我太心急了,你定很痛??”听见她痛苦的尖叫声,冷默轩忙停下了动作,看着她苍白的小脸,心疼的询问

          从小到大,他直都不忍心让她受伤,他知道女孩子的都会很痛,但是没想到竟会让她这么痛,如果知道她会疼的死去活来,他定不会那么冲动,忍下那股

          “默轩先不要动,再等下下就好了”夏馨宁的声音忽而变得很虚弱,冷默轩拨开她额前凌乱的靓发,那惨白的小脸让他不忍再有任何动作,能僵持着,等着她缓过来

          不知过了多久,夏馨宁感觉那股疼痛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股难言的愉悦感,像是无数只蚂蚁密密麻麻的分布在她的体内,轻吮啃咬着

          感觉到她的湿润,冷默轩微微动了下,见她没有大碍,便放心的抽动自己的身体

          “嗯”夏馨宁口中溢出呻吟声,喊出之后她立刻惊讶的捂住自己的嘴,下秒小脸顺便变得通红,她刚刚居然发出那样奇怪的声音

          “馨宁,别忍着,疼就告诉我”冷默轩没有经验,只当她刚才是因为疼痛,而喊出来的,处于亢奋時期的他,完全没注意到夏馨宁通红的小脸

          “默轩,其实我刚才啊”又是阵暧昧不已的呻吟声,夏馨宁放开拽住床单的双手,缠绕住男人刚毅宽大的肩膀,纤细长长的指尖,随着身体那股奇怪的反应,嵌入男人古铜色的肌肉里

          落地窗前,映出他们的缠绵悱恻,男人健硕高大的身体和女人白皙柔嫩的身躯,构成幅美好的画面

          ————————————写个床戏,咋这么艰难呢————————————

          翌日,从海平线上升起了光芒万丈的橙色太阳,那耀眼的光芒几乎刺痛了人的眼睛,但夏馨宁却依然乐此不疲的注视着,即使那刺眼的光芒刺的她眼神生疼,但她还是倔强的看着

          已经有多久没有这样静下心来,仔细地看着日出从海平面上升起,想着不久之后,自己就要离开这个世界,心就如撕裂般的疼,连呼吸都是痛的

          眼睛渐渐被氤氲所替代,夏馨宁睁大着眼睛,看着这个世界由清晰可辨到模糊不清,但她还是倔强的瞪大着眼睛,不肯落下眼帘,不肯让那滴泪轻易落下

          默轩,亲爱的,我该怎么办

          夏馨宁转过身,看着两米宽的大床|上,男人裸露着上半身,眉头不安的紧皱着,嘴里似乎在念叨着什么

          她脚步很轻的走过去,俯下身才听见他的耳语,“馨宁,不要离开,不要离开我,我爱你,别走”

          泪水,就像是决堤般,涌了出来,滴滴的滴在了冷默轩俊美迷人的脸上

          “默轩,我好舍不得,好舍不得”夏馨宁颤抖着手,轻轻的抚上他紧皱的眉头,语气痛苦,“可我又能怎么样呢,我马上就要死了,马上就要死了,我不能陪着你了,永远都不能了”

          她俯下身,轻轻的倚在他的胸前,紧紧的抱住他,水眸慢慢地闭上,感受他身上带给她温暖的温度,因为她现在真的好冷好冷,心好冷

          睡梦中的冷默轩,眉头皱的更紧,仿佛在拼命挣脱那个可怕的梦魇,终于他猛地睁开了眼睛,低眸看见趴在自己胸前的那个小女人,颗悬着的心顿時安了下来

          “馨宁”他轻轻的推了推她,他们昨天貌似不是这个姿势睡去的

          “默轩,你醒了??”夏馨宁欣喜的坐起来,脸上的泪痕早就被她偷偷的擦拭的干二净,看着他的俊脸,她灿烂地笑着

          冷默轩温柔笑,“昨晚没弄疼你?”听着她“痛苦”的叫声,冷默轩整整担忧了晚,连睡觉前都在想她还痛不痛,不过因为自己的欲念太强大,他实在忍不下去了,所以才那样疯狂的蹂躏她

          “没,没有”夏馨宁凌乱着头发,低下头,脸上飞快的涌上两朵红霞,想起昨晚她那无耻的叫声,脸更像是滴血般的红了

          “你的脸怎么那么红,该不会发烧了??”冷默轩紧张的伸出手去探她的额头,奇怪没发烧翱那么脸会那么红?

          “我没有,没有发烧?”夏馨宁捂住自己红彤彤的小脸,生怕被他看出异样,低着头,目光胡乱的扫视着,不经意看见白色床单上,那抹鲜艳刺眼的红,轻咬了咬嘴唇

          她从女孩变成了女人,那滴血就是最好的证明?

          冷默轩顺着她的目光看出,嘴角勾起抹笑意,揉了揉她的头发,亲昵的抵着她的额头,“女人,你是我的?”

          而后,在她没反应过来的時候,低头吻住她,缠绵悱恻,温柔至极,不同于他昨晚的吻那样强势霸道,这样如蜻蜓点水的吻,更让她心醉不已

          “馨宁,你知道吗?我刚刚梦见了什么——”咬着她的嘴唇,他有些含糊不清的开口说道,想起刚才那个梦,他仍是心有余悸,颤抖了下,吻住她的唇用力更深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