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你再出现我就杀了你(1/2)

加入书签

  焦雨甄和司空飞鸾一起走出了宴会厅,发现偌大的花园里戚氏没有什么被改动过的地方,还是他们刚才进来的模样,月光照在花园里,空气里似乎漂浮着薄霜,即使到了这个深春的时候,夜里居然还是乍暖还寒的……

  “哼,不就是一个破花园吗?有什么好破的?都已经够破了!”姜妙妙依旧还是那样没有学乖的模样,一踏出了宴会厅的门槛就忍不住开口了。

  无声跟在众人身后出来,她也没有对姜妙妙的话有太大的反应,她只是在面纱之下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不过是一个退役将军的孙女……”

  “就是,也不知道嚣张什么……”

  另外两个参加破阵的男人忍不住小声的嘀咕。

  “你们在说……”

  看到姜妙妙又要开始发飙,那个刘大人连忙拉住了她:“你先不要生气,一会我们分开行动,我一定会把这本破阵书给你赢回来的。”

  “对,一定要赢回来,我要让这些人都知道只有我才对最厉害的!”姜妙妙说着还看了一眼焦雨甄,然后就这样昂首挺胸的往前走,只是她才刚走进了那花园,身影就这样消失了!

  “消失了!”那两个男人中的一个也吓了一跳,“果然不简单啊!居然是这样的阵法!走,我们进去!”

  “好!”另外一个男人稳住了心神,也便和之前的人一起走了进去。

  看到两个男人的身影和姜妙妙一样就这么在自己的面前消失了,焦雨甄也是吃了一惊的,或许本能或让她往身边的人靠近,可是她的心神只是微微一动,却又让她站稳了脚步,她知道在任何时候都不能依靠别人的,有靠山是一件好事,但是更重要的是自己个人的本事!

  “这一座花园本身应该就是一个阵法,但是平常不会启动,现在启动了,表面上看不出端儿,但实际上一定是有很厉害的陷阱在里面的。”司空飞鸾说着就拉住了焦雨甄的手,“你跟着我走,我们一起进去。”

  “不用。”焦雨甄凑到了司空飞鸾的耳边说话,“在进去的时候你放开我就好了,我的眼睛可以看出阵法的破绽,我们分头行动会更容易一些的。反正只要破坏阵眼就好了对吗?”

  司空飞鸾没有想过焦雨甄不仅有胆量,更是很聪明的,一般来说阵法只要找到了阵眼并且加以破坏,就可以将阵法破开了,又或者是凭借一己之力突破法阵,但是两者比较,无疑就是第一种方法简单直接许多了。

  “好,那么我们就开始吧。”司空飞鸾点了点头,可是却放开了焦雨甄的手。

  “嗯。”焦雨甄应了一声,便跟在了司空飞鸾的身后走了进去。

  “那么我也进去了。”那个刘大人朝着无声微微俯首示意,然后便也进入了花园。

  宴会厅的大门被两个小丫鬟关上了,里面马上就传出了舞曲,雕花木门的窗上映出了舞姬起舞的身影,宴会厅里的一切似乎和外面的花园完全没有联系了。

  就在无声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一抹白色的身影翩然而至,手里举着一个令牌,令牌上刻着的赫然是蔷薇荆棘以及新月的图案。

  无声看了一眼那个令牌,在看向面前这个穿着一身白衣,脸上覆着半脸银制面具的男子,然后就俯身行了一礼:“没有想到百花盛宴竟然惊动了新月阁的阁主韩月公子,有失远迎,是奴家的不是,还请韩月公子恕罪。”

  来人正是以韩月公子的身份出现的即墨翰飞,他一双漂亮的眸子直视前方,转眼有微微垂下,他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带着尊贵和优雅的气质,却也能完美的掩饰起自己目不能视的真相:“我本来是来迟了,没有按照你们十八幻象楼的规矩,还请见谅。”

  “不敢。”无声连忙恭敬的再一次福了福身,然后便柔声说话,“韩月公子赏脸百花盛宴,是奴家的荣幸,公子要来,自然是不需要什么规矩的。”

  即墨翰飞不再寒暄这一点,他转过脸去“看”那空无一人的花园,心里暗叹这阵法不愧出自十八幻象楼的人之手,连他如此修为都感觉不到那花园里还有别人的气息,这阵法如果是摆放在了战场之上,只怕再多的士兵也是会被困住的,也不知道刚才那被拍卖的阵法书是不是如此厉害呢!

  收回了心神,即墨翰飞说话的语气里带上了几分淡淡的随意:“这里有一个有趣的破阵比试,我可否也参加?”

  无声微微一愣,她可没有想到这样的小玩意居然会引起韩月公子的注意,又或者说这里面某一个人引起了韩月公子的注意,或许是……那个丘裂云的干孙女,叫做“卿宝”的姑娘吧,毕竟除了她,无声可不敢想象是那个姜妙妙引起了韩月公子的注意啊!

  “这是一个破阵的比试,胜出的人挥霍的今夜拍卖的一本阵法书,韩月公子若是有兴趣,自然也是可以参加的。”无声侧过了身去,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那么我也去玩玩吧。”即墨翰飞勾起了唇角,虽然脸上戴着半脸的银制面具,今天的面具还是挡住了他上半张脸,可是那完美形状的下颚以及那一抹微笑都是极为诱人的,只是他不知道即使是无声,也因为他如此的微笑而一瞬间恍惚了。

  看到即墨翰飞的白色身影闯入了花园以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