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兵围都城(1/2)

加入书签

  景亲王谋反?!

  文浩凯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就去看自己身边的杜承桓,却看见杜承桓的脸色很是平静,似乎对于这一个消息并不吃惊,于是他便朝着即墨和傲一鞠躬,再将自己准备好的文案双手上交到了即墨和傲的手里去:“皇上,微臣也发现了景亲王的异动,这是最近三个月的都城商户店铺过户文案,辛家,柳家名下的商铺以及财产几乎都已经转移到了景亲王的名下了。乐—文在半年多以前辛家的原来当家辛鹏怡暴毙以后,柳家的当家柳金柔就以过去和辛鹏怡许多合约要兑现为理由,强迫辛家交出现钱。辛家后来的当家也因为妻子难产而死,所以对家业漠不关心,导致了辛家的没落。柳家取代了辛家,成为了庆国第一首富,现在柳家的当家柳金柔嫁入景亲王府为妾,在景亲王妃然心公主与景亲王和离以后,更是以景亲王府主母的身份自居,也因为如此,她将柳家名下的财产当成了嫁妆都转移到了景亲王的名下去了。微臣认为,景亲王之前府里都没有多少收入,所以就算有谋反之心,手里握着十二万雄兵,却也不能支撑多久,但是现在有了柳家的支持,景亲王可以说是兵有了,钱也有了。他以与然心公主和离,引起庆国与伊西多国之间的矛盾,并且在这个时机谋反……皇上,如此乱臣贼子实在是不能留的。”

  即墨和傲点了点头,很满意文浩凯的分析,但是他还是看向了杜承桓,杜承桓能在这个短的时间里依靠自己的能力坐到了少师的位置上,能力本就在文浩凯之上,所以他在这个时候还是想要听听杜承桓的意见。

  事情已经说得那么明白了,而且即墨和傲就这样直勾勾的注视着自己,杜承桓也知道是不可能蒙混过去的,于是他将手里的奏折递给了即墨和傲:“皇上,微臣也是察觉到了景亲王府有些不妥的地方的,只是……这些不妥在地下面。”

  文浩凯有些疑惑的看向了杜承桓,他并不明白即墨和傲在说些什么。

  文浩凯不知道,可是即墨和傲却是很清楚的,庆国许多地方的地底伸出是有着四通八达的密道的,只是他不知道原来杜承桓也已经察觉到了这个秘密了,鹰眸微微眯了眯,即墨和傲半响过后才开口说话:“下面的异动是如何的?”

  “微臣并不清楚,关于下面的事情是微臣从一个本是属于泽亲王派到景亲王府去当卧底,但是后来逃出来的暗卫口中得罪的,景亲王向来是一个低调有谨慎的人,若要调查他对地下面的情况了解多少,那也得先让微臣了解一下地下的情况。”

  杜承桓的话如果是在别的时候说,那么即墨和傲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就让人把杜承桓拖下去砍了的,但是下载乃他需要人才,绝对不能把杜承桓这样的聪明人杀了的,不过地下宫殿和地下密道都是皇族的秘密,所以等到一切都结束了,再杀了杜承桓便可……

  想到了这里,即墨和傲就看向看了一直站在那在一旁的支问凝:“熙妃,你带杜爱卿去地下密道的入口处吧,下面那里需要如何布置安排,就交给杜爱卿去办吧。”

  “是,臣妾知道了。不如现在就去吧。”支问凝说着就看向了杜承桓,“杜少师请跟我来吧。”

  ******

  从焦氏的庄子里见到了卿玉至今已经过去了五个月了,焦雨甄依旧住在焦氏的庄子上,这里早已经被十八幻象楼的人所控制了,至于焦老夫人潘氏则是带着焦家所有的人都搬回去都城的焦府了,这里……成为了焦雨甄养胎的地方。

  用手抚摩着自己已经快七个月的肚子,这高高隆起的肚子似乎无时无刻的提醒着她,她到底是做了一个怎么样的选择,焦雨甄明白自己从来不想要天下,她是喜欢金钱,喜欢珍宝,也喜欢帅哥,但是对于权力却没有那么热衷的,所以……她只是希望在自己的孩子出生的时候,温渝郡主可以和小世子母子团聚,那是她的亲外甥啊!

  “公主。”颜朵捧着一碗安胎药走进了房间里,看到焦雨甄就那样站在窗前,连忙把碗放在了桌子上就小跑了过去,“公主不要站在窗前,都要入冬了,受寒了就不好了!”

  焦雨甄从窗外已经开始凋零的树木上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微笑着看着颜朵:“我的身子怎么会那么虚弱呢?对了,流洵是不是又进都城采购了?都城里有什么消息吗?那金儿是不是被扶正当了正妃了?”

  这几乎是每一次流洵等人进都城的时候,焦雨甄都会问的事情,颜朵觉得自己的心微微抽痛着,看着这个比自己小一些的焦雨甄,就有一种姐姐心疼妹妹的感觉了,所以她真的有些难以想象为什么柳金柔会对焦雨甄出现那样的怨恨,她们过去似乎感情很好的,所以柳金柔的转变连她这个外人听了都觉得奇怪了。

  “公主,流洵他们才出去一会,还没有回来呢。不过奴婢觉得王爷永远都不会喜欢那个柳氏的,公主放心好了。”颜朵扶着焦雨甄回到了桌子旁边坐下,“公主的身子向来虚弱,还是先喝了这安胎药吧。对了,今天是卿玉公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