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火影之死二(1/2)

加入书签

  龙腾闻言,看了看身旁的凤天兆,二人皆是不明就里。于是龙腾又追问道:“前辈,什么是火龙之心?”

  清明子道:“据故老相传,从前像什么噬魂沼泽、破魂斩之流的高超武学只要一位内功奇绝的高手就能发挥出威力。”

  凤天兆曾在白日门亲身经历,因此当日情景思之仍是不寒而栗。当下便说道:“一个人?师叔,当日你也看到了,那噬魂沼泽是何等犀利,难道我们道家曾有如此强横的功夫?”

  清明子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是啊!可是,我玛法大陆屡遭魔教侵犯,数次大战中,这些武学匠人死伤惨重,一些绝技更是就此失传了。直到到了第二次的玛法战争时,各派的宗师们才又寻回了这些绝技的秘籍。仓促间也不知是秘籍是否正确,抑或是宗师们的武学修为不够,眼睁睁的看着秘籍,却没有一个人能将武功练成。后来,在我们白日门的一代天尊的启示下,取了个折中之法,将这些武学技能一分为二,由两个人来修炼。可是即便两个人再怎么心意相通,也难做到如臂使指般灵活自如。直到后来,在退守苍月岛时,被苍月岛的武学高人帮忙,才克服其中的难点。”

  龙腾将那火龙之心反复观看,奇道:“莫不是就是这个东西?”

  清明子道:“正是!此物由九花玉露、元神丹、鹿茸等物浸润,正是化解合击武学的戾气的神物。据说那位高人自号曰火龙,因此这令牌便以之为名,叫做火龙之心。当时,修行这些绝技的,必定会佩戴火龙之心,否则根本发挥不出神功的威力。之后在不断的磨合、配合当中,这些人发挥越来越重要的力量,尤其在行会战、攻城战都是不可忽略的。孤身作战,当然比不上二人联手,更何况还有如此凌厉的合击技,一招所及,足以毁天灭地。当时有诗赞曰:合天人于一己,集万钧于一挥;天地中有一万物,能挡者万中无一。”

  龙腾赞叹道:“是这样啊,好厉害!”

  凤天兆问道:“师叔,既然是这样,那为什么这些绝技又失传了呢?”

  清明子长叹道:“当宗师们自苍月岛反攻玛法之后,妖魔鬼怪被驱逐殆尽。松懈过后疏于练武,加之找两个心意相通之人更是困难,因此不过两三代,这些绝技便再无人问津了。老道士只道是就此绝种了,不想魔教徒却将其传承了下来。”说罢,一阵长吁短叹,似是对武功失传痛心疾首。

  龙腾想了想,又问道:“前辈,你的意思是如果没了这火龙之心,这些绝技便没用了,对吗?”

  清明子道:“据传闻确是如此。只是不知这些魔教之人有否解决这个问题。”

  龙腾心道:“事到如今,死马权作活马医,看看能否抢了这些狗贼的火龙之心。”想罢,辞别清明子,回到了帐外。

  燕长华四人依旧斗得棋逢对手,难舍难分。郗风见龙腾回来,忙说道:“这两人果真是用的破魂斩,适才他们合击燕长华,却被躲了开。”

  龙腾正自暗暗盘算,听了郗风之言只是嗯了一声,转头问龙四:“四弟,你这令牌是从那人包裹里取来的么?”

  龙四想了想,说道:“不是,我若所记不错,当是那人悬在腰间的。”

  龙腾闻言,举目望向场中,只见那左右信徒上窜下跳,左荡右劈好不犀利。陡然间那右信徒腰间红光微晃,接着两柄裁决之杖亦是闪耀着火焰,火光霎时间形成两道剑气,交叉着冲向萧长安。萧长安适才一招半月剑法用老,尚未及变招,此刻哪有余裕抵御?被那两道剑气所笼罩,当下心头一凉,暗道完了。忽然间后背上一痛,人已被撞开,一离开剑阵笼罩,萧长安顿觉士气大振,转身想要厮杀,忽听一声惨叫,却见燕长华胸口两条伤痕正渗出血水。伤口自肩头斜至腰肋,多半是活不成了。原来适才是燕长华撞开了师弟,替他挡了致命的剑招。

  萧燕二人情如骨肉,此刻见师兄代己赴死,萧长安顿时心如刀绞,险些疼死。当下将浪雨剑一挥,直取那左信徒。

  左信徒不及回手,顿觉颈间一凉,那浪雨剑的剑锋划过,登时被割断了咽喉,死在当场。右信徒见状,抢了左信徒的尸身退了回去。

  萧长安回身抢到燕长华身边将之扶起,连唤数声,燕长华只是双目微闭,也不答应。萧长安大惊,用手一探脉博,这才发现他停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