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四章 韩俊定计困何平(1/2)

加入书签

  对益州军的大胜,冲昏了很多人的头脑,上至张鲁,下到一个普通的小卒,都对战胜幽并军充满了渴望与信心。随-梦-小说 suing la丛一方面说,这是一件好事,士气振奋,军心高涨之下,对幽并军自然也就不会再像之前那般恐惧。但凡事过犹不及,自信太过就会变成自大,而自大会引起什么后果?

  张愧满脸担忧地看着身边一个个自信满满的人,轻轻摇了摇头不再开口了。

  真理虽然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但少数人却往往又是孤独的。张愧虽然贵为张鲁的同袍兄弟,又刚刚立下大功,但是在这个时候泼凉水,却依然没有任何效果。

  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是很难受的。但幸运的是,在南郑城内他并不孤独,因为还有一个人,和他一样忧心忡忡。

  “三哥,你说这一战,咱们能打赢么?”

  张玉兰满脸愁容的远望着离城出征的汉中兵,压低了声音问张愧道。

  张愧反问道:“你认为呢?”

  张玉兰轻蹙着眉头摇了摇头,“恐怕,很难。”

  张愧又问道:“为何?”

  张玉兰心有余悸一般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如果没有接触过韩俊,就不会知道他有多么可怕!”

  “哦?”

  张愧感兴趣道:“他不过也只是一个鼻子一个嘴的普通人,有什么可怕的?”

  张玉兰仿佛不愿意去回忆一般,咬着嘴唇艰难道:“走一步看十步,未虑胜而先虑败,年纪虽不大,但心机之深眼界之远却让人望而生畏。更可怕的是,他身边文武人才济济,总能为其查漏补缺,确保诸事万无一失。”

  张愧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你为何不提醒兄长?”

  张玉兰凄然苦笑道:“兄长能听进去么?”

  张愧神情也黯然下来,“自然是不会的,尤其是在这个时候,他更是不会允许任何人泼凉水的。”

  张玉兰颓然道:“眼睁睁地看着这些大好男儿踏入火坑,我们却什么都做不了,三哥,我真的好难受啊!”

  张愧长叹一声,“我又何尝不是啊?只希望,何平不是那种只知道逞血气之勇的莽夫了!”

  何平是莽夫吗?

  四十岁以后的他,肯定不是,否则的话,也不会接替魏延镇守汉中重地。但如今的他,却还不到二十岁,正是年轻气盛,无知无畏的年纪,打了一场胜仗立下大功之后,理所当然的有些飘飘然了,心气也变得从未有过的高。

  丛一文不名的小卒,到统率两万大军的大将,何平的人生转折,来的太快也来得太突然,难免就会让他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

  来到定军山前下寨,何平登上一处小土坡极目远望,只看了两眼,嘴角便忍不住勾勒起了一丝笑容。

  “人皆言韩俊知兵,现在看来,也不过尔尔罢了!”

  何平满脸惋惜地摇了摇头,“这般安营扎寨之法,漏洞百出,处处都是破绽,真不知道他那偌大的名声是从何而来!”

  “子均何出此言?”

  站在何平身旁的,是随军出征的阎圃。虽然何平在南郑一战中立下了奇功,但他的年纪与威望,还是让张鲁有些不放心,因此才派来了阎圃。

  何平眯着眼睛冷笑道:“包原隰险阻而结营,乃兵家大忌尔!看幽并军所扎之营,树栅连营,皆傍山依林,如此虽可避暑,但若我以火攻之,则韩贼必败无疑!”

  阎圃慌忙左右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道:“子均低声,小心隔墙有耳!”

  “哈哈,便是真有细作在附近,听到了我方才所言,也是来不及了!”

  何平自信满满道:“破敌,就在今夜!”

  阎圃缓缓点了点头,“你是三军主将,若是下定决心,我自无不允!”

  同一时间,高处的山崖上,韩俊负手而立,也在观察敌情。

  在他的身边,郭嘉满脸不解地开口道:“主公,你大费周章设下这个圈套,我以为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韩俊笑问道:“为何?”

  郭嘉耸耸肩道:“我担心汉中兵的主将,看不出破绽也想不到火攻之策。”

  韩俊摇摇头道:“莫要小看了天下英雄!这何平虽然名不见经传,但本领可大着呢!另外,阎圃也不是个善茬,这两人搭配到一起,想要在正面战场上将汉中兵击溃,虽然不是没有可能,但也一定会付出比较大的代价。我军分兵之后,只剩下了不到两万人,强攻南郑的话,本就稍显不足,自然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