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恶意污蔑(1/2)

加入书签

  绿儿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昨天入夜以后,即墨子泽偷偷报了一个很小的孩子回来,还请了一个奶娘,直接就安置到了焦如之的院子里去了,可是却不解释这个孩子是从哪里来的,焦如之也没有问,只是把孩子收下来了,可是天下间哪里有女人可以忍受自己的丈夫突然带一个孩子回来让自己养着,却不说孩子的来历,更何况那是一个男孩子呢?

  看到绿儿没有回答自己,焦如之便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便转过了身回到了梳妆台的铜镜前,看着铜镜里已经大不如前的自己,她的心就已经沉了下去,她忍不住用手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脸:“绿儿,这几天我好像又瘦了,前些天王爷过来的时候还说是不是因为他常在这里,所以我都休息不好,但是你看……他不来了,我还不是如此?”

  “夫人。”绿儿咬了咬牙,蹲到了焦如之的身边去,“其实夫人你不需要为那个孩子担心的,王爷虽然没有说那个孩子是谁的,怎么来的,但是你想啊……府上还没有孩子,夫人将这个孩子养在身边,就说是养子,那也可以引得王爷多来这边看看啊。将来夫人如果和网页生下孩子了,那么这个养子也不会妨碍你啊。所以奴婢想着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好好对待这个孩子,毕竟王爷会把孩子送来夫人这里,肯定是因为喜欢这个孩子,也喜欢夫人啊,要不府上那么多女人,王爷为什么不选择他们呢?”

  绿儿这么一番话很有道理,焦如之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那般用力点了点头,伸手就拉住了绿儿:“绿儿,你去让奶娘把孩子好好照顾,一会宴会上如果有机会,我就把那孩子带出来,说这是我收养的养子,这样府里的其他女人就抢不走他了,王爷也可以名正言顺的有一个养子。”

  绿儿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便有一个小丫鬟快步走了进来,朝着焦如之福了福身:“王妃,有好几位客人都到了,现在正迎向花厅呢。”

  “来了啊。”焦如之的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神情来,她连忙从梳妆台前起来了,领着绿儿就往花厅去了。

  焦如之来到花厅的时候,花厅里坐着三个衣着华贵的年轻夫人,这让焦如之微微挑了挑眉头,她这次的春末宴可是给全都城所有的贵族人家都发去了邀请帖的,但是她没有想到第一批来到这泽亲王府的人居然是这三个,她们分别是姜左侍郎的夫人姜黄氏,张督军的夫人张黄氏这对姐妹,以及他们的表妹刘学士的夫人刘岳氏,然而这三个人其实过去和焦如之可是非常不对盘的!

  “姜夫人,张夫人,刘夫人,你们能来参加我的春末宴,我实在太荣幸了。”焦如之打起了精神,微笑着迎了上去。

  姜黄氏,张黄氏和刘岳氏都从椅子上起来了,朝着焦如之就还了一个礼,然后姜黄氏首先开口说话了:“泽亲王妃言重了,我们三姐妹能得到王妃的邀请,这才是我们的荣幸呢。”

  听到对方说话还是客气的,焦如之便松了一口气,当年她还是太傅家的大小姐的时候,这三个女人不过是小门小户的女儿,所以她可是毫不客气的奚落过对方,所以大家都闹得很不愉快,却不料几年之后还能和平相处。

  张黄氏看到焦如之俯首还礼,突然阴阳怪气的笑着说话:“王妃你可不要对我们行礼,我们可是单担不起的,以前王妃就是太傅家的嫡小姐,身份尊贵,本就比我们高出许多了,后来还成为了泽亲王的王妃,我们三姐妹都是心里为王妃感到高兴的,毕竟算这王府里的女人那么多,毕竟正妃还是只有一位啊。对了,王妃,怎么不见王府里其他的夫人呢?听说可又不好贵族家的小姐呢,一定也有我们姐妹认识的人。宴会嘛,就是要热闹,不如让大家都出来参加吧。”

  其实其实如果花厅里还有其他的客人,张黄氏必定不敢说这样的话,可是这花厅里就只有她们三姐妹,张黄氏自然是什么都敢说了,毕竟如果焦如之发飙了,那么就证明了焦如之的修养不好,既然对客人没有礼貌,如果焦如之应了下来,那么就得把王府里其他的女人都叫过来,谁家开宴会,主母还会把小妾通房们请过来呢?如果真的把那些女人叫过来,其他来了的客人们肯定不愿意和那些身份上不了台面的妾侍们一起的,这场宴会也就泡汤了。

  焦如之的心里可是满满的怒气,这个张黄氏的夫君是督军,曾经是即墨子泽这边的人,只是在即墨子泽出事以后,迅速的撇清了关系,否则有督军身份的官员是不可能不受牵连的,不过那个时候皇帝即墨和傲也是没有太多的选择的,只能草草结束了那件事!

  焦如之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模不大自然的微笑来:“几位都是身份尊贵的人,怎么可以和那些女人共处一室呢?那岂不是落了各位的身价?”

  “那也是。”刘岳氏摇着手中的团扇,也意味深长的笑着,“听说泽亲王府里的那些女人啊,有几个可是从窑子里出来的风尘女子,身份不仅上不了台面,简直到了我们府中是连个洗脚婢女都比不上卑贱啊,若是和她们共处一室,当真是一件羞耻的事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