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6 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了踪影,宋席远正待懊恼,下yi刻,那月洞门后却探出yi个小小的脑袋,“小哥哥,是你在叫我吗?”

          但见那猫儿消失的转角处出yi个三岁大小的小娃娃,yi身红艳艳的小袄煞是喜人,那脸上却是灰yi道褐yi道不知道粘了什么东西,泥巴,抑或糖稀?总归满脸脏兮兮的,头发疏黄,勉强扎起的小辫子还散落了yi些细短的毛发在绳结外面,太阳下看过去,毛茸茸的yi团。怎么看怎么像只猫

          六岁的宋席远愣了yi下,第yi个想法是:啊!猫变人了,妖精!第二个想怎么会有这么难看的妖精?奶娘不是说妖精都挺美的吗?

          三岁的沈妙自然不能参透宋席远六岁高龄的所思所想,只咬了口糖葫芦,将那又圆又大的山楂含在口中,疑惑地蹦上两个石阶盯着宋席远看,“小哥哥,你要和我玩吗?”yi面口齿不清地嚼着糖葫芦自我介绍z“我叫妙喵喵”

          果然是只猫妖!宋席远盖棺定论。

          宋三公子自小便喜欢小姑娘,于他而言,小姑娘便等同于香的c白的c静的c美的z第yi次看到yi个又脏又丑圆滚滚的女孩子自然嫌弃,但是转念yi想,这不是yi个普通的小姑娘,是个平常见不着只有在奶娘的故事里才听得到的妖精,便兴致勃勃地勉为其难道:“如果你带我去你的山洞里看看你是怎么修炼的,我就不嫌弃你长得难看,跟你yi块玩yi会儿。”

          什么山洞啊,修炼啊,沈妙没听懂,但是最后yi句听懂了,对面这个小哥哥说她好看!沈妙嘴角yi撇,“你胡说,我爹说我最漂亮了,我哪里长得难看?”

          三公子弯着yi双初具模样的桃花眼不屑地看了看圆滚滚的沈妙z对比了yi下家中墙上挂的杨柳美人图,直言不讳道:“你没有腰,以后肯定嫁不出去。”

          沈妙不晓得“腰”是什么东西,也不晓得嫁出去有什么用处,但是,她知道肯定不是好话,yi双凤眼愤怒地眯了起来,猫儿炸毛yi般yi跃而起驳斥道:“你才没有腰子!你才嫁不出去。”紧接着z“喇”地yi下亮出美丽而野性的爪子,狠狠在宋席远白玉样的颈子上挠了yi下,掉头便跑。

          没头没脑地跑了十来步,却yi头撞上了yi个暖暖的物什,几乎要仰面栽倒,幸得下yi刻被扶住了,“小妹妹,当心。”

          沈妙仰头yi看,是个比刚才那个坏哥哥好像要大yi点的小哥哥,笑得干干净净,跟太阳yi样暖和,yi点也没有嫌弃不屑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觉得很委屈,眼泪扑簌簌便掉下了下来。

          那个小少年yi见怀里这小姑娘说哭便哭,毫无预警,不免吓了yi跳,以为自己将她撞她赶忙问道:“哪里撞疼了?是头吗?”

          孰料,怀里的小姑娘抽噎了两下,喃喃道:“刚才那个坏蛋说我长得难看,说我嫁不出去,还说我没有腰呜——”

          那个小少年笑了yi下,伸手拍了拍圆滚滚的女孩,温言款语安慰道:“谁说你没有腰,你看,这么粗的腰,怎么会没有腰呢?”

          “真的?”沈妙抬头看了看那个小哥哥。

          “当然是真的。”小少年表情温和,叫人信服。

          沈妙yi下心中拨云见日,明朗了开来,抱着那个小少年就在他脸上亲了yi口,“小哥哥,你真好!”

          其后追来的宋席远看见这yi幕,不免心中不屑:嗤!这猫妖真傻,竟然没有听出这人也是在挖苦她吗?难道这就是爹爹说的,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原来妖精也有蠢成这般的,白白修炼成|人形了。

          至于这个人宋席远眯眼看了看,好像认得不就是那个只会读书的文弱裴家大少爷叫裴什么什么的吗?

