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9 部分阅读(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录取”。

          “你”

          天啊,他究竟有多少面?yi会冷酷的要命,yi会又深情,yi会又使孩子气,就像刚才不经意的小动作,恐怕要让他的手下遇见,打死他们,也不会相信是那个平日见惯,冷傲的黑帮老大。

          说实话,我很想骂他yi顿,有得吃,还挑三捡四,指名到姓的非要我亲自下厨,可是,看到他那期盼又澈净的眼神,我长叹yi口气“好吧!”。

          “那你快去,我在这等你!”他又快速的跑到床边,爬上了床,修长的双腿平躺在被褥里,健稳的背优雅的倚靠在床垫上,随手拿起yi本杂志,漫不经心的朝我挥了yi下手。

          “我走了,你不要乱走哦!”我推开门,很认真的交待了yi声,不过,怕是白说了,因为他的注意力,全被那不知名的杂志吸去了。

          医病是安静的,若yi旦有人住院,不管你是明天要死的重病,还是身无yi伤的小病,反正,你别想安宁,这不,病房的门再度敞开。

          “这么快,就回来了!”

          朴宫俊似乎还沉寂在书中,他慢慢的将书低于颈下,露出两只眼睛,他傻了yi会眼,门口站着的是位帅男,还做无奈地冲他摇头。

          他修白的yi只手搭在门框上,另外yi只手插在裤袋里,双脚交叉,他的身体微微往后倾,目光停在他的身上,像是思考,突然,yi贯绅士的他,冒出了yi句令某人吐血的话“你没死啊!”。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病床上的人,虽穿着病服,但声音似乎不弱,他目光阴冷,yi个枕头飞了过去,正中某人眉中心“敢咒我,你去死吧!”

          “哎哟!”夜浩辰故叫道,双手亲揉了yi下额头上,他慢慢的靠近他的床边,眉毛yi直皱着,在他的床边走动,故思道“不是说,疲劳过度会造成死亡吗?这医生也真是的,不知道他的yi纸诊断书,会令某些人特别的兴奋,现在你瞧瞧,这那像病人,倒像是猎手,真准!”。

          “小子,你好像巴不得我死!”某人那个气呀!完全不顾yi点yi点王子的殷勤,跳下床来和他理论!

          “那不废话”夜浩辰守株待兔般的逮住机会,摩拳擦掌,yi记拳头飞快的落在了某人的右臂上“扯平了,你说你要死了,该多好!”

          “那你倒说说,我洗耳恭听!”。朴宫俊强制着yi团怒火,表面上冲他挤了yi丝笑,其实牙齿都快被咬碎了。

          “这个嘛,千条万条总归成yi条!”夜浩辰伸出yi只笔直的手指,在他的面前挥动着,很严肃的说道“你死了,岑月,她就会彻底死心了,这时,我再卷土重来,坚持不懈的安慰她,我相信,她yi定会”。

          “你敢!!!”朴宫俊的手骨开始撂紧,而且咯咯作响,yi丈蹦的老高作者:上帝呀,阿门呀,保佑那些还剩yi口气的病人吧!让他们再呼吸yi会新鲜空气吧!

          “我为什么不敢?只准你占用她,不准我追求她吗?”。夜浩辰绝不屈服在“武力”之下,坚决与恶势力斗争。

          “夜,浩,辰!”某人的暴喝声“朋友妻,不可欺,这个道理你不懂吗?”。

          “她答应嫁给你了吗?”夜浩辰的话,戳穿了某人的软骨,他像泄了气的皮球,没有火了,也没有力气了,夜浩辰更加得意了“既然没嫁给你,我就还有权力再追!”。

          “她已经是我的未婚妻了,你小子,要是再敢打他的主意”他噌的yi下,仿佛又充饱了气,揪着他的衣领,死死的警告道。

          夜浩辰在心里狂笑,再闹下去,可真要换自个躺那了,他轻笑出声“你说,我要是把这段精彩的吃醋戏!录下来,哎,又有不少“鲜花”要妖折了!”。

          朴宫俊顿时会意,两人会心yi笑。

          “怎么,这么长时间,都没看见岑月”夜浩辰改变了刚才的态度,恢复平日的温文尔雅,他有点调侃的道“你都醒了,还会舍得放她“走”!”。

          “她回家,熬粥给我喝了!”朴宫俊的嘴角慢慢上扬,虽是简单的答复,他的话里却有藏不住的幸福,对,是幸福!

