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幕 母子(中)(1/2)

加入书签

  “糟糕”见从惠躲进屋中,夏军不禁吐了吐舌头“从惠这小丫头,不就是喜欢上大叔么。这种事有什么好害羞的”

  “你以为谁都像你脸皮那么厚么”呼黛月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这回好了,人家都被你吓跑了,我还怎么说下去”

  本来她此番的目的是要告诉夏军三人,自己与尤美将在明日离开荥台城,届时将无法参加夏军以及赵竹香的婚礼。可现在从惠羞得跑回屋中,如今少了一人,却要自己如何说起?

  夏军与赵竹香自然不清楚呼黛月心中想法。只听他们还在进行着对话

  “你看看,我早就对你说,从惠她一向喜欢年龄偏大的。以前她就喜欢我这个大她十岁的哥哥。这回可好,她还升级了。听她所说,都叫人家叔叔了,看来那位给她带回来的好心人就算没有四十,也得个三十大多”

  “你还在说风凉话!”赵竹香哀怨的看了夏军一眼,接着她担忧的朝门后看去,说道“从惠这丫头不谙世事。此番她对别人抱有情意,若是被人骗了,我们又怎么能对得起她死去的父母”

  “你没听见方才人家说么,她已经是大人了,不要我们管她。再说了,要是将她送回的男子有意骗她,她还会回到这里?恐怕早就让人拐带跑了!”

  听得夏军所说尚有几分道理,赵竹香这才将心态缓缓放平

  “打扰你们说话真是抱歉,不过我这边可是有更要紧的事情要说!”说这番话的正是呼黛月。听她有重要的事要说,夏军以及赵竹香立即住嘴,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看着她

  见他二人纷纷望向自己,呼黛月冲着他们微微点了点头“虽然从惠不在,不过此事事关重大,你们等过后再告诉她吧”

  接着,呼黛月开始讲述起来“首先我要告诉你们一件事。这件事除了从惠以外不要对其他村子中的人知道。特别是尤美,若是让她知道此事,没准会让我们所有人都面临危险!”

  夏军以及赵竹香顿时知道此事的严重性,纷纷点头,表示绝对不会让尤美知道

  “你们应该知道皇宫吧。今天清晨的时候皇宫来了六人,特地来抓捕尤美,他们的其中一个乃是殇朝的皇帝!”

  一听皇帝亲临,这二人顿时傻了眼

  “皇帝亲自来抓尤美?难道尤美她犯了什么大罪?”

  听夏军问起此事,呼黛月心中想到,既然已经将皇宫前来抓捕尤美这件事告诉他们,那尤美的事自然是瞒不了的。想到此,她当即摇了摇头,继续说道“皇宫之所以会把尤美当作抓捕目标,并不是因为她犯了什么重罪,而是她身怀绝技,皇宫想要利用她来做一些事情”

  提到尤美的绝技,夏军他二人纷纷想起进城之前的情形

  众人被无数的魔兽包围,那时候所有人都觉得回天乏术。可天无绝人之路,尤美不知道做了什么,竟然将为数众多的魔兽全部吸入一个个巨大的黑洞之内。这才解救了众人

  接着,在二人还沉寂在回忆之时,呼黛月打断了他们的思绪“皇宫想利用尤美的能力来侵占他国领土,自然不会放任她远离他们的视线”呼黛月缓缓说着“所以说,皇宫队明天便会强行攻来。我与尤美若是不早些离开,届时恐怕再无逃走可能!”

  呼黛月的一番话听得二人头皮发麻。夏军知道,这种事已经属于国家的最高机密了。想到此,他的绪顿时紧张起来“既然如此,你们现在便赶快离开啊!若是等到明天走晚了些,那现在所做的准备岂不是前功尽弃?”

  呼黛月轻轻的摇了摇头,一副无奈的模样“原本是有这种打算,可如今却是暂时走不了了。此刻温莎小姐病重,恐怕坚持不到明日早晨。尤美决心要留下来,我也不会阻止她。所以,我会等到明天温莎小姐逝去,然后带着尤美动身离开。我要对你们抱歉的是,到时候我们无法参加你们二人的婚礼,希望你们不要介意”

  说完,呼黛月苦笑一声,脸上一副抱歉的神情

  反观对面二人。赵竹香露出一副担心与遗憾的模样。她真的很希望呼黛月与尤美这二位恩人能够见证他与夏军最幸福的时刻。现在得知此事,自然不会强留,可心中还是留下了一丝遗憾

  而夏军,却是不知为何,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接着他说道

  “都说你们神能者天资聪慧,个个聪明绝顶。可我这两日与你们相处,却发现你们笨起来的时候,却是比普通人还要笨!!这种事有什么好抱歉的?你只要现在提前祝福我们不就好了么。还有既然你要道歉,以后便多回来探望我们,那我便原谅你了”

  说着说着,夏军突然将拳头伸到呼黛月的面前

  “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你们一定要给本大爷活下来啊!!”

  呼黛月被夏军的这番话微微吓到。接着,她微笑着的摇了摇头,叹息道

  “没想到会有一天被你鼓励呢!”说完,她也抬起了拳头,并继续说道

  “那是当然,终有一日,我们会回到这荥台城中。等到那时,我再来为没赶上婚礼之事来向你们赔罪!”

  说完,一大

  一小两只拳头轻轻的撞在了一起。代表着呼黛月、尤美二人与长园村的友谊

  另一边,温莎屋中

  此时已是临近中午,到了该喂温莎吃饭的时间。尤元岩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屋内只剩下温莎、尤泓以及尤美三人

  尤泓手中端着一碗稀粥。他正用勺子向温莎口中喂去

  “温莎,再吃一口吧”尤泓试探性的在温莎的眼前晃了晃,眼中露着期盼,希望她能多吃一口

  而温莎,则是嘴上哼哼着,使劲的摇着头

  “这粥很好吃的,不信你看”尤泓说着,自己一口将勺子中的米粥喝下

  “嗯!真好吃呀!”

  说着,他又从碗里盛出一勺,再次挪向温莎的嘴边,希望她能再吃一口

  “听话,就吃这一口”

  可就算尤泓百般劝说,温莎还是微微摇着头,死死闭着嘴唇,一副极不情愿的模样

  见状,尤泓只能叹息一声。他小心翼翼的将勺子贴上她的嘴唇,并让勺子微微倾斜,打算让这一勺稀粥滑进温莎的嘴中

  眼看着粥到了嘴边,却没有如预想那般进到温莎嘴中。而是顺着她的嘴边流了下来,最后全都洒在她的枕边

  “唉……”没有了办法的尤泓只能苦苦叹了一声,唯有将粥放到了一边。接着他又拿起了一条毛巾,轻轻的擦拭方才粥滴落的地方

  母亲温莎几乎没怎么吃,此刻碗中还剩下着大半;父亲尤泓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默默的伺候着她,这些尤美都看在眼里。此情此景,让她的心也随之刺痛起来

  接着,只见她打定了主意。走上前去,轻轻的端起那碗米粥,并冲尤泓说道

  “爸爸,让我来试试吧”

  正蹲在枕边擦拭着的尤泓转过头,见到尤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