          此人正是七岁的裴衍祯。跟了裴家双亲来给沈妙的太爷爷贺寿,不想却在花园里撞上了个哭哭啼啼的小姑娘。

          其后春夏秋冬c冬秋夏春又过了许多许多年,沈妙才晓得“没有腰”和“腰很粗”是yi个意思,却再也想不起当年那个装得满面良善实则毒舌损她的人究竟是谁,也记不得那个咒她嫁不出去的人究竟是哪家坏小子

          直到沈妙嫁入宋家新婚之时,在摇曳的烛火下,方才在宋席远的颈侧看见两道浅浅淡淡迈乎和肌肤融为yi色的抓痕,伸手摸了摸,不经意问起,却被三公子抓过手放在唇边吻了吻,低低yi笑,翻身压在身下,轻描淡写地yi带而过:“小时候让猫给抓的。”

          促织斗?少年郎?

          “言子归!”

          yi个低低的声音自人群中响起,声虽不高,却似金石落地之音,于嘈杂之中分外出挑,引得人群中本低头专注“战局”之人纷纷回头探视。只见yi个翩翩少年郎正分开人群向内内行走来,平yi身衣袍颜色虽素雅,却难掩锦缎之华贵,yi看便知出自大户门檐,方才出声之人正是这少年。

          若说人群之中也不是全然人人皆被这突然出现的如神邸般的少年所吸引,这不,还有yi人正猫了腰拈着根日菣草全神贯注撵着罐子里的金将军去咬对面的黑甲促织,整张小脸都近乎要埋入那装蟋蟀的罐子里。

          但见那少年了蹙眉蹙停于其人身后,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却被那个小哥不甚耐烦地yi把甩开。

          “言子归。”那少年却不急,只低低又唤了声,似乎是那小哥的名字。

          这回那小哥倒是听见了,脊柱似被过了闪电yi般,“噌”地yi下站直身子回转过身,满面慌张神色,“我没什么都没有”双手利落地藏在身后,“嗖地”yi下便将日菣草抛开,yi面挪着脚后跟妄图掩耳盗铃遮掩住那土罐子里气焰正炙叫得正欢的蟋蟀。

          那少年长眉yi挑,yi双葳蕤凤目竟似勾魂yi般,“你没有什么?”

          言子归看在眼中,不免心中暗暗腹诽:妖孽啊妖孽,这凤眼明明长在王妃脸上便显得风情万种,多情绰约,怎么长到这小子脸上就这么邪气带钩?子归腹诽归腹诽,yi边面上却装得老实无辜,绕口令道:“我没有什么没有?”

          “很好,,”那少年微微yi笑,转身似要离去,下yi刻却出其不意地yi转身,脚尖yi勾yi挑,那土钵子连同里面的两只蟋蟀尽数稳当地落在了他的手中。

          yi旁同言子归斗蟋蟀的另yi个庄家看得忘形,竟忘了那少年手中的罐子里也有他的yi只蟋蟀,直握着马尾鬃拍手叫好,“好身手!

          言子归在心底暗骂yi句:“缺心眼。”yi面垂下头乖巧地做认错伏低状。

          “你竟还学会赌了?”少年声不高,言子归却觉yi股凉凉气势压在后颈之上,不免将头越垂越低。

          这少年不是别个,正是中州王府的大世子―裴沈宵。

          但见裴沈宵将手yi收,握着那蟋蟀罐子调头便出了人群。言子归的金将军被他握在手上,不免赶紧提起脚步灰溜溜紧随其后跟上,yi路上赔尽小心,说遍好话,那裴沈宵亦不为所动,凉着张面孔,丝毫没有将蟋蟀还给子归的兆头,反倒七拐八弯到了yi家酒楼面前,眼看便要入内。

          言子归yi下泄了气,破罐子破摔拦在裴沈宵面前,横道:“我就是赌蛐蛐又怎样?你做甚成日对我管东管西?王爷王妃都不管我,你凭什么管我?我不要你管!

          此话yi出,但见裴沈宵温文yi笑,子归心中yi骇,深知此番必定是撩到了虎须。

          “我凭什么管你”只听裴沈宵缓缓道,“就凭当年你叫我yi句‘爹爹’,我便管定你了!”

          你!”yi提当年之事,子归便似被戳中了脊梁骨的灯笼,从头瘪到脚,饶是面皮再厚,也抵不过这般尴尬,羞得满面通红。此事还真怪不得别人,谁让她那时候年纪小,只有三岁,却是个缺心眼兼几分“好色”的胖娃娃,但凡瞧见模样俊俏的男子,不管老幼,yi律凑上去喊’‘爹爹”。据说当年,她便似块牛皮糖yi般死活抱着仅有六岁大的裴沈宵不撒手,还唤了他yi句‘,爹爹”

          yi失足成千古恨!裴沈宵名为义兄,实行父则,名正言顺地将她从五岁管教到如今十三岁。整整八年,依子归以为,这便是yi部活生生的宠物驯化史!

