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8 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上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能将成大侠重伤至此?”

          “蒙面黑琵琶,千花白衣女。”成缊袍的手握了握剑柄,说到这十个字,似乎手掌仍旧发热,就如他十四岁第yi次拔剑面对强敌之时的那份僵硬c紧张c兴奋,“yi名黑纱蒙面c黑布盖头的黑衣人,横抱yi具绘有明月红梅的黑琵琶,背后跟着三十六位白纱蒙面的女子,拦我去路。”宛郁月旦轻轻啊了yi声,似赞似叹:“好大的阵势,而后?”成缊袍衣袍yi拂背身而立:“而后,却是身后武当少玄c少奇两名小道出手偷袭,那两人自称在冰天雪域极寒之地遇到杀人成狂的魔头韦悲吟,前往问剑亭请我到此,结果是引我入陷阱。”宛郁月旦黑白分明的眼睛似是稚嫩又惊奇地往上扬了yi扬:“哦?”成缊袍冷笑yi声:“我震开两名无知小道,白衣女出手合围,牵制住我的那yi刻,黑衣人出手拨弦,我不料世上竟有人练有如此音杀之法,yi弦之下”宛郁月旦打断道:“我明白了。”成缊袍住口不言,不将自己大败亏输的详情再说下去:“而后,我被逼上猫芽峰,醒来之时,已在此地。”

          “音杀之法,若无人能够抵挡,那唯有武功高强的聋子才能应付这位黑衣蒙面客。”宛郁月旦道,“可惜”成缊袍嘿了yi声:“可惜碧落宫之中,并没有什么武功高强的聋子,就算是整个江湖道上,也未听说有这种人物。”宛郁月旦微微yi笑:“既然没有武功高强的聋子,那就只有不受音杀所困的绝代高手能抵挡”成缊袍缓缓转身:“不受音杀所困,要么毫无内力,不受内气自震所伤;要么便是同样精通音杀之法,不受其音所震。”宛郁月旦的笑意越见柔和:“既然有人能轻易治好音杀之伤,那么说不定他也能轻易抵抗音杀之术。”成缊袍目中光彩yi闪,冷冷地道:“看来你已在心中调兵遣将,难怪兵临城下,你还能在此喝茶。”宛郁月旦轻轻yi叹:“成大侠伤势未愈,也请留此调息,今夜之战不劳成大侠出手。”

          正在此时,山崖上空响起yi声悠扬的钟声,钟声清宏,片刻之间群山四面回响,连绵钟声不绝,声声缥缈柔和,如圣天之乐。钟鸣之后,仍是万籁俱静,半点不闻碧落宫有什么动静,仿佛连池云c沈郎魂等人都全然消失了。成缊袍负手对空门,房门仍旧未关,门外狂风吹入房中,撩起缦幕飞飘,珠帘响动。以往兵刃交加c血溅三尺的战场,从来不缺成缊袍的剑刃,从来不缺成缊袍的侠义,但今夜之战,第yi次,他不是主角;第yi次,他不知道今夜之战,是不是有出手相助的价值。往日行走江湖,黑白正义简单分明,起手落剑,剑下斩j邪,扬正道,但今夜之战,yi方是罪证未明的神秘组织,yi方是志在称王的碧落之脉,没有单纯的正义,没有单纯的结果抵御黑衣蒙面人的进攻,消弭隐藏江湖的祸患自是不错,但令他拔剑相助的那yi方,真的有令他拔剑的价值吗?那是日后江湖的王者,或是日后江湖的隐祸?何况战局之中,尚有不择手段,目的难料的唐俪辞

          六借力东风11

          生平唯yiyi次,成缊袍右手握剑,不知该不该出,或许他们两败俱伤,或者三败俱伤,便是对江湖最好的结果,但枉死阵中的无辜性命,救是不救?岂能不救?但是救——就需拔剑,而拔剑的立场呢?理由呢?

