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她弄丢了个人(1/2)

加入书签

  焦雨甄但是有一种有苦说不出的感觉,她的那手暗器的确是很厉害,可是她真的不会一点武功,那个什么刘大人居然如此一口咬定她,分明就是有备而来的,就昨天是刘大人将那个姜妙妙送回了厢房,就算姜妙妙丢了那也应该是刘大人的问题,为什么姜柏宏老将军会认为是她弄丢了姜妙妙呢?

  焦雨甄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所以她一听到这件事情,便马上和司空飞鸾一起到了昨天晚上的那个宴会厅,一进门便发现昨天晚上参加这一场赏宝宴的人都已经到齐了,但是更涌进了好一些全身重甲的士兵。

  在看到那些穿着重甲的士兵时,焦雨甄就觉得很奇怪,因为姜柏宏是一个已经到了还乡的将军,手里为什么还会有这样全身穿着重甲的士兵呢?而且这里是十八幻象楼的地方,十八幻像楼的人是绝对不可能让这些朝廷的士兵直接进来的,这些人可以那么轻易的来到这里,还摆出了这样的一个阵势,只可以说明这些士兵和十八幻象楼是有联系的。

  也不知道朝廷勾结江湖人士在庆国是不是一个禁忌,但是焦雨甄却知道这些人肯定不是即墨和傲安排来的,因为如果即墨和傲有这么一些人在手里,当日泽亲王即墨子泽兵变的时候,他就不需要依靠即墨翰飞来解围了。

  无声看到了司空飞鸾带来了焦雨甄,便首先开口说话了:“既然大家都已经到齐了,那么就请老将军说一下姜小姐是怎么样失踪的。”

  姜柏宏用着一种很凌厉的眼神看着焦雨甄,可是无声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所以他便缓缓说道:“昨天晚上刘大人将妙妙送回了厢房以后,正准备离开便看到了卿宝姑娘来到了妙妙的厢房,虽然昨天妙妙和卿宝姑娘发生了一些口角,但是小女子间的斗争来就是无伤大雅的,男人们自然也是不会干涉,所以刘大人也便离开了,是这样吗?刘大人。”

  “正是。”刘大人点了点头。

  姜柏宏便继续说道:“今天一早,丫鬟要到妙妙的房间去叫醒她,却发现妙妙不见了,我们在整一座府邸都已经搜寻过,甚至已经在远东镇内都在搜寻了,却还是没有发现妙妙的踪影。现在我不得不来问一下卿宝姑娘你,昨天你在妙妙的房间里到底和她说了什么然后又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姜柏宏虽然眼神凌厉,但是这一番话还是说得较为委婉,焦雨甄不慌不忙地回应道:“昨天晚上破阵比试结束以后,我便回到了自己的厢房再也没有出去过,更没有去找过姜小姐。而且我与姜小姐并不熟悉,一个大晚上去找她又是为何呢!”

  “为了什么那自然是要问你才清楚的。”

  刘大人突然开口插话了,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却被焦雨甄打断了:“这位公子,大家都一直称呼你为刘大人,但是我们并不知道你的名字也不清楚你的官阶,还请公子首先自我介绍一番,好让大家明白你的身份也不是什么秘密,否则不管是谁失踪又或者出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一个不愿意泄露身份甚至姓名,或者称谓的人才是最可疑的。”

  那个刘大人先是一愣,然后有些为难地犹豫了一下,才缓缓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刘大仁这是我的名字,只是那个‘人’是仁义的‘仁’。”

  “若是如此,公子你和姜小姐的关系那么好,她应该不会连名带姓的称呼,你此时你这个‘刘大人’称呼为名字似乎实在不多妥。”司空飞鸾马上就明白了,刚才焦雨甄所说的意思,因为这个男人刻意的隐藏了自己的名字和身份,没有出处的已攻击他们为目的,所以只要抓住他的身份这一点不放,也不说可以移开大家对自己的怀疑,还可以将这个男人的身份给套出来,不并到时候会有什么新的发现呢!

  那个刘大人的脸色有些难看,然后便用求救的目光看向了姜柏宏,姜柏宏也发现了焦雨甄和司空飞鸾是在针对那个刘大人,其实就算是他自己也实在解释不出刘大人的身份,因为那是一个很重要的秘密,只是那个刘大人也不是一个可以隐藏起来的人,否则他也不会如此光明正大的跟着姜妙妙四处去游玩,他毕竟是一个将军,本以为不会让任何人抓住这一件事情来大做文章,却没有想到会遇上了焦雨甄这么一个女人,于是他想了一会,便将话题给移开了:“卿宝姑娘,我真的很担心我的孙女,还请姑娘告诉我昨天晚上你和妙妙到底说了些什么?妙妙一向是心高气傲的,或许是姑娘你说了些什么让她非常生气,于是她就离开这里自己跑了出去,若是遇见了歹徒那怎么办呢?”

  焦雨甄的杏眸里掠过了一抹寒光,她直视着姜柏宏,一字一句地说道:“姜老将军是否真的误会了,昨天晚上我并没有去找过姜小姐,更谈不上和她说了些什么?更重要的一点是我说我没有去找过她,但是你不相信,你却相信那个连身份和名字都不敢告诉别人的人,如此看来,我不得不认为姜老将军你是在特意为难我,莫非这一切都是是你们布下的一个局吗?”

  焦雨甄说话毫不客气了,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