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韩文节改头换面 公孙瓒拒不退兵(1/2)

加入书签

  回到县衙之后,韩俊第一时间就把张颌喊了过来。{随}{梦}小说 {suing][la}

  昨日一战,张颌身中数刀,若不是有重铠护身,恐怕早已经战死沙场。,饶是如此,他浑身上下也是伤痕累累,一瘸一拐地来到县衙大堂,刚要行礼却被韩俊拉住了。

  “儁乂不必多礼,快快请坐!”

  对于张颌,韩俊发自内心的敬重,率领百余众就敢冲击敌人上万大军,这需要何等的勇气,韩俊扪心自问,哪怕后面刀架脖子上,他也是绝对不敢的。

  “主公折煞末将了,区区小伤,不在话下!”

  张颌挣扎着还要起身行礼,却被韩俊强行摁住了,“这是军令!”

  张颌这才老实下来,“不知主公召唤,有何吩咐?”

  韩俊笑眯眯地回到自己位置上坐下,也不说话,只是好整以暇地打量着张颌。

  张颌被韩俊促狭的眼神看的浑身长毛一般不舒服,低声问道:“不知主公为何发笑?”

  韩俊笑问道:“听说,儁乂有了心上人?”

  腾的一下子,张颌的脸色变得一片羞红,表情尴尬地挠挠头道:“不敢欺瞒主公,确有其事。”

  韩俊继续问道:“不知是哪家千金?能够入得了儁乂的法眼?”

  张颌的脸更红了,“主公休要取笑末将,想我不过是一个厮杀汉,根本就配不上她,因此只是心里想想罢了。”

  韩俊突然收起了笑容,一本正经地说道:“儁乂可知我刚才去了何处?”

  张颌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

  韩俊道:“我去了甄府,说起来也是有趣,甄夫人居然是要把她的大女儿许配于我。”

  “啊?”张颌大惊之色,差点从椅子上滑落,脸上一片落寞之色,神情苦涩地抱拳拱手道:“那就要恭喜主公了。”

  韩俊故作迷茫道:“何喜之有?我拒绝了。”

  张颌讶然道:“甄姜小姐花容月貌,更兼温柔体贴,与主公正是良配,主公为何拒绝啊?”

  韩俊一脸奸计得逞的贱样,嘿嘿笑道:“儁乂又是怎么知道甄姜小姐的芳名的?又是怎么知道甄姜小姐花容月貌,温柔体贴的?”

  “啊?”张颌张大了嘴巴,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

  韩俊又道:“看起来儁乂并不认识这位甄姜小姐,我本来还打算玉成好事,帮你说媒呢,现在看来,是我多此一举了!”

  “末将拜谢主公成全!主公大恩,颌必衔草接环以报!”

  张颌不等韩俊说完,不顾伤体就已经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韩俊连忙扶起张颌道:“我不需要你衔草接环,我需要的是你为我冲锋陷阵,斩将夺旗!”

  张颌眼含热泪,没有说话,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

  “好了,男子汉大丈夫莫作女儿态!虽然看我面子,甄夫人已经点头不再反对了,但是甄家书香门第,讲究规矩,‘六礼’缺一不可。今天我就要离开卢奴南下了,儁乂你就留在这里好好养伤,同时也筹备你的婚姻大事,有不懂的地方就去问一下公与先生。”

  韩俊拍了拍张颌的肩膀,叹口气道:“也不知道现在邺城是个什么情况!”

  张颌伤重不利长途跋涉,沮授要留下来负责屯田一事,所以韩俊只带着甄俨以及千余精兵离城南下了。

  “伯颜真乃我韩家玉麒麟也!”

  邺城,中常侍赵忠旧宅,决定让位于袁绍之后,韩馥就搬离了官邸住进了这里。此时的他,手里拿着一封书信仰天大笑,声音中透露着欢快,喜悦,骄傲,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后悔。

  又看了一遍来信,韩馥重重一拍桌子大声道:“传耿武,闵纯,潘凤!”

