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运筹帷幄(1/2)

加入书签

  龙腾再三追问,叶美景只是不说,也不允龙七透露详情,直急得龙腾扎耳挠腮,心痒难耐。

  龙七埋头逗着婴孩,一边说道“我们本以为出了雪原便到沙漠土城与少主汇合,可不想那该死的魔格尔在西北隘口布下了重兵,我们大路走不得,只得在雪山上觅小路而来。好容易才转进沙漠,却又收到二哥的飞鸽回信,说你已经离开了军中,往比奇来了。失乐园处被西门庭重兵驻守,少主又与他颇有嫌隙,因此王妃料定你会走南山谷进入边境,而后在取道银杏去往比奇。于是我们连同一部分士兵先行到此,梅大爷领着其余军士在谷外策应。嘿,我们正要化妆混进城去,可巧在这碰到了你,真是省了不少麻烦!”

  龙腾听完,亦是欢喜不尽。众人叙话家常,言无不尽,不觉间便已有一个时辰。忽的龙四叫道“哎哟!少主,咱说的这么起劲儿,那姓凌的老乌龟还在外面跪着呢!”

  叶美景恨恨的说道“他害了我叶家上下两百多条人命,跪上一辈子也不冤。”话虽如此,但她终究是个慈悲心肠的女人,想到自己能与龙腾走到今天全赖有他相助,念及他的所作所为又全然是为了亡妻。一想到此处,满腹的怨气也消了大半,当下又道,“他的罪过一时也无法偿还,龙哥哥,你还是去看看他吧。”

  龙腾点点头,让龙七把孩子交给叶美景,嘱咐她待在帐篷里,当下带着其余众人到外面去了。

  众人鱼贯而出,龙七走在最后。龙腾见众人走的稍远,连忙扯住龙七,低声问道“七妹,刚刚你们说话说了一半,然后到底怎样了?”

  龙七噗嗤一笑,轻笑道“少主,你真是一根筋啊!我告诉你然后怎么样!然后吧……就有那么一个人,天天的想你念你,茶不思饭不想的!死活要来找你,拦都拦不住。”

  正说着,忽听叶美景娇声喝道“七妹再敢多嘴,休怪我翻脸。”

  龙七吐了吐舌头,当即紧走几步,追了出去。

  龙腾压制了内心的狂喜,也快步追上众人。到得近前,凌彦章依旧笔直的跪着,见龙腾过来,他才勉强笑了笑,却没多问。龙腾淡淡的说道“今天瞧你的面子,我便饶了那个小畜生。这第三件事,我要你去劫杀昭嗣的大军,如果可以的话,你把屈克的狗头给我带回来!”

  凌彦章立时露出笑容,昂然道“这有何难?你我君子之言,驷马难追。”说完,他自地上一跃而起,环指在口中打了个呼哨。过不片刻,山谷四周涌出数百名黑衣剑士。

  那些剑士飞奔至凌彦章近前,呼啦啦跪成一片,口中齐称‘尊主’。

  凌彦章吩咐众人免礼,当下从怀中摸出一物,朗声道“署剑,你持本座的龙虎金批令传谕龙虎堂下所有人众,十日之内到诺玛城中汇合,不得有误!”

  只见一名黑衣人闪身出列,接令领诺。

  龙腾一看,那人确是当日在诺玛积水塘边想要抢夺命运之刃的署剑。

  署剑也看到了龙腾,当即笑道“小人当日得蒙大王赐教,这手腕上的伤疤更是如同警钟一般,时时刻刻的提醒着我不可疏于武学。待此间琐事完毕,还盼大王能再多多指点。”

  龙腾只道他是在出言寻衅,当下也懒得与之计较,忽然间他又想起当日梅山侠二人受署剑胁迫,一发的随他而去。想到前日里碰见郗风之时,他正在遍寻梅山侠的下落,于是便问凌彦章梅山侠去了哪里。

  凌彦章道“前任沙巴克之主玄震乃是昭嗣所立。林夏玉偷袭昭嗣所部,因此二人关系一如水火。常言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林夏玉防止生出内乱,因此先是出兵消灭了昭嗣策立的南宫杵,而后又以清明子的名义广发英雄贴,邀请一众江湖侠客在中秋之夜齐聚白日门。届时,各路好汉大显神通,凭借武力夺魁者,便是武林至尊,领沙城之主。”

  龙腾连忙打断凌彦章的话,问他道“我想知道梅山侠去了哪里,你说这些乱七八糟的有什么用?你总不至于指望他这么一个老匹夫能夺得武林盟主吧?”

  凌彦章平日里颐指气使惯了,被龙腾打断话语,刚想发作,忽的想起自己还有求于他,当下便道“梅山侠二人与我的关系,可以说除了你之外,没人知道。”说到这里,他狠狠地瞪了署剑一眼,眼神之中充满了愤怒,似是在责怪他办事不力,只看得署剑心头发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