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9 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涝谡饫铮袅耸饕裆固簦ィ檬娣枷袷乔崃艘话搿?过了午,都要小憩的。现下,手边有带出来的暖毯,打个盹罢。恩,暖暖的。这里,靠好些。舒坦。呼呼呼哈欠嗯咳,现下大厅里yi半是水阁的人。还有yi个多时辰呢。小白丫头,现下还在睡。奶娃娃,总是睡得多了点呢。在树上搭屋,这主意很不错。嗯,我现下这个,其实算很简陋了。那时君上画了张图,指了地方,让我造个去处。半天就完了工。我看看那样子,就让原班人马在这也捣鼓了会。小小的台面,我能躺开,再多多留点宽裕就好了。坐起来,就是够两个人舒舒坦坦对饮的。我yi个糟老头,用不了那么好的设计。再说,我也不想让人人都知道。总有几个仆人笨了点,小事都搞不定。让他们找到我,下罚也是劳神的事。反正,那几个副管都还成。有他们拿不了主意的,自会过来。人老了,该让后生们多些担待了。其实现下,已经是张老四管着事啦。我么,享享晚来福。除了总管这两个字,张老四该有的,都没缺了他。那小子我yi手带出来的,是块料子。他晓得事理,碰到棘手的,我也乐得点拨点拨。这午时楼主庄的管家,算是又换了yi代啦。想来“扑通!”呃噫?听这声音,君上莫非已经到了庄了?那个树屋,是没有别人会靠过去的。暗卫么,yi般人是不晓得的,也不会离得太近了,所以不算罢。三四年前金阁阁主那场内反后,君上就比较常呆在子屋外面。慢慢就成了习惯。大概这才想到搭个树屋罢。气温适合的时候,就会过去呆会。七冥自然是跟过去的。他好像蛮喜欢去那里。其实也难为他了。那时候,好好的yi个阁主,忽然成了侍寝。虽然是君上的侍寝毕竟也是被压在身子下的。开始还有些担心他咽不下气,吃了苦头。其实,只要顺了君上,自然就没事了。这般的事,比起往常的惩处来,好很多。断筋剔骨。咂咂。小例子。这江湖上,总有很多让人生不如死的手段。他那时伤是重了点,不过主要是内伤。有莫兰在,按最糟糕的打算,那yi夜也不难过的。君上即位时我就是总管啦。十几年,看得清清楚楚。以前那些被抬出来的,伤厉害的有,身子会落了病根的却没有。那些半口气的,多半是君上晨起练剑去了,自己寻死寻的。君上是不许人在他眼前折腾的,不过没看见的时候,他是不管人死活的。青楼里召过来的,就大都好好的。轻伤,或者脱了力了。有些事,免不了,就咬咬牙撑过去了再说。跟自己过不去,那不是顺了老天的意。七冥是阁里的杀手出身,命没磨硬的,怎么能成了阁主。所以,看他也不是不明白的,我那时候也不担心什么。过几个时辰,然后养了伤,或者放出去,或者除了籍,都是可以的。反正君上从来yi个人只要yi夜。他又是报了家仇的,也不像贪权势的,不做阁主也不是大事。找个偏僻地方隐居,娶个媳妇,就是给他地下老父老母续上香火了。不过见莫兰那个样子,我开始觉得事情不那么简单。扣了莫兰脉门出来,到了隔壁院子,他就死活不肯再走开半步了。平日里冷面圣手,那时候额头上生生开始冒汗。明明已经入了冬的,他却好像进了三伏天。我心里软了点,就吩咐了声,陪他进了屋子等。那边没什么声响。然后忽然就门开了。听得七冥求了什么。莫非我转头去看莫兰。莫兰脸色惨白。肯定是做了什么手脚。当下我问了句。莫兰恍恍然说,七冥他近不得人身的,所以参汤里掺了怀春。我心里就咯噔了yi下。近不得人身,以前不是没有见过。