          面对空门外狂飘的落叶枯枝,地上滚动的沙石冰凌,成缊袍按剑沉思。

          猫芽峰上,水晶窟前,幽香阵阵,数十位白衣女子列阵以待,而缓缓自峰底爬上的,却是衣着各异,高矮不yi,却头戴相同面具的不明人物,其数目远胜白衣女子,约莫有两百人。再过片刻,面具人通过水晶窟,踏上过天绳,已到青山崖,距离兰衣亭不过百丈之遥。

          “我说半夜三更c鬼鬼祟祟c偷偷摸摸爬进别人院子的是什么东西,原来生得yi模yi样,全都是yi群不要脸的小毛虫。”凛凛狂风之中,满天飘舞的残叶之下,有声音自头顶传来,听那凉凉的语调,已在树上坐了很久了。

          “为什么是小毛虫?”另yi个声音自青山崖另yi棵大树上传来,语气淡淡,“为什么不是老鼠?”

          “因为满地爬来爬去,却颜色不同c长短不同的东西,只有小毛虫。”对面树上的人冷冷地道,“老鼠跑得比他们快。”

          “原来如此,”这边树上的人道,“那是你杀毛虫,还是我杀?”

          “我只杀人,杀小毛虫是你的专长。”对面树上的人道,“yi只虫五个铜钱,先杀后付。”

          “五个铜钱也是不错,那后边羞花闭月倾国倾城的美人,就交你。”

          “我对美人冷感。”

          “那就更好。”

          这边闲聊yi停,面具人已全部通过过天绳,白衣女子缓缓踏绳而过,虽然不见面目,从她们举止而见,似乎对无人针对过天绳下手,十分惊讶。

          “各位亲爱的美女,半夜三更,爬进别人的院子,可是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哦。”yi人自对面树上飘然而下,白衣倜傥,扛刀在肩,正是池云,“可以说说你们半夜上山来的用意吗?”

          “我等用意,便是要灭碧落宫!”蒙面白衣女子群中,有人声音清脆,扬声而道,“无论是谁胆敢藏匿唐俪辞yi行人,除死之外,别无他途!”

          “是吗?”池云凉凉地道,“那我坐在这里吹了半夜冷风的用意你可知晓?”蒙面白衣女不答,只听池云继续凉凉地道,“我的用意,便是无论是谁胆敢踩上碧落宫大放狗屁说要杀人,不管是美女还是丑女,除死之外,别无他途。”

          “小子猖狂!”蒙面白衣女子群中另外yi人接口骂道,“姐妹们,杀了他!再为尊主扫平碧落宫!”蒙面白衣女子群中有些人应喝,有些人微微颔首,只听刷的yi声轻响,三十六人各拔兵器。池云yi怔,他本以为这群女人该是同yi组织yi同训练的杀手,但三十六人拔出兵器,却是刀剑箫琴绸缎暗器各不相同,即使是刀与刀之间,其大小形状也风马牛不相及,显然绝非师出同门。是谁能笼络三十六名不同师承的天真少女,做出这等伤天害理的事?她们口中的“尊主”真是罪恶滔天,罪无可恕!

          “各位兄弟,今夜便是大家对尊主表示忠诚c敬仰c服从的时机,今夜谁不尽全力,便是对尊主不忠!对尊主不忠,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谁战不胜敌人,谁便死——”白衣女子群中,先前发话的那人振声道,声音清脆如斯,年纪应当很轻,却口口声声要人死,真不知在那“尊主”的教导之下,人命,在她心中究竟是什么?

          面具人低声附和,在附和的同时,这边树梢数十道银芒yi亮,射入人群,只听yi阵惨呼,十数人踉跄按胸,有人变色叫道:“射影针!”这边树上之人不言不动,树影飘摇,他似乎已化入风中,半点瞧不到行迹。

          池云银刀在手,嘿嘿yi笑:“上来吧!”

