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87 部分阅读(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的意义。

          她很乖,听他的话,等待了以后,她就真的有了爹地。

          生命中的阳光和希望都是他带给她的,当她去理解这份永远和别离的定义的时候,却难过得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

          去夏威夷的时候,他就跟他说过,要习惯没有他存在的日子,不能太过依赖于某种幸福,要学会自己爱自己,那个时候她不懂是什么意思,也不懂他为什么要说这些话。

          直至她明白死亡的定义的时候,她却渐渐懂了他说这些话的意思。

          她yi向很听他的话,即使心里难过,她也不哭。

          看着yi脸倔强的小家伙,冷御泽微微拧眉,俯下身把女儿搂在怀里,这张脸倔强起来就跟那个女人yi样,明明就难过,还要死撑着。

          只是他的宝贝女儿才五岁,yi直这样更让他担心会出问题!

          “宝贝,如果难过了,不舒服了,你就哭yi下,有爹地陪着你!”如果她什么都不懂,或许他还不用担心,但是他很清楚,他的宝贝并不傻。

          “爹地,为什么要哭?”小宝贝转头看着他,眨巴着骨碌碌的猫眼,眼睛因为缺少睡眠而血丝遍布,看着就让人心疼!

          对上这双不掺杂丝毫尘埃的猫眼睛,忍着心疼,轻轻抚着她的头,“司南叔叔走了,爹地知道宝贝心里难过,如果难过就哭yi下,就不会难过了。”

          “哭了就可以不难过,那我不哭,司南叔叔会回来么?”小宝贝天真的问着,听得yi旁的人心疼得拧起眉,硬是忍着不哭出来。

          被女儿天真的问题问倒,冷御泽抽了抽嘴角,好yi会儿才开口道:“司南叔叔去了他想去的地方,以后他就可以跟他心爱的人在yi起了,宝贝最爱司南叔叔了,是不是也会祝福司南叔叔呢?”

          “当然了!司南叔叔yi直都不快乐,他能跟心爱的人在yi起,就会很快乐,宝贝也会很快乐!”

          记得小时候他曾告诉过她,不管多难过,都要想办法让自己幸福,她yi直记着,从没忘记。

          听着女儿yi番稚言稚语,冷御泽稍稍松了口气,站起身看向身后的洛云和荣司慎,“小宝贝都想得明白的问题,希望你们也能想明白。”

          荣司慎看了他yi眼,泛红着眼眶不说话,而yi旁洛云早就哭得说不出话来。

          轻叹了声,他拍了拍洛云的肩膀,“别离,也许是另yi个的开始。”

          分别了二十年,他和林紫,终于可以在yi起了。

          带着小宝贝从同里回来,让韩飞撒了谎,他只能把他们带回法国去陪两个老家伙,反正暑假还有些时间,就让他们换yi个心情。

          连续几个小时的航班,私人飞机抵达机场,yi群训练有素的保镖率先下来,毕恭毕敬的等候着飞机上的人。

          吩咐了韩飞把孩子送回家,冷御泽又启程直飞普罗旺斯,他的等待还没有结束,得不到yi个答案,yi个结果,他死都不会甘心。

          等了yi天不见人回来,木木焦躁的在薰衣草花海里来回走了好几遍,站在树下往来的路上望去,望眼欲穿的等着盼着。

          又怕冷御泽回国去了不再回来,拨了电话给凌公子,凌公子也愣了下,他并没有收到消息说人回来了,只能找个借口安慰她耐心等待。

          所谓的耐心等待,就是让她又等了两天,四十八小时,像是漫长的yi个世纪般,虽然屋子里有电脑可以上网,还有书籍可以翻看,可是她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不时总会抬头看向窗外,看向那蔓延到天际的蓝紫色上,是否有他归来的身影

          费了好大力气,她直接把桌子挪到了窗边,安安静静的坐在窗旁等待,发呆

          想着想着,就这么睡了过去,微风拂面,带着yi股淡淡的薰衣草香气,梦中,她又梦到了那个男人,那个虽不说爱她,却给了她整个世界的男人。

          回到普罗旺斯的这天,阳光明媚,闻着淡淡的花香,冷御泽站在花海中,神情怔忪了几秒,看着那蔓延到天际的蓝紫色,想起了在机场听到的yi句关于薰衣草的新花语。

          justeathe,yiucaheiracle!【只要用力呼吸,就能看见奇迹!】

          迎着花香,他深深吸了yi口,满怀希望的往小木屋走去,心底继续坚信,自己的等待,能等来那份期待中的爱情。

          当他靠近屋子的时候,yi眼就看到了趴在窗前睡觉的身影,全身像是被电击yi般,紧张颤栗得不能自己!!

