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30 部分阅读(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在游龙国时,秦傲天对她叮嘱有佳,在千万箭雨来袭时也依然护着她,愿与她同生共死,这份情,她是记的。

          但几次之后,凤九歌便发现了秦傲天的真实意图,故而避而不见,将他推给了上官夜及云若青他们。

          对于秦傲天,她是不好拒绝,但她那几个夫郎总不会那么大度,帮着她觅夫吧?所以,男人的事情她不好出面,就让他们内部自己解决,让秦傲天知难而退,最好!

          可是,凤九歌哪里知道自己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呢,她的那几个夫郎非但没有按她的想法将千年傲天轰了出去,反而yi个二个被他收买,在她之前都点头允许了。

          话说这秦傲天当真也害死聪明,知道凤九歌yi向疼爱夫郎出了名,在凤九歌那里得不到好,转而改变战略,先讨好她的夫郎。

          不过,那yi个二个刁钻的男人,也不是那么好收买的,而秦傲天也确实好好地下了yi番功夫。

          对袁紫苏,秦傲天可是奉上了千年冰蚕丝作为突破口,这千年冰蚕丝可是极难寻得,用它做衣裳,那是质地柔软,冬暖夏凉,且火烧不烂,水浇不适,让袁紫苏喜了好半天,才让本来还不发表议论的他,立马举双手赞成;

          而杨子文那里,则得到了yi块上好的玉润端砚,玉润端砚体重而轻,质刚而柔,摸之寂寞而纤响,按之如小儿肌肤,温软嫩而不滑,且有不损毫,宜发墨的特点,加上纹理绮丽,是为是石砚之首。得之yi块,便已值得千万,让杨子文欣喜不已,这yi关也顺利攻破;

          云若青得到了yi把绕梁古琴,今人有“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之语。其语源于异世书籍孔子中的yi个故事:周朝时,韩国著名女歌手韩娥去齐国,路过雍门时断了钱粮,无奈值得卖唱求食。她那凄婉的歌声在空中回旋,如孤雁长鸣。韩娥离去三天后,其歌声仍缠绕回荡在屋梁之间,令人难以忘怀。琴以“绕梁”命名,足见此琴音色之特点,必然是余音不断。这把绕梁古琴让云若青爱不释手,这yi关,也过;

          肖寒yi可说是最忠心于凤九歌的,对他们的yi切看在眼里,却是始终不表态,既不赞成,也不同意,这倒让秦傲天费了很大的心力。某yi日,偶见肖寒yi抚着练武之时无心折断的剑发呆,秦傲天立马心中yi动,将他意外得到的追风剑相赠,肖寒yi眼中发光,心下也是喜欢得紧。故而,在表态时,也主动地站到了与云若青他们相同的阵地;

          而上官夜看着秦傲天那么费尽心机,心下也为之所动,外人看不出来那些东西有多么名贵,可是行家都识货,得到这些东西,也不简单,可见秦傲天真的是下了功夫的。如果他再不帮上yi把,确实心里也过意不去。

          故而,在大家的yi致推举下,今天,这上官夜便来当了说客。

          当然,这其中的yi切,凤九歌是不知道的,所以,心下才不甚在意,可她哪里知道,她的男人们已经集体将她给卖了呢?

          “夜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见上官夜始终欲言又止,凤九歌还是先开了口,总不可能俩人就yi直这样对看无言吧,挺怪异的。

          上官夜深吸了yi口气,下了决心,才缓缓说出,不过,却也是yi语惊死人,“九歌,你娶了傲天吧!”

          凤九歌心里惊呼yi声,这上官夜也太直白了吧,yi点都不拐弯,第yi句话就直奔主题。

          凤九歌心下叹了yi声,恐怕只有上官夜顾念着与秦傲天的兄弟之情才肯来,其他的夫郎想必都是不允的,这下也好,让她的拒绝也有理了。

          想着想着,凤九歌不急不慢地端起茶盏,淡淡地说道:“夜,我知道你和秦傲天之间的情谊,可是,就算我同意了,你答应了,可还有四个人呢,他们不yi定会答应的。”

          说着,凤九歌小抿了yi口茶水,心下也在打着小九九,这下,上官夜应该知难而退了吧?不然,他难道要yiyi去说服四个男人?

          “那只要他们答应了,你也不会拒绝了,是吗?”

          上官夜专注地看着凤九歌,认真的问道,仿佛只是需要她yi个肯定的答案,yi切便可成事。

          “当然,当然。”

          凤九歌心虚地又喝了yi口茶水,她不过是让上官夜与秦傲天知道前途多险阻,这世上大好的女子多的是呢,就不用费心往她的后院里挤了。

          “那好,他们都已经同意了。”

          上官夜松了yi口气,道出事实。

          “扑!”

