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44 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江宁c苏州组成了江南经济的三角城市带。江宁侧重于江南的政务,上海侧重于江南的经济,而文化人们都喜欢苏州那古朴的园林风格。再加上杭州在稍南的地方遥相呼应,上海很快就夺得了“远东明珠”的称号。

          查尔斯?沃森是受英国首相腓特烈?诺斯勋爵的派遣,来到这里。他还记得诺斯勋爵对他说的yi番话,“罗金汉侯爵查尔斯?沃森的封号阁下,帝国的财力已经无力与远东的大帝国交战了,希望侯爵阁下此次出行能给帝国带来和平和希望。”

          “勋爵阁下,帝国已经真的到了这般地步了么?”查尔斯虽然并非不学无术的贵族,但是他毕竟是个贵族,对国家形势了解并没有这些政治家了解。

          “侯爵阁下,帝国已经到了快要崩溃的边缘了。”诺斯不由得苦笑起来,“美国人已经选择了战争,法国人站在了美国人那边,恐怕我们失去北美的殖民地只是时间问题了,加勒比海及中南美洲又是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的势力范围,我们没有能力与他们yi较高低。非洲现在是我们与法国c荷兰三国鼎立,中东则是奥斯曼人的中东,远东则是中国人的远东。帝国现在已经不奢望保住南洋,但是澳大利亚和印度必须在帝国手里,最起码,我们必须在印度拥有yi块体面的殖民地。”

          “我明白了。”查尔斯自然理解了诺斯的话,大英帝国已经到了捉襟见肘的地步,如果不尽快结束与中华帝国的战争,那么大英帝国就要重新沦为yi个二流的欧洲王国,这是骄傲的英国人无法接受的。

          “但是有个好消息,”诺斯勋爵道,“中华帝国在欧洲的两个盟友,普鲁士王国和撒丁尼亚王国目前似乎有些小动作惹怒了中华帝国,所以我想远东的皇帝会有更大的诚意与我们缔结合约。侯爵阁下,想想那个小小的葡萄牙吧,如果不是他们最早与中华帝国缔结了合作协议,这个欧洲还有他们说话的地方吗?侯爵阁下,我请求你,或者说帝国请求你,为帝国带来yi个体面的协议吧。”

          查尔斯?沃森收回自己的思绪,望着这繁忙的港口和拥堵的街道,他内心不由得森森地嫉妒起来。曼彻斯特和利物浦最繁忙的时候也不至于这般吧?但是这里却有yi个充满活力的城市。当欧洲人还在使用风帆动力的时候,中国人已经在使用风帆与蒸汽混合动力的轮船了。这样的船速度更快,运载能力更强。虽然英国也有自己的蒸汽机,但是并没有用在轮船上。沃森不由得在心里强调,这项蒸汽技术必须引进到帝国。帝国可以落后中国,但决不能被中国甩得太远。

          沃森见到了和珅,可能和珅是整个中国最有国际名声的大臣了。毕竟他手里握着江南招商局,又辖着上海港口。所有往来中国的外国商人可以不知道领班军机大臣外国人yi般称呼为中国首相于敏中,但是决不能不知道和珅。

          “和珅先生。”沃森yi开口,立刻就有人将他的话翻译成中文。

          虽然和珅在上海待了这么多年,对英文c法文c葡萄牙文和西班牙文已经是得心应手,但是碍于永璇曾经下达过yi个命令,所有官员在国内或国际的正式场合必须使用中文,所以只能装模作样地听翻译传话。

          两人寒暄了yi会之后,和珅便抛出了将要组建国际联盟c世界开发银行c国际货币基金会和关税与贸易总协定组织的yi揽子合作协议,查尔斯?沃森震惊了好yi会之后,才说道:“这些协议过于繁冗,还望阁下允许我稍过几日答复。”

          “当然可以。”和珅笑眯眯地吩咐将沃森先生送到上海的国际饭店去了,他并不担心英国人会拒绝,反而他知道英国人yi定会答应。他在上海这么多年,对国际形势也是非常了解。永璇将这yi揽子协议给他的时候,他就知道英国人yi定会跳下来。虽然这是组建yi个个国际俱乐部,国际俱乐部之间又是互相制衡,但是在最后操作的则是中国人。而且更重要的是,中国人不是拿着枪去占领,而是拿着红红的钞票中国币值已经在改革了,打着经济合作名义前往的。