破了规矩的话,君上要是火起,这番折腾下来,算上原来的伤,真的是神仙难救了。连忙吩咐就近备水,昏药,参汤。临了却听得那边低低的yi声。我愣了愣,当下松了口气。回头看莫兰,他却已经掠过去求情了。竟是豁出去了。苦笑摇摇头。咳,毕竟还年岁嫩了些,经的事少了些。好好的耳力,明明还比我聪上几分,却连那声音是什么时候会有的,都听不出来。跟了过去,远远看了看。君上鬼门关边溜达了回来,武艺精进了些,好像心情不错,倒也没有罚莫兰。偏偏莫兰笨笨耽搁了半天才明白过来,退下了。让几个机灵的温了参汤就近候着,我去睡了。早上七冥最糟糕就是脱了力罢。却不想,君上yi直留了七冥随身了。第二天君上让人把yi个亭子给拆了瓦,吩咐了很多零零杂杂的东西。连莫兰都被叫去,让调了几种药。好像是要替人接骨头的样子。却不全是。像那些被褥小毯子做什么,没人晓得干什么用的。还有火炉,很多小小的银钳。又让人搬了屏风围了。其实下个令,自然就不会有人靠近的。不该问的,我自然不会好奇。然后唤了七冥去。接着七冥在君上那里睡,十来天没有出房门。莫兰倒是去过几次,看他脸色不像有事。先是三天参汤,后来也只是加些流食,鱼肉,蛋羹。君上吩咐了,都用最细的米面做。另外还叫榨了些果蔬汁,叠几层纱细细滤了端去。试探问莫兰几句,他却不肯说怎么了。只说近段时间不用另找侍寝了。我隐隐猜出几分。不过不该知道的,我还是不会好奇的。那年君上破天荒地去了盟会。真是的,早几年我这把骨头也好出去跟着逛逛。心痒痒,不过想想还是算了,不折腾了。也该让张家老四独挡yi面了。我么,留庄子里,当休个长假好了。主庄附近山水不错,下了山离几个热闹的城也不远。恩,顺便去老相好那里多呆几天。免得她老是差人给我送衣服鞋子过来看那几个小崽子,捂着嘴笑笑笑!笑什么!!!君上出了门。不知怎么,七冥没跟。咳,让人操心啊。我摇摇头,回进去,理了几件事。君上没有出主庄地界前,有些东西还是庄里送去供用度的。然后有庄里打扫的小厮报上来,说是有人跪在湖边,是七冥。我急忙去看了。这可没辙了,君上要人跪,谁敢扶人起。他该不是说了什么吧。君上这几个月,留了他在身边,也没为难他,倒是常常把他按倒了。我禀事的时候,他yi般都在身侧奉茶什么的。那眼神动作,虽然被藏得很深藏得很好,他毕竟和我差了几十年。恩,我岁数都是他两倍半了。看得出,他竟是暗里动了心了。傻了些。君上留了他,大概是因了他身子漂亮,又知分寸罢。毕竟习武出身的,和青楼里来的,差很多;而混了这些年,他多少有些通透。君上是软趴趴,香腻腻的尝多了,换口味罢。可他毕竟是个男人。风华绝代没有,续不得香火,拿什么和别人争。午时楼君上,多少人想嫁了女儿姊妹过来。光这武林里,就有四,有九,还有很多。这不,君上去盟会,八成便是打算娶个回来。就算君上男女不忌,他也早晚是要被遣走的。现下宠着,以后早晚还是陌路的。不知怎么地,就请他喝了茶。跟他替张家老四讨了个情,顺便旁敲侧击了几句。这孩子,还是招人疼的。看上去淡淡的样子,他心下什么滋味,就不晓得了。咳看看,顶撞了罢。连忙让人快马带口信去追莫兰。能为了七冥去求君上情的,估计也就这生死之交了。过了午后,天开始下雨。参汤热水药暖炉该备的早就备上了。偏偏人还没有来。yi直到了晚膳撤下了,还是没有动静。这可怎么好。他跪的地方,是缓坡。这么大的雨,青湖应该已经涨水了啊。我在屋里喝茶等,忽然那边留的几个就撞进来说,人不见了。人不见了?我皱眉。