          “很好啊!”夜浩辰有点羡慕,还有点痛,他又道“你该向她坦言了,女孩的心思很纤细的,别又乱了她的心,让她yi人在那瞎猜!”。

          “好兄弟,我会付诸行动的!”他们的双掌,交握在了yi起,肩膀彼靠,眼中散发出来的是最最最坚固的真挚和情谊。

          “你会给她幸福吧!”夜浩辰拍了yi下他的背,心里微微阵痛,在他那温柔的眸子里,有湿湿的液体在转动“刚才我所说的,所做的,你就当是我最后yi次的任性!”。

          这yi次,是真真正正,彻底放手了,夜浩辰的眼角那滴珍贵的水晶,嗒的yi下滴落

          是痛苦?是悲伤?是绝望?还是幸福?还是新生

          夜浩辰流泪了,他以为他没有看见,其实,他看见了,他也流泪了。

          他们为的同是——心爱之人!

          —————————————————————————————————————

          在此声明:本小说已快收尾,吖头,会赶在春节前把它写玩的,今天,吖头更新了两章,请各位亲咪们,继续关注!支持吖头!多多留言!

          第四十六章只为我们都有段不愿回首的往事

          寂静的走廊道上,只有几个穿着白大卦c值勤的护士,来回的走动,也有个别的家属,像我yi样,手中拎着保温瓶,前去探房,两旁还不时的传出轻微的呻吟声和谈话声。

          其实,我讨厌医院,在这个满是药水味的氛围中,会让人感觉生命特别的脆弱,然而,它同时却又肩负着拯救世人的神圣使命。

          哎!这样的白色建筑,它是矛盾的!它承载了太多,太多人的希望,相反,累了,它是个放松身心的场地穿过这条走廊,再往左走,就该到他的病房了。

          我慢慢加快脚步,却在走廊的镜头,看见yi个穿着白色病服的娇影,她的侧面有点落寞,她的双手轻按在扶栏上,神情有点憔悴的注视远方,已没有了昔日的光辉。

          “你还好吧!”

          不知她是因父亲的变故?还是突如其来的沉重打击?这个骄傲的孔雀,在yi夕之间,无力展翅开屏她的魅力和美丽,没有观众,没有掌声,剩下的只有孤独和悲凉!

          “你是来看我笑话的!”。

          alina慢慢的转过头来,她的话虽有自讽,但我从她憔悴的眼中,已寻不到以往的锋芒尖露,只是有点飘茫的看着我。

          “不是,我只是路过,纯粹的和你打声招呼!”我很干脆的答道,又将其中yi个装着鸡汤的保温瓶,伸给她“这个你拿着!”

          我也不知道,我当时为什么会那样做?只是,很自然的多熬了yi份。

          “我是不会要你们冥家的东西!”。她很快的退了yi大步,好像摆在她面前的是“易燃品”,她用力的甩了yi下头,固执的说道。

          “你看上去很虚弱,如果你还想重新获得别人赞赏的话!首先,你就要养好身体!”。这似乎是激将法,可这也是我首次,这么有耐心。

          “你就不怕,我恢复的太快,继继和你斗!”她的声音很大,很响,使她苍白的脸上,瞬间泛起了微微的红光。

          “你不会!”。我慢慢的上前了yi小步,异常坚定的说道。

          她先是微微惊征,慢慢才回眸,她道“你凭什么肯定!”

          “若你真想杀我,你就不会用那把空枪,只是,你天生的傲骨,不肯轻易服输,这次,你下的是两个“睹注”,yi注,你看我会不会躲?二注,你想知,他会为我做到那种程度!”。

          “是的,我彻头彻尾的输了!”晶莹剔透的眼珠划出眼帘,竟没有想象中的恨,alina幽幽的说道“但是,我不觉得你胜过我多少,只是,你比我幸运!”。

          “你又错了!”她的泪水,柔软无声如雪花,滴在尘土上,洗净了污垢,融化了恩怨,我真切的说道“你和他会相遇,那也是yi种缘份,我和他幼时结识,长大后却再度阴差阳错的重逢,我并不认为我有多幸运,我始终坚信,冥冥之中自有天定!你想想,茫茫人海中,谁也不曾为谁停留脚步,如今,我和你因为他,相识,yi路走来,虽争斗不少,那也是上天注定的,是我们三人的幸运!。

          “你我做了对你造成的伤害,你说这是你的幸运,你不恨我吗?”她不可思议的望着我,眸里噙满了泪花“他为我戒指,戴在”。

          “恨?我为什么要恨你?”记得妈妈常说:人生最大的美德是饶恕,以前我做不到,但是现在,我不敢说我的心胸,有多么的广阔,但只要伤害过我的人,她能对我敞开真心,我都会冰释前嫌,我轻缓的说道“戒指掉在草地上是无声的,不是吗?”。

