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5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至终都没往他们这边斜yi下,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没错,这位拎死耗子的马人就是贝恩同志,他耐不住性子,跑来看看,手里的耗子完全是条件反射,因为他现在yi想到海姆达尔,就会下意识的联想到耗子

          昨天白隼里格就请了假,取消了今早的“宠物时间”,贝恩起初很拿得起放得下,不当yi回事,结果时间yi到习惯性的跑到约会地点时才恍然大悟,随后yi整天落落寡欢,还焦躁易怒极不合群,弄得马人巡逻队怨声载道。

          这就好像每天早上习惯吃碗馄饨的人,偶尔碰到馄饨铺不开张,无奈之下改吃包子油条后出现的后遗症。

          说白了就是习惯成自然,忽然不自然了也就觉得不习惯了。

          如果白隼里格在这里,估计又要泪流满面了。

          不要这么惦记他行不行,他不爱吃死耗子!

          在两间学校校长的共同见证下,科科斯把yi只翻了白眼的水魔丢在了岸边的浮木台阶上——这是霍格沃茨为了今晚的行动特地搭建的临时储物台——让八眼太子检查质量是否合格,科科斯首领算是个实诚的,搬动之前先来个抽样调查,实际上八眼蜘蛛根本不在乎肉质问题,它们只关心数量。

          “你。”太子对海姆达尔发号施令。

          海姆达尔本想尽可能的置身事外,而且太子的口吻让他负面情绪蓬勃高涨,但架不住对那些水魔的好奇,跳下太子的背,踩上浮木台。

          卡罗和里安就立在台子上,美其名曰充当照明设施,实际上八眼和人鱼yi碰头,他俩就成了多余的,因为人鱼自带五彩灯笼,酱油汤yi样的湖面被映照得五光十色。

          海姆达尔蹲下身,把30公分大小的水魔尸体翻了个面。

          里安马上别开脸,这水魔又丑又臭,实在不堪入目。

          的确如此,水魔的半透明□yi旦暴露在空气中就会挥发出yi股恶臭,本就长的歪瓜裂枣,再配合这样的气味听说八眼蜘蛛打算拿它们当粮食,想到这里,小帅哥快要吐了。

          海姆达尔面无表情的拿出小刀,在水魔的身上利落的划下几道,而后用手指揉捏肉质。

          里安看到他的动作不禁脸色大变。

          海姆达尔起身对太子点点头,“不错,很新鲜,看上去和巨乌贼的肉质很相似。”

          卡罗和里安yi脸崇拜的望着某室长,亲爱的,不臭吗?

          怎么可能不臭,海姆达尔这是被熏麻木了。

          八眼太子才不管什么巨乌贼小乌贼的,只要确定能够食用就行。

          两方人马yi经确定可行,死寂沉沉的湖上顿时热闹起来,yi只只人鱼破水而出,把水魔丢在浮台上,再快速下潜,如此循环往复,搬运过程井然有序,比麻瓜的流水线作业还稳固。

          蜘蛛们立刻行动起来,开始拖拉搬抬这些水魔尸体往回跑。

          海姆达尔趁机脱离到yi旁,面瘫yi下变得愁眉苦脸,并且快速朝男朋友移动,威克多早就准备好了yi条手绢,当他yi走过来,就把手绢交到他手上。

          海姆达尔亟不可待的接过手绢,捂住鼻口,洒在手绢上的提神醒脑的药水开始发挥作用,少顷,海姆达尔舒服的叹了口气。

          “斯图鲁松先生,”邓布利多掏出怀表看时间的时候,貌似不经意的对他说,“明天晚饭以后请您来我的办公室yi趟。”

          海姆达尔放下手绢,yi脸茫然:“有什么事吗?”

          邓布利多从容不迫的收好怀表,笑道,“我们需要您的帮助。”

          帮啥?他还是没有说啊?海姆达尔更加不解了。

          “明天我陪你yi起去。”卡捷宁猛地插嘴。

          邓布利多笑呵呵的看了卡捷宁yi眼,卡捷宁对他扬了扬眉毛,然后对海姆达尔安抚的笑了笑,用俄语小声说:“别担心,没事,”随即补充道,“真出了什么事就找你男朋友算账。”

          海姆达尔纳闷的看向威克多yi阵恶臭飘来,某室长的脑袋瘫痪了。

          这天晚上,人鱼共交给八眼蜘蛛yi百yi十二只完整水魔,还有yi堆分不清是什么部位的水魔残尸,八眼蜘蛛照单全收,yi个不落。

          等搬运结束以后,人鱼首领科科斯和八眼太子进行了yi次亲切友好的会谈。

          科科斯肯定了人鱼和八眼之间的友好交往,并希望以此为yi个新的,使两族在交流方面建立起yi个崭新的台阶。

          八眼太子比科科斯直接,只要有肉,别的不是问题。

          双方表示,要继续加强两族之间的合作交流,扩大合作领域,共同进步和发展。

          里安白着yi张脸,小声问同样脸色不怎么好看的卡罗,“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回去?要回去你自己回去,这还没完呢!”小胖子心不在焉的说完,把八卦小本掏出来。

          第二天下午。

          小八眼摆弄了yi会儿洋娃娃——海姆达尔后来又拿了yi个给它——有点腻歪了,在床头柜上转了yi圈,沿着柜子外面的凹凸花纹落到地上,yi抬眼就看见奶糖缩成yi团,窝在小壁炉前的彩条软垫上打盹,身体均匀的起伏,正在睡梦中。

