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的酒yi饮而尽。

          银哈了yi口气,“说起来,你这个阴险的小人是什么时候背着我和洛伊来往的?”

          休斯陷入回忆,他曾很多次看着银和洛伊玩闹,然而真正与洛伊接触,却是在那yi年夏天。

          “我第yi次和他说话,是那天他和该隐去田边玩弄得全身都是泥,后来跑河边洗掉到水里去了”

          银皱着眉头回忆了yi下,突然拍了yi下大腿,yi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当时你还教他游泳了对不对?”

          休斯以笑作答。

          “他回来说我教他游泳,我说你做梦的吧,你什么时候见我会游泳了,他当时就迷糊了,说好像是在河边睡了yi觉大概真做梦了,但那之后他还真的会游泳了,还整天追着问我什么时候再进他的梦教他点别的,比如能随意在天上飞。”

          休斯的笑由心底蔓延出来,这些银看着眼里。

          “既然这么喜欢他,当年你为什么要逼得他那样?”银的表情突然冷了下来,他很不能理解当时休斯为什么这么做。

          休斯不想解释他当年为什么要这么做,反正说与不说银都是不会理解的,他只喝酒不说话,银yi把夺过了他的酒杯,“说啊,当时为什么要这么做!”

          yi旦说到这个话题,两个人之间的气氛yi下子全变了,原来叙旧聊天的劲头yi时间全没了。

          休斯起身,觉得不适合再聊下去了,说道,“近段时间我会很忙,改天我再过来,答应你的事,你放心我不会食言,这几天先委屈你了。”

          如果放着银在兽人族跑,那是很危险的事,他不想他出什么意外,也不想整个事件出现什么意外状况。

          银在后头喊,休斯充耳不闻,步出了地牢。

          酒杯被银奋力摔到了墙上,玉石击碎的声音在这个牢房里异常响亮刺耳。

          这yi晚上月色仍然是不错,城郊有个美丽的玲珑湖,休斯试图召出亚绅尔,不过亚绅尔似乎还在耍脾气,过了很久都不愿意出来见人,在当休斯不抱希望的时候,亚绅尔出现了,光裸着上身,随意套了条黑色西裤。亚绅尔不仅脸显年轻,连体型也保持得相当不错,不过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

          “休斯,下次不要在这种时候见我了。”亚绅尔臭着yi张脸。

          休斯知道是打扰了亚绅尔的好事,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不是可以选择不见我吗?”休斯调侃他。

          “我是可以选择不见,可是我受到了某人的干扰。”亚绅尔是yi脸的烦躁。

          “哦?是这样的吗?原来这样就可以干扰到你,那我懂了。”

          亚绅尔欲yi望没得到纾解,烦得很,往酒柜拿了瓶酒往杯子上倒满,坐到沙发上闲闲地靠过去啜了yi口,不悦道,“yi晚上你只能见我yi次,不要随便召唤我。下次午夜之前千万别找我,因为我会心情糟糕得什么都不想说。”

          休斯心里担心洛伊的身体,率先语气软下来,“好了亚绅尔,告诉我怎么救洛伊吧,无论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就算让他回去你身边我永远都见不了到也没关系,请你不要拿他的身体来跟我开这种玩笑,这种玩笑我真的开不起。”

          亚绅尔轻蔑地笑了,“当年你都可以拿他的命开玩笑,现在怎么就不行了?”他透过水面斜眼看着休斯,眼神冷冷的。“休斯,我给你两个选择,yi个是他yi个人回来我身边,还有yi个,你和他yi起来我这个世界,你自己选择。”

          亚绅尔给休斯出了个难题,不是他不想和左飞yi起去那个世界,只是这里的事有太多他放不下。人族兽人族开战在即,迦利亚为了yi举拿下北方兽人,把奥菲利亚嫁了过去,yi切的布局都差不多妥当了,只差最后yi步就能看到整个世界统yi后的景象,或许并不如想象的美好,还需要yi段时间的重建,可是他确信从长远来看比散乱地发展下去要好。

          “事情到了今天你还在犹豫不决,休斯,你太令我失望了,洛伊的眼光,啧啧。”亚绅尔摇了摇头。“今晚就先到这里,洛伊的身体耽误不起,你考虑好了再来找我。”

          “等yi下亚绅尔,我想知道像洛伊这样怎么能从yi个世界转到另yi个世界,这是怎么办到的?”

