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转型期(1/2)

加入书签

  夕阳挂在平原尽头,火红的晚霞染尽远方的半边天空,一群晚归的南美大雁从晚霞中缓缓穿行,偶尔传来的阵阵低鸣,回荡在苍茫的赤色天穹。

  雁字南归,勾起丝丝故国愁绪,抬头望着巴拉那河沿岸,潘帕斯平原尽头的景象,陆荣廷、王士珍两人带着难以消解的惆怅,跟随着脚下的船只,渐渐消失在晚霞中。

  携老带幼、远度重洋来到南美大陆,生活中一些常见的景象,时常能够勾起华人们对故乡的记忆。

  乡愁潜藏在心头,为了远怀故乡,纪念早年苦难生活的回忆,华人们原封不动的将故乡的传统习俗搬到了南美本土。

  就在陆荣廷等人匆匆离开的河岸港口附近,

  七八个定居点的百姓摒弃了争议,共同决定将农历十一月十五日定为每年举行庙会的日子。

  庙会是节日庆典的传统习俗,通常每个镇子都会有不同形式的庙会、街会,距离比较近的两个镇子,即使方言、文化习俗相同,但是举办庙会的日期,也可能时间相隔较远。

  汉国本土移民以两广、闽南地区百姓居多,丁戍奇荒爆发后,从北方沿岸港口登船迁移的各省百姓数量也占据一个不小的比例,因为移民来源地区不同,一个定居点两三千人,可能存在一二十种不同的风俗习惯,要是按照以往的风俗规矩,每个地方的百姓专门选择一个日期举办庙会,则会因为参与人数太少,形成不了节日氛围,也达不到举办庙会的目的。

  松州平泉县,一个正在规划中的县城,在傍晚迎来了华人们搬迁过后的第一个庙会节日。

  在政府分配给的荒地里忙碌了一天,华人妇女们松开绑在额头上的头巾,换掉一身粗布短衣,穿上用余钱购置的新衣,小心翼翼的戴上陪嫁的银饰,带着家里呀呀学语的孩童,跟着丈夫一起,整个家庭一块出去,到河岸港口附近观看庙会表演,同时购置一些大人、小孩用到的物品。

  平泉县下辖十三个移民定居点,其中八个距离较劲的定居点聚集在一块,协商每个定居点出30汉元,凑够240汉元请一个戏班子到县城中心唱戏表演。

  到了傍晚,平泉县城中心,也就是沿岸港口附近,一片刚平整出来的空地上面,一群十多名男女组成的戏班正在搭建戏台,戏班班主在外面招呼几个县里的官员,戏班里的武生、花旦们则在戏台幕后,化妆并排练着即将表演的戏曲节目。

  “周班长,我们平泉县一大半的老少百姓都来给你们捧场,你们今天晚上可要把拿手的绝活都露出来才行呀。”

  “几位大人放心,戏班里新招了两个年轻的花旦,唱、念、做、打诸般功底一流,保证不会让平泉县的父老们失望。”

  “如此这般正好,要是戏班的表演让大家满意,县里就多凑一笔钱,还按照今天的价格,请周班主和戏班的诸位台柱子们多在平泉停留一天,也让县里的百姓们多看一遍戏曲表演。”

  “多谢大人抬爱,只是戏班接了长安城的活,要从殿下登基那天开始,在长安城大唱三天,确是抽不出时间在平泉多停留一天,还请几位大人多多见谅。”

  “也是,本土戏班本来就少,也就是最近两年,从中原大陆陆陆续续来了一些戏曲班子,过几日殿下登基,与国同庆,那时候本土各地的戏班中都向长安城聚集,大唱三天,想必一定热闹非常。”

  “汉王殿下登基称帝是百年一遇的大喜事,虽然我们这些戏子早些年不受官府待见,没有分到土地,不过在接到赴表演通知的时候,一位姓孙的大人说了,殿下登基以后,本土的所有百姓一视同仁,不管是做戏曲表演的、玩杂耍的、还是街面雕刻木雕小玩意的手艺人,都能获得政府补发的土地,我打小唱了二十年的戏,嬉笑低眉做人惯了,人到中年拉起一个戏班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