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田元皓离韩奔袁 韩伯颜指南打北(1/2)

加入书签

  “公孙瓒,辽西人氏,出身贵族,又曾拜在子干公门下,故虽因其母身份低贱初为县中小吏,但终因能力不凡,作战勇猛而累功成为中郎将。{随}{梦}小说 {suing][la}其手下兵马多曾随他南征北讨,久经战阵不可小觑。”

  简单介绍完公孙瓒的情况之后,沮授轻抚胡须又开口道:“公孙瓒虽然骁勇善战,但却并非没有弱点,如果我们能够加以利用的话,未必就不能以少敌多而胜之!”

  张颌皱着眉头开口道:“公子,末将之见,要解冀州危机,未必一定要对公孙瓒宣战。”

  韩俊笑着点点头,“说下去。”

  张颌继续道:“如果说公孙瓒是一头猛虎的话,那么袁绍就好比一头饿狼,我们为什么不可以采取驱虎吞狼之计呢?”

  田丰摆手道:“袁绍四世三公,名气太大,再加上他去岁曾任讨董联盟的盟主,公孙瓒未必有胆量对袁绍动手?”

  “不试一试,又怎么能知道呢?”沮授眼前一亮,“公孙瓒虽然兵强马壮,但是粮草补给却需要刘幽州供应,同时他不管在名义上还是实际上都要受到刘幽州的节制。换言之,公孙瓒现在必定急需屯兵屯粮之所以此摆脱受制于人的局面!渤海郡人丁繁众,土壤肥沃,我相信,公孙瓒一定会感兴趣的!”

  田丰冷哼一声,“驱虎吞狼耶?引狼入室耶?”

  沮授捻须道:“公孙瓒徒有匹夫之勇而无霸者之智,有精锐之师却无精英之士辅佐,他日擒之翻手而已!袁本初则不然,袁氏四代显宦,门生故吏遍布天下,袁本初其人胸有四海,心怀天下,一旦势成必不可挡!袁本初为一害,公孙瓒另一害,两害相较取其轻。因此,我认为儁乂将军的计策可行,只不过想要达到驱虎吞狼的目的,我们还需要细细筹谋才行。”

  沮授的一番话,说到了韩俊的心坎里,尽管后世对于袁绍的评价多是借用曹操的那句名言——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因此都说袁绍不是英雄。袁绍或许的确称不上英雄,但那也要看和谁比,和曹操,刘备等开国之君相比,袁绍自然是逊色几分的。但是相比于公孙瓒,袁绍显然是更加令人忌惮的那一个。

  历史上,丛一郡之地发展到坐拥河北四州,袁绍只用了八年时间。威声越过河朔,名望重于天下!东讨黄巾,西平黑山,北征公孙瓒,震慑狄戎,降服匈奴,可以说如果没有官渡之战的惨败,天下大势很可能就此改变!

  或许是矬子里面拔将军,河北之地没有雄主,但是不管怎样,正如沮授所说的那样,袁绍才是当前韩俊的心腹大患。

  “攘外必先安内!”

  田丰还想要反对,韩俊却抢先开口了,一锤定音道:“公孙瓒若是中计自然最好,若是不中我们也要做好两手准备。公与先生辛苦一下,和公孙瓒交涉一事就拜托给你了。”

  沮授拱手领命,“自当尽力为之。”

  转头又看向田丰道:“元皓先生,素闻家父和刘幽州一向交好,虽然去岁因称帝之事起了误会,但我想刘幽州应该也不愿意看到两州勇士兵戎相见吧?”

  田丰微笑着点头,“自是不愿!”

  “既如此,就麻烦元皓先生替我修书一封,祥陈利害,万望刘幽州能够体谅我能苦心,以免同室操戈之悲剧。”

  说起来,刘虞和韩馥有点像,都有一个不怎么安分的手下,而历史上两人的结果也相差不多,都没有落到什么好下场,可以说是同病相怜了。

  沮授满是欣慰地看着韩俊赞誉道:“公子心思缜密,授所不及。如此一来,公孙瓒粮草供应必断,由不得他继续胡来,只能是去和袁绍拼争!”