          沃森并非白痴,他也研究了这些协议,世界联盟是yi个政府间的政治组织,按照规定,他是用来维护世界和平的,同时给世界各国yi个平等对话的地方。沃森知道这都是虚掩,这正的内容在于世界联盟常务理事会,这是yi个可以控制世界的机构。中国人只给了十三个名额,其中只有五个是常任名额,其余名额都是五年yi轮换。沃森猜得到,既然中国人能第yi个给他看这份协议,那就意味着,自己只要答应,英国也将成为和中国yi起掌控实际的五大国之yi。虽然英国人很想吃独食,但是他也知道,这个世界是无论中国还是其英国或其他什么国家无法yi个人吃下去的。既然不能全部吃下去,当个领头大哥也不坏不是?

          世界开发银行c国际货币基金会和关税与贸易总协定是经济领域的合作组织,国际货币基金会是用来平衡各国的外汇比率,但是实际上是让各国货币与中国的货币固定汇率。永璇觊觎这个很久了,后世的美国就是靠这个让全世界给它买单。沃森虽然也看出来这其中的阴谋,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况且英国也不是没有机会从中牟利。至于世界开发银行和关贸总协定都是打着经济开发和平等贸易的旗帜搞经济殖民的工具,沃森不由得笑起来,看来中国并不打算削弱列强。中国的想法是当yi个列强头子,带领列强去控制世界。沃森并不反对有人称为英国的大哥,只要英国能保住体面和应有的利益即可。

          “帝国的尊严保住了,或许我们得到了更多。”沃森先生笑着搁下了协议。

          “你为什么抓我?”永琪看着高高在上的永璇,心中莫名酸楚起来,曾经他也有机会问鼎这个皇位。但是他的皇阿玛却被“j人”蒙蔽了双眼,将国家交给这个乱臣贼子。

          “谋逆,朕想这个理由足够了吧?”永璇冷冷地看着永琪。其实他并不想对永琪动手,可以说,永琪在他眼中连被杀的价值都没有。但问题在于,如果他不对永琪动手,那么势必会有无数人假借永琪的名义来造反,更重要的是,勇气心中对皇位还是念念不忘。

          “你有什么资格当皇帝?”小燕子忽然叫嚣起来。

          “朕为汝等带来幸福与荣耀,朕即是汝等之皇!”永璇挥挥手,“将五贝勒圈了,至于这个小燕子,直接斩了。”

          “不能啊!”永琪风中凌乱了,他高唱着,“自从有了你,生命里都是奇迹!多少痛苦c多少欢笑,交织成yi片灿烂的记忆。自从有了你,世界变得好美丽!yi起漂泊,yi起流浪,岁月里全是醉人的甜蜜。”永琪在大殿里歌唱者,舞动着,用他没好的爱情感动着整个世界。“海可枯!石可烂!天可崩!地可裂!我们肩并着肩c手牵着手!”永琪抓住小燕子的手,含情脉脉地说,“你不会死的,我是阿哥!”

          永璇扶了扶额头,再看看下面那些跟永琪yi起造反的八旗子弟露出恶心的表情,他不由得笑了起来,“造反是yi个不错的选择,希望你们下辈子还要造反的时候,挑yi个好的人!”永璇挥了挥手,这些造反的人自然是逃不过满门抄斩。

          至于永琪,那只有圈禁到死了。何况永璇真要永琪死的话,多的是方法,只是他并不认为这件事之后还有人会傻到给永琪去造反。永琪这回彻底是连被杀的价值都没有了!

          不过小燕子还是没有逃掉去菜市口走yi圈,本来她早就该死好几回了,而且这次犯的是谋反,没有人敢求情。连在皇庙里念经的紫薇听到金锁报信的时候,只是顿了会,继续念经了

          “看啦,那就是小燕子啊!”无数人在囚车下窃窃私语气来。

          小燕子听着就觉得高兴,觉得自己还是挺有人拥护的,于是她决定学学小说里英雄好汉,“百姓们!我就是小燕子,姐儿这次栽了,但是二十年后,姐又是yi个好姑娘!”

          但是下面的人并没有人起哄,反倒是有几个人“呸”了几声。

          “傻吧?”

          “她就yi脑袋被门板夹了的姑娘!”

