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潜入王都的神秘人(1/2)

加入书签

  第一卷:公元三世纪

  第二章:无冕之王

  第一节:假面之王

  大不列颠一年四月七日。

  在夏亚被驱逐出境的第三十天。

  在王都的街道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神秘的人物,他披着一件全黑的斗篷,头顶带着一个类似头盔似的东西。护住脸颊的地方是一块类似玻璃一样的东西,但是只能从内往外看,外面的人无法透过玻璃从外看到里面的人物的长相。

  他的身高看起来大约有一米九左右,留着一头全黑的及腰长发。修长的身材仿佛是按照黄金比例打造的一般,在他的腰侧还挂着一把装饰用的礼剑。

  突然出现的这个人物并没有引起居民的注意力。

  在这个如同地狱一般的王都里光是想要生存都已经拼尽全力,所以没人会在乎有什么人在这个王都,又或者是为了什么而来。

  而此人便是成年后的夏亚,三十天里从十五六岁的少年变为二十三岁的青年人。

  咔哒咔哒。

  先是经过一架石桥离开城堡,然后向右转弯离开警戒的岗哨为止。再往前继续走看到山脚前的尽头处再向左边转过去,当走过一片树林后,就能看到前方一排排矮矮的土泥屋了。那里就是只有贫民们才能居住的地方,简称贫民窟。

  当然现在这里它的名字比较高大上点,比如叫做什么平民群居地,城市中心之类的。

  牵着马车走在湿漉漉的泥地上,街道的两旁就像是他预料中一样。入眼之处街上的人群们充斥着贫苦,疾病,对未来的迷茫。他们的眼睛里没有光芒,只有死一般沉寂的灰雾。

  那些来往挑着少许柴薪的男人们,用如同猴子一样瘦弱的身体支撑起自己和家庭。但是僵硬麻木的每天重复着同样的事情。坐在墙角下等死,亦或者抬起头看着天空,他们的面容上布满迷茫的神采。

  “哎呀哎呀,这可比预料中的还要麻烦了啊。”

  仔细一想,这里的人除了物质缺乏外,在精神上也就只有所谓的王的光辉能够支撑着他们活下去了。但是一旦王消失在他们眼前,他们就会立刻变回原形。就像现在一样,变得整个人都麻木起来了。

  这里的基础建设非常差劲,房屋都是用泥巴随意糊弄起来的。

  那些看起来漂亮的用砖瓦构建的房子,都是只有贵族才有资格入住的。

  而普通的平民只能挤在一股骚臭的气息蔓延在街道上,住着他们那栋看起来四级大风都能轻易刮飞的破屋里。

  在路上走了半天,偶然之间找到了一个熟悉王城所有地方和附近环境的人。

  谈了半天终于决定以十铜币的价格包下了这个名叫马赛的引路人。

  当然清楚自己是被人宰了,但没关系早晚有一天这个家伙会连本带利的给自己吐出来。

  马赛虽然其貌不扬,但是为人却非常守信。

  “我要去铁匠铺。”

  “明白了大人,请跟我来吧!”

  在前往铁匠铺的一路上,马赛的嘴巴就好像机关枪一样突突突的说个不停。但也多亏如此才从他的口中了解到了许多有用的情报。

  王都的总计人口在一个月前超过六万人,周边的战乱毁灭了不少村庄,山贼强盗横行在整个大不列颠境内。许多人迫于无奈向王都迁移,但是随着灾民越来越多王都的负荷也已经逼近极限。

  贵族们对灾民的生死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将一切责任都压在了亚瑟王的身上而他们落个清闲。

  亚瑟王先后四次开仓放粮,并且亲自前往城外安抚那些流民,同时命令部队驻扎防止意外发生。这才日渐勉强的维持着王都的秩序。

  可是,作为五分之四以上属于超级贫困人口,想要给他们创造一个安稳的环境无疑是一个巨大的难题。

  因为亚瑟王的国库已经快要接近干枯,此时她正心急如焚的四处筹集钱款,希望能在短时间内至少要维持主王都的安稳。

  可是,在巴克尔大公的插手下事情并不顺利。

  大量的财富都集中在王都各个贵族的手中。在王城里贵族掌控了所有行业和矿产,如果民众们想要有一份工作能够糊口,就必须忍受贵族们的压迫乃至剥削。

  但是贵族们也并非是完全的白痴,他们懂得什么叫压迫到极限就会引来灾厄。所以即使是再怎么差劲的贵族也不会完全夺取这些平民们的劳动成果。以每天两餐的黑面包和三个月二十枚马爵铜币的低廉价格招收大量劳工和苦力。

  这样一来贵族们不仅占据了整座城市的劳动力,甚至将整个经济产链也给垄断了。不想死的民众,想要活下去的贫民,就算再怎么苦再怎么累也逃不出贵族们的掌控。

  而实际上这些民众已经习惯了被掠夺,被剥削。即使他们明知这样的日子没有未来,可是在这乱世之中他们能够有一口饭吃就已经很感动了。

  除此以外,听说在城南那里有一片废地,周围都是深山老林,林间密集,里面居住着众多飞禽走兽。所以在废地的附

  近会时不时发生野兽下山伤人的事情。

  再加上最近不列颠战事繁多,贵族们也对那片荒地毫无兴趣,所以久而久之那里就再也没有人去过了。

  另外在这座岛屿上除了佛里斯人,高地人,爱尔兰以及威尔士联盟王国都对不列颠王国充满威胁外,还有另外三个公国都在对大不列颠虎视眈眈。更不用说此时此刻还在不时骚扰英伦三岛东部海岸的维京海盗了。

  总之现在的大不列颠正是多事之秋,内忧外患一起来了。

  面对这一桩桩摆在自己面前或者即将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困难也是倍感头疼。但毕竟事情是要一件一件的来,还是首先处理好手头上的当务之急是正事。

  “大人,就是这里。”

  一脸谦卑样的马赛恭敬的说道。

  看着他指着身后一栋有些破败,但还算是整洁干净。在熊熊燃烧的火炉旁有四名铁匠学徒正在吹鼓着风扇,虽然累的满头大汗,但是却一脸满足的表情。

  走到一名年迈的老师傅身旁,他正站在锅炉旁,手里挥舞着一根铁锤敲打着手里的铁胚。

  叮叮当,叮叮当。

  响亮清脆的打击声,他的手指间跳动闪耀着火花。这一幕即使是在外人看来也是非常赏心悦目的。这个人已经将自己的技艺和艺术融为一体,堪称为大师级的人物。

  学徒一看有客人来了急忙停下手中的活,几步跑到客人的面前满脸堆笑的露出一嘴黑牙。他刚刚张嘴还没说话,一股扑鼻而来的臭气就先到了。害的客人差点一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