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没见识就滚蛋(1/2)

加入书签

  焦雨甄对着焦如之微微一笑,然后便走到了姜黄氏的面前,也俯身捡起了地面上的一块较大的碎片,杏眸之中金光流转,她一下子就看出了这些碎片之中的门道来,所以就笑着说话:“不知道在座的夫人小姐们对泽亲王殿下与泽亲王妃之间的事情了解多少呢?”

  在场没有人在回应,大家都饶有兴趣的看着焦雨甄这边,只是焦雨甄突然说了这么一句和事情似乎完全没有联系的话来了,姜黄氏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还请景亲王妃为我做主啊。”姜黄氏用手绢拭着眼角那说来就来的泪水,可怜兮兮的看着焦雨甄,她以前是没有见过焦家三小姐的,又或者说在场的人记忆之中的焦家三小姐依旧还是当年那个痴傻的小姑娘,纵然曾经在温渝郡主的一次诗宴上大放异彩,那也不过是碰巧的事情罢了,最后那个痴傻的小姑娘成为了一个不祥的妖女,被赶出了焦家,任谁也无法将那个痴傻的小姑娘和眼前雍容华贵的景亲王妃联系在一起,既然如此……谁也不会想到焦雨甄和焦如之之间的关系的,毕竟景亲王还是平定了泽亲王兵变的功臣呢!

  焦雨甄脸上带着笑容,红唇轻启,缓缓道来:“当年泽亲王妃家中新丧,本该守孝三年的,但是泽亲王一直对泽亲王妃情有独钟,担心她一个女子经不起那样的打击,所以便请了圣旨早早就将泽亲王妃迎娶进门,而且还是礼数周全的八抬大轿呢。泽亲王对泽亲王妃一直都是细心呵护的,大婚以后更是重新添置了腹内所有的器皿。府内的碗碟虽然都是白瓷,但是却不是寻常的白瓷,而是只有皇室才能使用的软白瓷,也就是说……这些软白瓷摔到地上碎了,只会碎成没有多少锋利菱角的碎片,而不是这样尖利的碎片。如果大家不相信,可是去询问一下自己在朝为官的夫君,看看宫里皇上身边是不是都用这样的软白瓷。”

  姜黄氏一听焦雨甄说出这样的话来,脸色顿时就苍白了,她还没有说出什么,张黄氏就跳了出来说话了:“景亲王妃,什么软白瓷我可是没有听说过的,天下的白瓷应该都是一样的啊!”

  “白瓷制作的过程之中若是加入了一些特殊的材料,便会成为软白瓷,我在礼部任职,这点是知道的。”说话的竟然是卢淑怡,她从人群之中出来,朝着焦雨甄行了一礼,然后继续说话,“皇室用品,一直都有礼部于后宫设立的尚品局管理的,如果没有出入过后宫,对尚品局或者礼部的事情不熟悉的人,自然也没有听说过软白瓷,那是皇室御用之物。就算是高官……也是得不到那样的好东西的。”

  焦雨甄其实在进来花厅的时候就看到了卢淑怡,卢淑怡现在是女官,如果焦如之请了所有如此高官府上的女子,那么卢淑怡肯定也在的,她进来的时候看了卢淑怡一眼,心里就知道这个女人很是聪明,会顺着自己的暗示去做的,而且卢淑怡的心思其实很奇怪,可以说是一个蛇蝎女子,最爱就是看到别人遭罪,但是如此的女子如果利用好了,就是她焦雨甄手里最好的一把暗刃!

  卢淑怡是礼部女官的事情大家都是知道的,所以没有人去质疑卢淑怡的话。

  张黄氏的脸色和姜黄氏一样苍白了,她本以为焦雨甄就是一个异国的公主,就算说出什么软白瓷来也不会有人相信的,可是没有想到那个东西竟然是真的,但是这么一瞬间她诧异的看着姜黄氏,如果姜黄氏没有知道什么软白瓷的存在,为什么要自己带一个白瓷碟子进来?她……她害的人到底是那个焦如之还是自己这个同胞妹妹啊!

  姜黄氏才不知道张黄氏心里在想些什么,她只是被吓坏了,因为她会带着一个白瓷碟子进来自然也是有人私下给她暗示的,只是她没有想到这竟然是对方的一个陷阱,她实在太愚蠢了!

  焦雨甄笑着看向了姜黄氏:“这位夫人,你将这么一只百次碟子带这个来参加春末宴,倒是有一番深意啊。难道夫人觉得在这里污蔑他人实在很有趣?还是说……你忘记你自己身处的这个地方到底是哪里了?

  “我……我……”

  看到姜黄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焦雨甄便继续说道:“这里是皇上的亲弟弟泽亲王的府邸,不是什么寻常的官员家里。或许很多人都会觉得现在泽亲王因为一些莫须有的流言蜚语而闲赋在家,那么泽亲王妃就是你们可以随意欺负的人了。正所谓风水轮流转,保不齐明天泽亲王就会东山再起,受到皇上的重用。毕竟我的夫君景亲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王爷闲赋在家八年有余,许多人都对王爷进行了排挤和攻击,那么这些人现在也得自己掂量掂量,是不是王爷的对手了。”

  其实在场的人大部分都是不熟悉这一位从伊西多国和亲而来的景亲王妃的,但是大家都心里明白过去都城里的达官贵人们是如何对待景亲王府的,或许是景亲王府已经沉寂太久了,现在就算已经是东山再起,但是大家都不记得自己过去曾经做了一些什么,现在焦雨甄看似在帮着焦如之说话,但是也有指桑骂槐的意思,让在场的人都心有余悸。

  年纪大一点的夫人们都记起了八年前的景亲王是一个怎么样的人物,年轻的小姐们也记起了当日即使双目失明,却依旧可以只会大军平定兵变的景亲王是如何的英姿煞爽的,天下间或许真的没有什么永久的落魄,风水轮流转,再落魄的人或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