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人民群众力量强,地狱也能变天堂(1/2)

加入书签

  大雨滂沱,警笛呼啸,一辆警车飞驰而来,大量水花飞溅。随-梦-小说 suing la

  一动老旧房子外面已经有着几位身穿雨衣的警员拉起了警戒线,警戒线外有着不少人,其中一些人拿着长枪短炮,显然是记者,香江不大,但是传媒却异常发达,有个风吹草动便能够吸引大量记者到来。

  这里一出事,这些家伙便已经到来,和警察不过前后脚。

  除了记者,警戒线外恐怕还有着一些这栋老房子的住户。

  一名警员正在说着:“明白明白····不要这么紧张啊。”

  但是显然这不能安抚众人。

  一位记者说道:“警官,上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一位住户却大声喊道:“我要回家!”

  这时候警车停下,一个年轻帅气的警官下车,冒着大雨走了过来,安抚众人道:“大家冷静点,阿sir办完事就让你们回去的。”

  “那要到什么时候啊,阿sir。”一位记者立刻问道。

  “光sir···”一位警员道。

  “什么情况?”

  “上楼五分钟,就欠你了。”

  “哎呀,完蛋了。”年轻警官不再理会记者和住户,立刻飞奔上楼。

  一个屋子外面拉起了警戒线,有着军装警员在外面驻守,一位da在房子之中,看着床上的一具尸体,这是一位女性,三四十岁的模样,身上有着数处刀伤,并非是一刀致命,但是却没有挣扎的痕迹。

  “这么捅法都不反抗,还问道了什么?”

  da回目光向外面走去,对着身旁一名警官问道。

  “死者叫陈碧岭,是这里租客,她的老公是一名龙虎武师,但是我们现在还没有联络道,在夜里四点钟左右,隔壁b单位有人报警投诉,说被狗叫声滋扰,我们军装警员到此调查,但是怎么叫门都没有人回应,只听到狗叫声,我们觉得很可疑,接着我们破门入屋,进屋的时候就看到女死者浮尸在床上,狗一直在叫。”

  “那狗呢?”da道。

  就在这时候,年轻警官到来,立刻谄媚笑道,“da”

  “来早了,光sir。”

  da冷冰冰的说道:“我还以为要抓到罪犯等你呢?”

  “嗨嗨。”

  光sir不好意思的笑道:“这种粗活让我们属下来做就行了,在你的英明领导之下,我们个个都是英明干探,警界精英啊,嗨,阿峰。”

  “在。”

  光sir在歉意一笑,转身循着声音而去,毫不在意da的讽刺,似乎习惯了。

  事实也确实如此。

  自从两年前da家庭异变之后,她就变成了这幅寒冰面孔,即便面对上司也是如此,就更不要说他们这些小的了,他今天迟到,被da讽刺一句,已经算是很轻了。

  da确实算不上恶毒上司。

  当然,这其中是否有着他对da的同情,就不好说了。

  虽然他只跟了da一年半,并没有亲身经历da的那次家庭巨变,但是对此他并非不了解。

  两年之前,da可以说是有着幸福女人的一切,成功的事业,爱他的老公,无话不说的姐妹,但是一夜之后,她就只剩下了事业,新年夜,她的老公和最好的姐妹双双背叛她,在她的新居之中殉情,双双死去。

  被至亲至爱的老公和最好的姐妹背叛,这种打击恐怕只有那些亲历者才能感受,那一夜,da的天塌了,但是她并没有倒下,她用工作麻痹自己,仅仅两年时间,连破数案,两次升值,28岁便已经是高级督察。

  “什么情况?”光sir问道。

  “现场呢···有被搜掠的痕迹,但是门呢···到是没有被敲过的痕迹。”

  “爬窗啊,这么低,爬都爬进来了。”光sir说着,走道窗户旁,“那那那,撬痕都有啊,一定是劫杀,百分之百是劫杀。”

  “看看清楚在说,别嘴巴比脑子快。”

  da的声音飘来:“第一,窗框的撬痕是在里面,第二,如果真是从外面爬进来的话,今天外面下雨,怎么一个鞋印都没有呢,一看就知道这不是普通的劫杀。”

  “da外面有人说是陈碧岭的老公。”一位警员上前报告道。

  da立刻向外走去,只听一个声音传来:“警官,我家发生了什么是啊?···发生了什么是啊。”

  显然这位就是陈碧岭的老公,那位龙虎武师,看他的模样三十多岁,身体虽然不算高大,但是很健壮,能够做龙虎武师,显然有着不错的身手。

  “冷静点,不要激动。”一位警员道。

  这时候da走了过来说道:“你不要这样激动,你太太很不幸,遇到了强匪,太狠毒了,拿了钱,还要了她的命。”

  “老婆。”龙虎武师一听,立刻惨叫一声,就要冲进入屋子。

  “哎哎哎。”

  随即被几个警员拉住。

  “幸好你的狗一直叫,邻居滋扰之后报警。”da继续说道:“真是奇怪了,歹徒进屋抢劫,狗怎么不叫呢?”

  龙虎武师听到这句话之后,脸色一变,不知道哪位警员碰了他一下,‘咣啷’一声,一把短刀掉落在地上,龙虎武师一个晃动,挤开身旁几位警员,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已经捡起了地上的短刀,直冲da。

  在da身后就是他家,那里窗户还开着,可以直接跳下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