          听到上官夜的回话,凤九歌yi口还未咽下的茶水猛然地喷了出来,上官夜行动迅速,yi个闪身,便躲过了这水龙的侵袭。

          抹了抹嘴,凤九歌急声问道:“什么?你说他们都答应了?全部都答应了?yi个没剩?”

          这帮男人,趁她不在的时候,就yi起商量着把她给卖了,太无法无天了吧,他们几个的性子,她也不是不了解,看来有内幕。

          “是。”上官夜点了点头,顺了顺凤九歌的背,轻声说道:“都答应了,你也别去查他们为什么会答应,你的话算不算话?”

          yi看凤九歌深思之后的眼神,上官夜便知道她是在打算要去查查那几人为何会答应,可他哪里你能让她去查,yi查,不是什么都穿帮了,秦傲天所做的yi切不是都白费了吗?

          所以,他要断了凤九歌的其他念想,将这件事情坐实。

          “算是算数,可是”

          凤九歌点了点头,话是她说出口的,没人逼她。

          “别可是了。”上官夜yi把打断了凤九歌接下来的话,两手扶住她的肩,直视着她的眼睛,动情地说道:“你就说,像傲天这样能为了你连命都不要的男人,难道不值得你真心相对吗?九歌,他和我们每yi个人,对你的心都是yi样的啊!”

          “我”

          凤九歌顿时哑然。

          秦傲天,秦傲天,这个名字,曾经是她的梦魇,如果没有他,她便不会坠崖,便不会在游龙国经历种种艰辛;当然,她也不会成长,她也不会与上官夜相恋,她也不会认识龙之毅,她也不会带走青麟

          只那yi次,便已经注定了他们今生的纠缠吗?

          那样yi个勇猛无双的男子,确实也有让女人倾慕的资本啊。

          她还记得在龙啸殿时,接连三天,他不厌其烦地告知她与野兽搏斗时的各种技巧,就算她已心生厌烦,但他却始终如yi;她还记得当她被青麟的兽角贯穿腹部时,那跑向她的男子,那以身躯护住她的男子,其中yi个,便是秦傲天

          难道,这真是她欠他的吗?

          见凤九歌犹豫了,上官夜心中yi喜,连忙说道:“那我赶快告诉王妃这个好消息,等你登基之后,便同时迎娶雨玉枫和秦傲天。”

          说完后,不等凤九歌回话,上官夜便yi股脑地跑了出去。

          凤九歌暗自摇了摇头,罢了罢了,她虽然还没有喜欢上秦傲天,但是他对她的情,对她的执着,她始终不能视而不见。

          如果,这真是秦傲天所愿意,那么,她就满足他,只是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他能够活得开心。

          第四卷谁主沉浮第【117】章君临天下

          时间飞快地向前走着,很快就迎来了凤九歌的登基之日。

          登基仪式前有很多准备工作,“司礼”需要作好后勤安排工作,提前准备好仪式所需的各种设施及摆饰;而这登基之日也是“司天”及早地观察天象,推算节气,而特别选中的黄道吉;“司坊”也准备了喜庆的歌舞,负责仪式中的文艺演出。

          这三个部门是筹备登基仪式的主要机构,缺yi不可。

          在登基仪式之前,凤九歌需至圣潭沐浴,不过,更要命的是,伺候她沐浴的恰好是这个新上任的护国巫师龙之毅。

          自从将龙之毅的身份禀报给女皇之后,朝中便制定了关于护国巫师所应履行的职责范围,当然,他不仅要负责主持这个重大的仪式,在仪式前所有神圣的工作主要也要经护国巫师之手,那样,女帝才算是受命于天。

          这还是三个月以来,凤九歌第yi次单独面对龙之毅,只见他yi脸严肃,目不斜视,手指飞快地动作,不yi会就将凤九歌的外袍给脱了下来,只余下亵衣。

          龙之毅有些消瘦了,但依然风采不减,严肃的神情,略显冷漠的态度,就好像他与凤九歌之间除了君臣之谊,就再也没有其他。

          但只有龙之毅的内心才知道,这样近距离地接触凤九歌,会让他好不容易努力压制住的自制力接近崩溃。

          所以,他只有冷漠,所以,他只有淡然,才能应付过去凤九歌那洞察世事的眼。

          见到这样的龙之毅,凤九歌虽然有些心酸,但还是没有道破,她所做的yi切,都是为了他们以后的幸福,如果朝中不能容君臣之恋,如果龙之毅无论如何也不会背弃他的责任,不肯对她点头,那么,她也只有这样做,算计他yi次。

          她相信,龙之毅以后知道了,也不会怪罪她当时演戏时的无情。

          看了看自己身上仅着的亵衣,凤九歌抬头望向龙之毅,问道:“这样,就可以了吗?”

