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三章 左慈现身指明路(1/2)

加入书签

  州牧府烈焰冲天,满下邳城都看得见,糜氏兄弟自然也不可能看不到。*随*梦*小*说 suingla

  全副披挂的糜竺,满脸的急躁之色,热锅上的蚂蚁一般转来转去。耳听的厮杀声越来越响,眼见的乱兵攻势越来越猛,他再也无法忍耐,低吼一声,攥紧了手里的龙雀大环转身就要下楼。

  “回来!”

  糜竺的声音冷冰冰的,却又带着一股让人无法拒绝的力量。

  糜芳不甘地顿住了脚步,紧咬着牙关看着自己的兄长,目光里充满了疑惑和不解。

  糜竺淡然道:“你以为,凭着咱们手里这点人,就能够力挽狂澜了么?”

  糜芳挺直了腰杆信心满满道:“有何不可?我糜家卫队,训练有素,装备精良,人人皆可一当十,平乱除贼,不在话下!”

  糜竺冷笑道:“然后呢?”

  糜芳不解地眨了眨眼睛,“然后,主公就会更加器重我们糜家,你我兄弟就再也不用吃那环眼贼的恶气了!”

  糜竺好笑地摇了摇头,“你以为,今夜之后,这徐州五郡,还会有刘玄德的立足之地吗?”

  “啊?”

  糜芳瞪大了眼睛,更加的无法理解了。

  糜竺苦笑道:“那陈汉瑜是什么人?老而成精,算无遗策。若无十分把握,又怎会轻易举兵?陈家世代显宦,根基深厚,在徐州五郡一呼而百应,势大而力强。他站出来与刘玄德为敌,那便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糜芳仍然是一头的雾水,傻呆呆地问道:“什么?”

  糜竺缓缓攥紧了自己的拳头,轻吐出一口浊气,“刘备,完了。”

  糜芳如遭雷击一般,不敢相信地摇了摇头,“怎么可能?主公他才是朝廷任命的徐州牧啊,陈珪那老家伙难道要造反不成?”

  糜竺无奈地笑了笑道:“我的傻兄弟啊,你以为,此时的朝廷诏令还有几分威慑力可言?乱世之中,最没用的便是仁义道德,拳头硬说话才管用!”

  “可是,主公毕竟对我们不薄啊……”

  糜芳皱着眉头又看了一眼州牧府的方向,心生不忍道。

  “不薄?”

  糜竺冷笑道:“之前,我错以为刘备有英雄之气,王者之姿,因此宁愿散尽家财也要助他成事!为臣为友,我都问心无愧。可是,在刘备心中,何曾将我兄弟完全的倚为心腹?又几时真正的信任过我们?我们糜家,在他刘皇叔心中,无非就是一群傻瓜罢了,傻乎乎的为他奔走,傻乎乎的出钱出力,更是傻到了极点的将你我的掌上明珠送去他的府邸!我们的付出,换回了什么?什么都没有!”

  糜芳傻愣愣地看着情绪激动的兄长,不知道如何相劝,只能是轻叹了一口气道:“可是兄长想过没有,陈家父子对你我兄弟也少有友善之时,若被他们掌权,我担心……”

  糜竺呵呵冷笑道:“他们不敢!”

  糜芳皱着眉头道:“州牧府他们都不放在眼里,又怎么会把糜家放在眼里?”

  糜竺道:“因为,现在的糜家已经不止是糜家了。”

  “啊?”

  智商明显不够用的糜芳,完全跟不上糜竺的节奏,只能是继续问道:“这又是为何啊?”

  糜竺刚想要开口,犹豫了一下皱了皱眉头又摇了摇头,叹口气道:“以后,你会明白的。”

  当浑身浴血的刘备,看到去搬救兵的张飞,只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回来之后,一颗心顿时变得冰凉如水。

  乱军的攻势越来越猛烈了,环顾左右,还在死命拼杀忠于自己的勇士,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所剩无几了。

  刘备的心中,猛然涌上了一股深深的绝望。

  “大哥,大势已去,此地不宜久留啊!”

  勇猛无匹的关羽,虽然在后世被尊为“武圣”“战神”,可他毕竟只是个有血有肉的人,他的体力也不可能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和普通人一样也会感觉到疲累。

  他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乱军成为了自己的刀下亡魂,可是他很清楚,他已经支撑不了太长时间了。

  血葫芦一般的张飞,生生地杀出了一条血路,冲到了刘备的身边,用沙哑如同破锣一般的嗓音道:“大哥,各营兵马不遵军令,按兵不动,当真该死!”

  刘备苦笑一声,摇摇头道:“是我小觑了陈氏父子,才有今日之败。二弟三弟,是大哥对不起你们。你们二人皆是虎熊之将,前程似锦,本不该在我身边虚耗光阴。如今败局已定,回天乏术,两位兄弟莫要管我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