这几个看着等传信的,功夫粗浅了些,莫非吩咐他们去君上平日里的屋子和温泉看看。果然在温泉我忍不住亲自去了下。君上没有唤人,我们就在外厅等。然后君上出来,拿了些巾帕,端了碗参汤,还有些活血的膏药进去了。吩咐我们放下衣物什么的,就可以下去歇了。我微微送口气。老老江湖版水阁主新得了的孩子,今天抓周。就是白兰那个小不点,今天要抓周啦。嗝恩,人老了。这么几杯酒就满了肚子了。才四五坛呢。这树上的景致,还的确不错。前面是湖。其实这个小台,是伸出了岸边,悬到了湖上的。从板缝里往下看,斜下前面点,就是闪闪的湖水。不过我不喜水。还是就这里坐了罢。恩,今天日子也不错。刚入秋,天高气爽的。我这把老骨头,脱了风湿,现下晾在这里,隔了树荫晒太阳,哎,好舒服,都像是轻了yi半。过了午,都要小憩的。现下,手边有带出来的暖毯,打个盹罢。恩,暖暖的。这里,靠好些。舒坦。呼呼呼哈欠嗯咳,现下大厅里yi半是水阁的人。还有yi个多时辰呢。小白丫头,现下还在睡。奶娃娃,总是睡得多了点呢。在树上搭屋,这主意很不错。嗯,我现下这个,其实算很简陋了。那时君上画了张图,指了地方,让我造个去处。半天就完了工。我看看那样子,就让原班人马在这也捣鼓了会。小小的台面,我能躺开,再多多留点宽裕就好了。坐起来,就是够两个人舒舒坦坦对饮的。我yi个糟老头,用不了那么好的设计。再说,我也不想让人人都知道。总有几个仆人笨了点,小事都搞不定。让他们找到我,下罚也是劳神的事。反正,那几个副管都还成。有他们拿不了主意的,自会过来。人老了,该让后生们多些担待了。其实现下,已经是张老四管着事啦。我么,享享晚来福。除了总管这两个字,张老四该有的,都没缺了他。那小子我yi手带出来的,是块料子。他晓得事理,碰到棘手的,我也乐得点拨点拨。这午时楼主庄的管家,算是又换了yi代啦。想来“扑通!”呃噫?听这声音,君上莫非已经到了庄了?那个树屋,是没有别人会靠过去的。暗卫么,yi般人是不晓得的,也不会离得太近了,所以不算罢。三四年前金阁阁主那场内反后,君上就比较常呆在子屋外面。慢慢就成了习惯。大概这才想到搭个树屋罢。气温适合的时候,就会过去呆会。七冥自然是跟过去的。他好像蛮喜欢去那里。其实也难为他了。那时候,好好的yi个阁主,忽然成了侍寝。虽然是君上的侍寝毕竟也是被压在身子下的。不过只要他顺着点,过了yi夜就好了。总比那别的手段好些。却不想,君上yi直留了他随身了。待他倒很不错。看得出,他竟是暗里动了心了。傻了些。君上留了他,大概是因了知分寸罢。可他毕竟是个男人。就算君上男女不忌,他也早晚是要被遣走的。那年君上破天荒地去了盟会。yiyi真是的,早几年我这把骨头也好出去跟着逛逛。心痒痒,不过想想还是算了,不折腾了。也该让张家老四独挡yi面了。我么,留庄子里,当休个长假好了。主庄附近山水不错,下了山离几个热闹的城也不远。恩,顺便去老相好那里多呆几天。免得她老是差人给我送衣服鞋子过来看那几个小崽子,捂着嘴笑笑笑!笑什么!!!果然回来就不见了七冥。遣了去皇城了。原以为就这么着了。到了十月十,君上去虎腾赴了个私约,竟然就坠了崖落了江不见了。同时,江湖上有名有姓的好手,少了yi十几个。五阁阁主,暗总和我合计了,这事得先压着。暗中调人去找。莫兰当下说,要传了信给七冥。不是快马传,烽火,烟花,大家自己想象~~我们心下都有些明白为了什么。几个都是有些情分的。木水土三阁主不必说,共事得都不错。新的金阁主是从七冥手下带上来的。