          白衣女子群中yi人持刀而上,yi人横剑站池云后方,yi人后退十步,当是惯于远攻,尚有yi人双手空空,站池云之右,仿佛对自己的功力颇有信心。池云仰天而笑:“让我看看你们这群年纪轻轻的小丫头,究竟是谁家的不孝女——”他yi环渡月yi指对面持刀女子,“第yi个是你,小心你的面纱——”

          书包网shubayi2cyi想百万\小!说来书包网

          六借力东风12

          那女子挥刀便上,但闻刀风呼啸之声,刀光凛凛,功力竟是不弱。池云出手擒拿,指风直指她面上白纱。身周三女应声而动,远处那人yi扬手,四只飞棱疾打池云身上四处大|岤,持剑女剑风yi扫,寒意掠人肌肤,却是阴功寒剑,最后双手空空那人发出yi掌——池云骤然回身接掌,那刀剑甚至暗器他都不看在眼里,但这劈空yi掌却是功力c角度c时机c掌法兼备的上上之招,只听“啪”的yi声轻响,两人手掌相接,池云全身yi震,白衣女子亦是全身震动,仰身欲退。池云接掌之后蓦地欺身再上,yi把抓向她蒙面白纱,变色道:“你——”

          白衣女子受他掌力之震,连退三步,不防池云出手得如此之快,脸上yi凉,蒙面白纱已经离脸而去,不禁脸色微变。池云握纱在手,怒动颜色:“你——你——”

          只见这位白衣女子肤色皎洁,尖尖的瓜子脸儿,眉目修长,煞是清灵,个子高挑,腰肢纤纤,正是池云未过门的妻子,白府白玉明之女“明月天衣”白素车!池云yi招试出是她,气得胸口几乎爆裂:“竟然是你!”

          白素车面纱被抓,脸色只是微微yi变,眼见池云气得满脸通红,眼圈yi红,微现委屈与歉然之色,低声道:“是我。”

          “嘿嘿,是你更好,今夜我不斩下你的人头,我立刻改名,不叫池云,叫绿帽乌龟云!”池云冷冷地道,“只是堂堂白玉明之女,戴起面巾鬼鬼祟祟,追随莫名其妙的‘尊主’,动手要杀人满门!真不知道你爹要是知道你做的种种好事,是不是会活活气死?不过你放心,你死之后,老子绝不会将你所作所为告诉你爹,以免白府上下都被你气得短命!”

          “我”白素车脸上yi阵红,yi阵白,“我”她身边持剑的女子娇声道:“白姐姐,莫理他!为了尊主,你已发过誓抛弃过去,无所不为!别和这个人废话,杀了他!”白素车抬起头来,池云持刀冷笑:“杀了我?你有这种本事,尽管上来啊!”白素车却道:“各位姐妹,此人武功高强,留下五人缠住他,其余众人攻入碧落宫,满宫上下,不论男女,鸡犬不留!”此言yi出,众女应喝,当下留下五人,其余抢过池云身边,直冲入亭台楼阁之中,池云勃然大怒:“他妈的疯婆,纳命来!”yi环渡月铮然出手,直袭白素车胸口。

          身侧面具人纷纷奔出,抢进碧落宫房屋之中,树梢上银针飞射,却阻不了人潮汹涌。人影yi晃,沈郎魂挡在路口,他素来不用兵器,此时却手握yi截树枝,虽只是yi截树枝,挥舞之间却是劲风四射,拦下不少人马。剩余之人抢入碧落宫房宇之内,却见房中无人,偌大碧落宫竟宛若yi座空城,领头之人心中yi凛,扬声道:“大家小心!请君入瓮,必定有诈!”

          “就算有诈,不进入,你又知道怎么破解?”白衣女中有yi人冷笑yi声,衣袖yi拂,抢入房中去了。她yi进入,面具人纷纷跟进,刹那间碧落宫的亭台楼阁被白衣女和面具人所占领,然而仍旧不见任何人影,顿时如潮水般的人群有些乱了起来,就如拼尽全力待yi刀斩下,目标却骤然消失了yi般愤懑难平。

          狂风弥扫的深夜,了无人影的宫殿,突然涌起了yi层浓密的白雾,白雾不知自哪个房间而来,却弥散得很快,不过片刻已自门缝c窗户c廊坊等等通道涌遍了整个山头。白衣女子的身影没入白雾之中,更是难以辨认,面具人中又有人喝道:“小心有毒!”同时有人大叫道:“有埋伏!”接连几声“啊”c“哎呀”c“是谁——”的惨叫声响起,人群顿时大乱,刀剑声响,已有人在浓雾中动起手来。

          外边树林中动手的池云刀刀对着未婚妻子白素车砍去,耳听房内情形yi片混乱,突然忍不住哧地yi笑:“他妈的宛郁月旦果然是害人不浅,哈哈哈”

          另yi边动手的沈郎魂淡淡地道:“哪有如此容易?人家兵卒全出,你可见主帅在哪里?”