          但见裴沈宵翩然掠过她登楼而去,子归恨得在他的背后又是咬牙又是跺脚。来了,又觉心中几分委屈,她今天之所以去集市里赌蟋蟀,不过是因着下月便是裴沈宵的生辰,子归不欲伸手从王爷下妃处拿钱买礼物给他,想自己赚钱买东西送他z想来想去唯有斗蟀来得得心应手又便捷。明明早晨出门时小心又小心地女扮男装,怎么还是让他给捉了个现形?

          子归愤愤,正待离去,却听得装沈宵站于楼梯半当中阴沉沉yi咳,“你还想去里?”

          子归虽委屈,对于这个义兄却是敢怒不敢言,若她现下胆敢走开,装沈宵自不会放下身段追上来捉她,然而待她回中州王府后,他自然有得是稀奇狠辣的法子整到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是以,子归只得夹了尾巴yi脸颓色地跟在他身后yi步yi拖上了楼。

          但见裴沈宵最终停在yi间雅间门口叩了叩门,听得里面传出yi句:“进来吧’子归便跟在沈宵身后推门入内。

          子归心情不佳,yi直低垂着头,并未注意里面是何情形,直到听见yi句爽朗笑户响起:“你出去半日,就是为了寻这么个小孩儿?”

          子归yi抬头,正待辩解自己不是小孩,却在瞧见来人时,yi下顿住,但见雅间首位上坐了yi男子,年岁莫辨,眉目疏朗俊秀,yi双眼睛未语先笑,如月牙yi般轻轻荡深z叫人yi眼望去便生亲近之感,只是那人说出来的话就不是那么叫人“亲近”了―

          “这,莫不就是你爹给你寻的那个小童养媳?”

          “三爷玩笑了,此乃舍妹。”向来清傲的裴沈宵见了这男子,说话间竟带几分随意,要知,裴沈宵平素也就亲近王妃yi人,对于其生父中州王,虽恭敬却也带着几分疏远。子归不免暗自猜测此人来历身份,然而见他穿着普通,神色间却贵福了个身,斟酌着恭恭敬敬唤了句:“三老爷!”

          那人闻言扑哧yi笑,“别!这个‘老’字我可不敢当,被你yi叫,我yi下平白些添上不少华发。”

          子归yi下窘迫,不知该如何是好,那三爷也似玩笑尽了兴,可算放过她,不再揪着她的错处说。

          子归坐在yi旁,看着这二人对了两盘棋,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之后,裴沈宵总算甘愿领她离去,行至门边时,忽听得那三爷身后yi句问:“你娘这些年,可好?”

          yi句问话虽短,却似含了万般犹豫辗转在心头,听得叫人心头yi酸。

          裴沈宵停于门边,回道:“我娘甚好若是三爷能少送些美婢舞姬到家里,就更好了。”本已推门将去,却终究犹豫yi下,头亦不回,状似不经意提及,“我娘明日到城东大戏园去看戏,若三爷”言至yi半,却未尽‘,

          走了少几步,子归隐约听见雅间内传来yi句叹:“罢了,罢了,不得我命命矣”

          美婢?舞姬?行了老远,子归猛地想起,家里确然常有美婢舞姬送入,而那赠美之人

          子归顿于路中央,可算反应过来那三爷是何人,瞪大了眼瞧着裴沈宵,手指遥指酒楼处,“他,他就是”

          裴沈宵勾了yi双如丝之眼幽幽将子归yi瞧。子归立刻噤声,生生将“皇帝陛下”四字烂在腹中。只是,心中难免遐思yi番——

          原来,那些传言竟是真的!

          过去子归偶有听下人们嚼舌根,说起王妃的过往之事,据说甚是跌宕离奇,王妃曾有三嫁:yi嫁裴王爷,二嫁皇帝陛下,三嫁才复又嫁回中州王c直至今日。有人传当今皇帝陛下心中之人正是这位中州王妃,故而今时今日仍未封后。更有甚者,不少人还说中州王的这位大世子指不定乃是正统龙脉

          本来,子归总觉着王爷王妃恩爱非常,这些流言不过是外人臆想出来的z如今yi揣摩z其中却有几分真实

          远处,酒楼雅阁之内,宋席远伸指yi掸酒杯,唇角微微翘起,戏谑yi笑,想起yi桩压箱底的陈年旧事——

          那年宋席远十八岁,接手宋家生意不过两三年,正是忙时z恰逢扬州城内最大的戏园“三苍水苑”初建,请了国中最负盛名的徽州武戏班子做开场之演,宋席远本无意去看,奈何那戏园老板盛情相邀,故而,便勉为其难前去。

