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后嘛,”默笙笑眯眯地说,“提前把你搞定。”

          以琛俊眉yi扬,“何太太,很遗憾地告诉你,我是不会跟你早恋的。”

          “哼,你还说过你大学不谈恋爱呢,结果还不是被我搞定了。”默笙晃着脚,得意洋洋地说:“手下败将,何以言勇。”

          有些人日子过得太舒服,真是越来越嚣张了。以琛默不作声地将她的头发吹干,放下吹风机,然后突如其来地将仍在得意的某人抱起。

          默笙“啊”了yi声,书掉在地上,正要抗议,就被人占据了唇舌,醇冽的男性气息瞬间侵入了她所有的感官

          “默笙,你的头发把我的衣服弄湿了。”以琛将她抱坐在腿上,yi边吻yi边说:“帮我把湿衣服脱掉。”

          “你想干妈?”在亲吻的间隙中,默笙气弱地问。

          以琛对自己老婆问出这种问题显然很无语,“你说呢?”

          默笙讷讷地说:“早上才而且我明天要出外景”

          “你以为我要做什么?”以琛扬眉,“回来为你服务到现在,我连澡都没洗。”

          呃?

          “所以,帮我脱掉衣服,我去洗澡。”

          以琛靠坐在床头,看默笙坐在自己腿上认真地解着自己的扣子,伸手按下了床头窗帘的遥控。

          衬衫最后yi粒扣子已经解开,可是以琛却yi点起身去浴室的动静都没有。默笙抬头看他,就见他衣衫不整地靠在那,专注地凝视着她,眼中有幽深的火光?

          “怎么办?”

          他抓住她的手,声音低低的哑哑的。

          “嗯?”默笙也不自觉地低了声音。

          “我忽然想,‘言传身教’了。”

          被压倒在床上狠狠地“身教”时候,默笙犹在懊恼,怎么又被骗了呢,不是早该知道的吗,如果何大律师肯让你在嘴上占到些便宜,那肯定要在其他地方加倍讨回来。

          窗帘早已缓缓地自动合上,掩住了yi室旖旎。

          “教学”活动延续了很久才结束。

          以琛不断的勤奋施教让默笙累极了,最后瘫软在他结实的胸膛上,低沉的男声在她耳边轻笑:“谁是手下败将?”

          “我啊我啊,老公你最厉害了。”默笙从来都是很识时务的,谄媚得连平时很少叫的“老公”都出口了。以琛yi副意犹未尽的模样,她要是再嘴硬,就是自讨苦吃了。

          “唔。是吗?”以琛炙热的手掌已经划到了危险地带,“你这么夸我,我很想再报效yi次。”

          “不要啊。”默笙真的求饶了,“明天我还要跑外景呢。”

          “别闹啦。”她抓过他的手,与他五指相交,摇晃。

          以琛“哼”了yi声,算是放过她了。默笙奉承了两句后赶紧转移话题,过了yi会又想起之前看的书,轻叹着说:“如果真有回到过去这种事,其实我最想回到十九岁。”

          “嗯,然后呢?”以琛的声音中,带着yi丝后的慵懒。

          “然后就不走啦,想办法让所有人好好的。”默笙的语气忽有些黯然。

          以琛知道她想起来自己的父亲,轻拍了她两下。事情毕竟过去好久了,默笙发了yi会呆,渐渐释怀,不再去想。

          以琛不欲她多想,故作怀疑地说:“你要怎么让我好好的?是书不要我盯着念了,还是八百米自己会过关了?还是每周三不要我去排队抢糖醋排骨了?”

          他yi副嫌弃又不堪回首的样子,默笙却被他惹得“噗”地yi下笑了。那时候教三食堂的糖醋排骨可是大事,周三她课又多,因此每次默笙都要提前叮嘱:以琛,明天我下课晚的话,你要帮我去抢糖醋排骨啊,yi定要去哦。

          默笙蹭蹭他的腿说:“以琛,明天我们吃糖醋排骨吧。”

          以琛:“不想再来就别乱蹭。”

          已经为吹头发牺牲过yi次,不,两次,默笙当然不想再为糖醋排骨牺牲yi次了,立刻就乖了。躺在被子里想了半天自己的用处,最后叹气说:“起码有我在,你不会得胃病了。”

          “你?”以琛很不客气地质疑:“你能照顾我?”

          默笙掂量了yi下自己的实力,摇头:“大概不能吧。但是!你要照顾我啊。”她翻个身,撑着下巴眼睛亮闪闪地看着他说:“顺便你自己也照顾好了吗。”

          大律师yi瞬间也无语了,最后伸手掐了下某人的脸皮,看看有没有变厚。

          默笙yi边躲他的手,yi边分析给他听:“你看,以前你在忙,我都去找你吃饭啊,为了我不饿,你就得yi起吃。等到你工作的时候,我正好大四,没什么课了,肯定天天跑出来找你。yi起吃饭你就不会饮食不规律了啊。嗯,不过学校到你事务所还蛮远的。我真辛苦。”

          默笙被幻想中的自己感动了,每天跋山涉水就为监督以琛吃饭,实在是很伟大。

          以琛思索了下说:“不远。”

          “公交车要yi个小时吧,还不远啊。”

          “大四你不住校了。我租了个房子,在事务所附近,你到事务所很近。”

          默笙呆了下,有点反应不过来。

          以琛笃定地说:“那时候,你肯定和我住在yi起了。”

          “我才不会跟你yi起住我那时候才大四”默笙的眼睛里明明白白地写着“你禽兽啊”四个大字。

          “你大四的课大部分在下午,住我那更方便。”

          默笙怔住:“你c你怎么知道我的课在下午?”

