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孽债(1/2)

加入书签

  龙腾救出南宫燕,方才逃了一阵,便被人拦住去路。{随}{梦}小说 {suing][la}

  南宫燕忍痛说道:半兽一族的勇士,勇武善战,力大无穷,龙公子当心!

  龙腾与郗风自幼生于深谷,从未见过世面。可谓是初生牛犊不畏虎,见那半兽勇士横在路上也不害怕,举剑便刺。那半兽勇士一抡斧头立刻隔开了命运之刃。

  龙腾被他一斧击来,连人带马退了四五步,长剑险些脱手。

  半兽勇士似笑非笑,又是一斧头照着对手腰上砍去。龙腾力怯,不敢迎接,一扬长剑劈头斫去。

  半兽勇士见他不顾生死,只得撤回大斧格挡。斧柄挡住剑身,忽的一道剑气射出。半兽勇士一阵惊呼,连忙撤退:刺杀剑?

  龙腾见他后退,连忙催马紧跟,只见他运足真气,使了一手烈火剑法,火精灵之气附在剑上,对着半兽勇士的前胸刺去。

  半兽勇士深知其厉,连忙闪身让开。龙腾就着空隙策马冲过,接着一甩马鞭远远的逃去了。

  龙腾逃了一阵,见那勇士没有追来,这才放心。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南宫燕,不禁大吃一惊。他见南宫燕面色苍白,一声不响。只道是方才交战伤到了她。想到这里,他连忙停马,将南宫燕抱下马来,嘴里轻轻唤道:南宫姑娘,南宫姑娘?

  南宫燕一声低吟,随即醒了过来。她看到龙腾,很是开心,连忙想着起身,顿时扯到伤处疼的龇牙咧嘴。

  龙腾见她右臂无力,忙问:南宫姑娘,你受伤了?

  南宫燕点点头:左腿受了棒伤,右臂脱臼了。

  龙腾见她痛的厉害,自己又不通医道,只得同她说:南宫姑娘,我先给你腿伤上药,等下带你去比奇找大夫。你看行吗?

  南宫燕勉强一笑:龙公子,你能出手相救,我已感激不尽。但听公子吩咐。

  龙腾从身上取了金创药,南宫燕撩起裙子,将裤管卷至膝盖。龙腾见她小腿腹外侧有一条两寸来长的伤口,对她说:南宫姑娘,你忍着点。

  南宫燕点点头。

  龙腾小心翼翼的探试着南宫燕腿上的伤。他不敢太用力,只能慢慢来,每擦一下,南宫燕的腿上都不自觉的抽动一下。

  药粉刚刚触及伤口,南宫燕就疼的皱眉,那种疼痛是难以忍受的。这些伤在当时并不觉得怎么样,可现在就不一样了,稍稍蹭到一点就会钻心的疼

  过了一会,龙腾将药粉涂完,从外衣的袖子上扯了一块布片,将南宫燕的伤口裹上,细心的包扎好。

  南宫燕见他满头大汗,歉意的说道:“龙公子,真的是感谢你。我适才见你包扎伤口时的样子甚是认真!呵呵,你们男人认真做起事来,当真是看的舒心。”

  龙腾擦了擦汗,笑道:“举手之劳,何必挂怀?再说了,前几天南宫小姐不还说我是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吗?”

  南宫燕俏脸一红,低声道:“你还真是小气!随口说了一句,你还记得这么久。”

  龙腾见她有心调侃,知她心情不错。当下将她抱到马背上:“南宫小姐,我送你去医馆吧?”

  南宫燕被他抱在怀中,顿觉六神无主,低声道:“有劳龙公子了。”

  龙腾将她在马背上放妥,一手拉着缰绳,边走边道:“别一口一个公子的叫我。我只是个边境城下的农夫罢了。你叫我龙腾就是了。”

  南宫燕想了想道:“我不叫你公子,你也别叫我姑娘小姐的。叫我燕子吧,我妈都这么叫我。”

  龙腾张口结舌:“这这怎么好?你是南宫世家的大小姐,我不过是一个山野村夫,这怎当得?”

  南宫燕咯咯笑道:“什么当得当不得?我说好便好,你来叫我听听,绣花枕头?”

  龙腾给她说的满面通红,憋了半晌才道:“燕子,姑娘!唉对了,燕子姑娘,你怎么会独自到这荒野中来?你的那些从人呢?”

  南宫燕一听,满是愁容,忽的说道:“你先送我去医馆好吗?”

  龙腾知她不想回答,也不再问。二人一路无话,到了比奇城内的夏家医馆。

  医馆的老夏看了看南宫燕的右臂,立刻笑道:“小事一桩,看我老夏手到病除。”

  那老夏嘻嘻哈哈的说了一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