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夏亚的宝具(1/2)

加入书签

  首先,映入眼瞳的是一个陌生的天花板。

  感觉和第一次穿越似的。

  下意识的从一张大床上坐起身子,****着上半身同时右身缠绑着绷带的少年观察着周围。

  这是一个装饰较为简单朴实的房间,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品用来粉饰,只有简简单单而且看起来非常老旧的家具摆放在这里。窗帘也只是随意的用几块长布遮掩一下就敷衍了事。

  这个房间不算小,但是却因为过于简朴和几乎没什么家具摆设而显得格外空旷。

  嗅嗅鼻子。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的气息,还有来自于身体上的一股恶臭味。

  自己身体的伤势奇迹般已经全部恢复了,而且连一块伤疤都没有留下来着实令人惊讶。

  在脑海里的记忆最后一刻。

  毫无疑问,被那种武器正面砍中和被250毫米口径的火炮正面打中基本没有区别。唯一的区别是在于尸体是碎裂状态,还是半破碎状态。

  ——没有理由能够活下来。

  这是绝对的,是自然的法则和人类本身的极限承受力决定的。

  ——但是我却活了下来。

  超越了人类常识之外,连基本的自然法则都能逆转,将自己的灵魂从地狱再度拉回来的规则外的力量。

  第一次对这个世界产生了一种恐惧的念头。

  第一次对这个世界的未知产生了探究的兴趣。

  同时也是第一次……品尝到了死亡的滋味。

  愤怒?

  不甘心?

  亦或者是别的什么情绪。

  在床上坐了好大一会,一脸苍白的少年才从极度的自责中清醒回意识。

  他——竟然大意了。

  在那个战场上因为已经确定了最后的胜利,所以在最后的那一秒自己竟然产生了一切都结束了的想法,紧绷的肌肉和神经也在所有人高呼口号的瞬间跟着松懈了。

  而松懈后的代价是惨重的。

  是耻辱的。

  是少年压根无法原谅和遮掩的人生污点。

  仇恨,充斥在内心深处。

  愤怒和羞耻的感情几乎烧融了理智。

  当怒气集中在眼睛的瞬间,不顾一切瞪大怒睁的黑色眼瞳中绽放出一朵诡异的幽兰。

  唰!

  这个瞬间整个房间都变得极为诡异起来,一条条数不清的黑线遍布在视线里,组成了一片完全的“线”段世界。

  这些是生于死的线,是可以斩断一切因果的力量一种。

  超越凡人的认知之外。

  唯有真正彻底死过一次的人,而且以极为罕见的概率得以进入“根源”深处后再度被拉回人世才能得到的力量。因为理解了一切而得以掌握一切,因为掌握了解一切而能毁灭一切。

  只要是属于“认知范围”以内的存在,就不存在不能毁灭的结局。

  “——直死魔眼!?”

  不,不对。

  内心中确实在一瞬间对这个可怕的力量产生了向往之情。

  但是,这份感觉不对。

  少年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

  他慢慢从床上坐起来,****着脚擦在满是泥土的地板上。

  下床后走到一个破败的木桌面前停了下来。

  ——有一件事情,他想要确认一下。

  直死魔眼是能够将眼中所看到的“死线”破坏掉,将某个物体从存在根本上“杀死”的力量。这个力量不论是任何力量的形态,科技,玄幻,灵异,实体,光,信念。只要还有着名为“存在”这个本身的属性,直死魔眼都能轻易将其从这个世界上抹消掉。

  可是少年并没有获得如此强大的力量,倒不如说他因为体内“混杂”的血液到现在都没能清理干净的缘故,所以少年本身的属性也有着非常奇妙的划分。

  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人类这个认识可以解释的存在了。

  少年徘徊在人与非人之间,怪物与圣物之间。

  因为。

  他。

  继承了亚瑟之血。

  全身百分之九十七以上流淌着的都是亚瑟王换给他的血液。也正因为如此少年才能从必死绝境下,借助阿瓦隆那个不老不死的剑鞘之力存活下来。

  ——唰!

  手起刀落。

  虽然没有用真正的刀就是了。

  少年的手顺利的劈在了木桌上。如果是在平时的状态下,他的力量别说是木头了,就算是一把锋利的铁剑也会被此时的他轻而易举捏成卷花。同时拥有阿瓦隆的治疗力,亚瑟王的红龙之血,少年已经不再属于常规之内。

  但诡异的就是这一点。

  明明一掌劈下去了,那足以断钢分金的力量却对木桌毫无影响。更加令人惊讶的是之后,少年的手竟然浮现出一层淡淡的金光,深入木桌内部去拽扯什么东西一样。

  抓到了!

  眼瞳内

  蓝芒一闪。

  少年猛地一把拉出自己的手,同时和他的手一起飞出来的还有一张纸片。

  “——果然是这样啊。”

  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