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逐出家门【1】(1/2)

加入书签

  焦利和遇刺身亡,焦雨甄作为焦利和的三‘女’儿说什么都是需要回去披麻戴孝的,纵然即墨翰飞并不同意,但是这却无法阻止焦雨甄带着柳絮离开,毕竟她的‘性’子一向倔强,一旦决定的事情是怎么也不会改变的了。-叔哈哈-

  焦太傅府的大‘门’上高高悬挂着白‘色’的灯笼,白‘色’的布帘也和这渐渐大起来的风雪在半空之中摇曳,顿时多了几分哀戚的气氛。

  “我昨天就应该回来的。”焦雨甄看着面前这没有守卫,并且紧闭着的焦太傅府大‘门’,“可是王爷却不让我回来,他或许是知道些什么,但是……我还是焦雨甄啊,还是这个家的三小姐。”

  “小姐。”柳絮忧心的看着焦雨甄,“这里进不去,我们不如从后‘门’……”

  “不行。”焦雨甄打断了柳絮的话,“当日二姐安排了道士作法,要把我绑在架子上烧死,那么大的阵仗,那么大的浓烟,自然是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然而久不出‘门’的王爷为了救我,竟然不顾病弱之躯骑马来救,那也肯定被人传颂的。王爷将我带回了景亲王府后,爹爹就遇刺身亡,若我没有好好从正‘门’回到府里,必定遭人话柄的。”

  “那么奴婢上前敲‘门’。”柳絮点了点头,便上前去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一个穿着白衫的家丁,他看到了柳絮先是一愣,在看到了焦雨甄以后更是害怕的“啪”的一声关上了大‘门’!

  “开‘门’啊,三小姐回来了,你怎么可以……”

  柳絮的话还没有说完,大‘门’再一次被人打开了,领着好些人出来的正是管家财叔,财叔神情冷淡的看了一眼柳絮,然后再看向了焦雨甄,随之便‘露’出了一抹讨好的笑容来:“三小姐,你回来的时间真不合适,老爷一会就要发丧了呢。三小姐你怎么还没有换上丧服,而是在这里……游‘荡’?”

  焦雨甄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裹紧了身上的披风:“昨日我虽然昏‘迷’不醒,但是财叔应该清醒得很,难道财叔不知道我是被景亲王带回去了吗?既然如此,我此时此刻自然只可以穿着这样的衣服站在这里啊。”

  “三小姐说笑了,我不过是一个奴才,什么都不知道的。”管家财叔冷笑着,然后让身后一个家丁将一个包袱拿过来丢到了焦雨甄的脚跟前,“这些是三小姐你原来的东西,你就拿回去吧,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焦府的三小姐了。”

  没有让柳絮去拿包袱,焦雨甄亲自上前将包袱捡了起来,她粗略的检查了一下发现这包袱里的竟然是她得宠以前穿着的那几件破旧的衣服,以及柳姨娘留下来的一支不起眼的银簪子,除此以外竟然没有其它的东西了,也就是说她留在现在院子里的所有值钱的东西以及那个千年紫檀盒子都没有给她拿出来,或许财叔已经带着人把那些东西‘私’吞了。

  “我是不是这个家的三小姐,永远不是你这么一个奴才可以决定的事情。”焦雨甄将手里的包袱背到了背上,然后上前了几步走到了管家财叔的面前,“让开,狗奴才。”

  管家财叔本还想要说什么,可是迎上了焦雨甄那双闪烁着金光的眸子以后便忍不住愣了一下,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

  “一个奴才说得话自然是不可以作信的。”焦老夫人潘氏由焦安蓉老嬷嬷撑扶着,一身丧服,一步步的踏下了焦太傅府‘门’的台阶,“但是我这个焦老夫人说的话,应该是可以作信了吧?”

  “祖母……”焦雨甄有些吃惊的看着焦老夫人潘氏,她本以为不让她回府什么的应该是王氏和焦又涵预先安排的,可是现在看来却不是如此,“祖母……这是什么意思?”

  “雨甄,你是一个不祥的人啊。”焦老夫人潘氏那双浑浊的老眼紧紧的盯着焦雨甄,一字一句的说道,“若是昨日把你烧死了,那该多好!”

  焦雨甄咬了咬牙,想要反驳,可是却发现焦太傅府里已经抬出了棺棂,甚至焦如之和焦又涵以及王氏都在人群之中,更重要的是这街道上竟然也开始出现了好些寻常百姓和附近居住的达官贵人们。

  “雨甄,你害死了你的父亲!”焦老夫人潘氏就像是运起了所有的力气,举起了手狠狠的打向了焦雨甄的脸,将她打倒在地上,“你这个不祥的人,你一出生就克死了母亲!那个老道长说得对,应该把你烧死的,如果你死了……如果你死了……我的和儿……我的和儿就不会死!”

  焦雨甄倒在雪地上,她不知道焦老夫人潘氏为什么要将一切都怪罪到她的头上,潘氏分明就知道这一切都是皇帝即墨和傲做的,而且潘氏不是已经作出了选择了吗?为什么要将一切都怪罪到她的身上?不管是出生还是重生甚至在这里当这个憋屈的三小姐,都不是她的本意,为什么……为什么……

  “你这个不祥的人!”焦老夫人潘氏似乎觉得自己只是打了焦雨甄一个耳光并不解恨,竟然还举起了手里的龙头拐杖一下下的敲打在焦雨甄的背上,“我没有你这个不孝的孙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