          池云yi凛,随即大笑:“那你又知那头白毛狐狸在哪里?”

          六借力东风13

          沈郎魂淡淡yi笑:“说得也是,拿下你的婆娘,回头凑数拿人吧。”

          池云嘿嘿冷笑,刀锋yi转,直对白素车:“十招之内,老子要你的命!”

          白素车微咬下唇,自怀里取出yi柄短刃,低声道:“我我真是对不住你,可是可是唉”她轻轻地道,“今日我是万万不能在这里死的。”

          “让你逃婚杀人的男人,可就是你嘴里口口声声叫的尊主?”池云冷冷地道,“老子杀你之后,日后会抓住这人烧给你当纸钱,你可以心安理得地去。”

          “你真是铁石心肠。”沈郎魂yi边淡淡地道,“放心,就算你只是嘴上耍狠,下不了手,我也不会笑话的。”

          “呸!”池云yi刀发出,刀光带起yi阵凄厉的环动之音,直扑白素车。白素车名门之女,所学不俗,短刃招架,只听“铮”的yi声脆响,yi环渡月竟然应声而断,两截短刃掠面而过,在她颈上划过两道伤痕,顿时血流如注!池云冷笑yi声:“你竟盗走白府断戒刀”白素车断戒刀当胸:“不错,离府之时,我我早已决定,今生今世,绝不嫁你。”她声音虽低,却颇为坚决。身周四女同声喝道:“和尊主相比,这个男人就如烂泥杂草yi般,白姐姐杀了他!”喝声同时,刀剑暗器齐出,池云挥刀招架,白素车断戒刀至,竟是毫不容情,正在战况激烈之时,刹那红色梅花飘飞,犹如乍然扑来yi阵暗火,yi人红衣黑发,缓步而来。同时身侧沈郎魂手中树枝骤然断去,断枝掠面而过的瞬间,只见yi名暗紫衣裳c披发眼前的人挡在面前,手中长剑剑长八尺,锈迹斑斑。

          池云c沈郎魂两人相视yi眼,“当当当”数声挡开身前攻势,连退数步,背靠背而立。

          梅花易数。

          狂兰无行。

          山风狂啸,狂兰无行披在眼前的长发微微扬起,梅花易数双袖飘扬,红梅蹁跹不定,在暗夜之中,犹如斑残的血点。

          不远处传来了喊杀之声,越过数重屋宇,仍是清晰可辨。

          成缊袍对空门而立,宛郁月旦静坐yi旁。

          “你设下了什么局?”成缊袍按剑的右手缓缓离开了剑柄,“为何他们跨不过那道门?”他所说的“门”,便是距离宛郁月旦院门十丈之遥,连通前山花廊与山后庭院的木门。

          “我把那道门藏了起来,”宛郁月旦纤细好看的眉头微微yi舒,“那道门前的回廊有阵势,而我在前山施放云雾,他们瞧不见回廊的走向,顺着回廊奔走,是找不到门的。”成缊袍慢慢转过了身:“只是如此简单?”宛郁月旦道:“便是如此简单。”成缊袍道:“那惨烈的喊杀声呢?”宛郁月旦道:“云雾之中,视线不清,恰好他们又戴着面具,无法相互辨认,我让本宫之人混入其中,大喊大叫,乱其军心,若有人闯到绝路落单,便出手擒之。”成缊袍淡淡地道:“又是如此简单?”宛郁月旦微微yi笑:“又是如此简单。”他轻轻叹了口气,“面具人是不能杀的,我若杀了yi个,便是落了他人之计。”成缊袍眉头yi蹙便舒:“那是说,蒙面琵琶客驱赶这群蒙面人上山,只是为了送来给你杀?”宛郁月旦道:“风流店出现武林不过三年之事,不可能培育如此多的杀手,既然来者衣着师承都不相同,自然是受制于他猩鬼九心丸之下的客人。”他又轻轻叹了口气,“既然是来自各门各派的客人,我若杀了yi个,便和yi个门派结怨,杀了yi双,便成两个门派的死敌,而人既然死了,我又如何能够证明他们是私服了禁药,导致我不得不杀呢?所以”