          “还不行,余下的亵衣,请陛下自行脱下,再步入池水中,臣再行为陛下祈福。”

          龙之毅握紧了拳头,让他为凤九歌宽衣,再次见到她未着寸缕的身子,不生出yi丝杂念,那是不肯能的。

          尤其是在他们俩人已经有过那样耳鬓厮磨,缠绵悱恻的夜之后,他再也不是无欲无求的人了。

          让凤九歌自行脱去衣物,步入池水中,他至少可以不见到,或是少见yi点,让他的心安定下来,毕竟,今天的日子很重要。

          他的责任,要在今天落实,他的担子,要在今天卸下。

          “喔,原来是这样,好吧。”

          凤九歌想了yi想,还是不要为难龙之毅了,看着他转过身的背影,凤九歌缓缓地褪下了自己身上的最后yi层束缚,轻轻地踏入了水中。

          听见衣服簌簌落地的声音,听着身后响起划水而入的声音,龙之毅的心猛烈地激荡着,yi刻也不能平息。

          抚着这yi池清波,凤九歌的心却是出奇的平静,水儿啊水儿,它是不是也曾淌过时光的河流,从这yi世流到下yi生,水流不止,生生不息

          而她也是跨过了时间长河的人,飘落到了这不知名的异时空,在这里经历悲欢离合,在这里看淡人间冷暖,也在这列感受缱绻深情

          位于权力的巅峰,她本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她也迷茫过,她也挣扎过,她也困惑过,她也仇恨过

          最后,她也懂得了珍惜,珍惜身边的人和事,珍惜幸福

          从yi个异世平凡的女孩,到yi国的王爷,再到今日的女帝,yi步步,走得都是艰辛,都是血泪。

          为了帝位,为了至尊的皇权,她又亲眼见证了多少人的死亡与没落。

          小莲为了她,将血洒在了那凄冷冰凉的后巷,永远地闭上了他的眼;龙之霞为了yi厢情愿的爱情,沦为了龙子御脚下的yi颗棋子,最终血溅龙啸殿;龙子御聪明反被聪明误,自食恶果,最后什么也得不到,死后还背负了yi世的骂名;而凤九霖心心念念,使尽百般手段为得到她想要的皇位,最终惨淡收场,尸骨无存

          这不是历史的教训,每yi个故事,都是她亲身的经历,每yi段血泪,都是她以后路上的警世钟。

          如今,三国yi统,所有的人民都是凤天的子民,在她的统治之下,这些事情将永不再上演,她要治理出yi个盛世天下,不求流芳百世,但求无愧于心,无愧于民。

          龙之毅转过了身,凤九歌光裸的身子在清水中依稀可见,就是那若隐若现之态,更是让他血脉膨胀开来,他深呼了yi口气,yi手握紧了拳头,yi手捧着圣杯,也步进了池中。

          龙之毅要围着凤九歌走上yi圈,将圣杯中的水慢慢从她的头顶淋下。

          就算想保持着距离,但也要近身做这件事,龙之毅只有专注于手下的工作,慢慢地倒水,人也从凤九歌的身后缓缓地绕着圈走。

          两人的呼吸,夹杂着清水激荡的声音,此起彼伏

          凤九歌双目紧闭,感受着那沿着头顶滑落的水,那是圣洁的泉水,她知道,这是龙之毅亲自到凤霞山的山涧里取回来的,泉水滑过唇边,入口竟然还带着丝丝甘甜。

          倒完了最后yi滴水,龙之毅已经行至了凤九歌的面前,清水没过她的胸口,但却也掩不住那秀丽的峰峦,此时,正随着她的呼吸而上下起伏着,龙之毅呼吸蓦地紧了些,他只有不断地告诉自己,不要有杂念,不要有

          凤九歌睁开了眼,看着yi身湿透的龙之毅,那薄薄的衣衫紧紧地贴在他的胸口,他看似清瘦的身材其实还是很有料的,那肌肉仿佛充满了弹性,蕴含了力量,这yi切,都是凤九歌亲自感受过的。

          天啊,这样的相处,真是让人犯罪啊,恶魔的念头不由地在凤九歌的心中升起。

          不过,正事要紧,虽然她心里也在激荡着,也很想,但是,也不能让那在外的yi干人等久候了。

          算了,来日方长。

          凤九歌狡黠地yi笑,倾身上前,吻在了龙之毅的薄唇上,轻声说道:“谢谢你,之毅。”

          随即,在龙之毅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便已转身步上了池子的阶梯。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