  韩俊苦笑着摇了摇头,“公与先生不要忘了,公孙瓒麾下的兵马多是在塞外和狄戎匈奴等外族交战,甚至白马义从当中也有为数不少的胡人,所以兵卒当中就难免会沾上外族的风气……”

  韩俊还没有说完,沮授的脸色已然大变,“公子的意思是说,公孙瓒会就食于敌?”

  田丰不满地瞪了沮授一眼,气呼呼道:“公孙瓒才是我等大敌!”

  韩俊自然没心情理会沮授话语中的疏漏,“就是这个意思。所以,我想请张将军先行一步,我给你三千人马,连夜出发赶到中山郡,坚壁清野!不给公孙瓒留下哪怕一粒粮食!”

  张颌面色陡然一紧,起身抱拳唱诺道,“是!”

  韩俊郑重其事地拿出一个盒子来交给张颌道:“这是冀州牧印绶,没有这个,中山郡守不会买账的!”

  张颌犹豫了一下,还是双手接了过来。可以说,韩俊此举相当于是把他的性命交到了张颌手里,可是韩俊还是这样做了,其一是他相信张颌不会带着州牧印绶投奔袁绍,虽然历史上张颌两易其主,但那也是在无路可走的前提下。其二韩俊除了相信张颌也是别无选择,虽然他嘴上说的轻松,但是对上三国时期有名的强兵白马义从他心里还是没多少底气的,毕竟战胜过白马义从的麹义现在已经叛逃到了袁绍手下了。

  田丰和沮授自然不会不明白韩俊此举的危险性,两个人对视一眼还是选择了沉默。

  韩俊向韩馥求来了五千兵马,张颌一下子带走了一大半,剩下不过区区两千人。饶是韩俊再自负,他也绝对不会天真地认为自己能够以一敌十杀退公孙瓒,但是很快当他收到一个消息的时候,他就产生出了那么一丝丝留下公孙瓒的野心。

  次日一早,快马来报,驻守孟津的都督从事赵浮,程奂连夜发兵万余,顺黄河驾船东下,直扑袁军驻地朝歌而去。

  韩馥一听这个消息就慌了神,他已经做好了让贤的打算,甚至昨天晚上就连夜搬出了官邸,这个时候自然不会允许手下人和自己唱反调,一边派人快马阻拦赵浮程奂,一边催促韩俊赶紧上路,并且千叮咛万嘱咐让韩俊一定要阻止赵程二人胡来。

  韩俊表面上自然毕恭毕敬,心里面却是暗暗窃喜,袁绍大军屯驻于朝歌他自然是知道的,至于袁绍本人是不是留在朝歌高干等人昨日倒是语焉不详,含含糊糊,今天听闻赵程二人起兵立即慌了神,连滚带爬地跑到韩馥面前痛陈利害,听得韩馥也是手忙脚乱。朝歌虽然隶属于司隶,但距离邺城并不算远,快马半日便到,想来袁绍已经是做好了入主冀州的准备。

  想到这里,韩俊的嘴角勾勒出一丝冷漠的笑容。

  两千兵马迤逦向南而去,韩俊把田丰和沮授请到了自己的车上。

  “两位先生,昨日高干等人含混不肯明言,咱们还可北上,如今被迫只能南下,如之奈何?”

  韩俊心里面已经发了狠,但是该不该诛杀袁绍,应该如何行事他还没有完全想好,但这不重要,他身边可是坐着两位大能,相信他们一定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公子,万万不可!”

  虽然韩俊没有明言,但田沮两人都是当世有数的智谋之士,单凭韩俊脸上隐藏不住的杀意就能猜测出他的想法来了。田丰焦急道:“公孙瓒犯境而来,公子逐之乃是大义所在。袁本初则不然,一者他乃是讨董联军盟主,位在州牧之上,以下犯上,天理难容!二者他兵屯朝歌,并没有犯我冀州之举,我等若是兴兵讨伐,乃是不义之

章节目录