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火影之死四(1/2)

加入书签

  霹雳尊者等四人酣战时久,仍是不分胜负。反观龙腾与火影二人,方才短兵相接龙腾便身上负伤,雷霆战刃更是被火影击落。

  火影眼见一击得手,更是心欢,将霹雷一挺,又是一道烈火剑劈向龙腾,下手更不容情。

  群雄只道龙腾失了兵刃必败无疑,郗风更是顾不得什么江湖道义,脚步一分便瞬步切入场中,拟订先敌住火影好让龙腾找回兵刃,双战火影,先除去这个大害。哪想到火影一剑劈出,场中叮当一声清脆声响,龙腾正以一柄狭长的宝剑挡住霹雷。

  火影疑道“咦?祈祷之剑!”许是兴奋过度,当下也顾不得其他,将雷霆一划,直取龙腾咽喉。这一剑乃是虚招,觑准龙腾闪避之际,登时野蛮冲撞跟出,左手便已抓住龙腾手腕。

  龙腾大惊失色,哪想到火影能瞬间制住自己的脉门?当下只觉得右手痛入骨髓,手指一松祈祷之刃便已脱手。

  火影将霹雷凌空一挑,将坠落的祈祷之刃击起,一掌打退龙腾,便将祈祷之刃抓在了手中。同时,背上一阵剧痛,被人一掌震开了十数步。龙腾就地一滚,正好落在了雷霆战刃旁边,他顺势捡起武器,亦使出鲤鱼打挺站起身来。定睛看时才发现郗风已经参入了战团,而黄浦四人依旧混为一团,难分轩轾。

  龙腾瞪着郗风道“你不知擅自出手相助乃是对本王的大不敬么?”

  郗风一怔,这才笑道“那倒不是,我在一边观战,不知被谁推了过来,非我本意。”

  火影不管二人吵嘴,自顾自的盯着那祈祷之刃,有如着魔。过了片刻,才感觉到后背生疼,方记起处身战场。当下将祈祷之刃往身后的包裹中一塞,举剑喝道“少说废话,所有人都得死!”一时间霹雷攒刺如风,攻向龙腾而去。

  龙腾臂膀有伤,终究难以力敌,然而此时战况有变,当即便使了移花接木之法,将火影的招数引往郗风。郗风顿时压力剧增,虽知龙腾是迫于无奈,仍不免在心中对其一阵痛骂。

  群雄早就见过火影出手,当日虽是剑法卓绝,总算也是受龙腾所伤。哪想到今日他以一敌二仍旧穿梭自如,趋退如电,非但不露败像还隐有盛势,不禁对其心服口服。

  忽听得郗风一声惊呼,左臂上被霹雷划了一道,衣袖飘落,登时血如泉涌。幸亏龙腾以刺杀剑术刺向火影的脐中,才免得郗风伤重。龙腾一剑逼退火影,退到郗风身边,问道“怎么样?”

  郗风用手捂住伤口道“还死不了。”

  龙腾道“此贼一身横练的的功夫,实似刀剑不入。他的死穴便在脐中的神阙穴,又什么办法么?”

  郗风眉头微皱,说道“这可难办了!他必然护卫有加,怎能轻易得手?”

  火影内功深湛,听闻二人的对话后大喝道“你们就瞎猜吧!你老子没有罩门。受死!”话音一落,趋步上前,莲月剑法分刺二人。

  龙腾二人不敢大意,纷纷闪躲。火影舍了郗风,又挥剑直取龙腾。龙腾脑中灵光一闪,当即双腿微曲,对着火影踩出了君临步。

  火影正一记攻杀劈向龙腾,哪想到他会横冲直撞而来?心下一阵狂喜,卯足气力狞笑道“我的儿,你去死吧!”

  群雄哪见过这等阵势?当下只道龙腾必死无疑,纷纷扼腕叹息,哀声不断。

  陡然间霹雷似是被气浪所荡,竟自龙腾的头顶偏离,贴着他的右肩劈了个空。火影哪知道君临步一经发起之后会被真气包裹全身不畏刀斧?当下情不自禁的咦了一声,不禁暗道可惜。

  正在这时,火影后背又中一掌,身子不及前倾,小腹的神阙穴处亦被龙腾刺中。

  龙腾一剑刺出,顿时觉得一惊,因为触手之处坚硬犹如钢板。果听火影大骂道“你他妈的小畜生,对老子还用阴谋诡计?”说完,舞动霹雷,登时划出一道剑气,正是十方斩。

  郗风二人立时被剑气掀翻,龙腾右颊上亦被剑气所伤,多了条寸许深的伤痕。而郗风则衣衫褴褛,狼狈不堪。

  火影大笑道“哈哈,老夫该当斩了你这小畜生的耳朵来下酒!”

  龙四观战时久,越看越是心惊,心中暗道“平日里不见老主人演示刀剑,哪想到他神功竟妙觉如斯。如此下去,只怕凶多吉少。”他凝神苦思,忽的计上心头。

  正在此时,火影解了甲胄,竟从小腹之上取下一块钢板来。他将钢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