          “你真聪明”这次,她的话里没有yi点yi点的讽刺,她幽幽且试问道“你说你不悔我我们还会成为敌人吗?”。

          “错了!我们是朋友!”我反驳她的话,纠正道“最好!”。

          “为什”。

          “alina,你怎么又跑出来了,医生不是”安哲宇的声音突然响起,他手中还握着yi件风衣,焦急的跑了过来,责备的话中,却带有点宠爱。

          他看到我,突然停止脚步,站在原地,显得有点不自然,慌张的说道“大嫂,我”。

          他不去陪他大哥,却yi直在陪alina,他怎么关心她?莫非我轻缓地踱到他的跟前,很严肃的说道“你大哥早醒了,你怎么不去看他?”。

          “alina,她现在无父无母的挺可怜”他像被我揪住了小辩子,惭愧的低下头,语气很急,很慌。

          “你同情她!”

          “我我也说不清,对表妹是可悲,对她却有点”我这么yi问,安哲宇赶紧抬起头,显得更加举手无措了。

          我顺着他的话,接着问下去“有点什么?”。

          “有点心疼心也很痛!”安哲宇虽带着结巴的吐出来,但确又有肯定,长长的刘海被挡在额前了,我还是看到了他额头的细汗和脸上那yi丝的羞红。

          “你啊!”这小子榆木脑袋,终于开橇了,怕是在不久的将来,他的身边会出现yi位大美女了!不用再孤零零,整天喊着只“赞赏”我把保温瓶给他“给她的!”。

          我的余光望向后面的她,他或许不知我和她之间刚发生什么,安哲宇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轻拍了他的背,鼓励道“加油!”

          这回,他倒感激涕流了,只差没三跪九拜了。

          “alina,你和我大嫂这可是她亲熬的来进病房我”。

          “最好为什么?”alina在我的身后,大喊道。

          白色的照明灯反照地板上,所有的阴霾和恩怨都已落定,剩下的是光滑而明亮,寂静的空道,传去我的那yi声回音“不为别的,只为我们都有段不愿回首的往事!”。

          第四十七章我是真的玩火了

          我轻轻的推开病房的门,他猛的坐起,背脱离了靠枕,修长的双手抵着下巴,他的脸绷着紧紧的,有点抱怨的说道“怎么去那么久?”。

          “哦,我在走廊外遇见alina,和她聊了yi会!”。我yi边将粥倒出来,yi边随口即答,白粥冒着白烟,还好,还热着,

          “她?”这个名字是他的禁忌,他不由的皱起了眉毛,眼睛半咪着,口气相当不满的说道“不要和她靠得太近!”。

          “喂,你别用那种眼神,其实她很善良的,那是她父亲所导致的!现在她父亲都死了,我相信她yi定会重新好起来的!”我将粥端在他的面前“还有,你知道吗?你那个忠实的小弟”。

          “什么!”

          “你那么大反映干啥?你不许从中阻拦,”我的眼底露出了少有的戏谑之意,我故作委屈的说道“你不会对人家还耦断丝连吧!”。

          “没有,绝对没有!”他紧张的举起手,坚定的说道,又作罢了状地挥了挥手“好了,我不管了,你们女人之间的事情,说不清”。

          “切!”我白了他yi眼,搅拌着粥“你们男人就有道理了,你和浩辰不也是,说好就好了!”。

          “那是因为,我们都还注重这份兄弟情,他主动的退出了,若他还缠着你,我可不敢保证,我和他会僵持到何年何月!”他倒是挺诚实。

          “这下你该高兴了!我可惨了,yi个追求者都没有了!”我可怜兮兮的说道。

          他失笑的搂着我,双手圈着我的腰,将头搁在我的肚子上,用那双电眼“杀”向我,迷离又磁性的说道“你有我就够了!”。

          “哎呀粥要撒了啦!”我轻轻推开他,将粥伸到他的手边“喏,再不喝,就凉了”他却丝毫没有要接的意思,可爱的嘟起嘴,很“天真”的说道“你喂我嘛!”。

          “你多大了!”。天啊,我不得不问出这个让我觉得非常“幼稚”的问题。

          “已成年!”他倒yi点都不知羞的答道,又鼓足了两腮,将头扭向yi边,瞅着天花板,很坚持的说起了顺口溜“你不喂,我不喝!”。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