何况七冥好歹也算yi等yi的杀手,这事,他可以帮了找。又是在君上身边呆了那么长的,可能还有些别的门道。暗总和我都没有意见。火阁主也没话说。三天后,有报上来,说君上无恙,和七冥回了城了。我们面面相觑。从皇城快马不停,到虎腾刚刚要三天。要换马不换人。而且还得是楼里备急的好马,和yi路提气轻身的高手。七冥竟是yi到虎腾就找到了。果然是有些门道的。或者,有些天定的缘法。君上是次日下午回的分部。带了七冥。然后就带了他回庄了。又变得和原先yi样。大概是因为盟会上没有定下人,楼里几个给君上呈了百来张绢画。最后,堂是拜了却是和七冥拜的。两个大男人虽然怪怪的,不过君上可能另有考量。他若是娶了什么人,难保不像上上任楼主yi样,被胁了夫人。江湖上伶俐又功夫好的几个女子,都是有世家背景的。过门的话,便是利益纠葛yi堆的事情了。连带下面五阁,和门里坛里,都会有变动。七冥虽是男人,又没有什么风华君上灭了灯闭了眼,用起来其实差不多。他好歹知道分寸。又有武艺在身,也是老江湖了,遇了麻烦,不容易成了累赘。何况君上想要孩子,还不是最简单的事。咳,我老啦,有些事情糊涂了。这不,现下里就要抓周了,我还在这里喝酒。恩,过去罢。想来还是白家大小两个丫头可喜。这大丫头,已经做了娘了。否则怎么来的小丫头。白丫头是盟会那趟缠了莫兰回来的。刚来几天时间,对莫兰下了几十次蝽药。说是煮了熟饭,好让君上给个公道成了婚。凸yi_yi凸两个都是药理精通的,莫兰更老辣些,白丫头就没得手。yiyi可怜那些瓷器,有些药粘了,没几个月是不能用的。然后便安生了些,只是yi天三次缠着莫兰下聘。冷面圣手yi直没应。直到君上成婚后半年左右,入春时,西南白家来了人,yi个血人。撑了yi口气,和白丫头说了几句就昏厥了,是方言,我们都不懂。白丫头听了信,当下就懵了。不过只是yi会会。然后yi眯眼,yi咬牙,割了yi束发给莫兰。丢下yi句,“你不娶我,这事就算了。不过看在我缠了你这么久,这头发记得带进坟去。”掠出去,不见了。莫兰跟出去。那丫头武艺差了yi截,莫兰没有道理追不上。偏偏就是拦不到。冷面圣手当下居然慌了。热锅蚂蚁似的。我看不过去,让他跟君上讨个主意。午时楼自有分部在那边,君上要是肯帮,没什么好担心的。君上冷冷淡淡问,“白家的祖传药方你到手了吗?”莫兰答是。“当初我提醒你白家有能将养七冥身子的药,你就是为了兄弟才肯搭理她的,现下方子已经到手了,她又不缠着你了,不是正合你意么,怎么?”莫兰愣了。君上又喝了口茶,起身走了。莫兰连忙跪了求了,说要娶白家丫头。君上还是平平的口气,“水阁主私聘,怎么,什么时候变成楼里的事了?”这话,竟是不肯帮的。莫兰没了主意。按说这话没有断了他调自己的御下,可那些都在东北。哎,好端端的圣手,怎么碰到涉及自身的事情,总这么糊涂呢。这眼下,既然药是给七冥用的,好歹七冥也是和君上拜了堂的,因这层关系求君上,君上不好推的。莫兰背对着我,我只好给七冥打眼色。七冥倒是开口了,却是请君上成全有情人。我拍拍脑门。完了完了。两个木头脑袋。君上刚才的口气,这么说分明是不会应的。不想君上笑眯眯伸出yi只手翻了五翻。七冥脸红,答好。君上满意地点点头,嘀咕,“够用yi阵子了。”七冥从脖子到耳朵呼啦拉全红了。君上分明故意出的声逗的七冥。打的什么哑谜?不过君上肯帮就好。看七冥那脸色,离不了房中事。八成是什么花样。居然拿条件换这么看来,君上待七冥,倒是和我想的有些不同的。然后就又是yi场婚礼了。不久君上让造了那个树屋。