          “我说过,这个水晶球的作用不仅仅只是这样。能不能转移空间关键就在这个水晶球,但我暂时是不会告诉你的,你的选择对我来说很重要。”

          亚绅尔是个占星师,可是他只能引导却不能透露结局,而且未来其实是种定数,他心里很清楚事物的走向和结局,却无力改变,所以当年,他只能晚来yi步眼睁睁看着美狄亚死在面前也无力挽救,这是他作为占星师的宿命与悲哀。占星师修行第yi课就是秉弃七情六欲,可是亚绅尔天生太多情,尽管灵力高强,却做不到无情。

          亚绅尔想保护洛伊,可是他又不能改变他的命运,就连带他去了另yi个世界他都不可避免地会回去。

          亚绅尔消失后,休斯在想着亚绅尔的话,从yi个世界到另yi个世界和水晶球有关?他想到当时左飞就是将水晶球对准了太阳而给带了过来的,既然是两颗类似的水晶球,那么操作方法应该也是差不多的,他尝试透过水晶球直接对准月光,可是没有用,水晶球除了发着异光,没有任何动静。

          兰瑟还没回去,而且准备赖着不走了。休斯回到家中的时候竟然发现左飞和兰瑟以及罗格三个人正在玩着纸牌,三个人玩得不亦乐乎,只有罗格注意到休斯进了门,跟他颔首微笑打招呼。

          “五到k的yi条龙,有没有?”左飞yi脚踩在凳子上,手里拿着牌,左飞看了看身边的两个人。“没有我继续喽。”左飞蠢蠢欲动地要将手中的牌挥下去。

          “四个三。”罗格轻轻地将牌压在了桌子上。

          “四个四。”兰瑟用力地将牌甩在了桌面,发出pia的yi声,气势十足。

          “啊哈哈哈,你炸他?哈哈哈”左飞笑得直捶桌子。

          “啊!”兰瑟惊叫yi声。打了yi晚上的牌,脑子有点晕了,自家的也炸,脸丢大了。

          “兰瑟,我们是yi伙的,你有那么讨厌我么”罗格弱弱地说道。

          “谁让你四个三刚好够我压的的?你可以是四个五,四个六,四个七”兰瑟冲着罗格喊,还逼得罗格身子yi直往下压同时也往后退,趁着兰瑟把头转过去看左飞的时候,罗格委屈得用蚊子yi般的声音小声说道,“牌是你分的”

          “呃左飞,我可不可以把牌拿回来。”兰瑟骂完罗格又对着左飞很谄媚地笑着,并且猥琐地去把那四个四捡回来。

          “不行!”左飞yi把压住兰瑟企图拿回牌的手,“牌品差就是人品差!”

          “我是兽人,人品差,我还有兽品。”兰瑟很没骨气。

          左飞yi个抬头看到休斯站在不远处偷笑,立刻扔下兰瑟跑到休斯身边。

          “你回来了。”左飞像只欢迎主人回家的小狗,只差摇尾巴。

          “在玩什么呢?”

          “斗地主。以前我在拍戏的剧组里学的,三个人玩的牌类游,你不懂的。”

          休斯见左飞玩得开心,他心里也像藏了蜜。

          “那你们继续,不过不要玩太晚,早点休息。”休斯摸了摸左飞的脑袋,左飞头发越来越长了,不过红发还是藏在里面不是很明显,倒是显得脸小更清秀了。

          “噢。”左飞又跑回去,发现兰瑟已经把四个四给拿回去了,两个人开始吵吵嚷嚷,抢夺兰瑟手中的牌,完全像两个孩子似的。

          休斯笑着摇了摇头,二十三年了,yi点也没变。

          48

          48c第48章结局篇

          左飞打完牌照例还是回了休斯卧房,休斯已经睡下了,他穿着白色薄丝睡衣侧身躺着,月光照在身上感觉清清冷冷,白玉石般的脸安宁而纯净,因为闭着双眼,美丽的轮廓就像古希腊雕像的女神,可他飞扬的眉毛看起来还是让整张脸英气逼人,几缕发丝绕过细白脖颈又显得脸柔和下来,yi张刚与柔相得益彰的完美脸庞,任何人看了都会轻易心动。左飞双手托着下巴,认真地凝望着休斯,时光静静地走着,无声地流逝。

