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七日战争(2/10)(1/2)

加入书签

  “……走掉了啊。”

  夏亚看着渐渐远去,直到最终消失在地平线尽头的大不列颠军队。他内心深处并没有感慨,只是颇为可惜那三百骑兵恐怖此次是有去无回了。如果将那三百骑兵交给夏亚一个星期进行改装培训的话,战斗力恐怕将会提高一个等级也说不定。

  从这支部队出发的那一刻开始,夏亚就已经有所预料,这支部队已经完了。

  但是他没有过多插手大不列颠事务的意思,更何况之前还莫名惹怒了亚瑟王导致对方看自己很不顺眼。所以他也就懒得去告诉亚瑟王一些必听事项了。

  正所谓伴随着成长的必然是痛苦和失败,不经历痛苦和失败是无法成为一名完美的王者地。抱着如此想法的夏亚,绝对不是因为自己被个小丫头给鄙视了所以才故意借机报复的。而且再说了,他已经提醒过兰斯洛特了要小心对方的骑兵了。

  大不列颠的计策是非常有用的,不得不说主动出击远途而来的佛里斯人,趁其没有站稳脚步之前一举击溃,这的确是一个上等策略。就以现在这个时代的人而言,能够想出这种办法的必然是战争经验极其丰富的老手了。

  “不过,可惜的是战争并没有这么容易。”夏亚摇了摇头叹息道。今天夜里风比较冷寒,他又没有穿上厚实的盔甲,只是穿了一件较为单薄的内衬站在三米高的瞭望塔上。但是以他体质都感觉到寒冷……这必然是因为空气温度太低的缘故。恐怕这里的气温已经快要接近零度了吧?

  离开瞭望塔后,夏亚回到地面上。他抬起头一眼就看到了已经在塔下恭候多时的银发骑士。

  抽抽眼角,夏亚真想要狠狠给兰斯洛特一拳,看着他那张离开前诡笑的面孔就恶心。

  “贝狄威尔,没想到留下来的人是你啊。”夏亚走过去和这位纯洁的骑士打了个招呼。只是夏亚不论是表情还是眼神,都让贝狄威尔露出了一副好笑的表情。

  现在的夏亚简直就像是闹别扭的孩子一样,满脸气呼呼的表情。

  “啧,兰斯洛特那混蛋竟然为了防止我逃跑还特意留下了一名圆桌骑士。他可真够大方的!”夏亚恼怒的挠了挠头皮说道。

  贝狄威尔笑了笑。

  “这是你误会兰斯洛特卿了。即使是圆桌第一骑士也没有权利直接命令一名圆桌骑士遵循他的命令。因为这可是违背了圆桌意志的,会惹怒亚瑟王发怒的哦。”

  “啧,那你留下来干嘛?”夏亚问道。

  “不,不是我想要留下来。而是遵循王的意志不得不留下。”

  贝狄威尔笑眯眯的冲着夏亚说道。

  “亚瑟王的命令?”

  夏亚微微挑了挑眉头。

  “正是。虽然口中之言皆为乱语,但尚且有用武之地。就算是看在兰斯洛特卿的面子上,姑且原谅之前的戏言,一切等战争结束后再做决定。这是亚瑟王的原句。”贝狄威尔如此说道。

  留下余地么?夏亚想到。那个看起来不怎么大而且脑袋里全是骑士道的笨蛋王者竟然还会来这一手,不得不说这有些出乎夏亚的预料。在记忆中那个性格耿直到能憋死人的小丫头,她作为王者竟然还有如此狡猾的一面啊……。

  不过,现在已经为时太晚了。如果早点选择相信他的话,那么这次的战斗必然是属于大不列颠一方的压倒性胜利。但可惜亚瑟王最终还是没能相信夏亚,因此输了这次战争的第一场是铁上钉钉的事情,谁也无法改变的事实了。

  大不列颠虽然乍看之下似乎尚有胜机,但是清楚了解佛里斯人凶残个性的夏亚认为此次大不列颠必然会遭到迎头痛击。

  原因很简单。佛里斯人这个民族或者说是国家比较奇怪,他们善战而嗜杀,不喜金银财宝却喜欢将人类的肢体器官当做装饰。他们每过两个月必然会组织一次战斗,战斗时不论战场胜负,之论杀伤多少敌人。杀敌越多身上的饰品越多,越容易获得族人的青睐和异性的好感。

  据说,佛里斯人信仰的是地狱恶鬼“里尼斯特亚”一个以肢解人类,折磨灵魂为乐的恶神。而向恶神献祭的方式就是从佛里斯人的族群里,找出一名女性族人,然后以最残忍的方式杀死一个人,然后割去他的所有肢体和内脏,再用敌人的鲜血涂满女性佛里斯人的全身后将其推入火坑进行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