  门外小吏自去通传不提,韩馥咬着牙自言自语道:“袁本初,早知我儿如此英姿勃发,我又岂会惧你?之前,我只想避开纷争,安心读书。现在,为了我儿,我也要让你滚出冀州!”

  三人很快到来,他们也注意到了韩馥脸上的决绝,一个个都是惊讶不已,彼此对视,想不明白向来温文尔雅的州牧,缘何此刻脸上杀气隐现。

  韩馥森然道:“如今冀州人心惶惶,谣言四起,心向袁氏者不计其数。我问你们,你们的心在何处?”

  潘凤“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末将对主公忠心耿耿,愿为主公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闵纯和耿武也一躬到地,“我等亦是如此!”

  韩馥点点头扶起了潘凤道:“还在洛阳之时,你就跟随于我,数年来不离不弃,一直都是我最信任的心腹。潘凤!今日我把邺城之内带甲之士尽归于你统帅,加固城防,守御四方!”

  潘凤慨然领命,“凤必尽心尽力,死而后已!”

  韩馥又看向耿武道:“文威,我与你一千甲兵,给我将荀谌,高干等袁军使者看管起来,切断他们对外的一切联系。另外,监察我冀州大小官吏,若有心向袁绍通风报信者,不论官职大小,一律收押在监!”

  耿武满脸喜悦,躬身领命道:“必不辱所命!”

  “至于伯典,就要辛苦一些了。”韩馥看向闵纯,微微叹了一口气,或许闵纯能力上有所欠缺,但是他的忠诚却绝对没有问题。

  闵纯坚定道:“为主公大业,纯万死不辞!”

  韩馥欣慰地点点头道:“我命你即刻赶往魏郡,撤销郭图太守一职取而代之,加固郡内各处关隘,严防死守,不可使袁本初有一兵一卒进入邺城左近!”

  连续发下一连串的命令,韩馥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岁一样,颓然坐在椅子上苦笑着喃喃自语道:“希望这一次,我能无愧于韩家的列祖列宗!”

  河间郡,高阳县。

  大帐之中,公孙瓒满脸的青红之色,公孙范的尸体才刚刚找到,他又得到了一个让他发疯发狂的噩耗——二弟公孙越,战死于常山关上!

  遥想出兵南下之时,公孙瓒意气风发不可一世。可是不过短短十数日,他最信任的两名丛弟接连战死,三万大军所剩者不过十之二三,剩下的七千余骑兵也是士气低落,疲惫不堪,这让公孙瓒内心深处已是无比的后悔了。但是,公孙瓒是个要强的人,越是后悔,他越是要证明自己当初的选择没有错,他公孙瓒是一定可以入主冀州的!

  “诸君以为,当下局面,我军应该往何处进兵?”

  巨大的冀州地图前面,公孙瓒表情森然,杀气腾腾的样子,让帐下文武相顾骇然,一时间竟然无人敢于出声。

  “一个个都哑巴了么?还是被韩俊小儿吓破了胆?”公孙瓒本来就强压着火气,这会儿脾气彻底爆发了,铿然一声拔出随身佩剑来,指着手下头号大将严纲问道:“你说!”

  严纲深吸了一口气,抱拳行礼道:“君侯,如今我军锐气已失,士气低落,再加上粮草短缺,实不宜继续强撑。末将建议,回师幽州,保存元气,休养生息,他日择时再战!”

  “一派胡言!”公孙瓒猛地一顿脚,可就在这个时候,帐外传来哨兵的声音,“启禀君侯,斥候来报,离营五十里发现敌兵踪迹!”

  公孙瓒眼前一亮,大步出了营帐下命令道:“继续探查,给我跟紧了,切记不要暴露行迹!”

  斥候领命而去,公孙瓒大步回到帐中开口道:“我意,就拿这股阴魂不散的骑兵开刀!掀起我们反击的风暴!”

  严纲等人虽觉不妥,可是看到公孙瓒决心已定,也只能暗自叹了口气不敢再反对。

  “续儿留守大营,严纲关靖为辅,打造攻城军械,征募粮草!邹丹,范方随我点起两千骑兵并白马义从,剿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