          休斯多年养成的防备别人突然袭击的习惯早就让他醒过来了,只是他很清楚身边的人是谁,仍然是闭着眼。

          左飞看着看着还是忍不住把手伸了过去摸上了这张毫无暇疵的脸,嘴唇像羽毛yi样地轻轻刷过休斯的唇,然后又浅浅地吻住。

          轻吻由浅及深重,因为左飞忽然被掠夺了主动权,休斯将其按住了后脑来了个绵长的深吻。

          唇与唇分开的时候,左飞已经喘息不已。

          “竟然装睡。”左飞有点恼怒。

          “不装你怎么自动送上门。”休斯得逞地嘴角上扬。

          左飞将累赘碍事的衣服利索地脱去随意往地上yi扔,爬上床两腿分开于休斯身体两侧,休斯只是好笑地看着这yi切,想看他到底想做什么。

          左飞跪趴在休斯身上俯视着身下的人,还伸出舌尖舔着自己的唇角暧yi昧地对休斯放电,“美人儿,爷今晚想上你。”

          休斯不以为意,噗哧笑了出来。

          休斯的笑令左飞大受打击,气恼地说道,“笑什么啊,我不行吗?你要我让兰瑟检查身体的时候自己答应过的。”

          “让你上和被上是两个概念。”休斯好心提醒。

          “你跟我玩文字游戏!”左飞气得要去捡地上的衣服,准备穿回去走人,晚上不要跟这种骗子睡了。

          休斯搂了左飞的腰轻轻yi带就让他重新趴在了自己身上。

          左飞挣扎了yi下,挣不开。

          “挑yi逗了我还想走?你要负责让它软下去。”休斯把左飞的手放在了自己火yi热的地方。

          左飞咬着下唇,气鼓鼓的。

          休斯见不得左飞不开心,拍了拍他鼓起来的脸,哄道,“好了,宝贝儿,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虽然是个英气逼人的男子,可毕竟有着yi张女人脸,说这种话的时候无意间又带了很勾人的意味,左飞yi下子全身血液都了起来。

          “你说真的?”

          “恩。”休斯点头,眼神认真不像是开玩笑,但左飞还是有点不信。

          “你发誓不能反悔乱来,我力量跟你差太远,你要是反悔,我是yi点办法也没有的。”

          “傻,”休斯收了yi下手臂,将左飞更近地贴向自己,“发誓有什么用,信我就有那么难?”

          左飞想说是的,很难,可是他没说。

          “休斯,你要是跟我去我们那个世界,yi定可以是世界顶级的模特。”左飞手游移在休斯身上,欣赏着身下的身体,多yi分减yi分都不行,就是这样子刚刚好。休斯的体毛也淡,并不多,不像那些欧美男人,yi只只大猩猩似的。

          “模特是什么?”休斯礼尚往上,摸着趴在自己身上滑溜溜的身体,真的好想压倒他,可是既然答应了晚上随便他来,他也就忍下了,虽然忍得很辛苦,可表面还是维持得很好。

          “下次,我再告诉你。”左飞yi路吻下去忙着舔休斯大腿内侧,可没空跟他解释什么模特这种东西。

          呜,这东西撑开自己后yi|岤的时候左飞知道尺寸并不小,可这样近距离地看,左飞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顿时觉得男性尊严受到了伤害。

          休斯见左飞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左飞抬头,“不准笑!”说完鼓了yi下嘴,下了很大决心似的,yi口含了下去。

          被温暖的口腔包裹,休斯有yi种颤栗的兴奋。左飞很卖力,想用人家后面也得让人家前面兴奋yi下嘛,他可不是个坏情人只顾自己的感受。他将湿润的唇含住休斯的上端,绕着软yi沟缓缓旋转,yi边灵活地动着舌头,yi边又观察着休斯的反应。

          休斯喉间逸出了声压抑的轻哼声,左飞知道找到了他最敏感的地带,乐得连续不断在那个地方吮yi吸。

          感受到休斯的呼吸乱了节拍,左飞忙碌间不忘向对方询问自己的服务质量,“我怎么样?”

          休斯有点哭笑不得,在那么舒服的时刻他突然停下动作问自己这种问题。

          “看起来你挺享受,那我继续。”左飞说着又低下头准备玩点别的花样。第yi次把男人当女人yi样的侍候,他有点掌握不好节奏,左飞在忙碌的时候休斯也不忘抚摸左飞身上的敏感点,左飞被分了神服务质量大大下降,反倒身下急着找入口发泄,结果是苦着yi张脸看休斯。

          “我想进你里面去了。”他好委屈的样子。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