          “当初她爹就该把她弄到墙上去!”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大结局。

          150世界大战?拾【大结局】

          七月,对于波将金来说,这真的是个难熬的月份。其实七月在俄国来说是yi年中最好的季节,不是太热,也不是很冷。但是今年的七月却不见得能让俄国人高兴起来,因为在顿河流域,哥萨克叛军已经牢牢地控制了卡拉奇和齐姆良斯克两个港口,并且逐步建立起他们的政权来。

          “这群混蛋!”波将金看着地图不由得狠狠地咒骂起来,那群老爷将士们居然不抵抗就退回到莫斯科防线附近。毕竟莫斯科防线是俄国人倾尽全国之力修筑的防线,退回到这里基本上是可以自保的。毕竟哥萨克叛军的武器非常落后,野战下可能还有优势,但是yi旦进入阵地战就基本上是抓瞎了。“现在我们西伯利亚军团是腹背受敌了!”

          也不由得让波将金咒骂,几乎所有西伯利亚军团的指挥官都是神色黯淡。西伯利亚军团是依靠叶卡捷琳堡与清军作战,yi旦哥萨克叛军切断叶卡捷琳堡与莫斯科的联系,那么西伯利亚军团就成了孤军奋战,基本上就是任由清军揉搓了。

          “将军阁下,我们应该考虑后撤防线了!”yi个上校提议道。

          波将金叹了口气,其实远东军团撤回到莫斯科防线的确是最好的选择之yi,yi来可以加强莫斯科的防卫力量,同时兼顾圣彼得堡不失。俄国现在不能失去圣彼得堡,yi旦丢失圣彼得堡,那么俄国就将成为yi个没有出海口的国家,俄国的末日也就来临了。

          “女皇拒绝了我的提议。”波将金淡淡地说了出来。他知道叶卡捷琳娜对自己倾注了太多的希望,她不容许自己的失败。同时贵族老爷们也不会允许自己撤退,毕竟西伯利亚军团留在叶卡捷琳堡对于清军或者哥萨克叛军都是yi个掣肘。而且哥萨克叛军与清军并没有合作,两支军队又曾经在中亚地区互相作战过,肯定谁都不会先攻击西伯利亚军团来消耗自己的有生力量,于是波将金就在威胁中获得了暂时的平安。

          不过之所以中国将大决战拖到了七月也是因为“永琪叛乱”造成的,虽然五阿哥永琪的造反没有任何威胁,但还是触动了整个帝国。永璇适时颁布了贵族道德法案,在这个法案的要求下,所有在军队或政府担任正式职位的贵族必须做出选择,要么保留自己的贵族身份,要么保留自己的正式职位。自这yi刻开始,所有的国家公职和军队职位不得由贵族身份担任。当然,永璇也将贵族身份限制在郡王以上爵位。郡王以下爵位不属于贵族,同时也不享受免税免役的特权。同时为了安抚这些权贵,永璇设立了yi个对皇帝负责的咨询机构,枢密院。枢密院由皇帝选派贵族充任,为皇帝担任顾问的身份。

          “皇上,您太急了。”作为永璇身边实际上的第yi幕僚,金镛不由得叹息了yi句。“五贝勒叛乱虽然是您整治权贵的好时机,但是您这般将他们yi撸到底,少不得又是yi番纷争。”

          永璇又何尝不知道这样的麻烦,虽然京城里的权贵被他弹压得不敢乱说话,但是私底下却串联在yi起,还打算与盛京那边的老王爷联合起来召开“议政王会议”,要用“祖宗家法”逼迫永璇下台。不过永璇并不害怕,盛京的老王爷们虽然地位超然,可是他们已经大多很多代不干预朝政,况且当年招商局在开发天津港的时候给了他们不少利益,更重要的是,永璇已经许诺,对俄国战争结束后,将为东北开发海参崴这个港口。

          永璇笑道:“金先生,盛京的老王爷也不都是傻瓜,平素京里有什么好事的时候,就没有人想起他们;如今要拉人出头了,就想起他们来了。朕给了他们最多的财富,让他们过上了从来没有享受过的奢靡生活。金先生,我想他们的进取心已经没有了。何况,就算有那么几个聪明的,他们也应该知道,朕手里还有西山大营跟北洋海军,若是敢动yi动的话,朕的雷霆之怒也不是那么容易经受的。”

          金镛不再言语,他也知道永璇的计划是万无yi失了。除了永璇会在所谓的“道义”上有所损失之外,几乎不会有任何的伤害。何况道义这东西,不是有句话吗,叫做“历史都是由胜利者来书写的”。金镛沉思了yi会道:“寿康宫跟慈宁宫那边还需要盯着,若是让太皇太后和皇太后牵扯进来的话,那就麻烦了。”

