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大决战四(1/2)

加入书签

  封娇娘娇躯剧震,望着殿门外进来的龙腾,呆在了原地。

  郗风一见龙腾,立时喜道“在这当口能见到你可真是太好了!你若再不来,我流血都该流死了。”说着从身上取了金创药敷在创口处,又撕了块衣襟手口并用的将腕处的伤口止了血。

  龙腾双目微红,一想到终究要与封娇娘为敌,心里更是难过。但事已至此,哪里还有回旋余地?当下走到封娇娘的面前,双手攥着雷霆战刃施礼,硬着心肠说道“龙某……龙某前来破阵,请宫主娘娘……赐教。”

  封娇娘立时面色惨白,樱唇颤了数颤,两行热泪便自脸颊滑落,滴在黄金甲页上发出嘀嗒之声,在寂静的殿堂之中显得分在刺耳。

  龙腾心头绞痛,当即咬了咬牙,又轻喝道“请赐教。”

  封娇娘紧咬嘴唇,又怕泪水落下,只得昂首闭目。

  但是那一副我见犹怜的神态,更越发令龙腾神伤,他明知封娇娘不愿与自己为敌,自己亦是如此。但是命运却总是爱开这种玩笑,非要让他们拼个你死我活才肯罢休。

  封娇娘伤心片刻,才又睁开眼睛,轻声问道“你决定了吗?”

  龙腾说道“陀大怪意欲吞并天下,我不得已……”

  封娇娘喝道“决定了吗?”

  龙腾长叹一声,随即点了点头。

  封娇娘仰天大笑,笑声中饱含无尽的哀伤。紧接着她又一声长啸,随后从身上取出了一只黄金面具罩在面上,冷冷地说道“既然如此,请了。”

  龙腾不愿先手,又加推辞。只听封娇娘斥道“有什么好推三阻四的?反正我们两个总归得有人先出剑。你既然不做恶人,我来做便是了。看剑!”

  封娇娘说罢,便见游龙剑如同苍龙出海一般直取龙腾的面门。龙腾剑法较郗风高明的不是一点半星,新游龙一剑如何刺的中他?但见他身形一晃,已经踏着君临步避开了剑锋。然而封娇娘身法太过飘逸,似是已算准了龙腾会闪身避过,当即趁着剑势未老,立刻飘身上前,竟以一个刁钻的位置冲到了龙腾的背后。但见她左手微抬,凝掌不发,显是对龙腾余情未了,不忍伤他。

  龙腾亦是惊悚万状,哪料的到封娇娘如鬼似魅的出现在自己的身后?他是剑道高手,且身负的翔空剑法更是对身后的敌人颇具威胁。此刻险象环生,下意识的便是回身平削,用了翔空剑。

  金属碰撞的嗡嗡之声立时响彻殿中,封娇娘却是借势向后跃开,正失神的盯着游龙剑锋,黛眉紧蹙,郁郁寡欢。

  龙腾暗叹道“她不欲伤我,我却要……唉!”一时间只觉得心乱如麻。

  封娇娘忽的一抖长剑,冷喝道“既然对我用了杀招,那自是不念旧情了。本宫被称为绝情殿主,自当绝情!”话音一毕,立时欺身上前,游龙剑自左及右,寒芒闪烁之际便已划出一道半月。

  龙腾暗道“她定是恼了我。绝情圣堂乃是第一阵,若是这里都过不去还谈什么拯救苍生?”想到这里,他强打精神,将雷霆战刃一横,封住了游龙剑的来势。

  封娇娘一声冷哼,将游龙剑撤回,接着素手一扬,剑锋已挑向龙腾的心窝。

  龙腾知她心灰意冷之下,出手不再容情,心下叹息不已。但见游龙剑已到胸口,当即以君临步退出数步,再依前势又使出翔空剑法。

  当的一声,封娇娘首次被迫退了半步。封娇娘赞道“好样的,世上能令我退上半步的,绝对不超过三个!”

  原来此次八大教主之中,单论武艺,最强的便是封娇娘,然而陀大怪仗着影魅之刃的犀利,便又略胜封娇娘的游龙剑一筹。之下才是火影、霸王教主之流。

  郗风闻言大惊,暗道“当日我曾与这女人交过手,但看她今日却是较往常厉害了。她说能击退她的不超过三个?龙腾一个,陀大怪一个,另外一个是谁?不应该是火影吧?我瞧那老头多半是敌不过这女人。”随即又想到此次行动自己的绝世轻功竟有鸡肋之嫌,不禁又懊恼不已。

  殿中忽的又响起兵刃交击之声,龙封二人又一次对上了招。这一次更胜之前,龙腾剑势迅捷,刚猛无俦;封娇娘却是剑法轻盈,形同鬼魅。二人一交手,便斗得难舍难分。但见二人忽左忽右,时上时下,圆形的空间之内仿似到处都是他们的身影,直看的郗风目瞪口呆,赞叹封娇娘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