          他终于终于等到了自己的爱情!

          推门进去,他放轻了脚步走到她身边,缓缓俯下身来,伸出手轻柔的拨开她脸上被风吹乱的发丝,带着千分怜惜,万分宠爱。

          睡着的人似乎睡得不太安稳,yi直在做梦,梦里她梦到了很多人,梦到他们离开,可是她都不难过,唯独冷御泽对她转身,她却在那yi刻难过得掉眼泪,急切的拉着他的说不让他走。

          所有人她都挽留不住,唯yi可以挽留的就只有他,可他却甩开了她的手,固执的转身

          她突然紧张了起来,急急的追上去,拉着他的衣袖不肯松手,“别走”

          “别走!”因为紧张和害怕,她猛地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yi睁开眼,就看到冷御泽那张再熟悉不过的温柔笑脸,此刻正温柔的看着她,她以为是梦,急急忙忙的伸手去拉他的手,死死的握着,可怜兮兮的哀求:“老公,你别走,别丢下我了”

          反手握住她的手,他伸手把她搂在怀里,轻叹了口气,“不走了!”

          闻到熟悉的薄荷香气,她顿时回神过来,怔怔的抬起头,对上那双深邃的眸子,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蹭的站起身,紧紧的把他搂着,“老公,真的是你!”

          “是我!”冷御泽有些无奈,伸手搂紧她,“亲爱的,我终于等到你了!”

          在他怀里蹭了蹭,她深吸了口气,缓缓抬起头,朝他明媚yi笑,“亲爱的,我为你而来,请你不要再丢下我!无论是这辈子,还是生生世世,都不可以!”

          “好,我冷御泽和你定下死生契约,这辈子,生生世世,都不会抛弃你!”

          过去的二十几年,他征战商场,无往而不胜,从不轻易给人许诺。

          而今天,他却用生命起誓,yi辈子,生生世世,都不会再弃她而去。

          偏过头,他看向窗外迎风飘摇的蓝紫色花海,柔柔yi笑,“我愿执子之手,此生与子偕老。亲爱的,你可愿意?”

          她仰起头,回以明媚微笑,轻轻握住他的手。

          “我愿意!”

          ————————全文完

          尾声1【迎接新生命】

          结束了假期,木木带着两个孩子回国,冷氏再度回归到正轨上,林氏在俞迟的管理下也蒸蒸日上,身兼冷氏林氏两个集团总裁,冷御泽更是忙得不可开交。

          日子就这样飞快的过去,木木的肚子也渐渐大了起来,冷御泽yi头忙着工作,yi头忙着伺候家里的叶老佛爷,yi向效率跟机器人有yi拼的他,也觉得分外忙碌而疲惫。

          海南的酒店正式开工,冷御泽亲自过去考察监工,距离木木预产期时间还有yi个星期,他把时间安排得很紧,所有的事情都是持着高效率短时间来完成。

          安琳琅康复出院,家里又再度热闹了起来,对于荣司南离开的事,小宝贝跟冷御泽约定好了,闭口不提。

          快到新年了,街上的人潮比以往更多,大家都等着回家过年。

          挺着大肚子不方便出门,木木便在家里织毛衣看百万\小!说,偶尔出去走动yi下,即使冷御泽不在,日子过得也还算惬意。

          明天小年了,在家里猫了几天,木木和安琳琅约好了,正打算带两个小家伙去买对联和灯笼,打算把家里好好装饰yi番,好好庆祝yi下。

          冷御泽要腊月二十五才能回来,距离春节不过五天时间,虽然还要等上几天,可yi想到要过年了,两个小家伙都特别高兴,难得yi次yi家人团圆,在国内过年,yi大早两个小家伙就换好了衣服等着出门。

          只是,谁都没预料到,yi个新生命会在这个时候到来!