          “所以不能杀人。”成缊袍心神yi震,“所以今夜之战,流血之人,必是碧落yi脉!”宛郁月旦清澈明净的双眸微微yi合:“今夜之事,战死而已。”成缊袍骤地按剑,“刷”的yi声拔剑三寸,蓦然坐下:“既然如此,方才你为何不说明?”宛郁月旦站了起来,在屋内墙上轻按了yi下,墙木移过,露出yi个玉瓶,高约尺余,状如酒瓮。他提了过来,尚未走到桌边,成缊袍已闻淡雅馥郁的酒香,宛郁月旦将玉酒瓮放在桌上,摸索到成缊袍的茶杯,打开封盖,草草往杯中yi倒,只见清澈如水的酒水“啪”的yi声泼入杯中,虽然杯满,却泼得满桌都是。成缊袍接过酒瓮,为宛郁月旦yi斟,屋内只闻酒香扑鼻,幽雅好闻至极。

          书包网tt小说上传分享

          六借力东风14

          宛郁月旦举杯yi饮:“我有何事未曾说明?”成缊袍道:“生擒不杀人。”宛郁月旦慢慢地道:“不论我杀不杀人,成大侠都认为称王江湖之事,不可原谅,不是吗?何况我不杀人,也非出于善念,只是不得已。”成缊袍微微yi震,只听宛郁月旦继续道,“既然难以认同,说不说生擒之事,都是yi样。何况成大侠有伤在身,还是静坐调养的好。”他语气温和,别无半分勉强之意,也是出于真心。成缊袍举杯yi饮而尽:“碧落宫如此做法,来者众多,绝不可能yiyi生擒,怎会有胜算?你虽然起意要回洛水,但若满宫战死于此,岂不是与你本意背道而驰?”宛郁月旦微微yi笑:“我亦无意yiyi生擒,只消不杀yi人,控制全局,我的目的便已达到。”成缊袍脸色微微yi变:“那你如何求胜?”宛郁月旦浅浅yi笑:“求胜之事不在我,今夜之战,并非碧落宫yi人之事。”成缊袍皱眉:“唐俪辞?”宛郁月旦轻抚酒瓮:“蒙面黑琵琶,千花白衣女,该死之人只有yi个,不是吗?”

          他这句话说完,青山崖对峰的猫芽峰突然响起yi声弦响,铮然yi声,便是千山回应,万谷鸣响,成缊袍yi震,随即长长吐出yi口气:“这yi声不是音杀,如果他在高山之上施出音杀之法,只怕yi弦之下死伤无数。”宛郁月旦对成缊袍yi举空杯,成缊袍为他斟酒,只见宛郁月旦仍是纤弱温和,十分有耐心与定性地微笑:“究竟是死伤无数,或是平安无事,就看唐俪辞的能耐究竟高深到何种地步了。”

          但听遥遥雪峰之巅,yi弦之后,有琵琶声幽幽响起,其音清澈幽玄,反反复复,都是同yi句,就如声声指指,都在低声询问同yi个问题。这个问题问得不清,人人都只听见了其末震动人心低问似的yi声微响,更不禁要凝神静听,那琵琶声中究竟在询问c自问什么?那清圣至极的弦响,展现超然世外的淡泊胸怀,平静从容的指动,仿佛可见拨弦者恢弘沉稳的气度,那就如yi个眼神沉寂的长者,在高峰上独自对苍生问话,而非什么野心勃勃的人间狂魔。

          庭院中喊杀声突然更盛了,隐约可闻近乎疯狂的声音,仿佛那清圣的弦声入耳,大家欢喜得发了疯,就为这幽幽弦声可以去死yi般。白衣女子纷纷娇叱,出手更为猛烈,不分青红皂白对着身边可疑之人下起杀手。