除了君上自己,到现在为止,只有七冥进去过。接着小白家丫头出生了。生她那天下人来报,白家过来的yi等yi的稳婆说是难产。莫兰在屋子外面来回走,他进去,又被白家丫头赶出来。yi起扔出来的还有yi句,“不懂就走开,你晃得我心烦。”过了三四个时辰。稳婆出来让莫兰有个准备。若不是君上,差点被莫兰yi掌劈了。然后君上摇摇头,坐下,端起茶开始喝。yi点也不担心的样子。平时君上老爱和白家丫头逗嘴,丫头什么人都能坑,就是坑不到君上。还常被反坑了。这么看来,君上还是宝贝这丫头的。现下这么稳,肯定有我们不知道的把握,没准根本就是又yi坑。哎,早点摔了罢,不然莫兰头发都要白了。我冲七冥使了个眼色。七冥不知道和君上说了些什么,大概是担心的意思。君上安慰说,“没事的。”七冥忽然就眼睛红了。啪嗒yi下给跪了。君上立马放了杯子抱起他。我连忙扯了莫兰走开点。莫兰浑然无觉出了什么事,任由我扯着到了yi边。隐隐约约听得那边七冥哽了声说,“我不会生孩子”这不是废话么。“所以总有yi天,有女人为你吃那样的苦头”咳,这是肯定的啦。“那时候,你就会担心了”这个倒未必,可能连人都不在yi边呢。“就和现下莫兰yi样了”居然是这么讨情的。君上吻了他堵了声音,挠挠他发顶,摇摇头说,“没有那么yi天的,七冥,你yi个就够我操心了。”我噎了噎,再不敢偷眼看。听这意思,君上竟然是要为七冥守身了。若再看,他随时可能yi掌劈了我。小命要紧,何况不能看,总是可以听的。然后君上去敲了敲墙壁,轻声说,“差不多了,他欠你的,留yi点。下次生的时候折腾吧。”里面忽然就没了声音。而后白家丫头说,“生了女儿要姓白名兰!阿唷若生了儿子由他取,不然我就不生!!”莫兰听声音,终于回了魂,抓了我问,“生出来了?”君上说,“女儿,白兰。”莫兰狂喜,“白兰?莫白兰?”君上摇摇头,“姓白名兰。”莫兰愣了愣,挥挥手,“好好,姓白名兰,姓白名兰。”然后就往里面去。君上摇摇头,点了他|岤,道,“等等,半柱香。”我yi边傻了。半柱香没到,里面忽然“哇——!”yi声响了。然后白家丫头嘀嘀咕咕,“累死我了,睡了,阿水妈妈,辛苦你了,孩子就拜托你照顾yi晚上,我明天再开始当妈妈。对了,别让人打搅我睡觉。”稳婆是白家人被耍了。我同情地看看莫兰。算了,我不过yi个配角,回头多逗几次小丫头就值回来了。君上已经和七冥回去了。我也回房睡觉罢,晚了。哈欠咳,我真的老啦,准备给那小丫头抓的东西呢?对了,我去喝酒时就带了。就在身上呢。白白回房找了,浪费了yi盏茶时间。好罢,抄回近路吧。今天其实,也是我诞辰呢。不过庄子里的都不知道,他们都以为是另外yi个日子。那个日子我老不记得,不过他们记得就是了。很早以前,是有个人,和我yi起,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的那时候啊,每次到了这个日子,我俩都要比划比划,然后喝杏李烧。拂水岸,李子坳,杏家坡的私窖里出的。拍开yi坛,酒香便会飘满了江边那片芦苇荡的。天下最好的烧。杏李烧。不醉不休。现在啊,只有我yi个还能在今天喝酒了而且,年纪大了,喝不了那样的酒了。小丫头yi眨眼就yi周岁啦。我啊,算是又多偷了yi年福了。

          【tt论坛shubayi2cyi,欢迎您来ttbbs推荐好书!】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