          拎着包包,正要出门,木木突然觉得肚子开始疼了起来,隐隐想到了什么,整个人顿时紧张了起来,距离预产期还有几天时间,没想到会这么快

          剧痛在身体里撕扯着,两个小家伙还在安琳琅那边,她扶着墙艰难的挪到沙发边,拿起茶几上的电话给安琳琅拨了过去——

          挂上电话的时候,整个人出了yi身冷汗,剧痛疼得她快要昏厥过去,这时房门砰yi声打开,安琳琅冲了进来,紧张的看着她,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又怕伤着她,yi时间她也有些手无足措。

          “木木你是不是要生了?”安琳琅扶着她,手心颤抖,“我c我打电话叫医生不c我叫韩飞上来,马上送你去医院!!”

          看着被染红的地毯,两个小家伙也跟着紧张起来,都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小宝贝顿时被吓哭了!

          “嘛咪嘛咪你没事吧?”扶着她,小宝贝大声哭着,小心肝在yi旁拧着虫子眉毛,酷酷的吼了她yi句:“闭嘴!”

          被这么yi吼,小宝贝顿时闭嘴,抽噎着不敢哭出声来。

          疼出了yi身汗,木木无力的靠在小宝贝身上,小心肝那张脸更阴郁了,抓过电话又拨给韩飞,电话yi通就朝那头吼:“韩飞,你快点”

          话还没说完,韩飞就直接冲进来了,看着客厅里混乱的状态,拧着眉,俯身把木木从地上抱了起来,也管不了那么多,快速往楼下走。

          yi路上,靠在安琳琅怀里,木木疼得抓紧了她的手,整张脸皱在了yi起,汗水和着头发黏在脸上。

          “嘛咪”小宝贝陪在yi边,柔柔的抚摸着她的头,试图缓解她的痛苦。

          腹痛加剧,木木低喊了声,痛苦得声音听得人浑身发毛,小心肝拧着脸,朝驾驶座上的韩飞大吼:“韩飞,你开快点啊!”

          “是,少爷!”应了他yi声,韩飞也不顾上闯红灯问题。

          座椅上的人痛苦的叫喊着,小心肝眼角yi抽yi抽的,怵了下飞快的从椅子上蹭了下来,半跪在中间,紧张的看着木木,生怕她也跟司南叔叔yi样离开他们。

          “打电话给你爹地,让他赶紧回来!”安琳琅紧张的吩咐着,这种场面还是需要他回来才行!

          小心肝紧张的拿过手机拨了电话给冷御泽,混乱的状态已经让他失去了平常冷静的情绪,“爹地,你快回来”刚yi开口,他也控制不住的哭了。

          电话那头,听出是儿子的声音,冷御泽愣了下,忙问道:“怎么回事?!”

          “妈咪快死了,你快回来”终究还是五岁的小p孩,遇上见血这种状况,而且还是自己的嘛咪,怎么能还保持冷静!!

          听到他的话,安琳琅看不过去了,抽出只手把电话抢了过来,呸了几声,“什么快死了,你给我闭嘴!冷三,木木快生了,你赶紧回来吧!”

          即便痛得不行,木木也还有意识,听到儿子喊自己妈咪,幽幽的睁开眼睛看着他,松开手摸了摸他的头,艰难的开口:“你刚刚喊我什么?”

          “妈咪”小家伙扁着嘴,咬紧唇,紧张兮兮的看着她,“妈咪,你不要死”

          “乖,嘛咪不会死的”总算听到儿子喊她yi声嘛咪了,这苦肉计用得她还真不是yi般的辛苦!

          不过,这痛,痛得值得,肚子里的小家伙要出生了,她的宝贝儿子也喊了她yi声嘛咪,认可了她的存在,再痛她也可以忍着。

          早前就跟医院妇产科联系好了,本来距离预产期就还有yi段时间,突然早产,杀了大家yi个措手不及。

          小家伙也把当年的给折腾得厉害,本以为快生了,到了医院,yi切都准备就绪了,他却偏偏不肯出来,直到冷御泽回来,折腾到凌晨才把孩子生下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