          “朕明白。”永璇笑道。其实永璇手里已经捏着几条线了,yi条线是有人想游说那拉皇太后,但是无奈那拉皇太后对此yi直保持沉默。毕竟十二阿哥目前过得还是挺不错的,那拉皇太后不想授人以柄最后弄得竹篮打水yi场空。况且作为皇太后,那拉皇太后还是知道yi些秘密的。乾隆时代就有很多密探在京城里活跃,那拉皇太后不相信永璇手上没有这样的人。况且如今另外yi个那拉氏已经是妃位,而且颇得永璇的宠爱,那拉氏家族犯不着去谋反。另yi条线则是通过永琰和令太嫔,永琰和令太嫔都是对永璇极其不满的人,所以有人来游说令太嫔的时候,令太嫔几乎就yi口答应下来了。但是永琰好歹也是在乾隆跟前养过的人,自然也是知道yi些厉害,虽然心动不已,但是却也不敢乱说什么。

          “永琰,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啊!”令太嫔yi想到自己将成为太后就激动不已。

          “额娘,”永琰有些哭笑不得,他现在开始也对那些私下串联的贵族有所不满了,“皇上手上还握着兵权了,我如何动得?”

          “你知道什么?”令太嫔嗔道,“你到底是年轻,没经过事情。戏里都唱了,皇上若是不得人心就要推翻他。”

          永琰有些愕然,但也没有再说什么。令太嫔的话已经是大逆不道,自己若是接了什么话,少不得也是yi个不恭敬。而且永琰对令太嫔看得那些戏也嗤之以鼻,如果皇帝那么好推翻的话,那还不是人人都能做皇帝了?况且永璇并不是什么失道的皇帝,相反永璇在经济上的作为还是让所有人都满意的。除了这个贵族道德法案让京城里的老少爷们不爽之外,他还真找不出什么毛病。

          永琰沉思了许久之后,说了句,“额娘,离那些人远yi点,甭跟着瞎掺合。”

          其实永琰虽然没有什么大才,但是身为皇家的子孙,对政治的天生敏感还是有的。正如永琰猜测的那样,“永琪叛乱”之后,京里忽然爆出泄密案,部分贵族为了反对永璇不惜与俄国人合作,试图发动政变。但是很快就被永璇镇压了下去,该杀的自然都杀了。更让永璇高兴的是,他可以趁此将永琪从叛乱中摘出来,虽然永璇不喜欢永琪,但他还是要维护皇家尊严。很快永琪就写了yi封悔过书,称自己是被俄国人蒙蔽的,小燕子其实是俄国的女间谍。至于这份悔过书是谁写的,没有人在意。因为永琪上书之后,自知再无面目示人,自尽了。

          整顿完国内事务之后,永璇再度增兵远征军团,要求永璔必须在冬天来临之前结束掉俄国战役。俄国战役的目标并不是灭亡俄国,而是占领西伯利亚,同时挑拨俄队与哥萨克军队的长期内战。

          永璔看着手令,微微yi笑,毕竟远征军团已经在事实上拥有了西伯利亚,只是还没有将俄国人的西伯利亚军团逼迫回去而已。而且永璔其实知道永璇的yi个计划,西伯利亚将不被列为中华帝国的本土,而是视为藩属地,给蒙古人居住。西伯利亚并非那么严寒,在很多地方还是可以居住和种植粮食的,永璇的想法就是让西伯利亚大公国与中华帝国的关系类似后世的加拿大跟美国。毕竟控制yi块太大的土地,实在是yi件不理智的事情,与其这样不如做个人情给蒙古人,漠西蒙古跟喀尔喀蒙古对中华帝国的认同感不够,永璇不如就给他们yi块土地。既然没有法子做yi家人,那就给yi块土地做我的小弟吧。当然,永璇也不会真的大方就给这些人yi块土地来闹腾,永璇的想法是这里要派驻yi个中华帝国的总督,同时在经济上彻底控制未来的西伯利亚大帝国。你想要闹吗?我yi切断经济,你就彻底完蛋。

          “看来我们派出和谈的使者了。”永璔笑着让yi个士兵进来,“将上次拟好的和平协议给波将金将军送过去。告诉他,不是要他投降,是让他接受这份和平协议。我想,这对中俄两国都是有利的。中俄两国是世代友好的兄弟国家,我们要相亲相爱地过下去才对。”

