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我不属于这个世界(1/2)

加入书签

  焦雨甄是第一次觉得自己居然虚弱到这样的程度,她浑身无力,觉得不仅睁开眼睛很辛苦,就连呼吸也觉得是一件很疲倦的事情,只是即使如此,脑子却越来越清明了起来,她就这样睡在床上,清楚的听到了即墨翰飞和紫桑奕琅在说话,也大概了解了自己的情况。

  其实长生花也不是不能解毒,只是将她身上那奇特的毒变成了寻常的毒,若原来的毒会在她病痛的时候让她越来越健康,那么现在这毒就和所有的毒药一般会让一个健康的人越来越虚弱了。

  焦雨甄心里很清楚,要救自己是很简单的事情,因为她手里还有一朵长生花!只要……只要……把长生花交给紫桑奕琅便可以了……

  “不管要花费多少人力物力,我都必须治好她。”即墨翰飞向来好听的声音此时此刻就像是已经干燥许久的沙漠,那种沙哑的声音让人有一种心酸的感觉。

  “我知道,这一点你放心。我把她当作自己的妹妹,绝对不会让她出事的。”紫桑奕琅说到了这里,便顿了顿,“你和我说过,她的母亲似乎和轩辕皇朝有关系,然后卿宝从娘胎里就带着这样的毒,所以我有一个猜测。那就是卿宝的母亲应该是刻意对自己下了这样的毒,她大概认为自己是活不下去的,照顾不了卿宝,就服下那样的毒,否则按照新月阁调查所得,你觉得卿宝在那样的环境之下怎么可能活到现在?那个焦家……很有问题。”

  即墨翰飞的脸色也是无比阴沉,以前他并不在乎,也觉得焦雨甄在自己身边了什么都好了,但是后来他去调查了一下,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即墨和傲对于焦家会如此漠视了,因为他们都是很喜欢焦雨甄的,所以都没有办法允许焦家东山再起,但是焦利和已经死了,没有人知道当时焦利和是如何看上了那在市井里杀猪卖猪的柳氏的,也不会知道柳氏到底是有多么绝望才会对自己腹中的孩子下这样的毒,还有这毒……

  即墨翰飞突然想起了那玉佛里取出来的钥匙,还有焦雨甄说过她用有的凤雕木盒,这都是与轩辕皇朝有关的东西,之前他也是想要知道轩辕皇朝的皇室秘密,可是他更知道自己爱着焦雨甄,只要焦雨甄不是心甘情愿的将那一切拿出来,他都不会强迫她的。

  其实紫桑奕琅的猜测,焦雨甄早就已经在心里料到了,她并不是很在乎自己的身体里有这样的毒,因为失去了这样的毒的保护,她的身体就成为了寻常的女子,那么柔弱不堪,或许才是一件坏事,但是紫桑奕琅是大夫,他认为天下所有的毒都是不好的,他为她解毒是理所当然,所以今天出现了这样的状况,焦雨甄也不会责怪紫桑奕琅的。

  很努力的睁开了眼睛,焦雨甄看到了脸色不好的紫桑奕琅以及那眼底还冒着红丝的即墨翰飞,然后挤出了一抹微笑来:“翰飞,我没有什么事情,我不过是刚解毒了有一些累罢了。你也不要怪奕琅……我想,我是有办法解毒的。”

  焦雨甄自然是不敢让即墨翰飞知道她还藏着一朵长生花,因为若是这样就让他知道了,他一定会生气她不顾他期盼尽快康复的心情,没有第一时间拿出了那分明是从他手里偷来的长生花琥珀!

  “办法?”即墨翰飞眼睛一亮,马上坐到了床边,“是什么办法?”

  “我的木盒子,还有那把钥匙都拿来吧。如果我这毒是和轩辕皇朝有关系,我的母亲柳氏真的和轩辕皇朝有关系,那么那里应该有线索的,而且……舅舅的孩子不是也不见了吗?不管舅舅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但是小世子的确是有柳氏的血脉,也就是说那是轩辕皇室和即墨皇室的孩子……”

  “所以被带走了!”即墨翰飞也总算是明白了过来,虽然当时袭击郡主府的是燕国的射手,但是奶娘却是被人割喉而死的,即墨和傲知道这件事以后一直往着燕国的方向追查,却没有什么收获,那么多天过去了,即使是即墨翰飞也从来没有想过小世子被劫走的事情和燕国很可能完全没有关系的!

  “虽然历史是由胜利者来书写的,但是民间一直都有很多传说。”紫桑奕琅冷冷的开口说话,“虽然已经过了五百年,但是五百年前的轩辕皇室可是赫赫有名的异术者,然而即墨一族只是当时的一个武将世家,并没有什么显赫的战功,但是突然有一天用手里的兵造反了,还联合了当时许多朝臣谋反,将轩辕皇室的人都困死在皇宫之中,足足困了一年零三个月才打开了宫门,杀了进去。虽然已经是五百年了……但是那样的历史就算是现在,朝廷也是不敢提起的,因为即墨一族这皇权得来不干不净的。但是轩辕皇室在没有一个臣子和士兵支援的情况之下,一百三十六人困在皇宫里却依旧可以熬上一年零三月,我可不相信他们只是在得过且过的熬日子。而且传说……你们即墨一族的大军杀进皇宫去以后一个轩辕皇室的人都没有见到呢。”

  即墨翰飞的脸色并没有因为紫桑奕琅的话而有一点改变,那都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那是他祖先的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