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她是本王的妃(1/2)

加入书签

  “你……你是……”文浩凯吃惊的看着那从马车里下来的焦雨甄,虽然只是隔了差不多半年的时间,可是那个时候的少女身上带着几分稚气,但是面前这个梳着少妇的发髻,穿着华丽衣裙的女子却带上了成熟的气息,唯一不变的就是那双漂亮的杏眸,“然心公主殿下!”

  文浩凯顿时将所有的一切联系在一起了,半年多以前,他母亲重病在床,他没有办法了就只可以去求舅舅,可是却换来了一番羞辱,那个时候他就遇到了一对衣着华贵的男女,女子给了他一条丝绢,他换了钱给母亲治病,那么一条丝绢足足换了三百两银子,当铺的老板说那可是伊西多国才有的盈月绢,是一等一的好货,然而那个男人给了他一块玉佩,让他到都城的罗云书院来。

  罗云书院是庆国第一的书院,从里面出来的人都是朝中赫赫有名的官员,没有一个例外,最不济也可以成为一个侍郎,也因为如此,进入罗云书院就成为了所有学子的梦想,但是入学考试之难就是人人皆知的,但是罗云书院为了确保学生的背景清白,那么就需要一个身份同样有分量的推介人了。文浩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凭着一块玉佩就可以进入书院,而且院长一听说他家里还有一位重病的母亲以及清贫的家境,不仅免去他所有的费用,还安排了他就住在书院旁边的一间一进一出的屋子里,这样他不仅可以在罗云书院上课,还可以照顾母亲。

  后来文浩凯入学以后多番打听,才知道那块玉佩的主人是当今皇帝,那是皇室御用白龙玉,所以他拿着这玉佩来到罗云书院的时候,才会得到了那些待遇,院长知道他是皇上钦点的学生!

  但是在文浩凯的心里皇上自然是他的大恩人,保护庆国,保护皇室,维护朝纲都是他今生今世的义务和责任,但是更重要的却是那个首先来到他面前给他那手绢的少女,因为如果没有那个少女,皇上也不会多看他一眼的,更不会给他白龙玉!

  皇上帮助他是为了讨那个少女的欢心,那个少女帮助他,确实看中了他的这个人!

  之后都城发生了变故,直到景亲王带兵入城,所有的一切尘埃落地以后,才出现了传闻说皇上是带着伊西多国的鲜于然心公主出了宫,导致贼人趁机叛乱的,但后景亲王以及温渝郡主聪明,两人联手保住了皇室的尊严,平定了叛乱。

  一个能拿出白龙玉的男人,一个能拿出盈月绢的少女……文浩凯既然可以直接以高分通过罗云书院的入学考试,那么也就不是笨蛋,他马上就猜测到了那两个人的身份了,只是……他不敢说出来,因为他清楚的感觉到了那个男人对那个少女的感情!

  兵变刚刚结束,市井间流传着伊西多国的鲜于然心公主迷惑皇上出宫的传闻,甚至还有一些榆木脑袋的学子发起了什么要将伊西多国使者赶出庆国的声讨活动,文浩凯心里为那个少女担心,他不知道那个和自己年纪相仿,却深居宫中的善良少女有没有听到这些流言,若是听到了她大概很伤心吧!

  她是他的大恩人,可是他却不能为她做些什么。

  那些声讨活动在一天早朝时间以后全部消失了,因为平乱的大功臣,那已经沉寂长达八年的,曾经有“少年战神”之称,虽然失明却依旧能排兵布阵的景亲王殿下拿着象征兵权的虎符去请求皇上赐婚,求皇上将那位美丽善良的伊西多国鲜于然心公主赐给他,让他来完成和伊西多国的和亲,为此……他愿意放弃兵权!

  文浩凯虽然还没有成为一个男人,可是他的心里也是满满的雄心壮志和少年轻狂,他想过如果自己弃文从武,肯定也要是一个和景亲王殿下一样的武将,为祖国开疆拓土,保护百姓的安康,那么兵权必定是他的追求,如果那是他一生的追求了,他得到了以后怎么可能放弃?但是景亲王殿下却能如此潇洒的放弃,仅为了一个女子。

  文浩凯并不懂男女之事,但是仔细想想那位美丽善良的少女,那个与自己素未谋面,却愿意帮助自己的少女,那个让自己的一生从最落魄绝望的境地走向幸福的少女,他若手里有可以换得她的东西,或许他也是愿意去交换的。

  那个一直喜欢着鲜于然心公主的皇上答应了景亲王殿下的要求,并且以公主出嫁的礼节为鲜于然心公主安排,那不像是和亲,反而像是皇帝哥哥将自己最深爱的妹妹嫁出去一般隆重其事,皇上让鲜于然心公主住到了避暑行宫之中去了,让她从那里出嫁,那对一个异国来和亲的公主来说是最大的恩宠!

  年关以前,景亲王殿下以隆重的礼节迎娶了鲜于然心公主,即使到现在文浩凯还记得那天的画面,火红色的队伍场长长的从避暑行宫一直到了景亲王府,街道两旁都是争相观看的百姓,锣鼓队鞭炮队,一阵阵的响声就像是向天下人宣示着什么一般,一直喧哗到了入夜。

  文浩凯那个时候还是在很认真的准备着罗云书院的晋级考试,所以没有去景亲王府的流水宴上讨上一杯喜酒喝,娘亲为此还语重心长的和他说,千万不要惦记着不属于自己的人和事。

  其实那一夜,十六岁的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