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六章 麋子仲夜奔韩营(1/2)

加入书签

  性子柔弱的糜环,并不知道,他的长兄,糜家当代的家主糜竺,已经连夜赶到了幽并军的大帐。{随}{梦}小说 {suing][la}

  刘备败逃出徐州,糜家还有别的选择么?

  臣服于陈氏父子自然是选择之一,但那是最糟糕的选择。有了糜环这座桥梁,商贾出身的糜竺,又怎么可能错过韩俊这样一块香饽饽?

  天下人谁不知道,韩俊对于商贾非但没有偏见,反而颇为重视。糜竺深信,自己在韩俊手下,一定会更受重用,糜家也一定会因此而迎来辉煌。

  糜竺的来意,韩俊自然一清二楚,甚至这本就在他的意料之中。

  历史上糜家死抱着刘备的大腿不放,是因为他们别无选择,也因为离开了徐州,他们就好似无根之木无源之水一般,只有跟在刘备身后,才能混一口饭吃。

  但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徐州的根基犹在,而韩俊似乎也已经对他们张开了怀抱,那糜竺又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如无意外,韩俊入主徐州之势已无人可挡。糜家有了姻亲的身份,必然会近水楼台先得月,一跃成为徐州的顶级世家也不是没有可能。至于自己妹妹是否会幸福,糜竺还真的从未考虑过。否则的话,当初他又怎可能将如花似玉的小妹,送给年龄足以当她父亲的刘备为妾?

  韩俊手捧着香茗,并没有起身相迎,“这天寒地冻的,子仲远来辛苦,先喝杯茶,暖暖身子吧。”

  糜竺也不敢托大,毕恭毕敬的双手接过帅帐亲卫奉上来的茶水,刚要开口说话,却忽然问到了一股沁香,惊讶地看了韩俊一眼,又仔细端详了一下手中碧绿清澈的茶水,轻轻抿了一口,便不由地赞叹道:“这般茶水,竺却是闻所未闻,更是头次见到,没想到竟是这般美妙。”

  韩俊无所谓的笑了笑道:“我这人没别的喜好,就是偏爱口腹之欲,子仲若是喜欢的话,走的时候便带上一些吧。别怪我吝啬,这东西产量本就不多,炒制起来更是麻烦,最多也就只能给你半斤。”

  “多谢君侯,已经足够了!”

  糜竺连忙道谢,眼珠子却不自觉地转了转,商人的天性让他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壮着胆子问道:“敢问君侯此茶产于何方?又是如何炒制而成的?”

  “嗯?”

  韩俊翻了翻眼皮,淡淡地扫了糜竺一眼。炒茶之法,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秘密。但是,韩俊很不喜欢糜竺的语气。

  “君侯息怒!竺一时见猎心喜,情难自禁,因此冒犯了君侯,万望君侯怪!竺之本意,乃是愿为君侯尽一份力。若君侯不弃,将此秘法交由糜家运作,行商天下,必然获利巨大。”

  看着诚惶诚恐的糜竺,韩俊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微微颔首道:“如此,是我误会了子仲的一番好意了。只是,如今大汉天下民生凋敝,食不果腹者多,闲情雅致者少,不知子仲把握从何而来?”

  糜竺笑着回道:“君侯有所不知,民间固然困苦不堪,但世家贵族奢华享乐之风却日益高涨,君侯所赐之茶,浑不似平日里竺长饮之茶一般浑浊苦涩,茶汤银澄碧绿不说,更是清香袭人,鲜爽生津,回味无穷。竺敢断言,若此茶推广开来,必将风靡于世,财源滚滚而来不在话下!”

  糜竺虽官至徐州别驾,但骨子里毕竟还是个商贾。相比于处理内政琐事,他更喜欢的,还是如陶朱公一般在商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如吕不韦一般以商入仕,指点天下。

  在重农抑商的大汉,这个愿望是不可能实现的。但是,在韩俊的身上,糜竺却看到了一丝丝的希望。

  天下谁不知道,幽并两州包括关中在内,乃是此时大汉商贾眼中的天堂一般。在那里,他们畅行无阻,风雨无碍,没有层层盘剥,更看不到其他人眼中的鄙视和不屑。而这一切,显然和韩俊这个掌舵者脱不了关系。

  天下重士而轻民,唯独韩俊视民如子女;天下重农而抑商,韩俊却给了商人从未有过的厚待。凡此种种,看起离经叛道,与主流观念背道而驰,但却取得了让人意想不到的效果。

  无农不稳,无商不富。苏双,张世平在南方几州的大肆采购,虽然因行事隐秘知情的人甚少,但却瞒不住糜竺这个商道中人。荆扬等州的粮价飙升,他一眼便瞧出了其中的猫腻来。稍加调查,便察觉到了其中的玄机所在,不由得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