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七日战争の倾诉(1/2)

加入书签

  夏亚背后的墙壁猛地裂出一片蛛纹,墙壁上不少片皮都掉落了下来。

  “竟然敢说我什么都没做”

  四散的烟尘中,传出了夏亚阴沉的语气。

  “你以为我现在是为了谁才来到这里找你的啊。”

  “你不会以为我制作那些东西,只要嘴巴上说说底下就一群人屁颠屁颠的去帮我做了?别开玩笑了,如果他们真那么服我的话在地下室里死的那三个贵族护卫简直要笑掉大牙了。”

  “我为了命令那些愚蠢的贱民们遵循我的命令,我不得不下令吊死几个违抗我命令的傻子来震慑大众。而我也是在那一刻开始了解到,比起友好的协商,善良的面孔,温柔的建议那些都不是该出现在乱世中的东西。”

  “在这个世界唯一的真理,那是品尝过痛楚后的畏惧才是唯一。乱世当用重典,杀一人而救百人的话当杀之。我吊死了几个无关紧要的白痴,充其量也不过是毁了几个家庭罢了。这些家庭有老人,有妇女也有孩子。但是那又怎么样?!他们加在一起也不过区区十几人,但是我的领地里却有整整七百多人!”

  “按照我当时的计划,鱼油顺利生产在搭配上我督促他们建造出的那些工具。利用周围的环境制作出三层防御线的话,现在的他们根本不会死!如果他们愿意听从我的安排那么死的人只有刚开始的那几个废物罢了,根本不会沦落到整个城镇被屠杀一空的下场!”

  夏亚慢慢地从墙壁里拔出自己的身体,满脸灰尘的抬起头来。

  “我不止一次的想要拯救那些愚蠢的领民。因为我既不冷血,也不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混蛋。如果我真的什么都不做的话,我大可以一走了之何必留在最后和那帮蠢货一起等死!?”

  “我制作鱼油,制作燃烧弹。打造那些工具,设计防御工程。你以为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们大不列颠吗?我是为了他们而做的!!是想要保护那些蠢货们才日夜赶工做出来的。还有那一桶桶黑火药,你们当是大白菜吗?一点风险都没的就弄出来了!?”

  夏亚越说越火大,眼睛都逐渐变得通红了。

  他走到亚瑟王的面前,双眼直欲喷火的盯着一脸呆萌的对方。

  “你你在说些什么啊?我完全无法理解。”

  “啊,那是当然的。就是因为像你们这种无能又垃圾的白痴成为了领导者才导致了这种结局。我的领地,我的领民,还有那些天真烂漫缠着我要我讲故事的孩子们都是因为你们这种狗屁不懂的垃圾们才全部被佛里斯人杀光了!!!!”

  轰咚!夏亚一个膝顶撞在了亚瑟王的盔甲上,巨大的力量直接将盔甲顶出了一个凹陷,亚瑟王的身体也随之飞出了两三米远。

  腹部遭到了重击让亚瑟王险些一口吐出来,但从半空中呼啸而来的人影突然落下,双手直接压住了妄图拔出圣剑的亚瑟王,两条腿也被对方利用膝盖压住。

  此时此刻亚瑟王整个人都被夏亚利用关节技给死死扣在了地面上。

  夏亚和亚瑟王的面孔几乎贴在了一起。

  亚瑟王透过夏亚的眼神,她看到了在那副嚣张蔑视的背后所隐藏的真实感情恐惧和懊恼。

  “你以为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所生存的世界是个怎样的和平的世界明白吗!?”夏亚瞪大了血红的眼睛说道:“你能够明白六岁的孩子突然死在我这种连尸体都没见过的人的面前是种怎样的震撼吗?!你能明白我看着那些十几岁的女孩为了活下去而被男人糟蹋的场景对我的内心是种多大的折磨吗!?所以我吊死了他们!”

  “我最喜欢的那条泥泞小道没了,居住在那里的子民们也没了。后山捉迷藏的孩子们没了,那个喜欢给我制作花帽的小女孩没了。我刚刚来到这里的一切我的领地,我的子民,我深深喜欢的那些孩子们,我可是打算亲自创建一所学校教育他们来着。”

  “还有铁匠铺的大叔和学徒,他们的手艺太烂了所以我想要交给他们高温炉的制作方法。裁缝铺的那个白痴手艺人太烂了,我那天拿着针线打算告诉他怎么秀出好看又美丽的花纹,然后让他帮我制作第一套贵族服饰来着,还有当猎户的六兄弟用着不入流的弓箭每天上山打猎,我告诉他们用一根鹿筋我帮他们制作出一张好弓”

  “一点格斗技巧都不懂得护卫队长,做饭超级难吃的厨师,还有一个时不时总是想要勾引我的后厨女仆。另外再加上一个不知道是蠢还是傻的女人总是以母亲自居他们他们!!!!”

  夏亚双手紧紧攥着亚瑟王的领口,怒视着他。

  “是我的错,是我相信了那个蠢货老爹的话以为他会按照我布置的去做。但是没想到,没想到他竟然保着所谓贵族的荣誉对我的意见置若罔闻,还斥责我太过得意忘形!?”

  “是我错了,是我不该以软弱温柔的面貌示人!如果我当时果断点,狠辣点,拔出短剑插入那个狗杂碎的心脏里看着他的眼睛因为疼痛和恐惧而收缩的话!如果我当时快点杀了他那种狗屁不通的废物的话!!如果那个时候我宰了他了的话!!!!!!!”

  “你能理解这份心情吗!可以理解的对吧!对于你们这些无能的原始人我已经不再会抱有任何期待,鄙视你们蔑视你们是因为你们自身在我眼里就是无能的代表!亚瑟王啊,我不承认你为王是因为你就像那个蠢货一样,你自身的实力和见识太短了!我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摔到两次,更不会允许同一种惨剧发生第二回!”

  “我心甘情愿堕落于地,我愿意刨除部分的人性就是为了宰了你们这些人!!所以你最好给我听好了亚瑟王总有一天,总有一天如果你达不到我的要求的话,你将会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而现在就是第一个考验!比起在这里躲着哭鼻子还不赶紧给我爬起来!!然后重整旗鼓向外面那些瑟瑟发抖的士兵们宣告着你的存在!让他们看着你憧憬你重新打起士气!!”

  夏亚深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将心中的那股怒意给压了下去,这种暴走的情绪可不是他所需要的。

  当夏亚将自己内心的情绪完全整理好以后,他身下的亚瑟王同样从愤怒中清醒了过来。她本来是无法那么快从悲痛中清醒过来的,但是好在她拥有“阿瓦隆”,这种就算她本人不愿意也会很快帮她整理好情绪的神器。

  在阿瓦隆的帮助下,亚瑟王的神智恢复了清明。和夏亚完全是依靠自己的力量不同,亚瑟王还不具备那么强大和健全的心理素质,这一点上她与夏亚完全不在同一个起跑线。

  俩人对视一眼,虽然彼此还是紧皱着眉头。但是内心中的那股暴虐已经随着之前激烈的情感喷发全部抒发了出去。

  现在的这俩个人已经恢复了平时的姿态,不再会出现之前那般过于激动的情绪表现了。

  “什,什么!?等!”

  不顾别人的反抗和挣扎,依靠自己强大的力量硬是把别人从地上拉起来。

  亚瑟王被夏亚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