          青山崖上,背靠背的池云和沈郎魂衣发飘扬,就在梅花易数缓步走来的时候,猫芽峰上弦声响起,反反复复,如风吹屋瓦落水滴,滴水入湖起涟漪,yi句yi句似同非同地问着。它问yi声,梅花易数便前行yi步,狂兰无行的乱发便安静yi分,它再问,池云和沈郎魂便感身周之声更静,仿佛山风为之停滞,星月为之凝定,山川日月之间只余下这个弦声,低声问着这世间yi个亘古难解的疑问。

          笛声

          突然之间,黑暗的山崖之下,缥缈的白云之间,有人横笛而吹,吹的竟是和对山的拨弦之人yi模yi样的曲调,依然是那么清澈的yi句疑问。只不过他并非反反复复吹着那句问调,将低问重复了两遍之后,笛声转低,曲调转缓,似极柔极柔地再将那句原调重问了yi遍,随即曲声转高,如莲女落泪,如泪落涟漪生,yi层层cyi重重cyi声声的低问和凄诉自山崖之下飘荡开去。千山回响,声声如泪,顿时耳闻之人人人心感凄恻,定力不足的人不由自主地眼角含泪,鼻中酸楚,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压低声音痛哭yi场。

          笛声响起的时候,对面山峰的琵琶声便停了,只听笛声yi阵低柔暗泣,柔缓的音调余泪落尽之后,有人轻拨琵琶,如跌碎三两个轻梦,调子尚未起,倏然音调全止,杳然无声。

          青山崖上众人手上脚下都缓了yi缓,白雾更浓密地涌出,轻飘上了屋角殿檐,很快人人目不视物,打斗声停了下来。

          池云和沈郎魂面对着梅花易数和狂兰无行,琵琶声止,那两人纹丝不动,就如断去引线的木偶。白素车持刀对池云,低声喝道:“退!”其余四人闻声疾退,隐入树林之中,白素车随之退入树林,失去行踪。池云c沈郎魂二人不敢大意,凝神静气,注视敌人yi举yi动,丝毫不敢分心。

          tt电子书分享平台书包网

          六借力东风15

          正在这安静c诡秘的时分,yi个人影出现在过天绳上,灰衣布履,银发飘拂。

          人影出现的同时,yi声乍然绝响惊彻天地,峰顶冰雪轰然而下,扑向正要抵达水晶窟的银发人,啊的yi阵低呼,池云c沈郎魂c梅花易数c狂兰无行唇边溢血,成缊袍伤上加伤,yi口鲜血喷在地下,宛郁月旦虽然无伤,也是心头狂跳,只觉天旋地转,“叮当”yi声,酒杯与酒瓮相撞,竟而碎了。

          yi弦之威,竟至如斯!

          这yi弦,却并非针对青山崖众人,而是针对银发人而去!

          灰衣布履的银发人,自然是唐俪辞。

          音杀入耳,人人负伤,但这yi弦针对的正主却是泰然自若,毫发无损!

          他踏上了水晶窟口的冰地,山巅崩塌的积雪碎冰自他身侧奔涌而过,轰然巨响,却近不了他身周三尺之地,远远望去,就如他yi人逆冰雪狂流而上,袖拂万丈狂涛,卷起雪屑千里,而人不动不摇。

          踏上水晶窟,唐俪辞负手踏上崩塌滚落的巨石冰块,yi步yi步,往山巅走去。水晶窟在山腰,而拨弦人在山巅,他yi步yi步,气韵平和,踏冰而上。

          未曾隐没在白雾中的寥寥几人远眺他的背影,很快那身灰衣在冰雪中已看不清晰,而惊天动地的弦声也未再响起。梅花易数和狂兰无行突地动了,两人身影疾退,仿佛有人对他们下了新的指令,然而退至崖边,突然yi顿——池云c沈郎魂两人掠目望去——过天绳断!

          不知是被方才的雪崩刮断,还是方才那yi声弦响,本来就意在断绳?

          青山崖和山下的通路断了,难道这几百人竟要yi同死在这里?难道弦声之主今夜上山最根本的用意根本不在战胜,而在全歼吗?断下山之绳,绝所有人的退路,完胜的,只有未上青山崖的那yi人。

          书包网电子书分享网站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