          黑猫趴在它边上看报纸,前面摆了yi盘胡椒小顽童,这是豆荚的最爱。

          小八眼跟它俩相处的时间太短,没有共同语言,只是张望了片刻,就掉过头去找海姆达尔,谁知道公共休息室也没有,小八眼并不泄气,凭着印象中海姆达尔惯常的行走路线,摸到了走廊最底端的yi个门框边,这个房间没有房门,墙壁上有好几个大小不yi的窗窟窿,所以格外的寒冷。

          “里格?”小八眼在门口细细叫了yi声,换来yi串此起彼伏c花样百出的鸟鸣。

          小八眼并不害怕,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走了进去。

          那个惊心动魄的狼人之夜已经过去近yi个多月了,小八如今已经有足球那么大了,按照海姆达尔的话来说小家伙见风长,yi天yi个样。

          个头增加的同时,胆子也是越来越大,昨天晚上居然跳到黑湖里去险些溺水,后来被巨乌贼的触腕托了上来,此举让海姆达尔对巨乌贼彻底改观,原本只是把它们看成|人鱼的粮食,经由这件事,他开始拒绝食用黑湖里的巨乌贼,反正没有巨乌贼,还有别的乌贼可以吃。

          小八眼在高高的木头鸟架下来回穿梭,换来声声或高或低的鸮叫,只听得扑通yi声,yi个东西从上面掉下来,正好落在它前面,小八看着和自己的粉红色洋娃娃如出yi辙的只剩下半个身子的娃娃就这么东倒西歪的挡在自己眼前,顿时悚了yi下。

          八眼蜘蛛是高智慧神奇动物,若是看到别的蜘蛛下场凄惨,不免会生出兔死狐悲的郁卒和惊惧。

          尽管那些糖果不是真的蜘蛛,但是看见喜欢的娃娃四分五裂c手脚分离,还是很让它心跳加速的。

          小八眼小心翼翼的后退了yi段距离,然后猛地朝上yi瞧,终于看清楚了罪魁祸首。

          小八吓坏了。

          是那个长翅膀的怪物?!

          tbc

          正文act&8226;421

          里格没有回来。豆荚说。

          威克多手中的书本翻了yi页。

          那个小八眼也不见了。

          威克多还是不做声,把书本放下,关上了灯。

          豆荚跳到他的枕头边,又道,你刚才进来的时候为什么笑成那样?

          黑暗中的威克多勾起嘴角,“你去信使房间看yi眼就知道了。”

          跟你说话又费劲又没劲。豆荚跳下床。

          “你都没劲了还怎么费劲?!”

          豆荚脚步yi顿,片刻后问:里格不要紧吧?

          威克多在床上翻了个身,烦恼的说:“我已经尽可能不去想这事了,你能不能安静到明天早上,让我好好睡yi觉,补足精神?”

          豆荚猫这个晚上光“里格”就提了不下二十次。

          熟悉的摆设c熟悉的家具c熟悉的房间全都变得索然无味,就连空气都透着几分寂寥,时间仿若凝固在黑夜中止步不前,只有摆放在床头柜上的南瓜小闹钟发出轻微的咔咔声,提醒屋子里的人光阴正yi分yi秒的流逝。

          刷着yi层金漆的铸铁吊灯在黑色的背景下轮廓狰狞,威克多瞪眼打量了yi会儿,他早就过了被异想天开的恐惧打败的年龄,他慢慢转过头,面向另yi边,那里是空荡荡的枕头和冰凉的床铺。

          苍白的月光穿过窗棂,洒出yi床的逶迤清幽。

          他在心里叹口气,拉高被子,数着绵羊,闭上眼睛。

          卡卡洛夫在公共休息室门外打了个哈欠,然后迅速把身上的簇新巫师袍整理yi遍,又梳了梳头发,抹了抹胡子,做完这yi切后有些神经质的四下张望,再三确定没有学生进出注意到刚才的不体面,才精神抖擞的走进休息室。

          卡卡洛夫没有想到威克多已经坐在休息室内的单人沙发上了,他拿出用彩色宝石镶嵌着德校校徽图案的怀表瞄了yi眼,错愕的说:“你这么早起来干什么?”

          现在才凌晨五点。

          三强争霸赛的第二个项目定在早间九点在黑湖上集合,徳姆斯特朗的三桅船离集合地点非常近,就算游过去也花不了四个钟头。

          威克多的表情有些不太自然,他抿了抿嘴,“我睡不着。”

          卡卡洛夫表情古怪的看了他yi会儿,然后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叹道,“你完了,克鲁姆。”

          威克多怔了怔,而后笑了起来,“也许吧。”

          “别笑,别不当回事,以后想哭都来不及。”卡卡洛夫短促的哼哼。

          “但是我现在的感觉还不坏,事实上好得不得了。”

          “那是因为你们还年轻,年轻的时候看什么都是好的,即使不好也觉得早晚有yi天会变好,年轻就是这样,认为什么都可以拿来挥霍,即使跌倒也觉得好笑。”卡卡洛夫摇摇头。

          威克多无所谓的耸耸肩,“既然年轻人都这样,那么我为什么不能这样?您也说了,我还年轻。”

          卡卡洛夫噎了yi下,摆摆手,没再把这个话题深入下去。

          卡卡洛夫认为以威克多现在的年纪和阅历,说这话确实太早,他根本听不进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