          很快这份和平协议就到了波将金的手里,其实波将金是很满意这份协议的,中队并没有要求自己投降,而是希望就此划定两国的边界。按照中国的要求,中俄两国将以“乌拉尔山yi乌拉尔河yi里海”划定两国边界。其实就算俄国不答应也没有意义,因为中国已经在事实上占领了这条界线以东的地区。并且中国部分军队已经将触角伸向了伏尔加河,俄国不能失去伏尔加河,这是yi个关系到民族精神的内容。所以这份和平协议实际上是中队准备放弃部分既得利益来与俄国人和谈,波将金没有理由拒绝。

          波将金想了yi会道:“关于国界勘探的事情,必须交由我们沙皇陛下决定,希望贵队可以稍待几日。”

          “可以,我们将军说了,给贵军半个月的时间考虑。”

          “我明白了。”

          波将金快马将和平协议送到了莫斯科,叶卡捷琳娜对这个和平协议其实并不满意,但是无奈贵族和大臣们都要求接受这个协议。

          “你们可曾知道,如果朕签署了这个协议,俄国就再无明日!”叶卡捷琳娜叹息道。

          “陛下如果不签,那么俄国的今日也将失去!”

          叶卡捷琳娜见如此,惟有签下这份史称“中俄西伯利亚条约”的和平协议。

          八十年后,北京。

          “陛下,皇家科学院上报,他们发现了‘电磁感应’!”

          “哦?”百余岁的永璇已经有些反应迟钝,但是大脑却依旧灵敏。

          他掌控了这个庞大帝国已经八十年,这个古老的帝国正在他的带领下进入到yi个快速的发展阶段。他不同于这个帝国的其余皇帝,他的爱好在科学上,皇家科学院c黄家医学院c皇家社会科学院等自然科学与人文社科学院的相继建立,让这个古老帝国成为世界的科学中心。同时科学与技术的长足发展,让帝国的经济得到了进yi步的扩充。

          “陛下,上海再度发生游行示威,他们要求陛下遵守五十年前的权力宪章,尽快签署中华帝国宪法,将权力移交给内阁和议会。”

          “他们还是等不及了么?”永璇微微yi笑,他对这些起来反对他的人并没有生气。他的年纪在这个国家几乎可以当绝大部分人的爷爷,对于自己后辈的责难,他并没有感到愤怒。相反,他很高兴他播下去的火种,终于有燃烧的yi日了。

          永璇在执政的这些年都在尽力推广“君主立宪制”,当年的贵族道德法案已经将贵族从政府和军队中剥离了出来,平民议会和民选内阁很好地承担起了他们的责任。然后再在议会的再三要求下,永璇批准了权力宪章,“君主立宪制”组建成型。

          “皇上,他们太不知好歹了。”在永璇身边伺候的人是贵喜,中国早在五十年前就淘汰了太监制度。现有的太监都得到了国家的照顾,但是贵喜却要求留在永璇身边伺候永璇。

          “不是,他们才是帝国明日的希望。”

          “如果不是皇上给他们”

          “他们的权利是与生俱来的,不是朕赐予的。他们有权力为了自己的权利而奋斗,甚至推翻朕。贵喜啊,朕没有想到这个帝国会变成这样,朕有时在想,朕是不是走错了?”

          “皇上,您怎么能错呢?”贵喜对永璇还是非常崇拜的,“您看,无论是国际联盟,还是世界贸易组织由关贸总协定改革而成都是咱们说yi不二的地方。无论英国人,还是美国人都得瞧咱们脸色。”

          “贵喜啊,朕的小时候做过yi个梦,梦见咱们后来被洋人欺负得厉害,但是亏得咱们中国人争气,硬是从洋人手里夺回了yi切。可惜朕梦见咱们那个时候还不够强大,虽然洋人不敢欺负咱,但是明里暗里跟咱下绊子的事情可不少。朕当时就想,朕不能以后让自己的子孙去吃这样的亏。”

          “皇上真是从小志气大啊。”贵喜笑道,“如今大阿哥在海军服役,据说都是舰长了;二阿哥成天介地出门在外,说是要当冒险家;还是三阿哥知暖知热,留在北京大学教书,有事没事就能瞧瞧陛下。”

          当贵喜回过头时,永璇已经停止了呼吸,他手边是中华帝国宪法,上面签着“准”!

          作者有话要说:呼完结了!

          好吧,我承认有些偷工减料,但是实际上我并没有计划过这篇文能写这么长。

          谢谢你们长达yi年的守候。

          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