          待他姗姗来迟时,那戏已过半,宋席远不欲惊动戏园老板,遂于戏台下yi隅随意寻了个空位坐下。

          岂料,刚yi坐下,手刚随意往yi旁放茶水的小几上yi搭,便被yi旁斜刺里伸出的yi只小手给牢牢抓在手心。宋席远未免怔松,偏脸yi看,却是yi个面貌清秀的“少年郎”,攥了他的手坐于yi旁玫瑰圈椅上,正全神贯注盯着那戏台,身子微微前倾,神色随着戏台上的跌扑翻跃c舞刀耍棍而跌宕起伏。

          宋席远暗自检讨yi番,过去只知自己有几分女人缘,今日始知,原来还有yi两分男子缘

          戏至高嘲迭起处,那“少年”喝得yi声好,yi面伸手来绅宋席远,yi面道:“绿莺,你看!这个跟斗翻得比我们家戏班子和春可要好?”

          yi转头,二人双目yi对,那“少年”眉头yi紧,便跟丢个什么东西似的,手中yi抛,利落地将宋席远的手给丢在yi旁。

          宋席远自小到大,从未被这种嫌弃yi般的眼神给瞧过,冷不丁被这么yi甩,面子上有些过意不去。

          此时,那“少年”却又回过头,补了句道歉:“这位兄台,方才多有得罪,我以为身旁坐的是我的随身小厮,却不知他跑到何处去了”

          说实话,宋席远未听清他说了什么,倒是发现yi件蹊跷事,心中暗暗yi笑,原来,根本没有什么“少年郎”,究根到底,还是“女人缘”!

          此时,那“少年郎”已回过身继续看戏,宋席远用折扇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臂,见那“少年”疑惑回头,宋席远这才笑着用折扇点了点自己的嘴唇上方示意与他看。

          原来,这不过是个女扮男装出来逛戏园的小姐,往自己鼻子下贴了两撇八子胡便自喻是男人,然而,这贴上去的八字胡终究不比长出来的八字胡牢靠,这不,现下这小姑娘便不知何处掉了yi撇胡子,唯剩另外yi撇孤零零挂于唇上,远远看去,颇有几分意趣。

          那小姐倒也机敏,yi下便反应过来,仲手yi摸,倒也并不慌张,低头淡定地看了yi圈z终于在yi旁小几的吃茶杯子里寻见了另yi撇胡子。

          接下来的情形,便叫宋席远不免目瞪口呆,

          但见那小姐不慌不忙自茶杯中将胡子捞出来,用袖兜里摸出的绢帕细细将胡须随后,自如地将那撇胡子重又贴到脸上原位,动作流畅,自然无比。

          末了,还掸了掸胡须尾,朝宋席远yi拱手,洒然道:“多谢多谢。”甚是诡异z

          依宋席远过去yi十八年对女子们的了解,若是正常家小姐碰着此番情景——女扮男装破人当场拆穿,怕不是都要窘得藏到桌子底下去,要么掩面羞愧脸红奔走,何曾见过这般淡定有趣的?

          正待问哪家,那戏已终,yi旁急急窜出yi个同样女扮男装的“小厮”,但见那胡子小姐凤目微微yi挑,似嗔似怒看了那“小厮”yi眼,便与他相携离去。

          这胡子小姐乍yi看长得并非多出挑,然这临了yi眼嗔视,却有yi股说不出的味道在里面,只yi眼,便让人觉得似整个三月的烟花扬州尽收其间,叫人心头焉的yi荡。

          待宋席远回神之际,那主仆二人已没入散场人群之中,似从未出现过yi般

          且后z宋席远尚且来不及打探这小姐系出何家,便奉旨北上,再回扬州之时,第yi场应酬便是知县裴大人的喜宴。

          “你的贞操可还在?”看着那新娘yi揭盖头,无比自然淡漠地问出yi句惊世骇俗之语,宋席远始知,晚矣,晚矣!

          yi见沈妙误终生。

          那yi场偶遇,终入扬州烟雨中

          后记

          这是yi个关于爱情和计谋的故事。

          或许,爱情未必与计谋相左。

          如果你爱上了yi个精明如斯的人,幸运,抑或不幸?没有人能定论,不过取决于yi念之间罢了。

          正如有人说过―鲜花,未必只在春天开放。

          电线庚寅年二月初六

          全书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