          以琛说:“去看过。”

          默笙怔怔地看着他,yi瞬间心脏最柔软的部分被击中,心里酸痛得不可言喻。去看过,是去她的系吗?她眼前好像出现了那个清俊挺拔的青年,那是大学时代的何以琛,站在她系的布告栏前,看着她大四会有的课程。也许不止大四的,大三,大二

          那时候他在想什么呢?

          会不会想,如果她在的话,他们要怎么安排时间?就像大yi的时候他们拿着课表讨论那样。

          眼睛刺痛起来,热热的湿湿的。

          以琛暗暗叹口气。失言了,他并不打算让她难过的。他故意逗她说:“默笙,别高估我,我能撑到毕业就不错了。”

          言语间充满暗示却又yi派正人君子的模样。

          在这样的情况下受到调戏,默笙的神经有点接触不良。表面上yi本正经,私底下肆无忌惮,有个成语是怎么形容说来着?

          “衣冠禽兽。”默笙小声地念,眼眶里却还噙着泪。

          被斥为禽兽的男人神情怡然而又不以为然地说:“唔,我哪里有衣冠?”

          默笙默了,的确

          禽兽的衣服刚刚已经被她剥光了

          伸手揩去她眼中将落未落的水光,以琛主动问:“我毕业了,我们住在yi起了,接下来呢?”

          心中仍有酸涩挥之不去,默笙配合地说:“好吧,假设我在你的强迫下跟你住yi起了,然后,嗯?”她摆出思考的模样,思绪却仍然无法集中。

          以琛沉吟了yi下,提醒她说:“默笙,基本上我会让你主动提出来。”

          “”默笙迟钝地回过神后,想咬人了,但是又不得不承认,以自家老公的阴险狡诈假正经,这真的是非常非常可能的。

          看看现实吧,最早是她追他的,等他好不容易动心了,还是想办法让她自己找上门的,结婚都是她追上去的。人家光干守株待兔的事了,不,是守株待猪

          她就是那头巴不得人家赶紧吃掉的猪。

          默笙犹抱希望地问:“那你会租两室yi厅的吧?”

          以琛故作不懂:“嗯?你还要专门的书房,默笙,那时候我经济实力不够,你就将就yi下吧。”

          坏蛋!默笙哭哭笑笑的,气哼哼地在被子里踢他。明智地不再跟他纠缠这个问题,默笙认真地进行“假入我回到十九岁”的幻想。

          “大四下半学期,我要找工作了吧。”默笙觉得自己工作的事情非常为难,以那时候的水平做摄影这行肯定不行的,但是本专业她又实在不感兴趣。

          “不会找不到工作吧”默笙很担心。

          “会的。”以琛毫不留情地打击她。

          其实以那时候赵默笙的活泼开朗,估计在他监督下,英语六级计算机考级什么的肯定也过了,又是名校毕业,找个工作肯定不难,但是反正是假设嘛,就没必要让她太得意了,打击老婆这种事情,也是别有乐趣的。

          “好吧,yi帆风顺的人生也很没意思,慢慢找那我闲着的时候干吗呢?”

          “在家装修房子?”

          “咦,这么快就买房了吗?”

          “嗯,那年有个案子我办得不错,老袁人厚道,我拿到不少钱,首付够了。”

          默笙星星眼地看着他:“以琛你真厉害。”

          以琛毫不谦虚地接受老婆的崇拜,yi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没办法,要养你压力很大。”

          这是诋毁吧?她明明很好养。默笙决定无视他,继续思考。房子也有了,工作也肯定找得到,接下来呢?结婚?默笙想到这里,不由哀怨:“唉!以琛,求婚不会也要我来吧?”

          再欺负她恐怕要炸毛了,何以琛底笑着在她耳边说:“不会,我比你急。”

          温热的气息醇厚而充满男性阳刚,搔得她耳朵痒痒的,熏人欲醉。默笙在这样的气息笼罩中,淡去了最后yi丝酸楚。幻想着以琛求婚的样子,发现自己实在想象不能。

          不由有些失落。

          错失的美好啊。

          不过,万yi是这样的——

          以琛:“赵默笙,我们下周去登记结婚。”

          她的反应肯定是——先呆,后扑,然后:“以琛,我们今天就去吧!”

          然后被以琛取笑yi辈子。

          默笙默默地抖了yi下,忽然觉得没被求婚,好像也没什么好遗憾的

          她赶紧赶走这些可怕的想象,顺着往下想:“那结婚了,接下来就生孩子?”

          说到孩子,默笙yi下子回到了现实中。

          “以琛,我们什么时候生孩子啊,以玫都快生啦。”

          以琛蹙眉:“再晚点吧。”

          默笙对他的答案毫不意外,因为已经提过这个事情好几次了,以琛对生孩子这事,实在是很不热衷,唔,与某事成反比

          默笙趴在他身上不说话,以琛以为她不开心,沉默了yi会叫她:“默笙,我不想这么早要孩子。”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