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申府流水宴(1/2)

加入书签

  86_86699顾星辉微微一愣,坐在了马车上往前方看去,前面的确人头涌涌,不过在他的记忆之中,三年前这里可是没有什么大户人家的,于是他便好奇的问那个家丁:“请问你家老爷贵姓?我以前也是这唐廖县的人,记忆之中这边好象没有大户人家的啊。”

  “我家老爷姓申,可是知县老爷的小舅子呢!”那个家丁笑嘻嘻的说话,语气里还有几分得意,“这院子都置了三年了,你可能离开太久了所以不知道吧。当年我家老爷可是指证前朝余孽藏身之所的有功之人啊,得了朝廷封赏的贵人呢。”

  顾星辉的脸色一变,一股怒意在心里涌了起来,他正要开口说话,身后的垂帘却被一只白皙的手给撩了起来。

  焦雨甄在马车车厢里也是听得很清楚的,所以她便迅速的出来,若不是如此,或许顾星辉可是会闹起来的,她先是投给了顾星辉一个安抚的眼神,然后看向了那个家丁:“原来是申家老爷,而且还是得过朝廷封赏的贵人呢。今日是他的寿辰,我与我家夫君过门不入倒是有些不妥。星辉,你和老爷先回去吧,晚点再过来接我吧。”

  此时此刻的焦雨甄虽然依旧有着一张带有几分稚气的年轻小脸,可是却挽起了妇人的发髻,发髻上戴着的头饰不多,但是仅仅是那支流金犀角钗子就已经是价格不菲了,所以那个家丁看到了焦雨甄这贵气逼人的模样,顿时更是殷勤的笑了。

  “夫人要来为我家老爷贺寿,我家老爷定是很高兴的。”

  “好。”焦雨甄放下了垂帘,转过脸去看即墨和傲,“夫君你也听到了,那么星辉就先交给你了,我去申府看看。”

  即墨和傲自然是明白焦雨甄的用意的,刚才那个家丁已经被话说的很清楚了,焦雨甄这次亲自去接触,必定可以让事情变得明朗一些,于是便点了点头:“你自己小心。”

  “你放心吧。”这连续七天的赶路,顾星辉看上去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即墨和傲的身子却有点吃不消,毕竟是一个养尊处优的皇帝陛下,然而焦雨甄却是越来越精神,她知道自己身体里的奇毒正在发挥着作用,所以她丝毫不担心自己会受到伤害,反正不会死,那么一切都好办了。

  焦雨甄从马车上下来,手里抱着一个木盒子,微笑着看着那个家丁,然后递上了一锭碎银子:“劳烦你帮个忙,让我见一下你家老爷吧,贺礼……我也带上了。”

  “是,是。”虽然惊讶于面前这个夫人的确有些年幼,但是家丁觉得这可能是一个刚出阁的夫人,她身上衣服算不上话。

  “申夫人好。”焦雨甄微微福了福身,然后站直了身子将手里的木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柄白玉如意,这白玉如意其实是她在来唐廖县的路上一处小城镇的当铺里花了一百两银子买过来的,虽然买来的时候便宜,但是只有焦雨甄清楚这是一个上好的白玉如意,而且成品至少有三百年的年头了,所以用来送礼可是一点也不失礼的,“这是我与我家老爷为申老爷的见面礼,还请夫人代为笑纳。”

  座上的申夫人露出了一抹温柔的笑容,用眼神示意让李嬷嬷去把木盒子接过,然后轻声说话:“黄夫人有礼了,我代我家老爷谢谢黄夫人和黄老爷。”申夫人的话顿了顿,才继续说话,“黄夫人似乎不是唐廖县的人氏吧。”

  “我家老爷是商人,经商路过此处,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