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铁甲巨舰时代(1/2)

加入书签

  汉国在远东方面的事务渐渐进入收入阶段,

  七月底,南洋军团先是将占领的下龙湾港口区交还给法国驻安南殖民军,稍后,两方按照议和协议,进行俘虏与物资交换。

  汉法安南战争以一种妥协的方式结束,法国驻安南殖民军以数千士兵伤亡和让渡法属波利尼西亚主权等代价,获取了在安南和交趾支那地区的主动权。

  经过安南战争的教训,法国政府认识到,法国殖民军在交趾支那地区的力量,还不足以应对吞并安南、柬埔寨、老挝三国带来联动后果。

  南洋军团是阻碍法国建立东方殖民帝国的第一个威胁,而随着南洋军团逐步撤离安南北部,身为安南王国宗主国的满清朝廷,则变为法国驻安南殖民军的主要敌人。

  失去缅甸和大西北边陲的若干藩属国之后,安南王国和朝鲜王国这两个接受中华文化影响最深厚的国家,已经成为满清朝廷不可轻言放弃的底线。

  朝鲜王国位于东北地区侧翼,关乎着东北地区和紫禁城的安全问题,除非满清政府与敌国战争失利,否则不可能任由俄国、日本占领朝鲜。

  安南王国与云贵、八桂地区接壤,通过安南近海和红河航线,能够将整个大西南地区纳入威胁范围内,因此,为了保持东南财赋重地以及西南腹地的稳定,安南北部地区是万万不能由敌国占领的。

  法国政府侵吞安南,除了有搜刮交趾支那地区资源和布局全球殖民战略的需求外,以安南王国为立足点,将云贵、两广纳入其直接殖民统治或者间接的经济殖民统治,也是主要目的之一。

  为了达成这一目的,法国政府通过北京、巴黎、柏林、东京等多种外交渠道与日本接近,企图与日本缔结针对满清政府的政府的军事同盟,以期法国政府对安南北部采取吞并行动的时候,日本能够从另一个方向发动军事进攻,分担交趾支那驻军的军事压力。

  1881年7月18日,法国外长在巴黎会见日本新任驻法公使蜂须賀茂戴时表示:“对付清国,我们法日两国有着共同利益“。

  希望早日与日方结结同盟,在必要时候,对中国采取共同军事行动。为此,法国外长还把这个问题同东瀛政府的修改条约问题联系起来,表示愿意为东瀛政府的修改条的问题提供帮助,

  7月20??日,蜂须贺茂戴在致东瀛外务卿井上馨的秘密报告中对此做了详细汇报。无独有倒,1881年7月??23日,法国驻日代理公使卡斯特尔(vial??cantel)在东京拜会东瀛外务卿井上馨时,再次就“日法同盟“问题与东瀛政府的修约问题相联系,试探东瀛政府的意向,

  并且表示:“邻邦清国实属顽固不化之国,不足与谋,唯独贵国熟悉我国国情,堪与共事,考虑到贵国将来的对华政略,敞人认为若能与我国相互联合,共同协商,则有益无害。正所谓法日两国利害一致,缓急相当,这必将有助于东洋之开化。”

  7月份以来,法国政府多次与东瀛接近,急于同东瀛缔结军事盟约,为了打动东瀛政府,

  法国政府搬出东瀛明治初年以来的最大宿愿——修改不平等条的问题,以似乎可以允诺东瀛政府所特别希望的“要点“这样的态度,引诱东瀛与其缔结同盟,共同在远东方向对付满清政府。

  毫无疑问,这是法国政府的外交策略。但是,法国政府这一精心策划的外交策略却迅速被东瀛政府识破。

  1881年7月28日,东瀛政府曾专门举行内阁会议,讨论中法两国围绕越南问题的纠纷与日本的外交政策问题。

  虽然日本政府内部确实有人主张换受法国政府关于缔结“日法同盟“问题的建议,尽快与法国缔结同盟,对中国采取共同军事行动,但是这一主张却遭到多数与会者的反对。

  会议结束后,日本外务卿井上馨在给驻法公使蜂须贺茂戴的调令中指出:“法国政府为,在清国政府主张的所谓属邦主义问题上,日法两国有着共同利益。

  法国政府既想了解我国政府对东京(北坼)事件的意向,又想了解我国政府在修改条的问题上所特别希望的要点,法国政府一方面要帮助我国实现我国的宿愿,另一方面却又希望我国以东京事件为契机,与法国缔结同盟,借以否认清国的属邦说。据此推测,这只不过是法国的策略而已。“

  因此,并上馨进一步指出“日清两国近年来继琉球事件之后,又在朝鲜问题上发生争执,清国政府对我国的怨恨日益加深。

  我国政府本应努力保全东洋之和平,然而,目前事件与我国毫无关系。比如因为遥远的“东京事件,公然与一个西方国家结盟,那么必将使清国怒焰更盛。左思右想,当前不能轻易同意法国的建议,也不能就“东京事件'公开暴露与清国对抗的意图。

  关于日法两国共同行动之事,请注意我国政府虽然不能公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